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殇 墓 园


国 殇 墓 园




       新三届 1周前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2017步行者2019  作者 邵敏



作者档案


本文作者


       邵敏,上海著名出版人,浙江工商大学硕士生导师,上海市出版系列高评委专家组成员,全国青年读物工委会副主任


原题

国 殇 墓 园


       作者:邵敏


       来腾冲,其他景点可以不在乎,国殇墓园是一定要去的。

       这一段历史,曾经何等惊心动魄,气壮山河,又曾经如此安静,长眠于我们的记忆中。

      保山人民,腾冲人民,还有许许多多的中国远征军将士与美国军人,在这块土地上浴血奋战,把生命献给了这里。

      他们中有史迪威、陈纳德,他们中有罗卓英、卫立煌、戴安澜、孙立人、廖耀湘、杜聿明……

      这里不是游击战地道战地雷战,而是几十万人对几十万人的绞肉机。

      即使在最后我军反攻的战斗中,坚守高黎贡山的日军1200人被全歼,但我军却付出了死八千伤一万多的代价。两万对一千二的死亡比例,战斗之残酷可不是手撕鬼子的横店神剧所能够演绎的。

  国殇墓园位于腾冲西南一公里叠水河畔小团坡附近,入口是纪念碑,堆满了游客敬献的白色菊花。



  然后是长长的远征军将士名录墙,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向远处伸展,足有百米以上。


  数了一下,大约有十万人以上,后来看到的资料显示,共计有十万七千多人,这还只是二十万远征军名单的一半。


     一束,或者几支,花儿静静地躺在名字墙的一角,是他们的后代或者亲人献的吗?


  顺着名字墙的背面往里走,可以看到一排浮雕墙,浮雕表现了1942-1945发生在中缅边境上的殊死搏斗。



  这是表现陈纳德飞虎队的浮雕,驼峰航线中,中美飞行员牺牲了1500人,损失运输飞机就达609架,以至于今天如果你飞行在当年的航线上,依然可以看到一条闪闪发光的铝线,那是当年双方坠毁的飞机残骸。


  

       这是当年战死驼峰航线的美国飞行员,中间叼烟斗的那位看上去像个将军。



       为中国人民抗战事业牺牲的美军飞行员的一部分。

       这一场战争从掩护英军撤退几乎全军覆没,戴安澜将军殉国,到全面反攻,孙立人将军成为歼敌最多的将领,多少将士战死在这块土地上。



第一个在缅甸牺牲的戴安澜将军。



歼敌最多的一代名将孙立人。


这是一块刻着牺牲远征军将士的墓碑,上面有两位少将和众多的校级军官。


       这是牺牲的盟军纪念碑。

       他们隔着太平洋长眠于中国西部边陲的腾冲地下,为了帮助中国人民,为了国际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

  

看见这些具体的名字,相信你不会再觉得参与中国抗战的只有一个白求恩大夫。

  

  



       “天地正气”,这是于右任先生的题词,据说写这几个字时,先生几次泣不成声,以至于写“地”时竟然少了一笔。

       在这些地方,导游的介绍都是包含情感甚至是呜咽着的。我听到了一个年轻导游如下的话:大家记住,这里埋葬着的都是为了保护中国不被侵略不被奴役而牺牲的英魂,他们是烈士,但这里又不能被叫作烈士陵园,而是叫国殇墓园,因为,他们都是国民党军人。

  

  

       墓碑,密密麻麻的墓碑,九千多牺牲将士的墓碑,下面可能是几根遗骨 ,可能是一捧骨灰,更可能只是一个胸牌,更多的还回不了祖国,只能葬身于缅甸的深山老林中。

    

       上等兵,一等兵,二等兵,普普通通战士的名字,他们是中国人,他们是中国军人。

  

         这个纪念塔是墓园的中心,建立在一个山坡上,站在塔基看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饱含沧桑的墓碑,九千多个长眠的生命所形成的冲击力,让你不能不热泪满眶。

  

  

       这是当地名士李根源所写的题词,他是腾冲人,同盟会最早的会员,云南讲武堂创办者,曾经担任过民国的农商总长和代国务总理,资助过***。抗战时,他鼎力呼召人民抗日,也在战后一手奠基这个墓园。

       可是,今天我们有多少人知道他?

      遗忘绝不属于腾冲人民。在腾冲,在人民心里,你们是永生的。即使是“***”中,当***小将要砸去这些墓碑时,他们的父母长跪在此劝阻。

      感谢他们,是他们保护了这个墓群,经历过“***”的人应该知道其中的艰难。


       逆光中,有一个人影在闪动。拉近看,是扫地人。


       就是这个老人,天天义务来此清扫。据说,曾经有个去世的老人就这样坚持了三十年。一万多个日子,日复一日,天天,天天。


       每个清明,腾冲人第一祭奠的地方也是这里。他们怀念,他们不会忘记。


       这里有史迪威、陈纳德和数不清的中国将士们。


       还有这位李根源先生,民间力量的代表,他和他所代表的保山腾冲人民用血和生命维系了滇缅公路的畅通,为内地抗战输入滚滚物质,使得抗战得以可能和坚持。

  

       我唯有鞠躬,向曾经被我们遗忘的中华英烈,向那些为我们捐躯却依然被不明真相的人们或遗忘或谩骂的美国将士们。


       感谢腾冲的导游们,他们年轻的脸上不再是小粉红的迷狂,他们用他们的情感,在告慰地下的英魂,也用他们的方式在揭开历史的真相。


       这是腾冲历史上最浓重的一笔,也是几乎中国唯一介入反法西斯战争国际舞台的一笔。

       好在历史总要回归其本来面目,1984年,墓园被国家正式列为腾冲县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又上升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还修建了滇西抗战纪念馆。在我看来,它还是现代历史上难得的世界级的纪念地。

  一个很好的开始,历史被尊重,英魂被纪念。这本来就应该是我们民族的骄傲。

       文图由作者提供本号分享








       二〇一九年七月十六日转载于微信网络《新三届》栏目

       新三届 https://mp.weixin.qq.com/s/ggnDJeayLHrLI-oQROs_yQ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198 +1

评论列表 写一个评论

344927847
08-01
老兵自述(根据父亲口述整理) 1944年8月,日本鬼子已打到了贵州的独山。当时父亲在自贡一个叫大坟包的地方开崇德诊所,他出诊时我就负责照看着。诊所隔壁有漆民科,王振武,汤启明等几个青年,他们都是蒋管区街道合作社的经理。我们几个在一起讨论,坚决不当亡国奴。时局紧迫,国统区号召知识青年投笔从戎参加抗日。我们热血沸腾,相约到自贡市区国民兵团报名,随后就穿上军装送到泸州中国青年远征军教导第一团,不久又送到重庆市江北区鸳鸯桥教导第三团。很快又到了成都市新津飞机场,乘机沿驼峰航线飞抵印度,离雷多岛不远的撒迪亚。飞行中日本人的高射炮就在飞机下炸响,所幸无事。一下飞机我们全部换成美式军服,在中国驻印军招待所修整一周,换乘卡车到部队。中国驻印军总指挥是同盟国的美国将军史迪威,副总指挥是中国将军郑洞国。我被分到炮兵第四团二营六连。在炮兵团参加了一个月的练习步伐,步枪射击,炮兵作战开炮等训练,我考试第一名,就到了观测班。我们班有七,八个人,当兵的都是十几岁,一人一支步枪,班长30多岁,是冲锋枪,连长是手枪。在战场上,连长跟我们,我负责搬运枪械,警卫和三角测算(炮兵阵地,我方指挥所,敌人所在地目标)。副连长跟指挥部。观测数据报告连长,连长报告指挥部,然后向敌人开炮。匍匐在草丛里观测,蚊子叮咬到处都是疙瘩,很多人打摆子(疟疾病)。 当时建立了两个军,新一军的军长是孙立人,新六军的军长是廖耀湘。中国组建了7个战车营,一个炮四团(105榴弹炮),一个是重炮团(155榴弹炮)。新一军在缅北战场对日作战,密支那会战打垮日本一个师团。新六军在印度备战,还没有上战场日本就宣布投降了。 插曲:在军训中,有一天突然通知我们新参军入伍的几十人到团部集合,副团长讲话,也没听清就看见大家都举手,我也举手了。到观测班后才稀里糊涂地听说是加入了三民主义青年团。1957年调回四川,干部审理处才告诉我,当时参加的不是三民主义青年团是国民党。组织结论是,审干前审干后都有自己主动交待清楚,系国民党一般党员,并无任何活动。(后来的"文化大革命"抛档案,红卫兵因国民党员和青年远征军的事情攻击我和数次召开批斗会) 抗战胜利后,我们部队回到云南,在保山略作停留。在楚雄住了一个多月,搭高射炮团的车回到四川。 …………………… 这段经历,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对我和我的家庭及子女产生了一些影响,但我不后悔。我是学历史的,每一段历史都有特定的环境和客观因素。我参加的,是抵抗侵略反法西斯的正义之战,是光荣不是耻辱的。历史已经给了所有抗战将士公正的评价。
344927847
08-01
曾经去过腾冲,只为追寻父亲当年的足迹,父亲是驻印军炮兵部队的。面对后来的不公正待遇,父亲坦然直言:我参加的是反法西斯的正义之战,历史功过,自有评说。七十年后的抗战老兵纪念章,父亲视若珍宝。去年父亲走了,那枚纪念章,我们子女珍藏着,这是父亲,一个真正的中国军人,用自己的生命和热血捍卫国土的唯一见证。致敬老兵!致敬国魂!
13994566845
07-30
当立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马啸

马啸

擅长 艺术•生活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