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诗画欣赏:疏影横斜水清浅

《梅花图》(亦称《墨梅图》)元•王冕(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源网络)



梅花诗画欣赏:疏影横斜水清浅

——“十二月花神”诗画谈之十二



       辛丑年一月,有两个节气:雨水和惊蛰。一月为春季之首,所以也叫“孟春”。一月有农历新年,俗称“春节”。虽然,北方正月还是萧瑟的冬天,但离离原上的小草已然在地底蠢蠢欲动。在南方,那雾霭缭绕着的一片碧绿已在弥漫。当其他的花儿们还在沉睡、休眠之时,梅花却不管不顾地先开了起来。因此,正月的花盟主毫无疑问地是梅花。

       梅花,居中国十大名花之首,与兰花、竹子、菊花一起列为“四君子”,与松、竹并称为“岁寒三友”。古人说,冰肌玉骨,花冷蕊香,超脱凡尘,此为梅姿;严寒无畏,风骚独领,可与松竹并称,此为梅骨;梅林似海,漫山盈谷,香气醉人,飘逸不散,此为梅香。古人又说,梅初生蕊为元,开花为亨,结子为利,成熟为贞,梅又具四德。梅兰竹菊,梅为首,众多的赞誉让梅花有了“国魂”的美名,梅花成为国人不屈精神的象征。故历代诗人词客咏梅花之佳作举不胜举,但唯林逋的《山园小梅》能称梅之绝唱。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这一首咏梅名诗,首联总写梅花开放的时节、环境、形貌和风韵。“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冬末春初,百花早已调谢,只有梅花冒着严寒独自开放,它开得繁盛美丽,把孤山小园的春光独占了。其时,林逋隐居西湖孤山,不娶无子,种梅养鹤,自谓“梅妻鹤子”。“小园”,就是他隐居孤山上的小园;“暄妍”的梅花就是他集赞美与钟爱于一身的“妻子”了。

       颔联两句从人观梅的角度正面描写梅花的形和香。“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前句写水中梅影,错落有致,形态逼真;后句写月下梅香,馥郁飘散、神韵俱现。疏朗的梅花影子错落有致地倒映在清澈的浅水里;幽清的梅香时浓时淡地飘散在黄昏朦胧的月色中。用“水清浅”和“月黄昏”来陪衬梅花的“疏影”与“暗香”,便把梅花的別致风韵和独特幽香刻画得如睹如嗅,真是天作之合。再者,“横斜”“浮动”四字也是万不可移的,若稍作改动,就会减损梅花的神韵。难怪后来,“疏影”、“暗香”甚至成了梅的代名词。因此,说这两句诗是千古绝唱,恐怕一点也不过分。

       在颈联中,诗人运用侧面烘托手法使诗中主体的形象更加突出。“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冬天的鸟想飞下来择枝而栖,但对眼前这清雅秀丽的梅景迷惑不解,便不敢贸然行动,需先偷偷地观察一番。而粉色的蝴蝶如果知道这里的梅花开得如此鲜丽清香,该是多么心驰神往。

       最后的尾联中,诗人转而从梅观人的角度,进一步写出梅花的高洁不俗。“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梅花幸有吟诗相爱的诗人可亲近,用不着那些弹唱、饮酒的庸人来凑趣。这里写梅花的高洁不俗,其实也寄托了诗人自己孤高脱俗的品性。“幸有”句显示出梅花与诗人,诗人与梅花相亲相爱、相依为乐的关系。“不须”句,则暗示了对荣华富贵,附庸风雅的贬抑,补充了颈联的意思:清寒脱俗、乐在其中。

       此诗之所以能够成为传世佳作、受到历代读者的喜爱,关键在于诗人写出了梅花的神态。北宋末、南宋初年的诗人陈与义高度评价林逋的这首《山园小梅》:“自读西湖处士诗,年年临水看幽姿。晴窗画出横斜影,绝胜前村夜雪时。”他认为,林逋这首诗一面世,顿使以前的咏梅诗黯然失色。南宋王十朋对其评价更高:“暗香和月入佳句,压尽千古无诗才。”辛弃疾也说:“未须草草,赋梅花,多少骚人词客。总被西湖林处士,不肯分留风月。“可见,这些评论说明林逋的这首咏梅诗对后世影响之大。



       本文赏析的古画是王冕的《墨梅图》(见题图)。王冕是元朝著名的诗人和画家,喜欢画梅花,创作了多幅《墨梅图》传世,最为著名的就是这幅。《墨梅图》是王冕集画、诗、书三绝为一体的上乘之作。画中,一枝梅梢探入画面,并无老干,梢头露出笔的锋尖,显得灵气飞动,生机勃勃,枝干挺秀,穿插得势,用笔挺劲有力,行枝如弯弓似秋月。梅花以墨点染,一笔两顿挫,有含苞,有初开,有盛放,有残美,疏密得当,层次清晰。淡墨染花瓣,浓墨勾花蕊,黑白主次分明,似有清香拂鼻而来。这幅画,虽未着任何颜色,但却表现出了梅花千朵万蕊枝头绽放的完美姿态和神韵。

       《墨梅图》横向画出折枝墨梅,构图清新悦目,梅枝俊秀,笔意简选,笔墨浓淡相宜,表现出梅花生机盎然、清润酒脱的品质,同时也使得画面呈现出多而不繁、密中有疏的最佳艺术境界。在整幅画作中,梅枝表现出了适当的疏密,而以繁密见佳。画老枝,主要采取顿挫笔锋,这样可显示出梅枝的苍劲、有力的神韵;画新枝,则用一笔拉好几尺长,引枝断而复连,整个枝干涩而不滞、一气呵成;画枝干梢头,则显露笔锋,显出梅的生机与灵气;画梅花,则如铁线圈成一般,其笔法挺劲,加之采用了其独创的顿挫勾花技法,表现出梅花千朵万蕊枝头绽放的完美姿态;画花瓣,则运用点花技法以浓淡水墨进行点染,深刻地描绘出了梅花的神韵。

       这幅《墨梅图》写有一首题画诗:“吾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题画诗,是指画者根据画作内容即兴创作的诗歌,一般直接题在画作上,进而使作品具有“诗画一体”的表现形式。题画诗中一个“淡”字,道出了王冕画梅的主要技法,同时也表达了梅花傲立严寒、朴素淡雅的风骨。一个“满”字,不仅将梅香的充盈激荡表达得淋漓尽致,也凸显了画者的人格魅力。

       题画诗中,王冕还在诗中借用了王羲之“临池学书,池水尽黑”的典故,说其所画梅花在洗砚池边生长,因此在开花时便呈现出淡淡的墨色,淡然恬然、朴实无华,不以艳丽的色彩吸引、讨好世人以期获得世人对其虚浮的赞美,而是自由散发着清香于悠悠天地之间。这首平和朴实、浅显易懂的诗作,正如其所画的墨梅一般,真实映照出作者不慕权、不媚俗的“野梅”性格,而画中呈现的淡淡墨色更彰显出王冕摒弃流俗的不羁才思及老而弥坚的落拓气质。

       在元代,具备诗、书、画、印诸艺于一身的,王冕无疑是众多艺术家中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古代文人遵从复古、以书入画的思想,而正是这些思想的影响促使王冕在绘画艺术中融入诗、书、印,并以此取得了极高的艺术成就。





       注:林逋(?~1028),字君复,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北宋诗人,后人称为和靖先生。林逋早年曾游历于江淮等地,隐居于西湖孤山,终身不仕,未娶妻,与梅花、仙鹤作伴,被誉为“梅妻鹤子”。现杭州西湖孤山有“放鹤亭”和“林和靖先生墓”,是纪念林逋的景胜。代表作有《山园小梅》,书法作品有《自书诗帖》存世。

       注:王冕(1287~1359),字元章,号煮石山农,亦号“食中翁”、“梅花屋主”等,浙江绍兴诸暨枫桥人,元朝著名画家、诗人、篆刻家。一生爱好梅花,种梅、咏梅,又攻画梅,其画艺术价值极高,对后世影响较大,存世画迹有《南枝春早图》《墨梅图》等。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浦江客

浦江客

擅长 历史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