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王国维旧居,盐官观潮(井冈山记行之五)

访王国维旧居,盐官观潮(井冈山记行之五

刘惠恕

2002731日,星期三,晴。

昨晚睡车厢上铺,空调风大,寒甚。晨6时起身,车已抵萧山站。早餐毕,车上读诗磨时,听人谈起海宁观潮事。久闻海宁潮涌,壮观天下,一直想前往,却挤不出专门时间。恰逢今晨火车将过海宁站,我决定中途下车一观。向车上工作人员打听有关事项,回复是海宁观潮的具体地点是在盐官,在海宁出站后,尚需打的前往。

上午855分,火车过海宁站,向此次带队上井冈山的沈老师讨要车票下车。我原想再约两位老师同往,无奈当时天气炎热,无人愿同行,我只得独身前往。出站后,拦住一部出租车查询打的至盐官镇费用,回复是50元整,且属不打表的优惠,如打表前往,你肯定不能承受。我盘算了一下,囊中尚有余资,承受得起。为了节约时间,决意打的前往盐官镇。不意中途逢当地警察拦车,要求检查身份证。我颇为紧张,回复身份证随同行寄存于火车站,自己是中途下车前往观潮的,并出示了火车票。查车民警尚属通情,予以放行。

 


(盐官镇位置)

 

上午時930分,出租车抵观潮售票处。被告知观潮须买25元联票一张,除观潮外,尚有盐官镇海神庙、王国维故居、陈阁老宅三处景点可供参观。又告知潮日来两次,分早潮(日潮)与晚潮(夜潮)两种,中间间隔時间约1213小时之间。夜潮游客无法观赏,日潮昨日来时为下午340分,今日来潮时间当为下午420分,你可放心先游览其他景点,下午来潮前20分钟赶到江边即可。

根据售票人员的指导意见,我决定先前往王国维故居参观。之所以先去王居,是因为王国维是近代中国一位伟大的历史学家,对于王国维的史学成就,我一直心存敬仰。

 

(一)王国维故居

王国维故居位于盐官镇西门内周家兜,距离观潮海塘约5华里路程。冒着约三十七、八度的室外高温,踏着发烫的柏油路面,我上午10時步抵。

故居为二进木结构瓦房,坐北朝南,后有小院、水井、厕所,总面积约290平方米。展厅大致格局为:前厅正中置放王国维半身铜像。左偏房陈王国维遗著、手稿,另有文字介绍王国维的故乡、家世、生平以及主要学术成就。右偏房陈国内外专家、学者研究王国维的文论著作,其中重要文献有郭沐若致王国维子王登明的信函两封,内容为索要王国维遗存的金文拓片。信末署时为197244日与1972427日。

 


(王国维先生像)

 

参观王国维旧居给我的直观是一片萧瑟,因为房舍陈旧,管理者是一位老年工作人员,而观众仅我一人。但这却是国学大师王国维度过靑少年时代的住宅,他922岁一直在此居住,共度过了十三年的岁月。向故居管理人员查询始知:此住房解放前属无业主房,产权归盐官镇房管会所有,三家无房农户向房管会租住此房。时至1983年,海宁县[1]文管会查出此处为王国维故居,收回原房,19856月经整修后,对游客开放,由中宣部部长朱穆之191612—201511 为之题写匾额。但此房屋基架仍为110年前的,仅门框等新换。时至198912月,王国维故居连同盐官海塘、海神庙被浙江省府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娱庐)

 

另据有关介绍,王国维父亲名王乃誉(18471906年),晚清秀才出身,颇具国学功底,擅长书画、篆刻,曾在溧阳县署当幕僚。后因父丧归家,未再从政,在盐官开设洋杂货店谋生,有《古钱考》、《画石》、《娱庐诗集》等著作传世。[2]1886年,王乃誉利用经商所得的钱财建造了此屋,命名“娱庐”,全家从原居住处盐官镇双仁巷迁此。王国维时年9岁。十二年后王国维长成,游学在外,但每年仍回此小住,称旧宅为西城小屋

 


(寂寞的王国维旧居)

 

王国维(18771927),字静安,号静观,海宁盐官人,少幼随父亲学习骈散文、古诗词,16岁中秀才,初露才华。22岁赴上海《时务报》工作,工作之余在东文学社学习外文及理化,开始接触西方文化。辛亥革命后随罗振玉东渡日本,开始从事中国古代史料、古器物、古文字学、音韵学的研究,对于甲骨文、金文、汉晋简牍和唐人写本的研究用功尤多,这使之成为当时中国新兴学科甲骨文、敦煌学的重要奠基人。其著《流沙坠简序》、《殷墟书契考释序》、《宋代金文著录表》、《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殷周制度论》等,被称为“划时代”之作,后汇编为《观堂集林》20卷。王国维力主的“两重证据法”,即把历史文献与出土资料密切结合、相互参证的治史方法,[3]受到此后学术界的普遍推崇。

 


(王国维书房)

 

19234月(或作6月),王国维出任清逊帝溥仪的“南书房行走”,居住北京织染局10号(已拆)。为表示对凊王室的忠诚,王国维以前清遗老自居,衣冠不异昔时,后脑拖辫,头戴瓜皮小帽,身穿蓝布大褂。

19254月,王国维应清华国学研究院主任吴宓之聘,任清华国学研究院教授,讲授《古史新证》、《尚书》、《说文》、《诗经》等课程,并研究古代史兼作西北史地和蒙古史料的整理考订,与梁启超、赵元任、陈寅恪并称“清华四大导师”。时迁居清华园西院17号、18号。

192762日,王国维自沉颐和园昆明湖而死,人们在其内衣口袋中发现遗书:“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关于王国维的死因有不同说法,一说为罗振玉逼债而死。此说见溥仪《我的前半生》及郭沫若的有关说法。[4]另说为殉清而死,即1924115日,冯玉祥派京畿警卫总司令鹿仲麟、警察厅总监张璧和民意代表李石曾将溥仪逐出宫禁,“王国维萌生死志”,“有自杀之心,为家人严视得免”,[5]但终以一死相报。持此说者有当时的清华校长曹云祥以及罗振玉、吴宓、鲁迅等人。而我个人认为:与其说王国维是因罗振玉逼债而死或为殉清而死,还不如说他是为自己心目中的“王道”理想破灭而死。强调这一点是因为作为中国历史上学贯中西的大师王国维,他与中国历史上另一位学贯中西的大师辜鸿铭有着同样的人生观,即在对比中西文化之后认定:中国传统儒学所阐述的“王道”思想,代表了人类的最高社会理想,较西学的“进化论”(弱肉强食)有着无可复加的优越性。而淸王朝则是中国“道统”的最后代表者,所以他生前要着凊服,担任溥仪的“南书房行走”。而清王室灭,他心目的“道统”显然一并破买,也就丧失了生的动力,而终走上了自杀之路。

然而不管王国维死因如何,他生前的史学成就是不容抹杀的,这如同郭沬若所言:“发前人所未能发,言腐儒所不敢言。”而据有关统计,王国维一生著作有62种之多,涉及到哲学、文学、美学、史学、古文字学、音韵学、版本目录学、校勘学、教育学、心理学等诸多领域,是一位真正的学贯古今与中西的大师。王国维曾对中国近代鸿儒辜鸿铭的英译《中庸》一书加以评论,指出辜理解上的偏差和译文上的失误,由此可见王国维西学功底之深。他在《文学小言》文中所倡导的“三级境界说”,曾对后人治学产生过很大的影响,即:“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不可不历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未有未阅第一第二阶级,而能遽(ju)跻第三境者。文学亦然。”[6]而王国维在史学方面的最大成就,则是通过对于甲骨文的研究,成功地证明了《史记》所记殷商王朝历史的可信性,此见于他的考史力作:《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续考》以及《殷周制度论》、《殷墟卜辞中所见地名考》、《殷礼徵文》、《古史新证》等。

关于成汤以后的商朝先王世系,司马迁在《史记殷本纪》中原有明确记载,即共1731王。但新文化运动时期,以顾颉刚为首的“古史辨派”,受到“全盘西化”思潮的影响,全盘否定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认为《史记》所记五帝、夏、商王朝的历史是根本不存在的,是“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由于臆造的旧史体系是与一千多年来束缚人们头脑的封建“道统”相一致的,因此,古史辨伪工作就具有扫荡长期毒害人们思想、根深蒂固的封建意识的意义。[7]在他们的考证之下,五帝时期的治水英雄大禹竟然成了“一条虫”。由这一荒谬的结论出发,当时的疑古主义者甚至主张将中国的《二十四史》、一切线装书都付之一炬,要废汉字,中国人要改学罗马字母等。

而王国维对于中国史学的历史性贡献则在于:他是中国将甲骨学由文字学演进至史学的第一人,他将上甲微以前的殷族先祖称为先公,将上甲微以下的殷族先祖称为先王。他凭借雄厚的古文字功底,从甲骨文考证出殷墟甲骨文中所记载的商朝,从先世王亥开始,直至相土、季、王恒、上甲、大乙等21位先公、先王的名号,从而将殷王世系从甲骨文卜辞中整理清楚,证明《史记殷本纪》中有关殷代世系记载的完整与可信性。此见于王国维的力作《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而在《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续考》中,王国维又进一步纠正了《史记殷本纪》中记载的错误,指出:先公上甲之后的位次,应是报乙、报丙、报丁,而《殷本纪》误作报丁、报乙,报丙;中宗是祖乙,而被误作大戊;武乙之子是文丁,而不是大丁等等。[8]

这一考证的直接意义,如同王国维所说:“《史记》所述商一代世系,以卜辞证之,虽不免小有舛驳,而大致不误,可知《史记》所据之《世本》,全为实录。”[9]就这一考证的间接意义或深远历史影响来说,则是彻底推倒了五四以来盛行中国的“疑古辨派”所宣扬的“疑古主义”思潮,粉碎了他们在中国古史领域中所散布的以西学为中心的、全盘否定中国历史文化传统的种种谎言与谬论;间接证实了《史纪》所同样记载的商代之前夏代与五帝时代帝王世系所依据材料的可信性,从而捍卫了有五千历史的中华古文明。

而谈到王国维的史学成就,不能不提到王国维所处历史时代的学术环境特点。王国维所处时代,由于“西学东渐”的影响,中国思想界大变,大致受到三种社会思潮的影响:一为全盘西化主义,处处以欧美为尚;二为自西方与俄国传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三为中国传统儒家思想。而在这三种社会思潮碰撞下,史学界也出现了三类“名家”,其一是愿为政治目的出卖学术良心者,其代表者有史学“名家”吕思勉,公然著述《自修适用白话本国史》为秦桧翻案,讲岳飞专权该杀,其真实用意在于为苦难深重的近代中国的汉奸活动张目。对于吕思勉荒谬论点的批驳,见于拙文《论有关岳飞评价的争议》(载《中国社会科学网》20121220)。第二类系为应合時势而改变初衷者,其代表者如郭沬若,早年著《十批判书》尊孔尚儒反法,晚年则崇法非儒反孔,其立场之转变有不得已的苦衷,可以理解。第三类则是死抱中国传统“王道”立场,撞死南墙不肯回头者,其代表者有如王国维及先此的辜鸿铭,但是其学术良心却始终不改。仅以王国维论,以死表达了其所忠于的“王道”理想,尽管这一理想是落伍的、早己被社会上大多数人所抛弃的。

作为我个人来说,当然不赞同王国维的政治立场,但是我却钦佩他的史学成就,因为首先是由于王国维的考证,后人才能最终认识到《史记》所记载的五代与夏、商历史的可信性,从而也认定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伟大民族。仅从这一角度来说,王国维不不愧为近代中国的一位伟大历史学家。因此,王国维旧居虽属落寞,我却认为一个真正的学人,他生前是冷寂的,死后也无须向明星、政要一般走红,只要他的学术良知不改,他的学术成就永存人间就行。因此,打心底来说,我尊重像王国维这样的学人,因为不论其政治际遇如何,却始终未曾改变自己的学术初衷,其学术研究成果是可信的。这就是我参观王国维旧居的一点体会。

 

(二)游陈阁老宅

上午1040分,我告别王国维故居,行数步,坐上伤残车前往陈阁老宅游览,车资4

陈阁老宅位于盐官城内堰瓦坝,为凊初重臣陈元龙(16521736年)的故居。陈元龙字广陵,号乾斋,浙江海宁人,康熙二十四年一甲二名进士,授编修,值南书房。后历任翰林院侍读、广西巡抚、工部尚书、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文华殿大学士等职,雍正十一年,以大学士、太子太傅衔致仕,谥文简。陈元龙任职广西期间,颇有政声,善书法,著有《爱日堂文集》、《爱日堂诗集》,编纂有大型类书《格致镜原》(工程学科百科全书)。清代“大学士”,民间俗称“相国”(宰相),又作“阁老”。由于陈元龙字广陵,因此民间俗称 “广陵相国”,其为浙江海宁人,民间又俗称“海宁相国”,称其旧宅为“陈阁老宅”。

 


 


 

而据有关记载:陈阁老宅始建于明代晚期陈元龙曾祖陈与相时期,占地面积不大,初称“隅园”。[10]陈与相为明代万历五年进士,其孙陈之遴后考中崇祯十年进士。入清后,陈之遴在顺治朝两度拜大学士,而陈与相之曾侄孙陈元龙则为雍正朝大学士,陈元龙之堂侄陈世馆是乾隆朝大学士。这样一来,海盐陈氏家族便出现了“一门三宰相”的盛况。又据统计:海盐陈氏家族从16世纪至19世纪末,亦即始自曾祖陈与相以降的明凊两代,共出进士31名,举人103名,贡生、监生、秀才1000余名,三品以上在清朝国史馆立传者共13人。被誊为“一门三阁老,六部五尚书”、“陈半城”等等,这样便成了江南地区有名的官宦望族。

 


(陈阁老宅中六百余岁的古罗汉松)

 

为了光大门第,陈元龙拜相后开始扩建祖宅,把大门改为竹扉,增建了“双清草堂”和“筠香馆”。经陈元龙扩建后的祖屋,占地面积约达百亩,有楼台亭榭30多座,园中林木大半为南宋時期遗植,颇有皇宫内院气派。陈元龙命名为“遂初园”,成为当时浙西地区的园林之冠,并被列为江南四大名园之一[11]清代诗人袁枚(17161798年)[12]曾赋诗赞其盛况为:

百亩池塘十亩花,  擎天老树绿搓讶。

调羹梅也如松古,  想见三朝宰相家。

 


(遂初园中的残余小院)

 

陈元龙85岁辞世,时值乾隆元年(1736年),乾隆皇帝25岁。陈元龙的“遂初园”由其儿孙辈接管。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共6次南巡,其中4次驻跸[13]遂初园,并御赐堂匾“安澜园”,并允许安澜园仿北京圆明园建制,自此陈阁老宅称“安澜园”,名声盛极一时。而民间据此编造故事,讲陈元龙是“乾隆之父”,乾隆皇帝明则下江南,实则到安澜园祭父省母。[14]

而***武侠小说家金庸(19242018年)是浙江海宁人,[15]自幼听到这一传说,在他的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中,对这一传说大加发挥,讲海宁陈世倌在康熙年间入朝为官,和当时四皇子雍亲王胤禛的关系密切,雍亲王妃和陈世倌的夫人都怀有身孕,不久生子,雍亲王得女,而陈家得男。雍亲王让陈家把男孩送入王府观看,陈家把孩子送进王府,等抱出时,陈家的儿子变成了丫头,男孩长成即乾隆帝。而陈家后又得一男孩名陈家洛,长大后成为红***会的堂主,实即乾隆皇帝的亲弟弟。而在民间传闻中,更称雍亲王换出去的女儿,是公主“九小姐”,长大后嫁给了大学士蒋廷锡的儿子蒋溥,蒋家是常熟大姓,雍正之女所住的那栋楼被后人称为“公主楼”; 陈阁老宅双清草堂的西侧有一个锁闭的门,上写“宝砚斋”三字,原为是书房,即当年男孩与女孩调包之处,甚至乾隆御题“双清草堂”匾额,也被搬出来作为此说佐证。等等。一時真假难辨。

 


 

实则乾隆皇帝六下江南四次驻陈家的真实原因,是为了视察当时的钱塘潮灾,此有当時的乾隆御诗《观海塘•志事诗》为证:“明发出庆春,驾言指海宁;海宁往何为?欲观海塘形。”因此金庸先生在《书剑恩仇录》小说的《后记》中老实告诉读者,“陈家洛这个人物是我的杜撰。”同时他还声明:“历史学家孟森做过考据,认为乾隆是海宁陈家之子的传说靠不住。”

陈阁老宅的极度辉煌,毁于咸丰十一年(1862年)太平天国军与凊政府战事中的一场焚火,待我去日,这座当年的宰相府第仅剩下了轿厅(老宅北大门)、东偏房祠堂、寝楼(小厅三间)、双清草堂和筠香馆等残余建筑。其他“百桌厅”、“爱日堂”(已知)等主要建筑均已毁废。能见证往日辉煌的,尚有筠香馆前的小院,院子里有一棵六百多年的古罗汉松,四季长青,另有假山、流水,有曲桥南通“双清草堂”,环境幽雅。余址约为三进宅建筑,占地面积4700余平方米,建筑面积1100平方米,围墙尚在,但三分之二的旧地为两家工厂所占。

 


(老宅残井)

 

陈阁老宅原本已冷寞,大约是金庸的武侠小说重新焕醒了人们的记忆,前来游客不断。当地政府显然也看出了这里面的商机,已将两家工厂迁出,准备承资重建陈阁老宅。至于老宅中原存文物《渤海珍藏》和《陈氐玉烟堂》残石,也开始重加保护。这两类残石统称《二堂法帖》,据记载是陈元龙伯祖父陈献汇刻汉魏六朝至明代书法大家手迹而成,合30卷。太平天国军攻占海宁时,以之维修城墙而散失。太平军兵败,陈家后人又重加收集,得残石约三百余块,合诸帖为一,称《烟海余珍》。时至“***”, 《烟海余珍》又毁。“***”后重加征集,仅得200余石,1982年被海宁市府定为市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批余石中有雍正帝赐匾铭:“躬劳著训——雍正元年十一月十五”。有游人据此讥为:“留年荣华度过后,相府残败也如斯。”

而步入陈阁老宅,给我的直观是与武侠小说中所写的古代重臣所居深宅大院有着很大程度的区别,主要原因是旧宅占地面积太小而游人太多。但类似的“深宅大院”,我在2018年夏随同上海新四军研究会参观常熟翁同龢旧宅时却曾看见过,即为六进大宅,高墙深阁,如果再配以护院武师队伍,当与金庸武侠小说中所描绘的情景不差太远。而我想陈阁老宅在全盛时,其规模一定要远超出常熟翁同龢的旧宅,因为连乾隆皇帝都曾四次驻跸。仅借此写出个人的参观体会,以供旅游同仁参阅。

 

(三)游海神庙

约下午1时许出陈阁老宅,在街上小店食面一碗,前往海神庙参观。由于饭馆冷落无一食客,店老板陪我闲聊。他告诉我:盐官的生意都等着做大潮的几天,平日大街上空荡无人,而在大潮来的那几天,大街上人挤人,甚至连矿泉水都会脱销。实际上盐官潮水天天都有,我们倒希望平时多来一些游客,大潮时少来一些游客。

出饭馆,沿盐官镇小街步行一刻钟抵海神庙。海神庙位于盐官镇春熙路东端,构筑宏伟,可惜门口靠江高处,被一排民楼遮去江面,似破坏了其风水。

 

(海神庙外景)

 

据有关介绍:海神庙始建于清雍正八年(1729年)九月,时浙***督李卫奉敕造庙,占地共40亩,耗银10万两,于雍正九年十一月竣工。其结构仿故宫太和殿建,故有“庙宫”、“银銮殿”之称,又号称“江南紫禁城”。可惜咸丰十一年,被太平天国军纵火烧毁大部,至光绪十一年重建,“***”中又遭破坏。而我所见到的海神庙,是1992年海宁市府拨款重修的。[16]

 


 

步入海神庙所见,其基本格局均属清代皇家建筑风格。即庙门座北朝南,三路并列。沿中轴线行进,依次为山门、仪门、正殿、御碑亭和寝殿。东西两轴则有斋厅、天后宫、道院、雷神殿、水仙阁等建筑。山门前有石筑广场、汉白玉石狮一对、跨街石牌坊二座。前临庆成河,上有庆成桥,桥南为草场及歌舞楼等。而其后的御碑亭六角重檐、尖顶。亭内为汉白玉御碑,阳面为雍正帝御制《海神庙记》,阴面为乾隆帝御制《御海塘记》。

 


(海神庙中的御碑亭

 

而真正显示海神庙庄严的是庙中的正殿建筑,546平方米,高20米,五柱(“楹”)、殿基四面(“陛四出”)、七级台阶,廊柱、石栏板,全部是用汉白玉精琢而成,石栏板上则饰以龙虎花鸟云水花纹。


(海神庙正殿)

 

而更为奇特的是殿内所祀神像。首先,正殿祭有“宁民显佑浙海之神”,以吴英卫公伍子胥(居左)与武肃王钱镠(居右)为配祭。

 


(盐官海神庙中的“宁民显佑浙海之神”像)

 

有评论指出:不仅在佛、道等神祀中“查无此人”,而且细看塑像,戴珠帘皇冠,穿金色龙袍,双手握上朝令牌,一副皇帝坐殿的打扮。且殿内高悬清代四位帝皇(雍正、乾隆、嘉庆,咸丰)所赐御匾五块,以及雍正、乾隆合题的父子双皇御碑,给海神庙带来了异乎寻常的皇家气度,因此断言“海神身份”的传说,使这里蒙上了“雍正篡位”的层层迷雾。但这类猜测,实质上并无依据。雍正继位,合合法,这取决于废太子暴虐失德与雍正精明能干,康熙末曾选错接班人。终清一代可以看到:未有在行政能力与勤政态度上能够超越雍正的皇帝,乾隆帝是靠其父积攒下来的产业(行“摊丁入亩”制),才当了六十年太平皇帝。而个人以为:殿内所祀“宁民显佑浙海之神”,实即中国民间传说中的东海龙王。

其次,正殿中以吴英卫公伍子胥与武肃王钱镠为配祀亦有其情理。伍子胥是中国民间传说中的“潮神”,传说大致情节为:吴王夫差用伍子胥谋破越,被吴王尊为“亚父”。越王勾践为求得复国的机会,用重金收买吴国的权臣太宰伯嚭(pǐ),[17]又献上美女西施。吴王为西施美色所惑,允许越国不亡,而让越王勾践入吴为奴,后又放其归国,伍子胥力谏不从。越王勾践归国后,“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教育国人)”,[18]国力复振。又极劝吴王建邗沟出兵伐齐争霸中原,[19]并答应以越兵相助。吴王夫差决定挖刊沟伐齐,伍子胥力谏不从。吴王怒谏,赐“属镂”剑伍子胥,令其自杀谢罪。伍子胥死前大骂夫差昏庸亡国,并嘱咐儿子:“抉吾目悬于南门,以观越兵来伐吴。以胰鱼皮裹吾尸投于江,吾当朝暮来潮,以观吴之败。”[20]。而事态的发展果然如伍子胥所料。在吴王修邗沟消耗大量国力并起兵伐齐后,越王勾践趁机起兵攻吴,三战灭吴,吴王夫差自杀身死。据说伍子胥尸体投入钱塘江的那天,正是农历八月十八,而此后他日日驾素车白马驱潮而来,人们就把这一天定为“潮神”生日。而传清代以“潮神”伍子胥像配祭海神之俗始自康熙帝,因此雍正帝造海神庙,以“潮神”配祀,算不得标新立异。

 


(正殿左祀伍子胥)

 

伍子胥(前559—前484年),名员,字子胥,春秋末楚国人,吴国大夫、军事家,封于申,也称申胥。其父伍奢原为楚平王子建太傅,因受权臣费无极谗言,与其长子伍尚一同被楚平王杀害。伍子胥决心为父兄报仇,从楚国逃吴,成为吴王阖闾重臣。他是姑苏城(今苏州城)的实际营造者,至今苏州有胥门。周敬王十四年(前506年),伍子胥协同孙武带兵破楚都,掘楚平王尸,鞭三百,以报父兄之仇。吴王阖闾子夫差用伍子胥之谋,败越、徐、鲁、齐诸国,称霸春秋晚期。但吴王夫差终因好色、信谗、杀害忠良,导致亡国之祸。夫差临死前,要求随从用布遮住己面,表示地下羞见伍子胥。而吴国之亡,距伍子胥之死仅有9年的时间,因此伍子胥其人算得上是中国历史上一位忠良之士,民间传其为潮神,当寄托了对于其命运的同情。

而淸代之所以以钱镠配祀海神庙,仍与潮神的传说有关。据说五代十国时期,钱塘江潮为害甚烈,钱塘江两岸的海塘,常是这边修好,那边已被潮水冲塌,以至于出现了“黄河日修一斗金,钱江日修一斗银”的说法。当时的吴越国君钱镠为此烦心不已。有人告诉钱镠:海塘难修,是因为钱塘江潮神作怪的缘故。而钱塘江潮神之所以能够作怪,是因为大水冲走了龙王庙。其经过为:吴国名将伍子胥秉性刚烈,屈死后投尸钱江化身为“海潮王”,日日驱水为潮前来,以观吴国之败,因现今吴越国属春秋时吴国旧地。钱塘江本由东海龙王掌管,现突出海潮王与之相争,心不能平,与之大战。而伍子胥原本名将,海龙王不是对手,只得搬出水晶宫,在沿江陆上建起了9座龙王庙暂安。但伍子胥仍然愤怒难消,席捲大水,将9所龙王庙一并冲走,两岸百姓一并遭殃。龙王无奈,传来龟相相商对策。龟相献计说:潮神为恶,冲毁堤岸,淹没良田,日必不能久,建议龙王给五代吴越王钱镠托梦,用箭射潮。龙王听后大喜,托梦告知钱镠只有在潮神生日这天,万箭射潮,才能使海潮倒退,筑成海塘,拯救百姓。钱镠得梦后,认为龙王言之有理,便于农历八月十八午时三刻,派出万名弓箭手,万箭齐发射潮,而潮神措手不及,只好暂时退潮,钱镠乘机修起海塘,而立于海塘之上的海神庙也从此无恙。民众为了纪念钱王射潮的功绩,就把钱塘江海塘称为“钱王堤”。

这一则神活传说,说明历史上吴越王钱镠对于修筑钱塘海潮曾做出过重要贡献,得到了人民的怀念,从而也取得了在海神庙配祀的资格。而历史上真实的钱镠(852932年),字具美,杭州临安人,16岁时以贩私盐为生,后入兵营,24岁时成为临安石镜镇董昌部的偏将。后梁开平二年(907年),因功被封为吴越王,龙德三年(923年),又被封为吴越国王,地域在今江苏、浙江一带。 钱镠掌权之后,保境安民,兴修水利,为发展当时中国南方农业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因此是一位值得怀念的历史人物。钱镠对于修筑钱塘海堤所做出的真正贡献,是釆用石囤木桩法,以石块和木桩代替以往的泥土坝,以保海塘800年不坏,是以民间立为海神陪祀。

 


(正殿右祀钱

 

除上举正殿配祀伍子胥、钱镠外,在海神庙正殿大厅两侧边厅中,尚陈列有与中国治水相关的许多历史人物作从祀,有趣的是其中竟有东汉民女曹娥(130143年)。我查了一下有关曹娥的事迹,大致情况为:系上虞(在今浙江绍兴)皂湖乡曹家堡人,其父曹盱为当地巫师,能“抚节按歌,婆娑乐神。”汉安二年(143年)端午,曹盱驾船在舜江中迎潮神伍子胥时,被江水淹死,不得其尸。时曹娥十四岁,投江而死,三日后曹娥尸抱父尸出。乡人念曹娥孝节,遂改称舜江为曹娥江,并尊曹娥为水神。而自宋以降,历代帝王都褒扬曹娥孝节。元祐八年(1093年),宋哲宗敕建曹娥殿。大观四年(1110年),敕封灵孝夫人;淳祐六年,敕封纯懿夫人;元至元五年(1939年),加封慧感夫人;明洪武八年(1375年),朱元璋命官赴庙祭奠。等等。

 


(边厅从祀曹娥像)

 


(边厅从祀人物像)

 

概而言之,淸朝对盐官海神庙的大肆兴修,一方面说明清代钱塘江潮为害的严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安抚受灾民众,表示政府在此事上已尽力。从今天角度来看,淸政府大修盐官海神庙实质上是一种***,因为与其把钱投入虚幻求冥冥保佑,还不如把这笔钱投入到海塘维修之中。但是修盐官海神庙祈神保佑潮灾不兴,却是与当时人们的认识水准相一致的,且给后人留下了一处可供瞻仰的古迹,因此对此事亦不必深责。

 

(四)盐官海塘观潮

下午215分出海神庙,沿街步行10分钟抵盐官海塘观潮处。由于距来潮时间尚早,先在江边农民开设的茶座花5元钱租坐位一个,以免来潮时无席观赏。随后在海塘上闲逛,登钱塘江边的“占鳌塔”望海。而我所登临的占鳌塔是盐官镇保留下来的一坐真正的古迹,其产生亦与当地民众防潮灾有关。据有关记载:

该塔始建于宋代,后毁。明代万历十四年,海宁知县郭一轮重建,至万历四十年(1612年)陈扬明为知县时竣工,至今已有四百余年的历史。塔顶砖石上迄今铭刻有知县陈扬明的手迹:“占鳌塔”。该塔高十五丈(实测39.375米),周围九丈六尺(实测25.32米),平面呈六边形,高七层,砖木结构,内壁绘有五彩壁画,在宝塔边角上悬有铜铃,风过则响。使造型显得华丽。该塔始建原为防范潮灾,由于当时人认为钱塘朝灾产生的原因,是东海鳌鱼在作怪,是以命塔名为“占鳌塔”。古文中音同意转,“占”通“战”, 占鳌塔意即战鳌塔,亦可解作镇鳌塔,亦即此塔之修,是希望镇住海中凶恶的鳌鱼,不再发生潮灾。但是由于此塔修得极其壮丽,再配以杭州湾开阔的海景,而成为文人雅士纷纷登临望潮吟诵之处,以至于清高宗乾隆皇帝亦亲临吟诵,而留下了七绝作品:

镇海塔旁白石台,  观潮端不负斯来。

塔山潮信须臾至,  罗刹江流为倒回。

 


(占鳌塔)

 

自此,人们又称“占鳌塔”为“镇海塔”。

而在占鳌塔下的盐官海塘,则是比占鳌塔具有更悠久历史的古迹,见证着人与自然的角力。盐官海塘位于今盐官镇南门外,全长1100平方米,2001年,它与海神庙一起,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据有关记载,盐官海塘发端于古代的海堤,已知情况是:从东汉到明清,钱江海塘的修筑从未间断过,海塘结构亦日臻完善。它从最初御潮能力低下的土塘,发展为修筑成柴塘、土石塘、石塘等不同阶段。至迟在晚唐时期,民众已发明了“石囤木桩”修塘法,即以石块和木桩代替以往的泥土坝。这从民间有关吴越王钱镠釆用石囤木桩法修塘,保海塘800年不坏,而被民众尊为海神祭祀的传说中可以得到证明。而自宋以降,盐官海塘的修筑均由朝廷委派专吏统辖、督办,此见于地方志的记载。時至凊代,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海潮江流改道,直逼海宁城,始筑石塘500余丈抗潮,石塘之内则培筑土埝。而雍正一朝13年间,共修筑“海宁塘工18次,计各类塘工(海塘工程量)54080丈,用银34万余两”,并启后世浙西海塘的岁修制度。[21]而至清乾隆二年(1737年),盐官南门外绕城“鱼鳞石塘”建成,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海宁“鱼鳞大石塘”告竣,迄今用之。

而盐官抗潮,最终修建落成的海塘之所以称“鱼鳞石塘”,是因为其技术特点在于:在塘下有承重木桩,各桩间填土夯实。塘之高者有18层,每层均用长5尺、厚1尺、宽15寸的上等条石丁顺间砌,各层之宽度自下而上依次递减收分,相邻条石间用糯米浆和灰浆靠砌,并嵌以铁锭和铁锔,以使互相勾连巩固。石塘之后附土以支持塘身。因海塘侧面呈附梯状往上收缩,状似鱼鳞,故又名“鱼鳞石塘”。[22]因最终落成的盐官海塘呈条石状,又称“条石海塘”。这一工程结构复杂,充分显示了中国古代工匠精湛的技艺和智慧。

 


(盐官海塘)

 

概而言之,盐官是世界上修筑最早、工程量最大的海塘,它与修万里长城、大运河比肩,被誊为中国古代的三大建筑工程。盐官海塘修建的重要意义在于:海宁处于钱塘江与东海的交汇处,沿岸海塘保护着中国古代最富裕的农业地区──浙江杭(州)、嘉(兴)、湖(州)地区以及江苏的苏(州)、松(江)、常(州)地区,不受到钱塘江可能性的潮涌堤坏的海水侵害,因此对于古代农业国的稳定,有着重要作用。

现存盐官海塘以占鳌塔为中心,全长1100米,塘面宽10米,为海宁海塘中历史最久、最具代表性的一段。海塘上布列规整的条石,在日光反射下如鱼鳞状反光。海塘上除占鳌塔外,尚有天风海涛亭、中山亭及镇海铁牛等清代海塘建设的遗存之物,可供游人欣赏。在此值得一提的镇海铁牛的历史。据有关介绍:镇海铁牛始铸于清雍正八年,原有五座,乾隆五年(1740)又铸四座,牛各重3000斤,置于钱塘江北侧沿岸。之所以要铸,是当时人认为:水牛克水,可以使海潮不再为患。令人想不到的是:钱江潮涌的力量要大于3000斤重的镇海铁牛,铁牛纷纷被潮水淃走。时至新中国成立,钱塘江边仅剩下了两座铁牛,到“***”之时,又被作为“四旧”销毁。时19866月,为了恢复旧观,当地文物部门又委托海宁机床厂重铸了两只,置于占鳌塔边侧,牛身上仍铭:“唯金克木蛟龙藏,唯土制水鬼蛇降,铸犀作镇奠宁塘,安澜永庆报圣皇。”所以这两只铁牛实为伪牛,游人切不可轻信,因为这对伪牛无丝毫的镇海之功

 


(盐官海塘 海铁牛)

 

下午近4时,潮水将来,我步入堤边茶座,一边品茶,一边与茶座主人闲聊。时气温甚高,约3738度,晴空无云,但冮风吹拂,席棚下生凉。由于当日为小潮,堤边的观潮客仅寥寥数十人,连江边的茶座都未坐满,但是我心中却了无遗憾,因为人生之事,不能事事如意,不管是大潮小潮,看到一次即可,更何况是此次观潮,了却了我自少年时代产生已久的的一个心愿。茶座主人为当地农民,承包了江堤边一排茶座维生。他告诉我:有一年大潮来时,可能因受台风影响,突然涌起,把堤边许多观潮的游客捲入江中丧命。但是你今日来此观潮不必惊慌,因为所能看到的只是小潮。对于茶座主人的话我深信不疑,因为我知晓某女士的父亲即当年在钱江边观潮,被潮水捲入江中丧命的,以致该女士受此刺激,对旅游活动***不感兴趣。

下午4时差5分,潮未至,但已先见天边白线。时415分,江水挟白线而至,但白线数处呈断续状,不能连成一片,据茶座主人说:白线不连处系江中水深处,稍后即相连。420分,潮至,此时江水所挟白线已完全连作一条,由远及近,汹涌澎湃,同时伴以雷音万鼓之声。而江中白线,即江中水位最高处,亦即潮头所在,高约一人许。潮呈弘形,潮过则波缓,真乃天下奇观。更为厉害的是打至某处江崖又回转的潮头,激起的水花直溅岸边游人。我想当年在大潮时被捲入江中的观潮客,一定是这种回头潮所致。而若以这种潮水的力量发电,一定能产生惊人的电力。钱江潮水形成的原因是:位于杭州湾的钱塘江口呈喇叭状,每当海潮来临时,因受地形收束影响,潮头陡立,尤以北岸的海宁海盐一段为最险,于是便形成了蔚然为天下奇观的钱塘江潮。

 


(钱塘江潮——照片属小潮)

 

有关钱塘江潮的壮观,古人早有记载。所谓“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23]南宋周密在《武林纪事》中是这样描述钱冮潮水的:“玉城雪岭,际天而来,大声如雷霆,震撼激射,吞天沃日,势极雄豪。”而我最早知晓钱江大潮的存在,还是在初中刚毕业时的“***”辍学时期。当时因“破四旧”,学校图书馆被一群激进学生砸毁。我与邻友(也是同校的一名初中生)前往观看,在书堆中捡了一本《中华活页文选汇编》回家阅读,书中有西汉文学家枚乘(?—约前140年)所写《七发》一文。文章假设楚太子有病,吴客前去探望,认定楚太子的病因在于淫奢过度,非一般用药和针炙可治愈的,只能“以要言妙道说而去也”。于是分别描述音乐、饮食、乘车、游宴、田猎、观涛等六件事的乐趣,诱导太子改变生活方式。其中的第六段是描写钱江潮水的壮观,语言极尽夸张,形容潮水的到来是:“疾雷闻百里,江水逆流,海水上潮,山出内云,日夜不止。”(涛声似百里惊雷,江水倒流,海水潮涨,山谷吞吐云气,日夜不休。)“波涌云乱,荡取南山,背击北岸。覆亏丘陵,平夷西畔。险险戏戏,崩坏陂池,决胜乃罢。”(波涌云烟,冲击南山,转击北岸。摧毁丘陵,荡平西岸。危险惊心,毁堤崩池,决胜方休。)最后是楚太子听罢这些精妙言论后,疾病“霍然而愈”。自读罢《七发》一文后,我一直想到钱塘江看潮,却又始终挤不出专门时间。而此次能得隙看钱江潮,看到的虽属小潮,我也心满意足了,因为我可以根据小潮到来,联想到大潮到来时拍山摧崖、岸上观潮客人头耸动的盛况。

下午425分,钱江日潮过,我开始回返海宁。440分,坐上盐官赴海宁南站的6路公交车,车票5元,530分抵海宁站。因为我手中原持返沪火车票是到上海西站的,售票员拒签,被迫又花11元,买了一张海宁抵上海新客站的5080次普快票入站。1810分,过路车发,所坐硬座车厢极为空荡,每一个6人座围桌仅坐一人,虽无空调,打开车窗也很凉爽,我很久没有坐过如此舒舍的硬座车厢了,心情极为高兴。而相比之下,卧铺车厢则显得拥挤。可能是人民生活水准提高了,贪图享乐,反而使昔年拥挤不堪的硬座车厢,变得空荡。这真是时代变迁,使人耳目一新。在火车上读陶渊明诗磨时,晚8时许车抵达上海站,晚9时返家,井冈山之行结束。

20191011

 



[1] 198611月,撤海宁县,设海宁市,属嘉兴市。

[2] 事迹见见《海宁人物资料》第一辑、《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续编)。

[3]见王国维《古史新证》:“吾辈生于今日,幸于纸上之材料外,更得地下之新材料。由此种材料,吾辈固得据以补正纸上之材料,更得地下之新材料。由此种材料,吾辈固得据以补正纸上之材料,亦得证明古书之某部分全为实录,即百家不雅训之言亦无不表示一面之事实。此二重证据法,惟在今日始得为之。”

[4] 郭说见《十批判书》。

[5] 见《王国维故居简介》,载http://baike.chinaso.com/wiki/doc-view-368077.html

[6] 此说另见王国维《人间词话》,但将“三级境界”,改称“三种境界”。

[7]参顾颉刚、钱玄同等:《古史辨》。

[8]参马宝珠:《新历史考证学的开山王国维》载《20世纪的中国史学》。

[9] 王国维:《古史新证》。

[10] 《海宁县、平湖县、海盐县名胜古迹简介•陈元龙故宅》,载https://baike.sogou.com/v66157168.htm?fromTitle

[11] 《海宁县、平湖县、海盐县名胜古迹简介•陈元龙故宅》,载https://baike.sogou.com/v66157168.htm?fromTitle

[12]袁枚,字子才,号简斋、仓山居士、随园主人。祖籍浙江慈溪,曾任清县令,乾隆朝诗人, “性灵派”代表,与纪昀并称“南袁北纪”。有诗著《小仓山房诗集》传世。

[13] 皇帝后妃外出,途中暂停小住称“驻跸”。

[14]关于乾隆皇帝为汉人的说法,参野史小说《清代外史》、《清宫十三朝演义》的有关描述,谓乾隆帝在宫中常着汉服,六次下江南且住陈阁老宅的目的是为了探望亲生父母。由此认定乾隆帝是海宁陈阁老家的儿子。

[15]金庸(1924310-20181030日),本名查良镛,生于浙江海宁,毕业于剑桥大学,与古龙、梁羽生合称***“中国武侠小说三剑客”。

[16] 1986年海宁撤县设巿。

[17]伯嚭(?—前473年,一说前473年以后),子姓,伯氏,名嚭(pǐ),一名否,春秋后期吴国大夫。吴王夫差时任太宰,又称太宰嚭、太宰否。

[18] 《左传·哀公元年》。

[19]邗沟,即淮扬运河,是从今江苏省淮安市(中国大运河与古淮河交点)到扬州市(中国大运河与长江交点)的这段河道,全长170余公里,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开凿。淮扬运河是中国大运河最早开凿的河道。

[20] 见《录异记》。此说又见《吴语》,作:“悬吾目于东门,以见越之入,吴国之亡也。

[21]数据转引:《每日故宫博物院资讯精选•仿北京故宫太和殿建造的海神庙你来过吗?》(2019-05-13),载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EF3F4Q7Q05377KWI.html

[22]见《百度辞条盐官海塘及海神庙》。《水利工程概论•第二讲:中国古代著名的水利工程》,是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2007年版。

[23]苏轼:《催试官考较戏作》。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刘惠恕博克

刘惠恕博克

擅长 社会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