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伏尔加的鱼 2017年08月02日
点赞 58
0
2.2万
《怀念大哥》之“身世谜雾”下集(连载四)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2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633

       我在昨天博客中说过,我家几个兄弟的“身世”成谜,是真实存在着的“谜雾”。不过,这并不是说,我们几个兄弟非我父母亲生的孩子。事实上,在我们兄弟几人的人生档案记录当中,血脉嫡续传承有序、正统无误毋庸置疑。然而,即便是如此,我们三兄弟当年“横空出世”的由来,仍然还是谜雾团团、令人费解。在我们三兄弟的身世当中,有许多被“预测先知”的离奇巧合,用现代“科学”的方法,是根本无法解释得通的。

       Who am l ?这是我在几十年的时间里面,费神索解的一个“人生”大问题。然而,这个看似“简单明了”的小问题,却连我们的亲生父母也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虽然,我本人并非是一个“宿命论”者,但在我们三兄弟的身上,确实存在着许多“宿命”的现象,且特别离奇。我并不“清楚”地知道我的“前世”,只是在这个“今世”里昏昏迷迷地生活着,也不能像那个东北的瞎子算命先生一样,准确地“预测”到我的“来世”。不过,我和兄弟们的“今生今世”,的确是被“预言”过的“宿命”,而且还相当的“精准”。

       关于我们三兄弟“身世”的故事,要从我们母亲的娘家人开始说起。我的外公姓刘,名山鳌,是中国早期的湖南爱国民族资本家之一。他与他的兄弟俩人,在长沙城里合伙开设了一家“长沙华昌兄弟烟厂”,和一间“长沙飞轮造纸厂”。如今,那一处“长沙飞轮造纸厂”的办公楼旧址和厂房,现在依然还矗立在长沙湘江中心的桔子洲头,是长沙市的文物保护单位和供游人参观游览的长沙景区之一。每当湘江中心桔子洲头“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秋天到来,那幢红砖碧瓦的“长沙飞轮造纸厂”近古建筑,就会显得格外的醒目。直到现在,那里仍然还是长沙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然而,相比之下,外公的那间“长沙华昌兄弟烟厂”名气就更加大了去了!虽然,现在那间外公开办的老烟厂,已经被上世纪五零年代的“公私合营”之后改名为了“长沙白沙烟厂”了,但现今“长沙白沙烟厂”的主打品牌,还是著名的“白沙”牌香烟,而这个湖南产的名牌香烟品牌,正是由我的外公刘山鳌先生首创的。从上世纪的初叶我的外公创立了“白沙”香烟品牌开始到现在,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过去了,这个“白沙”牌的香烟,仍然还是中国烟草品牌中的翘楚之一,也是我怀旧时的最爱!而当年的那间“长沙华昌烟厂”旧址大楼,也与“长沙飞轮造纸厂”的遗址一样,早已经成为了湖南省和长沙市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

       当年,像我外公、外婆那样的“土豪”(我的外婆,是地主家的女儿)婚姻组合,是一个绝对的大富大贵之家,自然也盼望着人丁兴旺!所以,我的外婆婚后一连生下了五双十个的儿女,而外婆生下的这五男五女,也正好组成了刘氏家族大家庭里五双大大多多的“好”字。

       在上世纪前叶那个战火纷飞、硝烟四起、动荡不定的战争年代,我外公外婆的一家人,依旧在长沙城里过着锦衣玉食的富裕生活。他们在长沙市的育婴街上,有一处如同福建客家围屋一般的大宅院府邸,我的母亲就是诞生在那里的。我在上世纪的八零年代,曾经跟随着母亲去那处“刘宅”的旧址探访过。当时,那座兀立在长沙主街道上、硕大无朋的刘府豪宅,正在被新政府的拆除作业之中。在那些已经是残垣断壁的旧址废墟之上,我的母亲甚至还能依稀辨认得出她当年的闺房。然而,这也是她老人家最后一次带着我们兄弟三人一起,到这里的刘家故宅重游了。奇怪的是,虽然我们三兄弟是第一次来到这处刘氏家族的故居,但这处刘氏家族府邸里的一切,我们三兄弟似乎谁都不陌生,好像都似曾相识?至少,这里是我们三兄弟在“梦中”曾经来过的地方……

       这个特别奇怪的现象,引起了我娭毑(外婆)的注意。于是,她给我们三个兄弟讲述了一段在这一处刘家故居里发生过的一件陈年旧事。据说,那段往事与我们三兄弟的“身世之谜”有关。记得在当时,我的母亲也非常认真地听完了那段娭毑讲述的那件奇异往事。

       那还是在我外婆怀着我妈妈的时候,当时正值中国爆发了抗日战争的时期。自然,古城长沙也不是世外桃源那样可以免遭战火的涂碳,在岳麓湘江的城区周边,也陷入了烽火连天的硝烟战场。长沙城外每天的枪炮声不绝于耳,城内的百姓们每日也是忧心忡忡、提心吊胆地过着日子。而当时正怀着我妈妈的娭毑,已经是六甲待产,没有能够出城回到自己老家望城“彭家湾”去躲避这场战事,只能待在长沙城的家里,无奈地观望着战事的发展。

       在历史上著名的“长沙保卫战”之中,有段时间我的家里住上了一支国民党的守城部队,估计他们可能是国民党薛岳将军的属下,大约有一个连的兵力(居然这一整连建制的国军部队,在我的家里也能够全都住得下来,可见我外公、外婆的家里有多么的大了)。可是有一天,这支队伍突然在早上紧急鸣笛列队集合,不知是为了何事?当挺着大肚子的我外婆,看见在那列队于家中院子里国军士兵们的前面跪绑着三个逃兵,正战战兢兢地等待着长官发落的时候,我的外婆心里一紧,心想“坏了,有大事发生”!果然,在那支国军队伍前面的那个趾高气扬的国民党长官,竟然在院子里当众宣布,要马上枪毙这三个跪在地上的逃兵(按照战时的军规军纪,这样的惩处是惯例和必须的,为的是杀一儆百,以儆效尤)。于是,我那善良的娭毑,不顾已经身怀六甲,她跪地苦苦哀求着那个国军长官,让他饶恕和放了那可怜的三个逃兵!可能是因为被我娭毑的真情所感动,抑或是因为他们这支国军部队,一直都暂住在我的家里,与我的家人有了“军民鱼水深情”,那个国军的长官竟然破例给了我娭毑几分薄面,答应了我娭毑的非份请求,饶过了那三个逃兵的性命!这样的情况,简直是不可思议。后来我想,当年这样的情况,在战争时期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极有可能是因为那个国军的长官,看在我娭毑送给他的那许多的银元和黄金重礼份上,才破例免除了对这三个逃兵的极刑惩处!这在当时,简直是不可以想象的。

       后来,那支国军的部队开拔到前线去打日本鬼子去了。然而,在几个月之后的一天早晨,天才刚刚蒙蒙亮,长沙城里的那一天,正下着濛濛细雨。我的娭毑一如往日一般推开了家里的窗户,她竟然吃惊地看见窗外的雨地里,齐刷刷地跪着三个穿着军装的国军士兵!从他们身上早已经被雨水淋湿透了的军装上看得出来,这三个国军的士兵,已经在我家的窗外,跪地淋雨挨过了昨日的整整一夜!而他们这三个人,正是那些被我外婆从枪口下“抢救”下来的三个国军逃兵!当时,那三个国军的逃兵,一个劲儿地对我的娭毑作揖道福、叩首敬安,还一个劲儿地说我的娭毑是他们仨个人的救命大恩人,他们来世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云云。当初,当那三个国军的“逃兵”前来刘家叩恩致谢之后,这件事情并没有完,后续的故事,才是本文的“重点”!

       事隔不久之后,我的母亲就在这处刘家的府宅里呱呱坠地了。在二十多年以后,我的母亲长大成人,并与我的父亲结成了连理。再后来,她就生下了我们兄弟三个人,而且是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还都是男孩子……

       所以,我的娭毑说,我们这三个兄弟,就是当年那三个国军逃兵投胎转世前来刘家报恩的。虽然,我们三个兄弟都姓许而不是姓刘,却是刘家的嫡亲“外戚”,与“做牛当马”前来刘家报恩效劳的“意思”,并无二致!而这样的机缘巧合,却不得不让人将信将疑,深感其中的谜雾团团,令人费解!如果说,这不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结果,又如何将这一切用“科学”的方法解释得清楚呢?从我父亲小时候遇到的瞎子算命先生给他的“预言”(后来都已经证实了,无有偏差),到我母亲“恰巧”生下了我们仨个男丁,怎么会巧合到让人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呢?

       然而,就在两年以前,我亲爱的大哥在异国他乡的新西兰魂归于天国,难道他就是用了他五十二年多的时间投胎转世来“做牛做马”,前来报达许家和刘氏家族的恩情的吗?难道又是因为他感到“报恩”太累了,于是又当了一回“逃兵”的吗?我的好大哥啊,如果你真的是感觉太劳累、太辛苦了,那么,现在你可以安息了!可以安安静静地睡上一个不会醒来的“好觉”。只是请你不要忘记,要在天堂里替我们在世的兄弟俩人,照顾和安慰那早已经入籍天国的外公、外婆和爸爸、妈妈!许家和刘家还有未尽的恩情,就让我和三弟来替你报答吧!我的大哥,你安心上路吧,一路走好!

       然而,无论我们兄弟仨人的这桩“身世谜雾”如何难解?大哥你终是又当了一次“逃兵”!愿老天爷保佑你早日投胎转世到你愿意去的地方和人家吧,去过你愿意过的快乐和满意生活!只是,在那茫茫人海之中,我们又将在哪里才能够寻觅得到你的“谜踪”呢?请你托个梦给我或者弟弟吧?或者是托梦给那位爱你至深的妻子,再或者是托梦给你留下的那一双“好”字大写的儿女,拟或是托梦于你的至爱亲朋们,好吗?我的好大哥!

       大哥,今生已经无法再见了,那么来世我们又将在哪里汇合相见呢?别忘了当初我们仨个国军“逃兵”兄弟之间的“约定”,还有那段曾经同投一处、兄弟一场的深情厚义……

       到此,关于我们三个国军“逃兵”兄弟的故事,就全部讲完了!但是,我们“身世谜雾”的谜中之谜并没有被真正地“揭晓”,那就留给后代们一个悬念吧!这是我的家史,应该让我们的下一代孩子们永远铭记!

       明天的博客,我将向大家讲述我大哥当年的几次遇险往事,多谢大家的关注。

  • 点赞
    58
  • 0
  • 2.2万
举报

作者

作者

伏尔加的鱼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