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伏尔加的鱼 02月15日
点赞 33
0
6,590
遥慕京畿雪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4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2,165

今天,是己亥猪年的大年十一。在我工作和生活的南国广州,虽正值初春时节,却早已经是跃跃欲夏了。此时在广州城的街头,人们所感受到的,不仅仅只是春日灼心般的热情,还有满街沿上的绿林成荫、繁花似锦,连商场和超市里,都已经提前开放空调冷气了。

对于广州人来说,初春时的这般炎热并不出奇,地处南国地域的广州羊城,如今年春节里的这般夏热,与往年时的气象相论,并没有太大的迥异,只是一如往常例牌般的天气现象而已。不过,对于祖国北方的人们来说,类如广州此时此刻如此这般的奇葩天气,不仅是难以想象,更是难以设身处地般的“身临其境”。

此时此景,让我想起了中国人的一句老话:南北有差异。用在这里,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其实,相当于此时北方人所艳羡的南国春暖,广州人更是遥慕着北京城此刻正在飘洒着的那一场令人兴奋的京畿大雪。

我之所以突然想起来要在今天编写此篇博文,是因为我在今天的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了许多北京的老朋友在所发的图片才知道,北京下雪了,而且还是一场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正是因为这场飘洒在京畿北京城的大雪,勾起了我对北京、对北京大雪的美好回忆......

在我的前半生中,曾经有差不多十年的青春光阴,“白白浪费”在了那座千姿百态的京城古都里。我对于首都北京的深刻印象,并不仅仅只是停留在京都城里的深宫崎骏、绿林红墙上,还有她如此那般的美丽“冻人”。因为,北京城的冬天实在是太冷、太冻人了。

记得我第一次随父亲来到这座号称是祖国心脏的京城大都市时,并不是在一个冬季的时节。不过,即便当时已经是在春后的初夏时节里,北京城里的气温依然还是很低冷,我必须得穿上小毛线衣和小棉猴,才能正常地行走在这座偌大的北京街头,才能得以在夏日里瑟瑟的寒风之中,仔细端详着这座中国的历史文化名城。当时我曾经这样想过:我应该只能算是北京城的一介匆匆过客而已,肯定是没有机会逗留在这里,静静地享受一下北京城的冬天和北京的冬雪了。

不曾想,事事无常,难估难料。大约是在许多年之后,我竟然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介北漂,而且常年生活在了这座美丽的宫殿之城。这与我儿时那般胡思乱想的预测,完全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的。不过,我倒是真有了机会,来静静地欣赏一下北京的雪景了,且让我终身难忘。

其实,我对于北京大雪的初次印象还是蛮好的。那是因为我自幼生长生活在四季如春的祖国南方,很少有机会能够见识到那只是属于北国的大雪壮景,即便是曾经在南国偶遇过非常难得的南方冬雪,那也只是星星点点的雪花空降,且落地即化、惊鸿一瞥。然而,北京的冬雪与南国的偶雪,那绝对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这里所下的雪,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雪!相比之下,南方所谓的下雪,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场有着一点点夹杂着雪粒儿的冻雨而已。

放下南方的雪暂时不表,还是来讲一下本文的正题:北京的雪吧!

记忆中,我所遭遇的第一场北京的大雪,是在上世纪八零年代末某年的十月三十一日。我之所以对那个早已经远去了的日子依然记忆如此深刻精准,完全是因为那一年的北京初雪沸沸扬扬漂洒在京畿大地上的时候,日历上的显示竟然还是在那年的深秋时节!这是我一平生第一次知道,北京城的大雪,还会在没有入冬的秋日里绽放,这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而且,我竟然还在与那场北京秋雪首遇的多年之后,曾经又一次与之不期而遇了!奇葩的是,我所遇见的两次北京秋雪,竟然连日子都是一模一样的。如此这般的奇遇邂逅,让我倍感北京大雪的神奇,有心的朋友们,请耐心听我娓娓道来。

记得我所遇见的那一场北京的大雪,是我第三次来到了这座美丽而伟大的首都北京。而前两次我来到北京的时候,都是匆匆而过,而且都是在夏季的时候。而那一次,我是在那一年还未入冬时的秋尾时节,随着恩师段小毅先生由四川成都,专程前往中央音乐学院参加师爷沈湘先生的“教学四十周年音乐会”的。本来,在音乐会结束之后,我们就应该返回成都了,却因为段先生师兄师姐们的热情挽留,才又在北京城里多待了几日。没想到的是,正是因为那几日的迟归,让我与那场京城的大雪生生地撞了一个满怀!那也是我第一次与真正的一场大雪正面相遇!

记得那一天大雪的前夜里,深秋北京的夜空上,繁星点点,秋高气爽,完全没有大雪将至的任何征兆。那一天晚上,在与段先生的几位著名歌唱家师兄师姐们一起吃过晚饭之后,我们早早就回到了位于海淀区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前中央团校)的教工宿舍里入睡了。大约是段先生在那天晚宴上过于兴奋,多喝了几杯,所以那一天晚上,我们俩都睡得很沉。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们突然被宿舍楼道里的人声鼎沸给吵醒了。当我们朝窗外望去,这才发现,此时此刻的北京城,已经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漫天大雪掩盖成了一座冰雪的大世界。兴奋之余,段哥决定带我去一趟香山,去看一次京城著名的壮景:雪压红叶!据说,这香山上的雪压红叶,是难得一见的北京奇景,与类如“卢沟晓月”等好几处京城壮景,构成了著名的京畿八景之一。

时隔多年,现在我早已记不清当时是如何去到的北京香山了。但是,直到今时今日,我仍然还非常清晰地记得,在那累累白雪的覆盖之下,香山的红叶树都被压弯了腰,一片片巨大的树枝被直接压下了地下,红叶的红色与冬雪的白色交相辉映,那才是一片真正的奇景:叶红雪白,令人叹为观止!记得我还专门采摘了几片香山的红叶当成了纪念品留念,后来还夹在书本里当成了自制的书签使用。罪过的是,时经多年之后,那些珍贵的香山红叶纪念品,如今早已经不知去向了,让现在的我是好生感慨!

在我对那一次北京大雪的深刻印象里,除了景美之外,还有在那瑟瑟冷风之中,耳朵几乎快被冻掉了的感觉,那可是一次真正的刻骨铭心、摧骨刺耳的冻人感受。当然,还有因为我们当时的准备不足,只是穿着单衣单鞋,就奔跑了在那齐脚踝深的雪地里,造成了腿脚肌肉和筋骨的椎心般刺痛,甚至连脚趾都冻得麻痹无觉了。然而,那才是一次真正“痛并快乐着”的深刻领会,少年时代的那个我,在那场铺天盖地般的大雪中忘我地奔跑流连,欣喜若狂。

后来,当我真正来到了北京生活和工作,又曾经与北京的雪又相遇了几次。不过 ,由于千禧年前后的厄尔尼诺暖冬气象的频繁出现,北京的大雪已经不再多见了,所以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只是在回忆中,依稀记得在北京的下雪天里,白皑皑的积雪和冰挂,蓊盖在那些巍峨的旧宫建筑群琉璃瓦顶上,宛若一顶顶的白色帽子,像极了白衣天使们的模样。也许,这就是北京城沿续了历朝历代、几千上万年冬季里真实的景象吧?也许,正是因为这北京城冬天里的雪景,才让北京人领略到了冬季的真谛。对于南方人的我来说 ,北京城的雪景,只是让我更为深刻感受到了与我所知道的南国冬季,完完全全不一样的,另一个世界里的冬天。而这样的北京冬天,注定只能是属于那些幸福的北方人才能拥有的北国风光。

前面我提到过,我在与首次北京遇雪奇遇的若干年之后,又曾经奇迹般地在不同年份的同月同日(也是那一年的十月三十一日),与另一场北京的超级大雪不期而遇了。这一场北京的大雪同样是让我刻骨铭心、记忆深刻,也是终身难忘。那是在零零年代末某年的十月底,我到北京参加了一次影视剧的研讨会,本来只有两天的会议时间在北京城逗留。结果,在正式的会议结束之后,我受老友番番导演夫妇(国人所熟悉的这位导演,是因为后来他曾拍过一部最终未能上画的电影烂尾楼〈三体〉,当然,这与本文无关)的盛情挽留,又在北京城里多待了两天,并提前预定好了十月三十一号那天早班飞机的机票返回广州。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那一次的十月三十日深夜十二点之后,北京城的天象突变,一场十数年间罕见不遇的扬絮飞雪,突然从半空中洒落于京城,瞬间就把金光灿烂、灯火阑珊的大北京城,装点成为了一座银光素裹的大冰城。许久未曾见到过那么壮观雪景的我和北京人一样,都兴奋极了,迫不及待地在那个映雪如昼的晚上,堆起了雪人、打起了雪仗,还纵情地在那雪地里撒上了点放肆的野......

然而,大雪带给我的并不仅仅只有十足的快乐,还有十分的麻烦,而且这个麻烦在第二天早上就无端尽显了,这才是让我真正刻骨铭心的深刻记忆所在。

记得那晚大雪之后的第二天清晨,番番导演夫妇俩驱车送我在泥泞湿滑的京城机场高速公路上小心地龟行着前进。一路之上,长长的灰白色车龙,在首都机场高速公路上蜿蜒蛇形,让我又一次感受到了京城真正的首“堵”。我们是好不容易才开到了人满为患,车辆乱停乱放的首都机场外,而且是比我们之前预计的行车里程时间,足足晚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还好,我们航班登机时间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竟然是准时登机了。然而,让我并没料到的是,我的顺利登机,只是我史上最长的一次“待机”体验真正的开始!那一天,首都机场里的铲雪车一到不停地给待飞航班们登机扫雪作业,令人万般无奈的是,此时的那场北京大雪却越下越大,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于是,我们的航班起飞时间被一推再推,我在那架停滞在机场待飞区的飞机上,足足待够了二十多个小时,只能隔着舷窗欣赏欣赏这场一望全银的机场雪景!不仅如此,我们只能在这架“雪鹰”上免费地胡吃海塞了四五顿以上的飞机餐来打发那百无聊赖的宝贵光阴,还意外获赔了航空公司的延误补偿现金三百大元之后,才在顺利登机的二十四小时才得以飞扺我的目的地广州。这不能不说是一次我航空史上的奇遇,也足以见得那场北京大雪是多么的任性和奇葩了。

近些年来,由于工作性质的变化,我已经少有再到北京公差或私旅的机会了,所以与北京冬雪的再遇也越来越难了。不过,在我的记忆深处,北京的雪,永远都占有她的一席之位,那是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深刻印象,恐怕今生今世也难以忘怀了。

中国人的老话常说:瑞雪兆丰年!但愿,今年北京城的这场瑞雪,也预兆着猪年里的祖国南北上下,都会有一个硕果累累的好年景!

怀念北京的雪......

       

    

作者

作者

伏尔加的鱼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