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伏尔加的鱼 06月21日 22:04
点赞 32
0
4,474
父亲的后半生(四)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3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1,768


       说实在的,父亲当年在武汉文艺圈时发生过的许多往事和细节部分,我现在已经是无根可寻了!因为时至今日,许多与我父亲同辈的老人家们也早已故去,我到现在才开始的这次寻根之旅,显然是有些太迟了!所以,我只能是凭借着脑海里的记忆,努力回忆着父亲曾讲述给我的那些往事,慢慢索骥着父亲昔日的足迹。不过,有一点我还是十分肯定的,那就是做为那个美好年代里的新中国文艺青年,我父亲曾经度过了一个十分辉煌的黄金时代,他的这个黄金时代时长大约为十年的时间。父亲在这个无比珍贵的十年光阴里,不仅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医师,还是武汉音乐圈里炙手可热的文艺名流,他是一位颜值和歌声都十分出色和出众的青年男高音歌唱家。

       可能是因为我父亲艺术家的名声在外,加之他生就得一表人才,堪称人俊才杰。所以,当时有许多思春怀意的漂亮女孩子们会团团地围绕在他的身边,除了心甘情愿地给他洗衣做饭,且频送秋波、投怀送抱之外,还心甘情愿地倒贴呢!父亲当年的这个状况,并不是我所臆揣的,那是我母亲在一次很偶然的场合里,“轻描淡写”地告诉过我的往事。然而,非常奇怪的是,我父亲对那些主动前来投怀送抱的文艺女青年们并不动心,他在初到武汉之后的好几年时间,只是全身心地沉醉于他的歌唱技艺和文化社交圈里,对于那些男欢女爱的俗事儿一点也不会上心。其实,在这段时间里的我父亲,已经是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标致熟男了,早就到了应该谈婚论嫁的年纪。而且,早在十年之前,他就曾经被他的封建地主家庭逼婚早娶了,甚至家里还用了八抬大花轿,给他抬回过一房新妇呢!只不过我父亲在他的洞房花烛之夜里,连新娘子的红盖头都没挑开,就慌慌忙忙、不管不问地翻墙逃婚,离家远遁而去了。

       现在想起来,我父亲在他的黄金年华里,却不循人之常理,他是既不婚娶也不恋爱的主要原因,应该是因为在他的心里,还无限惦念着在那位在辽沈战役中,被解放军炮战打散了的初恋情人甘培雪小姐。不过,那位让我父亲如此着迷的国民党三青团女军官甘小姐,在与我父亲失散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甚至无法判定她是死是活,是否还在人间?他们俩那一次在战场上的匆匆一别,就此永隔于人海天涯,再也没有见过面,也不知彼此的消息!这算不算是我父亲的一场有缘无分的爱之结果呢?

       也许,人世间的情缘大约就是如此这般吧?有些人的出现,只能算是人生之中的一介匆匆过客,她是注定会在某个时段消逝在那茫茫人海之中的。这不仅仅只是因为缘分的深浅薄厚使然,还是命运里的多舛安排,我们那极其有限的凡人凡力,根本就扭犟不得。不过,当那些应该算是并不值一提的人生过客与你真实地南辕北辙之后,一定还会有着一位与你真正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人生另一半,继尔出现在了你的生命之中,从而与你共同度过人生之中的长路余生,这应该就是天所注定的人生命运吧?

       前面说过,由于我父亲在年轻的时候,因为相当出众的容貌和十分出彩的艺术范儿,加之还有十分体面的职业以及十分令人慕羡的高收入,他又是一直浪迹在那声色犬马的文艺圈里而十分受人瞩目,身边的那些蜂蜂蝶蝶什么的,自然也就不会少到哪里去。可是,我父亲极其重视自己的言行举止和名声气节,从来都不会与那些轻浮躁浪的女人们纠缠交往而闹出了什么桃色绯闻出来。他在很长的一段时期里,都是一位孑然一身的艺术家黄金王老五,直至在一个偶然的场合或机会当中,认识了我的母亲之后,这样的情况才得以改变。


       在我的记忆中,应该从来都没有听到他们给我们说过,有关我“父母爱情”的那些故事,他们一直都十分讳避着这个尴尬的话题。所以,我对他们俩初识、初恋的那段爱情历史的起幅原由根本就无从而知。不过,在我仔细研觅了我的父母家史和他们的身世之后,可以非常肯定地认为,他俩之间的结合,是他们人生之中必然的结果,而并非只是一场阴差阳错般的偶然之遇,他们俩的结合,应该算是一场真正的“天作之合”。

       据我父母及长辈们过去曾经跟我聊起过的那些往事回忆当中,我所能找到他俩最初相识时间的蛛丝马迹线索,应该是在我母亲大学五年级下半学期实习期里的某个时候(武汉同济医学院本科的学制为五年制,比一般类的四年制大学本科生,要多读上一年)。据我所知,我母亲的毕业实习,被她的医学院分配安排在了武钢的医院里,她做为同济医学院一个主修于内外妇儿医科专业的医学系高材生,在武钢医院的实习,得到了武钢医院领导的很高评价,使她后来得以有机会在武钢医院实习完毕并从武汉同济医学院毕业之后,被刚刚新成立起来的“武钢医学院”破格录用为了最年轻的大学讲师而不是助教。从此,她也与武钢和武钢医院结下了厚缘。然而,此时此刻的我父亲,还只是一位在武钢建设公司“一冶职工医院”里工作的检验医师,他并不是在武钢厂区里的那所我母亲实习的武钢医院里工作。我估摸着,他俩当初的结识,应该是会有着一段什么曲折而有趣的故事发生,但是我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了。

       如此推算下来,我父母之间的相识时间点,应该是在上世纪1958年或1959年的前后。在此之前,我父亲还刚刚经历过了他人生之中的一次重大考验。而这个时间点,恰好又是他在“偶遇”了我母亲之前的那个1958年间。那一年,他在那场众所皆知的“百花齐放”运动当中上书直言之后,被“枪打出头鸟”(这是他对我说过的原话),从而被时代的大潮挤上了运动中的风口浪尖。他因此不得不重新向他的组织上,深刻而认真地交待了自己过去的那些家庭出身和个人历史问题,还被无奈地划入了属于“右边”的那个阵营之中,下放到了干校的牛棚里,去接受思想改造,属于“臭老九”或“黑五类”分子之流。关于父亲的这段旧史,是我小时候在他的那些被他小心翼翼收藏起来、不愿示人的交待材料文字当中,偶然偷看之后才得以一窥其详。但时隔这么久,我现在也只能记得一些大概的情况了。不过,从我父亲自小就告诫过我们的“不可对时政提出言论过激的评判,不可以对社会现状发表个人的意见,以防被秋后算账、枪打出头鸟的后果发生”的观点来分析,他当年应该曾经与许多思想活跃的知识分子“臭老九”们一样,是在那一次的运动当中吃了大亏而深感后悔和后怕不已,他还因此深恐着他的后代们,也会因为像他当年一样不顾“左右”地仗义执言而重蹈覆辙,所以才会常常语重心长地告诫着我们。我还很清晰地记得,父亲每每在这样的时候,面部表情极其严肃,让我们不寒而栗。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我还记得在许多年之后,我有一次在放假回家的火车上,与一位刚刚认识的四川交通大学学生,激烈地争论起四川交大的著名长江漂流勇士尧茂书先生,为了强漂长江而失去了生命的值与不值、得与失的问题。并在回家之后,把我们的那一次争论的话题和我的言论复述给了我的父亲。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竟然是被父亲好一通地指责和数落!当时父亲具体说过我什么,我早已经记不清了,大概是让我有什么心里话,都必须埋在自己的心里不要轻易说出来,不能随随便便就不负责任地发表出自己的观点云云!如今看来,我父亲当年对我的这些逆耳忠告,不仅仅只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教诲,更是他深邃的真知灼见,也可以算是他未卜先知的先见之明了!对我之后的立足与成长极有裨益。

       扯远了,言归正传。其实,历史总是由许多的机缘巧合而促就的,从而又会造成了许多让后人们匪夷所思的结果发生,我父母的经历亦是如此。可能就是因为我父亲在那一次的运动中马失前蹄,使他从一度风光无限的歌唱家生涯中暂落于凡尘,他除了要去学习班里接受劳动和思想再教育之外,还不得不走下了心爱的舞台重操旧业,回到了他医生的岗位上朝八晚六,重复着重复的平凡工作了。可能也正是缘由于此,或者说是因祸得福,他得以在工作之便结识了我的母亲,从而才有了他后半生那些人生故事的发生和发展……


       巧合的是,在我父亲当年因为年轻气盛和不知天高地厚的激进妄言,从而充当了被枪打的“言者无罪”出头鸟之时,我母亲也正因为自己的家庭出身成分不好等问题,而陷入了郁郁寡欢的逆境之中。在我看来,他们俩个在这个时间段里的相知、相遇,多少有一些同病相怜式的惺惺相惜之感。然而,不管怎么样,这对天生的“郎貌女才”金童玉女得以相知相恋,直至相厮相守并度过了他们浓墨重彩的一生,还生下了我们兄弟三个的爱情“副产品”,是值得我和我的兄弟们暗自庆幸的。

       据我所知,尽管当时他们俩正处在那场特殊运动的大风大浪之中,我父母之间发生的初恋爱情故事,还是特别温馨、浪漫和甜蜜的。他们俩常常会在那座刚刚竣工不久的武汉长江大桥旁边约会,也会相拥在东湖公园里的长凳上互诉情肠。说来也很是奇怪,我那浑身上下充满了艺术细胞的父亲,为何最终锲而不舍地选择了毫无文艺范儿的我母亲,而不是在他的音乐朋友圈里去找一个志同道合的文艺女青年呢?这让我百思而不得其解!我现在已经无法获知我父亲当时的真实想法了,只能联想到他曾经被东北瞎子半仙算命老先生准确无误地预卜之下的那个命卦结果了!可能我的父亲,就是专程来到了数千里之外的武汉,完成他这一项命中注定的人生任务吧?否则,我又该做何解释呢?事实上,我父母要完成的这个命运安排,也并非是一件易事。首先,他们俩之间的南北差异性十分强烈和明显,基本上可以说是两人之间性格就不合(这一条,是婚姻法中的离婚条件之一)。再加上两个人之间的年龄差距有长达七岁之多,在当时普遍的择偶观念当中,属于比较悬殊的特例之一了。还有,我母亲是一位出生在湘江河畔的潇潇楚女,又曾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资本家千金大小姐,她的性情温婉内敛,是非常典型的南方妹子,她对于像我父亲那样的性格刚烈东北土豹子来说,个人的心理上应该是难以接受的。不仅如此,我母亲的家里,还有着非常严苛的家规、家教,且我外公一向都是一言九鼎、当仁不让的旧式家长作风,我母亲的自由恋爱,其实根本就是由不得她能自由选择的。有意思的是,我的父亲属蛇,母亲却属鼠,除了属相不合之外,他们在那个年代里还属于是“蛇鼠一窝”的黑五类!所以我觉得,他们俩的相恋和结合,多少会有一些同命相怜之感。

       在我还依稀记得的,那些由长辈们告诉我的父母往事当中,我父母之间的那场爱情,在他们最开始的时候应该是进展得非常不顺利。他俩的恋情在被公开之后,遭到了我外公和外婆的态度十分强硬的激烈反对。因为,我母亲在她的十个兄弟姐妹当中,是排行第二的二姐,她的父母在几乎所有的家产都被公私合营而充公之后,曾经殷实的家道,逐渐中落而沦为了经济和生活都相对窘迫的家庭境遇。家里在省吃俭用而苦苦培养出来学医的大女儿、二女儿之后,尚余有八个正处在青春期、学习期或成长期,甚至还是嗷嗷待哺襁褓期的孩子们需要用钱来供养。所以,我外公外婆是很指望着好不容易已经供到大学毕业,并开始工作挣上工资了的我母亲,能够尽快地赚钱寄回给家里,让她的弟弟妹妹们能够吃饱饭和读书上学。而我那个不“争气”的妈,刚刚大学一毕业,就迫不及待地开始谈上了自由恋爱,这又怎能不让我那个民族资本家出身的外公暴跳如雷呢?

       我想,我那当时被美好的爱情迷住了双眼的母亲,在那个时候,一定是辗转反侧、无法舍取!当然,跟我母亲感同身受、也同时陷入了迷茫困惑之中的,还有着我那正值青春时代的父亲……

       (未完待续)


作者

作者

伏尔加的鱼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