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伏尔加的鱼 06月05日 20:45
点赞 26
0
5,351
父亲的后半生(二)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65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912

       我父亲当年从遥远的东北北大荒,跟随着南下的大军 ,长途跋涉远徙而转战到了湖北武汉的具体时间,我能大约估算到的,应该是在上世纪的1955年前后。而在这个时候,我的母亲,还刚刚在如今闻名遐迩的武汉同济医科大学的前身~武汉同济医学院里,读着她的大学二年级课程。所以,在我父亲初到武汉的前四年时间里,我的父母亲两人之间并无交集,甚至都不认识彼此。
       在我小的时候,常常会为我的父辈们揪心纠结!因为,若是他们俩当初在那茫茫人海里擦肩而过,就不可能有了后来我和我兄弟们的生命出现了。然而,这终究只是我自己的杞人忧天而已,我和我的兄弟们天生注定是一定会出现的,且一定是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还都是无一例外的男丁。我曾经说过,那是我和我兄弟们的宿命,也是我父母亲大人无改的宿命!他们之间注定要在某一个特殊的场合里结识,然后顺理成章地相知、相恋 ,直到后来的结婚生子,而且必须得共同生养下三个不知是来报恩还是讨债的逃兵男孩子投胎转世!这个故事渊源深长,好像是命运中极其刻意的巧妙安排,有卦无解!想知道其中奥妙的朋友,可以翻阅我过去发表过的那些文章,也许会比我更觉得诡异难信呢!
       前面说过,我父亲从所在的北大荒军垦部队奉命转业到湖北武汉,是为了建设那座新兴的武汉钢铁厂。所以,尽管我父亲是一个部队高级知识分子军医,到这时候的身份,应该已经算是一介“工人老大哥”了。至此,我父亲几乎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以一个高级知识分子身份,先后经历了军人、农民和工人的三种完全不同的角色和工作,算是把当时最时髦的“工农兵”,全都履历一个遍了。因而,在我小的时候,常常会在看露天电影的片头里,出现了工农兵形象旋转着的雕塑厂标的时候,而联想到父亲曾从事过的那三种完全不同的职业。巧合的是,如今的我,就是居住在广州的珠江电影制片厂内,每天都会从那座工农兵形象的珠影厂标雕塑前经过。不知道,这算不算也是我的宿命呢?


       我小的时候,还常常会听到父亲哼唱着一首己经掉了牙的老歌,据说那是一首上个世纪初,北伐战争时期的进行曲: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
       事实上,那首歌曲,也是我父亲曾经参演过的,大型革命史诗《东方红》时,演唱过的经典曲目之一。我猜想,父亲当年在演唱这首革命歌曲的时候,心情一定会比其他的“革命者”们,要复杂许多……
       言归正传。其实,我父亲他们这一大批被那一纸调令,由军垦大部队转业为钢铁厂建设工人的成建制的建设大军们,并不是一批熟练的建设工人或者说是专业的炼钢工人,他们只是一批听从命令、服从命运安排的普通军人,因为祖国的建设需要,来到了这座位于长江之滨的湖北重镇武汉而已!于是,如何妥善地安顿他们,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安排他们的工作,成为了当局领导者们倍感棘手的问题。因此,国家在总理的提议之下,紧急成立了一个新的国家部委,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冶金部。于是,我父亲所在的那批南下大军,成为了冶金部属下的第一个冶金建设公司,简称为“一冶”。在这个“一冶”成立之后,冶金部又陆续成立许多个排名于后的冶金建设公司,如二冶、三冶、四冶,直至十九冶、二十冶、二十一冶等等。其中,“十九冶”是我父母为之工作到生命最后的工作单位,这是后话。
       据我父亲和母亲过去曾经跟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唠叨过的那些往事记忆中,我父亲在初到湖北武汉的那几年里,是非常风光的。当时,正值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全民大建设时期,全国的军民们在国家的号召之下,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你追我赶、声势浩大的大建设运动。在这个时期,适时的文艺宣传活动,如沐春风,顺势成为了那场全国大生产建设运动的重要催化剂之一。这样的国情,也造成了新中国建国初期的文艺大发展、大繁荣。对于文艺青年的我父亲来说,简直就是是如鱼得水!他旧日在北国哈尔滨,曾经跟随俄籍著名声乐教育家阿洽依娜女士学习过的那些俄式面罩发声法和歌曲演唱技法,得以充分发挥出来。说来也是,那个年代里,大多数人还属于没有文化的文盲、半文盲,又有几人识得那高深莫测的音乐艺术呢?无疑,我父亲的艺术造诣和见识,是当时许多人都望尘莫及的。


       众所周知,位于长江之滨的湖北武汉,除了有着中国三大火炉(武汉、南京和重庆)之称之外,还素有武汉三镇之誉。这所谓的武汉三镇,是指武昌、汉口和汉阳三镇,因而得名为“武汉”。不过,这武汉三镇是地处武汉市的繁华城镇地区,而新近选址将造的武汉钢铁厂,显然是不可能在此破土开建的。所以,武钢的厂址,最终选在了远离于繁华地带的武汉青山区郊区。从现在的眼光来看,今天的武钢和武汉的青山区,已经与昔日的武汉三镇荣华等同了。但是,在半个多世纪之前的这里,还仅仅只是一片荒芜的水泽洼地,那里遍地狼烟、人迹罕至。
       我也曾想过,我父亲当初来到了这个“蛮野”大都市武汉青山区郊的时候,心里也一定是“凉凉的”。因为,对于像我父亲这样一个从东北北大荒而来的年轻人来说,无异于就是从北大荒来到了南大荒而已!当然,我其实并不能代表着我父亲当时切身的感受和想法,只能是现在的臆想揣度而已。
       不过,当那些从祖国四面八方的建设大军们涌到了这个“南大荒”,并掀起了一轮轮热火朝天的建设高潮之后,昔日寂静荒蛮的这个武汉郊区南大荒,立即就变成了一处处旌旗蔽日的工地热土!武钢的建设者们,不但将这处洼野湿地变成了高炉耸立、高楼林立的钢铁基地,还开辟出了如“工人村”、“红钢城”等等的繁华居住地,并逐渐地扩大了规模,继尔连邻成居,形成了一个崭新的新城、新区。
       这个时候,我的父亲也跟他的战友们一样,以无比饱满的热情,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那股锣鼓喧天、歌声嘹亮的武钢建设洪流之中了。我想,此时此刻的我父亲,心情一定会是愉悦极了!因为,此时的他,不但是一位光荣的武钢建设者,更是扎根于武汉的新中国主人翁!
       然而,让我父亲始料未及的是,他此行的武汉南大荒之旅,既非他人生中第一次去到荒蛮之地拓土开疆,也非他最后一次与荒原野洼结伍相伴。仅仅只是在若干年之后,他将再一次抛下了好不容易积攒下的家庭“辎重”,拖儿携妻、背包拿伞地“轻装”长途再徙,又赴往了一地荒山野岭,去安家从业了!
       当然,这也是后话。
      (未完待续)





作者

作者

伏尔加的鱼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