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伏尔加的鱼 08月05日 18:31
点赞 11
0
5,915
父亲的后半生(十)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78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3,091


       在我五岁半之前的差不多三年的时间里,我和父母及大哥一直是生活在渡口,且从未离开过那里。这个期间,我们是一家四口生活在一起,好像根本就没有过我那可怜的三弟弟的存在。当时,由于交通和通讯的落后和限制,我的父母也只能靠着与长沙老家的亲人通信才知道老三的情况怎么样。所以,当初被我父母“遗弃”在湖南老家的三弟,一直是以我母亲娘家的姓氏取名报户口的,还因为他的二哥我的那个土气小名“许二毛”而被取了一个姓氏不同但实质一脉相承的另一个土气乳名叫“刘三毛”。我也不知道我的这个三弟,算不算是在第三个垃圾堆里拾捡来的弃婴?所以,在许多年后,当我有幸代表广东电视台前往广西桂林去采访“刘三姐”黄婉秋女士时,还跟她开了一个小玩笑,说她的弟弟“刘三毛”被捡到了我的家里呢!

       我的大哥比我大了五岁半,他因为曾经是家里的独子,受到过父母的惯溺而形成了调皮捣蛋的性格。在我出生之后,大哥在家里的至尊地位虽仍然保留,但也因为我的存在而被削薄了许多。尽管如此,我大哥在他小的时候,真是没少给我父母亲添乱。据说他有一次跟一只别人家里饲养的火鸡打起架来,双方互不相让!最后,那只生性暴烈的猛禽,一直把我的大哥追进了父母工作的医院大楼,吓得我大哥是哇哇哇大哭!为此,那户邻居只得操刀将那只惹事生非的畜牲宰杀了,还送了一碗红烧火鸡肉给我家,算是赔礼道歉!还有一次,我大哥爬上了一棵长在巨石上的大酸角树上摘果炫技,不慎从数米高的树上跌下来掉在了巨石旁的私家小块菜地里。巧合的是,在他摔到菜地时的四边,都是竖起来围挡菜园子的钢筋条,且距那块巨石只有一尺之远!但他却毫发无损,只是手臂上有几道小划痕而已!不过,这点伤痕比起我父亲盛怒之下,抽出身上的牛皮带猛抽出的血痕相比,只不过是小巫罢了!由此可见,我大哥在小时候,是最让父母操心的。说来也是,在我还是三岁孩子的时候,我大哥正值“七岁八岁讨狗嫌”的顽皮时代,正是他前来“讨债”的黄金芳华!而我则不同,我自幼因自卑而自律,加上性格乖巧,并没有惹出大麻烦来让父母担心!其实,我性格温顺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的母亲一直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准女儿来调教,让我从小就钟秀于闺阁,不太同比于像我大哥他们那样的顽劣少年。这或许也是我性格的缺陷,以至于长到了几十岁的年纪,仍然少有与别人争执争吵和纠斗!而我那个因为从小就被父母“遗弃”在老家,被外公外婆带到初谙世事年纪才回家的三弟,从我“认识”他到如今,一直都是性格刚烈乖张,倔犟的脾气像头永远也难往回拉的顽驴,连我妈妈都称呼他是“三鬼子”!如此说来,我们三个兄弟之间,不但高矮胖瘦各不同,连我们几个一奶同胞亲兄弟的长相、性格也都各不同,简直就不像是亲兄弟!更像是那三个国民党逃兵真的投胎转世一样!如此这般,倒也真的与那个传奇的故事是对上号了!

       我到现在还依稀记得,有一天我的家里来了一位“小客人”,还是由一位从湖南出差回渡口的父母单位老同事带来的,他就是我还从未谋面过的三弟“刘三毛”,那时他还未满三岁,但脸上已经有刀雕般的刚毅与倔犟了!当时,带他回来的叔叔指着我父母的照片问他认不认识,他爽然回答是爸爸妈妈。然而,对于就站立在他身边的我父母,他却不予认可,率性地称之为叔叔阿姨,而且死不改悔,任凭你怎样诱导也不认!我到如今,倒也记不得三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祖归宗”的了,但他终于是由原名“刘三毛”改为了正式的大名“许三毛”!但那个“第三个垃圾堆捡来的”故事和身世依然是有效且不改!以至于他在许多年间,一直是以一个头枕反骨的叛逆形象存在于我的家里,没少让我父母操心。对于这一点,虽然我的这个三弟在父母过世的前后时期,已经是痛定思痛、幡然悔悟,纵也是于事无补、悔之晚矣!不过,相比于我和大哥来说,浪子回头后的三弟许三毛,对于父母的感恩之情则更为切甚,他在父母的坟头痛心疾首蹙额的飞泪嘶嚎悲泣,让我们对于父母的恩怀之念倍感悲催,继尔痛哭流涕、泪流满面!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从小就不听父母话的三弟,仿佛完全是另外的一个人,根本就不似他童年时代的顽劣、倔犟秉性!难道,我三弟的本性真的是比那江山还易改弦更张吗?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现在已经不太记得小时候我的兄弟们究竟是如何调皮捣蛋惹事生非的了!不过,记忆中,常常会有人到我家来找我的父母,诉说我的兄弟们又惹了什么祸端或是打架斗殴什么的!但这些事情跟我没有太大的关联,因为我总是很腼腆地宅在家里不出门,自然也不会去捅什么娄子和惹什么祸端了!我听我妈妈给我讲过,她有一次因为出门不方便带着我,就把我一个人放在了家里。那一次,等她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我正伤心欲绝地痛哭!她以为是因为我一个人在家害怕,故尔和声细气地安慰我并询问我大哭的原因,我的回答却让她捧腹大笑、狂乐不已!原来,我是因为看见隔壁“冯阿姨家的猫,把我们家的耗子给叼走了”!这件事情,虽然被我的父母取笑了我多年,但他们对我的性格完全了解和放心了!现在回想起来,我小时候最让父母为难的事情,其实只有一件!那就是他们好不容易托关系找人,把我送入了十九治唯一的全托(幼儿园。仅仅只是在一周时间里,我就因为接受不了受约束的管制而私自跑出了幼儿园三次之多,且在第二周准备再次去上学的时候,死命地拉着床脚就是不肯去!迫不得已之下,父母只得让我那受气包的三弟越俎代庖取替了我的位置,才没有白白可惜浪费了那份相当昂贵的幼儿园全托食宿费用和人情!为此,长大之后的我三弟,常常为此跟我纠缠不休,说是我让他替我踏入了那个幼儿园的火坑!其实,我也很无语。

       除了我三弟之外,我的大哥也不让我的父母省心!他天性贪玩好动,又不爱学习,偏偏喜欢“打家劫舍”,身上总是透着绿林好汉们的气息!他甚至常常会把家里珍藏备荒用的大盒听装上海梅林午餐肉或大块的卤牛肉,去跟别人家的小朋友兑换几张脏兮兮的纸烟盒回来,还会高兴得笑逐颜开!不仅如此,他还偷拿家里的现金和粮票跟楼下邻居家的孩子们一起,到街上的食肆酒楼里下馆子喝酒,喝多了还打得别人或自己头破血流、衣衫褴褛地回来!更让我父母恼怒的是,他在去看露天电影时,会睡着在电影早已散场的空旷操场湿地上,脸上还被人用墨水画成了张飞李奎,连身上的小棉袄和小板凳都不知去向,直到我父亲打着强光手电筒在雨地湿滑的大操场上找到他再拍醒他之后,才带回家!

       我大哥糗事一大箩,许多他的囧事我现在早已经记不得了。他是最让我父亲操心的儿子但又不是唯一!除了他之外,还有我那任性倔犟和调皮的三弟!当然,就算是听话乖巧的我,也会让父母在学习上操碎了心!不知道为什么?出身于高知家庭书香门第的我们兄弟三人,个个都在数理化英上是扶不起的阿斗!在那个数理化成绩决定命运的年代里,我们三个笨男孩儿子的前途问题,让我的父母亲操碎了心也伤透了肺!尤其是我那个比我大五岁半、比老三弟弟大了整整一个抗日八岁之差的大哥,首当其冲地把最尖锐的就学、就业难题,兀突突地摆在了我父母的面前,让他们不知所措!

       扯远了!我父母为了我大哥及次子和幼子操心焦虑的年代,距离他们初拉扯着我们长大成人的那个岁月,至少还差着两个“五年计划”的十年之久呢!在这个刻骨铭心的十年里,老许家还有过许多的事情发生。而且,这段时间,也是青年中国大事频发的大时代!因此,无论是国家大事还是许家小事,都从无平静过……

       (未完待续)


作者

作者

伏尔加的鱼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