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马啸 10月06日 12:42
点赞 1
0
650
《龟岗》—小意思杂文20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2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760

龟岗》—小意思杂文20



       原创: 欧阳燕星 共和国同龄人 9月12日


出差 

       作者:王起放

       80年夏,跟省轻工厅长王士钊去潮、汕出差,最后三天去汕头。
       一行四人受到轻工系统厂家热情招待,有公元膠卷厂、味精厂、抽纱厂、彩瓷厂……真是开了眼界。我那时还是“饿鬼”,从没见过丰盛的“大餐”,连续几天的潮汕美味,已吃得“虚不受补”,腸胃早己涨滿!
最后一餐在汕头彩瓷厂,王厅长也吃怕了,谈完工作后叮嘱厂家:不要鸡、鸭、猪、牛等荤菜……没想到滿桌菜餚全是“海鲜”!
       厂长和主任们作陪,告知:听说厅长光临,半夜就派人去达濠采购大龙虾等海鲜,其中英鲳就有近五斤重!是全海鲜市场最大的一条!
       王厅长要应酬几句,边吃边讲。我趁机闷头猛吃,大快朵颐,很快就吃饱了。望着滿桌白色、粉红色的贝类鱼虾,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厂家却殷勤有加,“吃不吃是你的态度!请不請是我们的责任!”一个劲儿往我碗里夹龙虾。
       盛情难却,每嚥下一口都浑身起“鸡皮嗄嗒”,食物已涨到嗓子眼了。无奈,只能象吃饱嗉囊的小公鸡,脖子拼命扭动……末了,王厅长也吃得顶不顺了,叫单独给他炒了一盘芥兰助“消化”,他居然全吃下去了。
       在招待所里,我们四人已吃到僵硬,不能躺下,光着身子只穿条底裤,学王厅长揉肚皮……哎哟…哎哟……
打那会儿我才知道:为什么死刑犯临刑前要大吃一顿,原来吃饱了就“想死”……
       那晚,我们四个虽不想死也差点儿“撑死”!



厕所


       过去,北方的厕所连隔断都没有,“隐私”暴露无遗。
       忘记哪年,北京故宫厕所一幕:一外国人在我对面拉屎,拉完后在地面找纸,全是擦过屁股的。

       他瞪大“牛眼”望着我,我分给他一半纸,他噜咕了几句,大概表示感谢!
       出去之后,转了几圈又碰到那位“老外”,原來是跟“旅遊团”的。
       我问导遊:为什么“老外”上厕所不带纸?导遊说:他们都这习惯,以为厕所有纸。
       你不该给他们纸,让他们“出出洋相”!吸取教训!




龟岗

       

       作者:王起放


       加拿大华人回忆儿时《龟岗》的文章写得真好,往事历历在目,再現我少儿时代的“龟岗”风貌。再“潻油加醋”几句:
       六十年代去龟岗莱场排队买猪肉,听见排在前面的两公婆为买“哪块肉”而争执不休,老婆 一堵气就跑了……老公见肉票已湿水贴在案板上,只好买下他“钟意”的那块肉。我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我初三的英语“香老师”。
       等他拿着肉走后,店员说:买块肉都意见不统一,回去炒熟了,肯定还得吵架,吃都补不回……
       我感到这下解气了!因为英语“香老师”对我从來都是“大声夹恶”,见我就不“顺眼”!
       六十年代帮家里买鸡,半夜三更去龟岗莱场排队,刺骨寒风冷得发抖,好在排第一。五点开卖,我挑选一只漂亮的大公鸡。
       可回去是吃力不讨好,被家里一顿骂:公鸡没油,煲汤不好吃!半夜“没长眼”买鸡!“三鳥票”都浪费了!我当时还嘴硬,说“公鸡个儿大,羽毛最漂亮……”
       七十年代末,我在龟岗溜跶,离东山酒家不远的小巷子里,人來人往,热闹非凡。路两边都是些自由卖莱的“摊贩”,称为“自由市场”。这时一老伯在大声招呼家人:快点啊!前面那个“捞松头”又在卖魚啦,鯇魚五毫一斤,不用票!
       我好奇跟过去。果然,是中南局某领导的“大公子”良琦在摆“地摊”卖魚,有七、八条近两斤重鲩魚排在地上。
       我开玩笑说:你怎么落到这步“田地”?良琦说:这几天去东湖釣鱼,运气不错,钓这么多!拿回去又吃不了(那时还没普及电冰箱),不如在这儿卖掉,也赚点儿“外快”……钓魚扞靠在墙边,他说的话我相信。
(良琦是钓鱼高手,他曾在越秀公园钓过一条四十几斤重的大鯉鱼,公园管理人员不让带走,说是“魚精、镇湖之宝”,让“放生”回去,免收“钓魚票”)。
       另外,龟岗马路转出向右,往七中方向有个照像館,少年时的相片全在那儿照的,摄影师阿伯很是热情、敬业。有次看到一女生取相片,说她的相片“不象”她本人,说照像舘的相机有“毛病”!阿伯无奈,答应“重拍”!
       70年代还有一次,印像最深刻:新华书店后面有间“云吞粉面店”,那天晚上我正在店内吃云吞面,没吃到一半,只見歌唱家邓韵和一帮军佬也进來“宵夜”。邓韵在电视上很“苗条”,近看却是“大肥婆”,她一屁股坐在我的条凳上,把我挤剩三分之一,一条腿还悬在外面。我不敢怒不敢言,那碗云吞面没吃好…… 




       二〇一九年十月五日转载于微信网络 共和国同龄人

       《龟岗》—小意思杂文20 https://mp.weixin.qq.com/s/WOOLrj6GreoNgtoQZSFQAA

作者

作者

马啸

关注

来源:   原文作者:欧阳燕星;王起放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