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流淌奶和蜜的地方 黎服兵

前言:

    二千年征战,几世纪流离,数十年复国,五鏖战争地。血盈死海,泪满河山。 本文分了六节:宗教常识、戈兰高地、死海浮读、哭墙通天、耶路撒冷、拉宾广场。文字太长,图片太多,怕读者烦累,分成上下两部分贴出。大屠杀纪念馆太震撼,另外撰文方才容得下。

 

以色列——流淌奶和蜜的地方

 

宗教常识

世界三大宗教:佛、基督、伊斯兰,前者为东方宗教,先搁下;后二者在耶稣降生七百年后矛盾不断,战争不断。十字军八次东征、拜占庭帝国与奥斯曼帝国的更替、中东战争、恐怖主义,大致都发生在这两个教派之间。

匪夷所思的是,两个教派信奉的经典是同一部犹太教的《旧约全书》。旧约全书成书年间在耶稣降生前五百年前推至一千六百年,用希伯来文写成。基督教全盘接受旧约全书后再把耶稣降生后一百年内传经布道的内容用希腊文写成《新约全书》,再把两书合并而成《圣经》。伊斯兰教迟至公元六世纪出现,只承认旧约里面的部分章节而用阿拉伯文写成《可兰经》。

基督教基因里有发展、包容成分;伊斯兰教走向反面,复古、排外;犹太教不认新约保守自封坚守。三教冲突,在中东演绎了二千多年的战争史。犹太教不温不火,固守阵地,基督教、伊斯兰教各走极端,扩张到全世界,演变为现代的恐怖袭击和反恐怖袭击,可视为古代战争的延续。

犹太教和其他宗教有许多不同,犹太人既是宗教身份,又是民族身份。信奉犹太教义的自然是犹太教徒,然而想成为犹太教徒并不容易。犹太人不热心拉人入教,对想入教的外人要考验三年,知识、忠诚、坚守,缺一不可。但犹太人以母系认定民族,只要是犹太妇女生的孩子,即是犹太人,无论孩子的肤色如何,父亲是何民族。这个规则直接颠覆人类学上的民族定义。

我们访问的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百出颠覆常识神圣诡秘的国度,西方的历史神话大都出自这里,但是西方主要是欧洲,又十分抗拒这里的宗教、文化。我们,对这里基本无知的东方人,踏入这片土地,更是诚惶诚恐战战兢兢。二十年前曾有机会公务出访以色列,但风云多变,未能成行,今天终于得偿夙愿。

 

戈兰高地

中东战争!戈兰高地!以色列对抗阿拉伯的壮剧在此上演,初识此地,是读刘亚洲《恶魔导演的战争》,沙龙,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以色列军事天才统帅。拉宾,二十多年后缔造阿以和平的杰出领导人,当时是以色列军队的总参谋长。

进入以色列,第一站观察点就是戈兰高地。不知是幸运还是有意安排,在我们之前的许多旅游者都缺了这一程。归来后总结,这一程是最有价值的旅途。整整一天,感受战争的血腥、张力,生命的脆弱、无奈,山河的坚韧、无情,钢铁、炸药的暴力、恐怖。不是身临其境,踏其尘土,吸其气息,触其肌肤,难以有切身的痛苦感受。

终日在高地驰骋来回,约旦河蜿蜒流淌高地,沟壑纵横,高差不大,极适合大型战车作战。高地缺水,形同沙漠,除流沙岩石,间或尚存稀落橄榄林、椰枣林。公路两旁时时可见黄红色相间禁入布条,大字“雷区禁入”触目惊心,几乎不见一处安全地带。平静沙丘残留密密麻麻铁丝网,橄榄林中隐蔽军营,悍马吉普飞驰公路,年青士兵背枪实弹路旁候车。息战近五十年,战争气息仍浓得化不开。

汽车慢慢盘上戈兰高地制高点本塔尔山,山下平原战后命名“眼泪谷”,中间是以色列、叙利亚国境线。眼泪谷是五次中东战争主战场之一,坦克飞机火炮残骸已被青苗林木覆盖,战死英烈不知魂归何处?唯流下眼泪盈山盈谷。

五次中东战争最著名的是第三次战役,史称“六日战争”。战争在西奈半岛、加沙地带、戈兰高地同时展开。以色列以四十余辆坦克对阵阿拉伯三国(埃及、叙利亚、约旦)四百辆坦克,六天打下来,以色列大获全胜。此役实际是空军的胜利,以色列用二百战机对抗阿拉伯联军八百战机,先发制人,以少打多,以快打慢,先敌摧毁对方机场机巢,取得制空权后,强击机居高临下打坦克如拍蟑螂。

此役,在战略思想、战前准备、战斗训练、指挥协同各方面,以军胜出太多。主动出击的以色列军队如虎入羊群,羊再多也只剩被屠杀地步。细察战史,却不能说以军动手在先。飞机出动之前,阿拉伯联盟已经开始在约旦河上游筑水坝,企图拦截河水断以色列生路。以色列以土地为命根,以水源为命脉,岂容敌国断流?逼入绝境,势必拼命。先炸水坝,再炸机场,困兽之斗,势如破竹。

再看阿拉伯诸国,事先缺乏战事推演,各怀心事,联军虽兵多将广,粮草充足,武器先进,但各为各国,有利则上,无利则退,士无斗志,指挥多元。败局早定。

戈兰高地制高点本塔尔山,海拔1160米,俯瞰眼泪谷,设有联合国维和部队观察哨。长程望远镜不时转动监测以叙双方军队动态。旷野寂寂,阗无人车,杀机暗伏。远处山头,以军雷达不停旋转,山下军营坦克窝空置,但林间草堆下,隐隐露出战车履带、炮管。对峙双方均引而不发。

在山头冒险用400mm长焦镜搜索良久,果然又发现以方阵地下方两辆坦克残骸。初看认为是叙军丢弃的苏制T55T62,细看有托带轮,却似英制百夫长。查战史,英国当时支持阿拉伯联军,百夫长当是英国援助叙利亚的武器。屈指数来,战争距今已近五十年,战场仍然伤痕累累,硝烟不散,鬼声啾啾。

时间易过,弹指挥间。战史记录各方投入兵力、武器清晰明白,而战争中死去的军人、消失的生命却难以计数,姓名不入史册。俯瞰战场,不禁唏嘘。

山路至本塔尔制高点一公里,路旁装置数十座玩偶钢铁雕塑,有的高如巨人,有的低不盈尺,朴拙稚趣,神完气足。恐龙、鬣狗、昆虫、机器人,全用武器残骸组装焊接而成。枪管、炮管、装甲、齿轮形状依然清楚可辨。其中化剑为犁,融刀兵为春雨的反战之意呼之欲出。将艺术与现实紧密结合,亦巧思至极。

 

死海浮读

犹太人不避忌字眼,有啥说啥。死海是其中一例。死海(Dead Sea)是逐渐失去生命,逐渐消失的一个大盐湖,湖里除了一种蓝藻和几种噬盐菌外,动植物不能生存。远古人类认为湖里没有生命,直接给了它这个东方以为不祥的名字。

死海出现再我们眼前却漂亮极了!像一块看不到边的纯净翡翠,浅绿通透,熠熠生光,与别的湖海截然不同,让人一下就会喜欢上。

死海面积上千平方公里,水面负422米,平均水深300多米,是地球上海拔最低的水平面。死海咸度是普通海水的十倍,即每升海水含盐量250~300克,几达饱和。死海海岸也是地球海拔最低的陆地,此处自然气压最高,含氧量最高,加上降雨量低、年平均气温高、日照长,成了人们喜爱的疗养胜地。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据有西岸,约旦据有东岸,沿死海边界多有争议,耽误了死海的通航和开发,偌大的沿海平地,只散落着一些酒店供游人住宿疗养。土地盐分太高,寸草不生。再远些的高地土壤含盐量更高,甚至有盐矿生成,成为死海盐分的主要来源。

酒店大而舒适,楼下辟有海滩泳场,配淡水供应。游客可以慢慢踱至海边下水,一尝浮在海面仰面读书的乐趣。躺在水上读书,悠游自在好似神仙,幸福感油然而生。一直信奉“欺山莫欺水”,在此海水真的把你轻轻拥抱,把你托在海面舒畅呼吸,丝毫不费力,绝对没有被水窒息的恐惧感。因为这里的海水比重达1.2,而人的比重仅1.09,在水上根本沉不下去,就像躺在柔软的褥子上。只要你心平气静,脸总会对着蓝天,脚半浸水中,双手即可腾空,拿书、打伞,如同陆地一般自由。浮读,不是闲庭信步,是懒洋洋半躺半睡与天神聊的通灵感觉。但得意之余千万注意不能让水花溅入眼里,那不是盐水,简直是盐酸。岸旁不远的淡水龙头,主要就是为保护游客眼睛设置的。

浮读尽兴上岸,可以见识到闻名遐迩的以色列农业科技滴灌法。死海地处约旦河谷、东非大地裂北端,极端缺水,少有植被村庄,稀落的植物、民居靠泵站抽取约旦河水为生,淡水贵如油。大自然的严酷催生了滴灌法。

供应居民点和酒店的自来水使用后不会排入下水道,而是积存在地下水库,经过滤网滤池,再抽入泵站,加压入总管、支管、分管、细管,管道敷设到每一株植物根部,密密麻麻如经纬线。电脑控制的加压泵自动调节水压,让宝贵的水滴缓缓渗出细管的毛细小孔,渗入植物根部,一点一滴也不浪费。也许总泵控制器还会根据设定程序定时定量加入肥料、杀虫剂,使资源利用率达到最佳状态。

细心精致的科技,使死亡之海的岸边出现高大的椰枣树、鲜艳的花圃、硕果累累的橄榄林,引来百灵、喜鹊、乌鸦、蜜蜂,让生命之花在死海绽放。

 

哭墙通天

    你能绕过死海,但绕不过哭墙。哭,在西方文化里并不羞耻,男儿有泪,向天倾诉。犹太教视哭墙为圣地、伊斯兰教视麦加天房为圣地、基督教视各各他耶稣墓室为圣地,而

最具审美价值的无疑是这堵哭墙。犹太人凭哭墙天人相通、灵肉互解,精神凝聚、天国共建。

哭墙长52米、宽19米、由27层巨石砌成,是二千多年前犹太教圣殿的基石。哭墙后来成了一座清真寺西面的墙壁,所以又称西墙。两个水火不相容的教派被历史熔铸在一起,难分难解。犹太人、阿拉伯人、欧洲人,在这方狭小的土地上征战杀伐几千年。拜占庭帝国、罗马帝国、奥斯曼帝国、基督教十字军,在这里来来去去,各建各的祭坛,各拜各的神祗。冲撞之下,有被烧毁的,也有共存的,清真寺围着天主堂,哥特式伴随大圆顶,除了耶路撒冷外,伊斯坦布尔、巴塞罗那比比皆是这种奇异。伊斯坦布尔最大清真寺里保存着耶稣最古老的画像。混杂、混居、混交才是真相。

犹太教的哭墙据说是奥斯曼时期为宣示武力取胜得以保留,但还是有稍微宽容的时期,容许犹太人集合在这里祷告。自公元一世纪至今,断断续续,断而又续。当代1948-1967年间,约旦占据耶路撒冷,禁止哭墙祷告二十年,是最长的中断。第三次中东战争,以色列重回耶路撒冷,哭墙也重回犹太人手中。

哭墙祷告场地分男女,中间用屏风隔开,男女从不同通道进入。进入时对男性有特别要求,头上必须戴帽子遮挡。犹太教认为耶和华就在哭墙上方,男性的光脑袋对着上帝是为不敬。哭墙管理者为没戴帽子的男访客准备了精致的丝绸小帽子。

哭墙下祷告人很多,却静默无声,时间空间在此凝固。墙缝中塞满密密麻麻的纸条,据说是犹太人和耶和华互相传递的私信。甚至有匿名者把几千万美元支票塞入墙缝奉献给耶和华。

哭墙下不仅有眼泪、祈祷,还有欢乐的笑声。犹太女孩12岁、男孩13岁即要到哭墙前举行成人礼,此后有遵守犹太律法的义务。那天刚好遇上成人礼仪式,哭墙下充满笑声、喧闹声,冲淡了哭墙的忧思和悲切。

 

耶路撒冷

世界十分美丽,九分给了耶路撒冷。耶路撒冷起起伏伏铺落在锡安山上,要看清她的全貌,得去到山对面的另一座山——橄榄山上。

从橄榄山顶俯瞰,山下谷地布满墓地,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界限分明,相安无事。眼光越过谷地,正中山腰是金色的圆顶清真寺,清真寺下方是著名的哭墙。东面是小小的旧城,城里隐藏着基督教的圣墓教堂。东南方还有一座东正教的洋葱头教堂反射着太阳光。

沿橄榄山下行斜坡便道,从高到低、曲曲弯弯、若隐若现是一系列基督教堂:恸哭堂,耶稣预见耶路撒冷即将毁灭而痛哭;万国堂,全世界基督徒集资所建;圣母堂,深入地底,一条小巷据说是耶稣与众门徒告别后走出来被捕处。

从圣母堂转上对面一条山间公路,不远就是耶路撒冷古城。远远就看到城门荷枪实弹警卫的士兵,怕他们拒绝拍照,远距离按动快门先拍几张。走到近前举起相机略一试探,居然十分友善,欢迎拍照。众驴友喜出望外,拥过去又握手又拍肩膀。那些膀大腰圆戴眼罩只露双眼,手持M16,腰挂手榴弹、匕首,腿插各洛克手枪的军人,按我们的要求摆出各种姿势让我们拍个够。我们也按导游事先提醒,不碰他们的武器,尽说好话:朋友、战士,很快能当将军......简单的善意表达,换来皆大欢喜。

进了古城,小街狭窄迂回,恍然二千年前光景。耶稣被捕后在古城小街上背着十字架,走完生命最后一程,重新复活,留下14处遗迹,连在一起,是为“苦路”。古城中心有圣墓教堂,教堂入口处有一块耶稣死难时躺下的石板,教堂中心是耶稣的墓室,也是耶稣复活之处。

谴责“伊斯兰国”(ISIS)的大幅图片张贴在教堂前墙壁,是恐怖分子斩首欧洲人的实况照片。把耶稣受难和人质丧身相比,让观者感受到强烈的震撼。

耶稣诞生地伯利恒离古城17公里,与大耶路撒冷相接,然而是巴勒斯坦管理区。巴勒斯坦地盘经历五次中东战争,缩小仅余2000平方公里、600万人口,分割为150多块飞地,保留民事管理的有限自治权。

伯利恒小镇是游客必到之地,占地大约10平方公里,人口4万,被分治的高墙围堵,进出只能通过一个大门。圣诞教堂又是一个圣迹,每年朝圣者、游客几百万。原以为巴以两个死对头之间的分界线必然森严壁垒,高墙铁丝网探照灯犹如监狱。然而一切已经过去,我们的汽车穿行大门连停顿都不用,门岗空无卫兵。再看其他大车小车络绎不绝,对界线视若无睹。唯一的提醒是以色列导游不能侵蚀本地导游饭碗,得把导游权和导游费交给伯利恒导游。这规矩跟中国强龙不压地头蛇相似乃尔。

巴勒斯坦建国至今没有得到大多数主流国家承认,不能设大使馆,只好在有需要的国家设办事处。巴勒斯坦国没有国防军,只有为数不多的警察维持治安。圣诞教堂外就有一个派出所,只有一个持枪警察站岗。派出所外墙有一幅著名的大照片,是巴解领袖阿拉法特和巴勒斯坦现任总统阿巴斯的半身像,背景是伯利恒圣诞教堂。想和两位领导人合照要得到站岗警察同意,凭着中国和巴勒斯坦一向的良好关系,我们不但拍了合照,还和这位平民似的巴解武装力量代表合影留念。

耶路撒冷对各方势力有足够尊重,城里所有路牌一定是希伯来、阿拉伯、英语三种文字并列,而伯利恒围城内,路牌就少了希伯来文字。

耶路撒冷全城有带枪士兵巡逻,放假的以色列士兵也枪不离身。乍看似乎气氛紧张不安,但几天的游历告诉世人,双方的武装力量和游客关系很随和,可以说毫无戒备。和平日久,对立双方主要是政治上的冲突,没有武装对峙的火星。自2000年永久和平协议签订,至今已经十多年,双方都很克制,双方都尝到和平的幸福,明白战争的恶果。

 

拉宾广场

二千年征战,几世纪流离,数十年复国,五鏖战争地。血盈死海,泪满河山。

拉宾一句“土地换和平”,把血泪历史翻过,换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永久和平协议。拉宾以自己鲜活的生命抵御犹太极端势力激烈反对,以鲜血为和平协议背书。以色列将特拉维夫市政厅前和平广场改为拉宾广场,保留拉宾在广场后侧殉难处,让世人见证耶稣在现代的殉道、复活、升天。

犹太人失国,颠沛流离几千年,不屈不挠以战争和鲜血夺回土地建立国家。他们保留几千年宗教传统,宁死不屈拒绝不妥协已成自然习惯。他们把土地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拉宾土地换和平的主张自然会被许多犹太人视作叛徒行为,遭到反对。在以色列实现和平可说异想天开艰苦卓绝。

拉宾面对几万怒吼斥责他出卖犹太人利益的广场群众说:“几万个示威者的喊叫远不如一个痛哭儿子战死的母亲的眼泪对我的震撼......我是一个曾经浴血战场的人,所以我要寻找和平的出路......这是一个转机,虽然它同时是一个危机。”

“一百年的战争与恐怖使我们伤痕累累,但不曾毁掉我们的梦想——我们百年来对和平的梦想,......这是一条充满困难和痛苦的道路,对以色列来说,没有痛苦的道路是不存在的,但是和平比战争更可取。”

刺杀拉宾的是一个法学院学生,沉稳冷静、深思熟虑,一击即中。

拉宾战功赫赫,从士兵干到参谋总长、国防部长。最著名的的第三次中东战争在他总长任上实施。六天,完胜!只有经历过战争惨痛惨胜的士兵才知道和平的珍贵。名誉、胜利、土地可以不要,但是要和平。拉宾的行为无异于圣徒,也是犹太人最聪明最智慧的表现。贸易、交换、妥协、平衡、共赢,正是市场经济最可取之处最精髓之处。圣经的核心,牺牲、博爱、和平,以一己之躯换取万世和平,不就是人类几千年孜孜以求的梦想吗?

在拉宾广场拉宾殉难处,我看懂了犹太人的可怕和可敬,看懂了信众最多的基督教、伊斯兰教两教的源头犹太教的坚忍、灵性、与天相通。尽管犹太教不认耶稣,想来作为犹太人领袖的拉宾亦然,但全世界热爱和平的人,谁不为拉宾之死一鞠热泪?

写以色列以这章结尾,也为反对现实中的斗争、战争叫嚣,为呼唤和平,尤其呼唤国内和平。

                                    2017.1.19  初稿

                                    2017.2.4   修改录入

海法空中花园


海法圣母诞生教堂


耶路撒冷古城,耶稣走出这条巷子后被总督逮捕


戈兰高地维和部队监视哨


高地遗存的英制百夫长坦克


同上


叙利亚一方坦克营地,草丛中疑似坦克3辆


武器残骸制作的玩偶


同上


死海


浮读


死海盐花


滴灌


滴灌


死海边的椰枣树


耶路撒冷俯瞰


耶路撒冷东正教堂


巴勒斯坦警察


以色列士兵


哭墙


犹太小孩的成人礼


拉宾遇刺点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