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伏尔加的鱼 05月31日 17:30
点赞 56
0
2.3万
父亲的后半生(一)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4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329


       可能有的朋友还有印象,就在前段时间,我曾经在Knowpia中文网站的“伏尔加的鱼”博客中发表过几篇《父亲的前半生》的长篇连载文章。其实,有关我父亲前半生中的那些往事,多半都是我小时候听父亲或者亲戚们讲述给我听的。尽管那些往事,有些只是有头无尾,甚至是只言片语,且还是口口相传而来的口述历史,却已经让我感觉是精彩无俩的故事了。然而,我曾经亲身经历过的那些我父亲后半生中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更是让我回味不已。
       毕竟,我父亲后半生的那些事情,好多都是我亲身经历过和切身感受过的真实往事……
       当然,在我还没有降临到这个世界之前,我父亲的那些往事,依然还只能是靠着那些过去的道听途说,依旧只能是从我脑海里还留有着的依稀记忆的脑细胞中,依依剥离出的星星点点的片断画面拼接而成。尽管如此,我父亲的人生故事,依然还是那样的完整无缺,让我永无释怀。
       我在《父亲的前半生》文章中曾经讲过,我父亲在从他的地主乡绅、书香门第、封建家庭里逃婚出走之后,曾被东北的绺子们抢到土匪窝里当过压寨师爷,他还当过流亡在外的学生,甚至因为被美色所引诱而去参加了国民党太子爷经国先生所创办的三青团东北青年军。后来,我的父亲在三年国内战争中著名的辽沈战役,阵前起义(或是被俘后又被策反和收编),成为了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隶属于林帅四野虎狼之师的战斗部队。由于我父亲从小受到过良好的私塾教育,又在伪满州国时期接受了日本侵略者严格的殖民主义准军事化训教,属于他那个年代里的高级知识分子。所以,我父亲在反戈加入了光荣的解放军阵营之后,被四野军方的部队领导们所重视,他先后被抽调到部队里担任过文化教员及高级军医等军职,应该算是一员被解放军所优待的国民党俘虏兵了。


       我还听父亲说过,他当时所在的东北四野野战部队,曾经在抗美援朝战争的期间,屯兵于鸭绿江边枕戈待旦,随时候命开赴到枪林弹雨、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去经历一场血与火的生命考验。也许是因为我父亲天生就命好,或者说是机缘巧合,再或者就是因为他命中注定不会去战场上搏杀最后马革裹尸,所以当他所在部队正厉兵秣马、准备入朝参战的最关键时刻,原本轰轰烈烈、预计将会长年持久作战下去的那场朝鲜战争,竟然会突然间就偃旗息鼓了。在中朝两国与韩美等十七国军的代表们于朝鲜半岛三十八度线上的板门店,签订了朝鲜战争的停战条约之后,那场敌对双方都无胜不负的近代著名战争终于在一朝结束了。这本来应该算是一件好事,至少我父亲所在的四野部队官兵们都可以性命无虞了。但是,随之而来的一纸军令,却让刚刚穿上了解放军军装的我父亲及其所在部队的全体官兵们,都不得不在鸭绿江边,就地脱下了他们心爱的军装、摘下了解放军标志的领章帽徽,集体改编为了成建制的庞大军垦部队,开赴到荒无人烟的东北北大荒无人区,成为了一支荷枪实弹却不穿军装的农垦大军。
       关于我父亲所在的野战部队,为什么会突然间就解甲归田的深刻原因,中国的历史学家们应该是心知肚明的。据我个人的揣测,无碍乎以下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我父亲所在的部队,是林帅所统帅的著名“四野”,在辽沈战役之后,四野的兵力及战斗力都空前强大,大有震主之势。当时的军委势必要削藩制衡,以确保实际的兵力和军权牢牢地掌握在中央的手中。加之林帅当年因为对中国出兵朝鲜有异议,且称病拒不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总指挥一职而改由“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的彭帅接任,这个中的真实原因应该就不言而喻了。其二,包括我父亲在内的那支四野战斗部队里,绝大多数的官兵,是由国民党的俘虏兵、解放兵或起义将士组成的,其中不乏意志不坚定的国民党的旧军人。而当局对于他们的思想改造尚未完成,原本以为让这支以原国民党的旧军人所组成的志愿军部队,在血雨腥风的朝鲜战场上,去经历一场血与火的考验,磨砺出一支真正的思想坚定、战无不胜的人民军队和将士,却又因为朝鲜战局的峰回路转而未能实现。而在那个时候,留用着这些还未经受过战火考验的原国民党旧军人,继续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中执枪弄炮,显然就不再合适了。巧合的是,刚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正百废待兴,四万万五千万的中国人民亟待解决温饱问题。于是,我父亲所在的野战部队官兵,集体军转民去开垦农田,也就不奇怪了,这是历史使然。


       据我父亲跟我讲,他在北大荒的那些日子,其实是过得很快活的。由于他的军医干部身份,使他得以逃避了艰苦的农耕作业,并且还能继续享受着高薪、高福利的优越生活。不过,我父亲并没有在那座后来被他们建成为北大仓的北大荒上扎根下来。后来,他又被国家的一纸号令,南下到了位于长江之滨的湖北武汉,去援建新兴的武汉钢铁厂了。
       从现在的角度上来看,我父亲他们当初从冰天雪地的无人区北大荒,转战到了鱼米之乡的旧楚都武汉去工作,应该算是祖上烧了高香的好命、好运气。不过,对于从小就习惯于在冰雪北方生活的我父亲来说,突然间远徙到数千公里之外的炎热南国去工作和生活,应该并不能算是一件幸事,甚至可以说是去“遭罪”。然而,我父亲当年的远徙之旅,是由不得他自己愿意或是不愿意的,那是他必须要执行的命令!在我看来,我父亲当年的北往南迁之旅,简直就是一次“无缝对接”式的人生转折 ,那是他命中注定将要在祖国南方去开枝散叶的结果所在。
       时隔多年,我已经记不得父亲当初有没有跟我说过,他当年从家乡北国,远迁到遥远的南方,是一个怎样的心情了?不过,我父亲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真正地成为了一个骨子里虽然还是北方人的南方人了,直到他后半生全部的时间和生活,都完完全全地贡献给了广阔无垠的祖国大南方。他在这里,娶妻生子、繁衍生息、工作生活,除了仅有的一次短暂探亲之旅,回到过北方的家乡之外,所有的一切都与南方没有过分离了……


       我现在已经无法知道,我的父亲,当年是如何接到的那道命令,从那座已经初见规模的北大仓,转徙到了湖北武汉的?但可想而知的是,在当时交通条件还极其落后的那个年代里,他和他的战友们一定是乘坐了汽车或者是马车,先是到达了哈尔滨或者其他的什么地方,再转乘了当时最常见的闷罐运输列车,又经过数十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之后,这才风尘仆仆地抵达了目的地武汉。
       当年,初来乍到的我父亲,可能并没有联想到,他从遥远的祖国东北,流徙了数千公里来到武汉工作和生活,那是他注定摆脱不了的人生“宿命”!而且,在他的这个宿命当中,还将有着一位南方的女子会成为了他的妻子,并为他生下了三个儿子!这其中就有我。
       关于我父亲的这个“宿命”的由来和故事,我曾经在《父亲的前半生》和《我的母亲》以及《怀念大哥》等几篇已经发表了的文章中,非常详细地介绍过,在此就不一一累述了。不过,我父母亲大人曾经经历过的那些往事以及他们的命运轨迹,的确是十分诡异无解的!直到今天,我依然无法解释得通那些冥冥之中的偶然与必然之间的联系,这恐怕也是一个永远也不知道正确答案的谜团了!
       虽然,我和我的父亲都曾经是无比坚定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且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宿命。但是,老天爷却偏偏安排了一场不得不让人深信不疑的人生宿命给了我的父亲!当然,这个宿命之遇当中,还有着我的母亲和我的兄弟们……
       (未完待续)



作者

作者

伏尔加的鱼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