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面李绅•诙谐解缙•悲剧圣叹

李绅悯农诗画•华三川画  (图源网络)



两面李绅•诙谐解缙•悲剧圣叹

——随读随记之十八 



缠足陋习 


       缠足始于五代时,但直到北宋神宗以前,缠足的人并不多。据称,最先出面歌颂缠足的大牌人物却是苏东坡。他有诗曰:“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苏门学士中的秦少游、黄山谷也有歌颂缠足的诗篇。南宋时,缠足在贵族妇女中已相当普遍。当时的著名画家萧照《中兴祯应图》中的妇女,都是一副怯生生、病恹恹的姿态,可见其身心已明显受到缠足的戕害。

       说到废除缠足陋习的历史,倒是应为满人记头功。满族妇女着旗装、不束裙、不缠足,清军入关后将满人妇女不缠足的习俗带到中原地区。清初颁薙发令之际,对汉族女装触动不大,顺治二年与康熙元年虽禁止汉女缠足,但并未严格执行。至康熙七年又开禁了,虽施以重罚但屡禁不止。

       民国初年,孙文在1912年下令各省严禁少女缠足,但响应者寥寥。国民政府两次颁发缠足禁令也收效不大。真正终结缠足陋习的还是共产党。1950年新中国颁发禁止缠足令并强调全民生产,农村适龄女性走出家门,劳动成了废止缠足的关键利器。 



两面李绅


       唐朝李绅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悯农诗知名于世,但他又有“鬟髯梳头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江南刺史肠”一诗写尽奢侈宴乐。有史载说李绅爱吃鸡舌,每餐一盘,耗费活鸡三百多只,院后宰杀的鸡堆积如山。

       李绅家境贫困,从小勤奋读书,27岁考取功名。刚开始为官时,李绅刚正不阿,敢于揭露社会中不平等的现象,批评朝廷的腐败堕落。然而,当李绅渐渐有了权利和地位后,他的所思所想也发生了变化,他不再去关心民生潦倒,而是迫不及待想要弥补自己童年家贫时所缺失的一切。除了贪图豪奢生活,李绅任淮南地方官时,还向百姓收取苛捐杂税,实施严刑峻法,导致当地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只能外出谋求生计。

       其实,古往今来如李绅这样的两面人官员不在少数,他们对吏治的危害叫人警惕。

 


诙谐解缙 


       解缙是明代第一位内阁首辅、著名学者,参与编《永乐大典》。因为他才调宏达,尤善诙谐,又身居高位,声名显赫,因此一些人都求他品头论足,题诗取乐。

       一次,有人画半身美人像请他题诗,他风趣地题了一首打油诗:“千般体态百般娇,不画全身画半腰。可惜画工无见识,动人情处未曾描。”叫人孰喜孰恼?民间传说中,解缙敏对的故事也很多,早已成为人们饭前茶后解颐一笑的谈资。

       可惜,一代英才惨死在朱棣和锦衣卫手中。明太祖朱元璋说他:“缙以冗散自恣耶。”而明仁宗朱高炽却对他公正评价:“言缙狂,观所论列,皆有定见,不狂也!” 



暗讽实刺       


       明朝时,吴县县官向虎丘和尚征收高额茶金,和尚无法完成,衙役便将他们押至官府各打三十大板还游街示众。

       恰巧唐伯虎出游,见状便在其木枷上题了四句打油诗:“皂隶官差去采茶,只要纹银不肯赊;县里捉来三十板,方盘托出大西瓜。”县官见唐伯虎这首诗,破颜大笑,将和尚统统放了。

       诗的末句明指和尚光头,暗指和尚秋毫无有,俏皮中一语双关,暗讽实刺。这首诗有力地嘲讽了官府对穷寺和尚的勒索摊派。

       唐伯虎“任逸不羁”、“务谐俚俗”,故在民间留下不少传说,可谓“狂士标格,才子声名”。 



悲剧圣叹 


       金圣叹学问渊博,文笔潇洒,为人诙谐幽默,但因恃才傲物,动辄得罪权贵。

       顺治十八年,他率学生去孔庙哭求减粮,地方官以“鼓动谋反”罪名判他死刑。杀头那天,恰好天下大雪,他吟了一首打油诗。诗云:“苍天为我报丁忧,万里江山尽白头。明日太阳来相吊,家家户户泪珠流。”

       此何幽默之有,血泪之诉也!相传金圣叹在狱中曾有书信寄与妻儿,称:“杀头,至痛也;籍没,至惨也。而圣叹以无意得之,不亦异乎?”伤心惨目,字字滴血!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浦江客

浦江客

擅长 历史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