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为何有“红颜薄命”之喻


《桃花双绶图》清•余省 《桃花白头图》清•高其佩 《桃花柳燕图》清•李鱓  (图源网络)



桃花为何有“红颜薄命”之喻 



       春去匆匆,落红无数;春色再好,终归逝去;桃花再美,终要零落。佳人如这满园春色与桃红,凄然飘零在岁月的印迹里。娇艳的容颜逝去了,美丽的爱情也离去了,这是一种红颜渐老的悲叹之情,更是一种岁月流转的沧桑之感。

       明末清初的文学家李渔李渔曾感叹:“嘻!色之极媚者莫过于桃,而寿之极短者亦莫过于桃,‘红颜薄命’之说单为此种。”花色最为娇媚的莫过于桃花,而花期最为短促的也莫过于桃花,红颜薄命之说就是说的是桃花啊!其实,李渔此说并未独创,这早已是不少诗人表达韶华易逝的意象。

       唐代王建《宫词》:“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雨飞一片东”,以暮春桃花飞谢喻宫女色衰的惋惜之情;刘禹锡《竹枝词九首》:“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描写当初爱的信誓旦旦,到头来却犹如这易衰的桃花一般情意飘零;李贺《将进酒》:“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将桃花纷纷飘落以“雨”作贴切比喻,“红雨”便成了易逝韶华的喻词。

       那么,古人为何将桃花比喻为“红颜薄命”呢?

       这或许与桃树的特性有关吧。据明代文震亨《长物志》记载:“桃性早实,十年辄枯,故称短命花。”说的是桃树其性早熟,三年即可结实,然而六七年便老化,枝干在结果后越来越细,十余年后易枯,树龄并不长,甚至有“短命花”之称。故此,古人作诗有“梅子酸心树,桃花短命枝“之说。

       这或许也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神秘文化因素有关吧。神秘文化讲究风水、相术、算命等方术,什么“命犯桃花”的八字命理,什么“红颜薄命”的面相特征,隐约其辞,依违两可。李渔说过,凡是看到妇女的脸色与桃花相似,并且颜色与光泽不分的,就应当以花魂看待,可以断定她离死期已经不远了。然而切不可说出来,以免她悲伤起来。当然,李渔以面相断定一个妇人生死,未免过于荒唐了。

       这或许是文人沿袭前人“桃花=红颜薄命”的文学意象标识有关吧。红颜易老,美色易衰,早已是许多与桃花有关诗歌的主题。“人面桃花”已成为凄美爱情的象征,成为多情文人心中的痛,因此留下让人回味无穷的痛着的美。文学作品中屡见的“落红”意象渲染了数不尽的伤感,爱情一旦以桃花来喻说,美丽的背后总难免有几分涩涩的酸楚。桃花易凋,红颜易老,花开花谢,惜春归去,叹红颜薄命自然成为文人笔下的伤逝情绪。

       当然,古人笔下的女子不全是红颜薄命的桃花意象。它既有“易植子繁”的壮实农妇类桃花意象,那些如《诗经•桃夭》中新嫁娘一样结实健康、美丽勤劳、生命丰盈的女子;又有“桃容增艳”的刚强义女类桃花意象,一如《桃花扇》中秦淮名妓李香君,《镜花缘》中桃花仙子女侠燕紫琼。

       应该说,古人笔下的桃花意象是丰富多样的。用桃花喻佳人,不只是突出她们的美,也隐喻了佳人的命运与前程。人花相映,花人合一,形成了人面桃花这一复合文学意象。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一文学意象从上古时代重生殖崇拜的壮实健康,到中古时代充满强烈的生命意识的伤感抒情,到近古时代追求自我价值展现的道义精神,反映出了不同时代社会文化思潮和文人的文化追求。

       古人的这些文化创造,犹如“灼灼其华”的夭夭桃花,充分显现了中国传统文化强烈旺盛的生命力,给今人以无比丰富的艺术享受。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评论列表 写一个评论

浦江客
04-06
感谢编辑在网站首页“文学”栏目并头条推荐,欢迎大家评论指点!!!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浦江客

浦江客

擅长 历史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