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伏尔加的鱼 02月26日
点赞 35
0
8,845
艺考的那点儿事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5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2,365

又到一年一度的艺考季,广大的艺考生和考生家长们又该奔波劳碌在赴考的征途上,接受艺术考场上的挑战和洗礼了。预祝那些参加艺考的考生们考试顺利,能够如愿以偿地考入心仪的艺术院校。

说起艺考,本人可以算是一个资深的艺考生了。做为一名上世纪八零年代中叶的老资格艺考生来说, 我曾经的艺考经历,足以代表着中国在那一场文化运动结束之后的早期艺考时代,我是那个时代里的艺考幸运儿之一。唉……一不小心,又主动暴露了年纪。

众所周知,在上世纪六零年代末至七零年代末,中国经历过的长达十年之久的政文运动中,中国的大学教育几乎陷入了停滯不前的瘫痪囧境。不但所有的艺术院校停止了招生,连理工农医及文科类普通高等院校也对应往届的适龄考生们关闭了考学通道,高高挂起了免考牌。在那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里,几乎所有的中国高等教育学府,只能有选择地招收一些“根红苗正”的所谓“工农兵大学生”。所以,在那一场文化运动历史性结束之后,中国又重新恢复了全国高等院校的统招统考,才使得我最后得以成为了一名幸运的艺考生和艺术院校大学生时代宠儿。在那个时代,做为艺考生和音乐学院大学生的我,在家乡攀枝花简直就是属于凤毛麟角的奇葩新贵!因为,那时候,许多人连艺考是怎么回事儿,都闻所未闻不清不楚呢!

我的艺考经历可以说是相当复杂的,其中的曲折坎坷过程,足以著成一本小说出版了。不过,由于博文篇幅的限制,关于我艺考的那些故事,在此就简单地一笔带过吧。

记得我早先之所以萌生了要去报考艺术院校的初衷,首先应该“感谢”那个十年的文化运动。因为,在那一段长达十年的特殊历史时期里,非但我没有能够系统和正规地接受过十二年的小学至初中、高中的正常教育(我们当年学制曾经被人为地缩短为十年制,教育质量也很差),全国所有的莘莘学子们,也都是在那”无处安放上一张平静课桌”的简陋教室中,勉强读完了的普及性的文化教育课程,学生们的知识素养和文化水平由此可见一斑。

在我的青少年时代,所谓的“知识无用论”和“白卷先生”正大行其道。适龄青少年去学校里上学念书,只是在那个年龄段里的一个符号和形式而已。因此,我的文化底子相对薄弱,不足以在文化运动结束的数年之后,就能与那些千军万马齐挤大学独木桥的文化尖子生们,一起拼搏在争当“天之骄子”的高等院校考场之上。

我虽早有自知之明,却心有旁骛,非常渴望能够成为一名佩戴着白底红字大学校徽的大学生。记得父亲曾经对我说过:人的一生一定要接受最少一次的大学教育,否则人生将是遗憾和不完美的。这也成为了我当年的人生理想和奋斗目标。然而,当我面对着那些十分厚重和机械复杂的数理化课本时,我的理想又崩溃得几成泡沫。还好,在我们家里的兄弟三人当中,哥哥和弟弟都先后考取了四川音乐学院和北京舞蹈学院两所高等艺术学府象牙塔,他们俩的艺考经历、经验和成功,成为了我的指路明灯,也点燃了我心中熊熊燃烧着的理想之火。

记忆中,我的艺考经历并不算很顺利,一直是在磕磕绊绊地在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考试中度过。而且,我并不是在高中应届毕业之后一击即中考取的大学功名,而是经过了好几年的重复报考和赴考之后,才最终考入了我后来的母校——四川音乐学院。记得当时,我的母校川音的报名工本费只有区区的两元人民币而已,如今早已经飙升到了百倍之多,足以见证时代的沧桑巨变之大。

其实,我最初的大学艺考梦想,是希望能够考入心仪的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为此,我在家乡攀枝花广拜知名的画家为师,努力学习绘画技艺,希望能以扎实的美术基本功,如愿以偿地考入美术大学。其实,在那个时代里,我家乡的那些画家老师们并不十分专业,他们也没有系统和专业的教辅教材,所能教授给我的绘画技艺,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依葫芦画瓢的画匠技巧而已!我自己对美术专业的认识理解和专业水平,仅仅能够算得上是略知皮毛。不过,初生牛犊不畏虎,我仅仅凭依着心里的那点儿浅薄的丹青墨水,就只身来到了省府成都,准备在艺考的考场上放手一搏。

记得在早年间,曾经有一位中国的国乒运动员选手容国团先生说过这样一句名言:人生能有几次搏?他的这句著名的狂言,也是我那时的理想座右铭。

然而,当我第一次背着沉重的画板,怀揣着各种各样的画笔、颜料和梦想走进了川美的艺考考场之后,我的心理竟然再一次崩溃了!因为,与我一同参加美术考试的那些个美术艺考生们,每一个人都有着过硬的绘画看家本领,各个是下笔有神,似如马良再世!相形之下,我心惭形愧,甘拜下风。因此,我的第一次艺考就这样匆匆忙忙地结束了。不过,那一年我的艺考失败经历,却是我的一次非常难得的艺考经验所在,为后来我的艺考成功之路,打下了十分厚实的基础。

当时,我之所以能够来到距家乡十分遥远的省会成都考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的大哥当时正在成都的四川音乐学院里读大学。正是因为我在那段时间里,借住在川音大哥的艺术学院里,让我有机会接触到了高等音乐艺术和表演艺术,为日后正确选择艺考的方向奠定了十分坚实的基础。在这期间,我还因为个人形象的乖巧,被四川人民艺术剧院选中为电视剧的小演员,有幸参演了一部当年很火的电视连续剧。这次艺术实践的经历,又为我后来选择影视工作为一生的专业,起到了抛砖引玉的关键作用,使我最终成为了一名影视专业的工作者。不仅如此,我还另外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电影导演系的专业考试,成为那一年上戏导演系在西南三省一区(云贵川藏)入选到最后复试考生的三甲之一。对我来说,这不能不算是一次搂草打兔子的意外收获,让我和我的家人都倍感惊喜。

俗话说:悲从喜来。我当年过五关斩六将、从数千学子艺考生中努力拼到手中的那纸上海戏剧学院电影导演系的艺考专业合格证,竟然毫无道理地被撕毁在了那个对艺考完全没有概念的愚昧时代和高中学校教务处老师手里。当时,上海戏剧学院电影导演系将我的政审通知书,按照我报考专业时所填报的考生通讯资料地址,邮寄到了我尚未高中毕业的家乡高中学校教务处。按照当年艺考的考试规则,只要我所在的高中学校依规回函,证明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在校应届高中毕业生即可通过政审关。上戏的招生办就将会在收到了我的政审合格材料之后,再邮寄一份可以参加全国高等院校统一考试的文化考试通知书给我,而我就可以不用参加当年的高考预考即可参加高考的文化考试了。这一切的考试安排,都是按照顺理成章的艺术类院校高考程序和规定进行的。然而,在那个年代我家乡那个的高中学校里,我是他们唯一的一个请假休学去到了外地参加艺考的应届毕业生,可谓是前无古人,学校教务处的老师们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我这样子情况的学生先例,加之高中教务处的老师又对艺考是孤陋寡闻,想当然地认为那封来自上海戏剧学院的什么政审通知书,应该是在我回来参加完了高考的预考并合格通过之后,才会盖章寄出的一般性物件。于是,那一份影响了我一生轨迹的重要材料,就被人为地束之高阁了。再后来,当我在大成都参加完所有的艺术院校招生专业考试回到了家乡之后,由于我的政审材料没有被学校寄出,而上戏政审考核时间已过,我被认定是一个“政审不合格”的艺考生而被上海戏剧学院拒之门外。这个经历,让我和我的家人都给欲哭无泪,所有的知情者都深感惋惜,而我学校教务处的老师竟然还振振有词,认为没有经过高考预考的考生,是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每年七月七、八、九日的全国高考的!殊不知,各类艺术院校的专业考试合格证书,其实就是通往全国高等院校统一文化考试的通行证!而我只能是枉费了的那个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枉凝眉、暗自嗟叹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一次上海戏剧学院的招生考试,是在那场文化运动之后,全中国的艺术院校首次在国内公开招考的一次电影导演专业考试,而且全国一共只计划招收十名学员,西南三省一区仅仅招收三名。上海方面对此次的招生工作极为重视,他们甚至连这些艺考生毕业之后的工作都提前安排好了,将全部统一分配在上海电影制片厂担任导演工作。让我万分痛惜的是,我最早萌发的电影导演中国梦,竟然会毁在那一个奇葩的年代里了。朋友们对此若有所疑问或不解的话,可以自行脑补一下,在上世纪八零年代,中国的企事业单位里对于“政审”这个关键词的重要性,无须我在此累言了。

古语有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我当年错失良机,没能如愿以偿成为上影厂的一名电影导演,很是遗憾!但在几十年过去之后,如今的上影厂早已是厂凋房敝,再难重现当初鼎盛时期的宏景了。不知那几个当年与我一同搏杀、最后一起挤进了“政审圈”的旧考友们,如今过得如何了?我想他们应该也过得一般般吧?因为,我很少能在圈子里听见有人提及过他们的名字。

前面我还讲到过,在我第一次的艺考失败之后,我竟然还收获良多。那是因为我后来发现,艺考生是可以有多样性选择的,各个门类不同的艺术之间,也存在着某种潜在的共性和互联互融性,真正的艺术家是可以在广泛意义上的艺术领域各门类之中尽情游刃的。所以,在我初次艺考失败的痛定思痛之后,我真正开始了系统学习和攻修原美术专业之外的音乐和艺术表演专业,并在两年之后,终于成功地跨入了四川音乐学院的大门,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艺术学院大学生,实现了那时的人生理想。

当然,做为那个时代的艺考生来说,我当时的成功经历 ,并不能代表着如今的这个飞速发展的全民艺考时代。在我毕业之后的这几十年间,由于各方各面的各种原因,促成了中国各类艺术学院的蓬勃发展和壮大,加上艺考生们在学前艺术的普及教育和高度重视之下,以及中国艺术院校普遍的扩大招生,使得如今的艺考行为真正成为了许多家长和考生们的重要选择。

不过,遥想当年我的艺考经历,我还是有许多的心里话想要讲给现在的艺考生们听的。尽管我当初的艺考经历,并不足以复制给当今的艺考孩子们,但有一些经验之谈还是应该对现在的艺考生家长和艺考生们有所裨益。但愿我的这篇文章,能够让今年的艺考生和家长们阅读到,并能起上一点儿小小的作用,也不枉我在这大年休假的期间,放弃了休闲玩耍的大好时光,在自己的睡榻上孜孜不倦地苦著此篇文章了。

其实,我想告诉艺考生们最中肯的心里话,是那个艺考生们看似透明的艺术考场,其实并不是完全透明的,她还有着许多你们肉眼看不见的黑洞暗角。所以,在艺考的考场上有没有能够考取到艺术学院的功名,并不一定能够代表着艺考生的艺术水准和专业成绩。当然,由于时代的变化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如今艺考孩子们的形象和身材,比我的那个年代的艺考生们不知提高了多少,尤其是那些报考艺术表演专业的艺考生们,几乎是清一色的靓女俊男。在表演系的考场上,就如同是在一个争奇斗艳的选美秀场一样。尽管如此,艺考的道路并不平坦,如此花中选花的最终结果,仍然还是会让人大呼不解的,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那就让我来为大家解读一下吧!

首先,由于艺术门派之间理解上的不同,以及艺术教师们各自对艺术见解的迥异,是会影响艺术考官们对艺考生打分的高低不同,这会导致许多优秀的艺考生怀才不遇,最终可能会与心仪的大学或专业失之交臂。有一个很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如今的上海音乐学院院长、世界著名的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先生,就曾经在四川音乐学院声乐系的考场上名落孙山。所以,有一次他向旁人介绍我的时候,竟然会谬赞我,说当年我的歌比他唱得还好,吓得我是恨不能找一个地缝钻进去。而他之所以这样说的原因,就是当年的川音声乐系主考官录取了我而刷下他!但我是真的不敢与昌永兄弟比试专业的,这一点是绝对的。我也曾经十分纳闷,为什么当年的专业主考官竟然会如此眼拙,轻易走宝?其实,廖昌永先生当初在川音考场上的那次失利,最终促成了他拼尽力气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并使自己成长为了一位举世闻名的歌唱艺术家。我曾经在一次闲聊时跟昌永兄弟调侃过,如今的他,是否应该去重谢一下当年那位川音声乐系主考官的不取之恩呢?若果真如此的话,我想那位主考官可能会比我更想钻进地缝里躲起来避羞吧?当然,廖昌永先生的经历是相当特殊的,他的经历应该不足为例。

再有的是,由于艺术院校的那些教师们,各自都是有着艺术派系传承的,他们也都有教授数量庞大的私人艺考学生,所以他们是会在艺术考试的时候,给予自己的徒儿们一些特别关照的。这样情况的发生,是有着惯性的艺考潜规则,官方无论用如何方式的疏堵措施,也是难以杜绝此类情况发生的,往往还由于此类情况的发生与发展,最终导致了许多优秀艺考生的艺考梦想因此而幻灭,这也是难以改变的艺考现象。好在,艺考并非只有华山一条路可走,东方不亮西方则亮!艺考生们只要是怀揣着人生梦想和切实努力,总会有拔云见日那一天的。

我曾经跟许多艺考生和学生家长们都说过,艺考中的专业考试成绩好坏结果,只能是代表着艺考生成功或失败了一半而已!为什么我会这样说呢?因为,相对于艺考中的艺术专业考试来说,艺考生们后面将很快面临的全国高等院校统一招生文化考试的结果则更难和更为重要。我曾经有过许多的艺考同学、朋友和学生,在艺术专业的考场上出类拔萃、成绩优秀,但有一半以上的人最后还是栽倒在了文化考试的考场之上。而这样的结果,往往会令人感到无比的痛惜,他们曾经距离艺术院校的大门只有一步之遥,最后却只能在大学的门外望塔兴叹、无可奈何!有一些艺考生可能会因此更加奋发图强预备来年再战,但也会有一些人从此心灰意懒,或择业工作挣钱或嫁人娶妻,从此就与艺术和艺术院校彻彻底底绝缘了。所以,在艺考生们的面前,是必须专业与文化两手并抓才能成功的,此两项考核的成绩将是缺一不可的,都是不可轻视的重中之重。

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所以,我对于如今的全民艺考现象,是有一些自己的看法的。虽然我本人就曾经是因为数理化成绩不好而只能选择报考艺术院校的一个典型代表,但我也深深知道,艺术家的道路并不是能够一帆风顺的坦途。在每年六七月份的艺术院校学生毕业季来临之时,许多艺术院校的大学生们往往将深陷于何去何从、如何就业的尬境。在那个时候,最容易被企事业单位接受录用的大学毕业生,一般都是理工农医或文科类的毕业生而非艺术院校的毕业生们。如今有许多人,是因为艺术院校急功近利的思想作崇而粗制滥造教就出来的所谓艺术学院毕业生,不但人数多如牛毛还专业差劲,他们的学历和学位名不副实,鲜有我们那个时代艺考生们的艺术素养与专业质量。就如同当年廖昌永先生那样质量的艺考生,就曾经被地方上的艺术院校拒之门外的主要原因,并非是他的专业成绩差,而是因为当年七千名艺考生报名争夺的入学名额,只有区区的七个而已,是名副其实的千里挑一。廖昌永先生在川音考场上的失利,是纯粹的名额有限。与现今的艺术院校扩大招生规模、专招特招有钱人家的赞助生的现状而论,那是有着质的区别。因此,如今的艺术院校毕业生的质量也是今非昔比了。如此一来,艺术院校毕业生们的择业也更加艰难了。

当然,在中国众多的艺考生中,一定是会有暗藏着的艺术天才和人才千里马的,在他们中间,有一些人天生就是为艺术而生、为艺术而活的,他们最渴望的,是能够遇到真正的伯乐!希望他们的艺考之路平坦无虞,都能够如愿以偿!

啰啰嗦嗦说了那么多的自说自话,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读下去,那今天的博客就在此搁笔吧。

在今天这篇博文的结尾,我真诚希望所有的艺考生们都能梦想成真,艺考生的家长们的望子成龙、都能如愿以偿!并预祝已亥猪年的艺考生们考试顺利!

作者

作者

伏尔加的鱼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