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马啸 07月11日 14:33
点赞 0
0
648
刻骨的乡愁 (李自健油画欣赏)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34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1,321

                          

刻骨的乡愁 (李自健油画欣赏)




       2019-07-11 马啸3280 转自 公司总裁 

        刻骨的乡愁 (李自健油画欣赏)




          李自健的油画激起了人们对过去和农村的记忆,画面中的图像令人感到无比亲切、震撼。 因此我把它改编成幻灯片,希望它能感染更多的人。

   序言

       今天看到一组油画作品《永远消失的村庄》,认真的看后感慨很多,现在的都市人,大概对农村的记忆早已模糊,于我而言,却是刻骨铭心的,一生再也无法抹去,难以释怀。

   现在城市的生活物质上确实比当时的农村“富足”一些,但却远没有儿时农村生活的幸福和快乐 —— 一种自然的幸福和快乐。现在的农村也远非当年了,变了,一切都变了。当时到处可见的各种各样的水果树,现在一棵也不剩了。不见了儿时的伙伴。一切恍于梦中。一声嘘唏,几声叹息!刻骨的乡愁,浓浓的思念。回忆的点点滴滴,不禁感慨万千。曾经的灿烂年华,曾经的纯真无暇,都一去不复返了。游走在高楼大厦中,已经快找不到方向了。今天在这里,和有此体验的朋友,一起找寻失去的记忆吧!

 


砍柴的孩子,在路边休息,也许太重了,也许……,在农村,砍柴是必修的

 

割草的小女孩和狗,在农村,狗是必备的,是回忆里很重要的一部份

 

姐姐在给弟弟喂饭,还要吹一下,以免烫伤。由于兄弟姊妹多,以大带小,是最常见的,最纯洁的兄妹(弟)情谊,血浓于水的感情啊,大概今天独生子女很难想象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少女溪边洗衣,永远是最美丽的风景,她们最后都嫁给了谁

 

牧羊的爷孙俩,还记得蓝蓝的天吗,城市的天空早已污浊,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父亲的身影,总是一如既往的乐观。可是如今,我们出来了,父亲却留下来,成为思念的对象

 

姐弟俩,姐姐背着弟弟,还有阿黄,姐妹们,你们可曾这样背过?

 

谁家的新媳妇?你们可曾记得嫁娶之时的羞涩

 

阳光照到闺房来,是谁惹谁的相思?

 

小媳妇回娘家?

 

梦中的唢呐,儿时梦中经常出现,希望能拥有一只,是最大最好那种。只是,在我们那地,唢呐是跟丧事联系在一起的,有些地方,嫁娶也是要吹的。

 

刺绣,是农村姑娘的必修课,那时的母亲和她的几个姐妹,都是相当精湛的,会绣很多东西

 

兄妹在挫玉米,做完功课,力所能及的家务事是要做的

 

母亲总是那么的勤劳,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总会洗很多的衣物。 

那时,母亲很年轻,如今已经两鬓苍白

 

农村的知识分子

 

小伙伴,如今早已各奔东西,相隔天涯,见一面也是奢侈,童年灿烂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回家,是否一如从前


 奶奶的记忆,很多农村的娃是这样带大的

 

那个死鬼的来信,信上可有归期?女人的爱啊,真的很长

 

小桔灯?点亮了对未来的憧憬.......

 

草堆也曾是我们的乐园,在夕阳的余晖下,静静地等着父母归家

 

牧羊的女子

 

蒲公英,美好的时光

 

溪边小憩,潺潺的流水,脚边的小鸟,多么的和谐,令人感动

 

新媳妇等待丈夫的归来,眼里写满了幸福

 

家    总是记忆的焦点,曾经很清晰的记得这里的每一块石头,每一棵树,每一寸土地,

如今都只在梦中,早已模糊不清,谁曾记沧海桑田?

 

三个兄妹,灿烂的时光不再有

 

小夫妻,很美好,可有买房的苦恼?

 

男孩   夕阳中

 

看到旁边的向日葵了吗?很久没有看到了

 

我们小时候都很羞涩

 


那时的我们,不停在玉米粒里抓来抓去,父母也总是安静的待在身边,

不知不觉就这样长大,他们的身影已经模糊

 

美丽的村庄,都曾是我们戏耍的天堂,青青的草地,蓝蓝的天空.......我们放飞梦想的地方。

城市已经呆太久,却越来越找不到方向

 

摇篮边安眠曲,最美的歌声永远是母亲的,那时的我们,未曾预知我们最后将远走天涯,古训云:母在,不远游,远游必有方。最后的最后,我们迷失了方向

 

带头巾的小女孩

 

谁家的姐姐,最羡慕有姐姐的小伙伴,有姐姐,真的很幸福

 

低头深思?还是想念父母?

 

在农村,兄妹(姐妹)之间的感情真的是非常好,想起那时的时光,

总会泪光闪闪,明媚的阳光,慵懒的猫,都是非常美好的画面

 

水牛和牧童经历的时候总觉得很无聊,放牛的时候还要割草什么的,偶尔假装肚子痛,想躲过去,可是弟弟妹妹都还小,只有自己,逃无可逃,责任的第一条就是不逃避,这是很多年后才懂的

 

是否还记得儿时坐在门槛吃饭,面对夕阳,是否还记得母亲呼唤的声音,是否还记得馋馋的狗一直盯着我们的碗看,因为我们总是把碗打泼,那是**狗狗们期待的

 

奶奶的针线,是否还记得,我们经常帮奶奶穿针孔,她总是夸我们的眼睛好

 

收获的季节,和谐的乐章


安静,调皮的猫喜欢到处爬着睡觉,家里可有不捉老鼠的懒猫

 

母亲在专注的看着信,孩子在看旁边的小鸟,小鸟只顾找谷粒吃还有后面的牛,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

 

水牛、芦苇和放牛娃

                      

 

父亲和母亲,他们已经老了,一直没有听她们埋怨过生活,一直在鼓励我们前行,曾经,在我们眼他们是山,感觉自己怎么长,还是没有他们高,如今,佝偻的身影,我再也不敢和父亲站在一起,不敢看关于他的照片,时间的洪流带走了他们青春,也即将带走一切,我们如何面对?

 

姐弟俩打完野草后在河边休憩,姐姐全神贯注的摆弄着小花,弟弟则随意的枕着姐姐的腿,弟弟轻松的表情和姐 

姐专注的眼神带我们都回到了童年。不要玩过头了啊,家里的鸡和鸭还有猪在等着吃啊。

 

 


江畔.渡船


 

熟睡的闺女

 

我们是不是缠着奶奶要去地里找爸爸妈妈,很热的天,她们怎么经得住我们磨?


人性与爱之一

 

人性与爱之二

 

《南京大屠杀——屠·生·佛》 1991-1992   国家博物馆收藏

李自健作于1991-1992   国家博物馆收藏 

      《1937·南京大屠杀》,画面分为“屠”“生”“佛”三个部分。

      “屠”中一名日军士兵正用手帕擦拭带血的军刀,面带狰狞的笑容。另一名士兵双手抱于胸前,仿佛正在欣赏自己的残杀“杰作”。在他的脚下有表情苦痛的受害者的头颅。

      “生”画面当中一个哇哇哭泣的婴儿坐在如山的尸堆上,单手撑着赤裸的死去的母亲的身体,他也是该画中唯一的幸存者。

      “佛”画面中一个佛家弟子正在抬起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的尸体。

 


李自健  简历

   李自健,1954年生,邵阳市城区人。1969年开始学习绘画,1971年进厂当工人。1972年完成第一幅油画创作,参加湖南省美展。1978年考入广州美院油画系。1982年毕业,获学士学位,分配至长沙市艺术馆工作。曾任湖南青年美术家协会执行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88年考取美国麻省艺术学院研究生。后定居美国洛杉矶,现为美洛杉矶DESLN GALLERY画廊专职画家、国际佛光会艺术发展委员会副主任。他的《十月》等油画入选参加全国和全省美展,《白光》等作品获省级一等奖、优秀奖。有的入选国家对外文化交流的展览,送往加拿大、日本、新加坡等国展出。1993年,在台湾高雄举行李自健《世界爱心》大型油画展。台北市立美术馆举办《李自健油画》展。他还为湖南图书馆,长沙市艺术馆现代建筑绘制了大型壁画。在美国以“人间爱心、慈悲、和平”为主题,创作一百幅油画作品,其中《南京大屠杀》是大型历史画,反响强烈。近年在国际佛光会协助下,兴办大型个展,巡展于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巴西、香港等地。还出版发行《李自健油画》大型画集、《自健丹慧诗画集》、《国际巡回展作品集》等。


2014.11

      


        二〇一九年七月九日转载于360doc个人图书馆 马啸3280

       刻骨的乡愁 (李自健油画欣赏)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9/0711/13/17102073_848043492.shtml

作者

作者

马啸

关注

来源:   原文作者:李自健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