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浦江客 02月20日 10:11
点赞 0
0
4,595
古人爱梅有何雅趣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4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3,187


红梅图(清·吴昌硕)  (图源网络)

 


古人爱梅有何雅趣 



       在山中,搭起帐篷,三面为实一面为虚,帐中设炭火,即可取暖又可温酒。在园内,设纸屏数扇,覆以平顶,四面设窗,尽可开闭。这么精细而又隆重的准备意欲何为?竟然是为了观赏梅花!

       在山中帐篷里,一边饮酒,一边赏梅;在园中纸屏里,将窗随花所开,尽情赏花。这是明代李渔在《闲情偶寄》描绘的明人早春赏梅的情景,爱梅如此投入,赏梅如此优雅,怎不叫今人惊羡?!

       梅,在中国文人雅士的观赏花木中具有极高的地位。它与兰、竹、菊并称“花中四君子”,与松、竹并举为“岁寒三友”。在古人咏唱的梅中,大略有三种:杨梅、腊梅和梅,但严格地讲,岁寒三友指的是梅。

       古人对梅的认识,在《诗经》里已有许多表现。汉代时,汉武帝的上林苑已栽植有多种梅树。宋代时,街市上卖梅花,以梅插瓶养梅已是十分普遍。李渔讲:“若以次序定尊卑,则梅当王于花”,“以梅冠群芳,料舆情必协”,是有道理的。南宋《群芳备祖》、明代《群芳谱》、清康熙钦定《广群芳谱》,均推梅花为群花之首,民国时期的南京政府,曾定梅花为国花,在1987年上海举办的全国性传统名花评选中,梅花亦名列榜首。可见,梅花不仅为古代文人雅士最爱,也受到了古今人们的一致追慕。

       古代文人赞赏梅花是从外表直至骨髓的,他们投射在梅花中的雅趣,从颜色、香味、姿态到风骨神韵来体现梅花的精神气质和思想情感。

       梅花最常见的是白、红两色。比较而言,人们似乎更赏识白梅。诗人们赞曰:“冻白雪为伴,寒香风是媒”,“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缟裙素帨玉川家,肝胆清新冷不邪”。白梅,寒肌冻骨,如雪如霜,冰清玉洁,幽淡雅丽,冷香素艳,高清逸韵,给人以更多美好的联想。

       当然,赞赏红梅的文人也为数不少,李清照有“红酥肯放琼苞碎,探着南枝开遍末”,姜夔有“遥怜花可可,梦依依,相思血,都沁绿筠枝”,他们在红梅身上,寄托了一种刻骨铭心的相思情。另外,梅花还有宫粉、朱砂、玉碟等俱多佳色,有文人曾为诸梅品第,首推绿梅为第一,青枝绿萼,花瓣白中泛绿,甚是雅丽。

       “梅花香自苦寒来”,要闻到梅花香味不易。“朔吹飘夜香,繁霜滋晓白”,“雪含朝暝色,风引去来香”,只有在清晨与黄昏幽静的环境下,凛冽的寒风将梅香扩散到四面八方,人们才能感受到梅香的温馨、郁馥、绵长。“夜闻梅香失醉眠”,古人对梅香的细腻感受,更多是诗意的,以其渲染精神境界的悠远。

       古人赏梅,还特别欣赏它盘曲的虬枝老干,注重其具有的美和韵味。清人龚自珍总结说:“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上,正则无景;以疏为贵,密则无态”。梅的枝条横斜曲折,清香古雅,极富观赏之趣。尤其是古梅,忍受着“火虐风餐”酷烈的摧残,枝体残缺,浑身龟裂,布满苔痕,仿佛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但粗大的树干上依旧发芽开花,散发沁人心骨的清香。诗人讴歌的梅姿疏影参差、横伸斜屈的风骨神韵,不仅传神而且营造了一种超凡入圣的极致审美意境。

  • 点赞
    0
  • 0
  • 4,595
举报

作者

作者

浦江客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