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青花四孤品

明青花四孤品

刘惠恕

一、明“永乐年制”款青花茶叶罐(一对)

明代青花瓷器继承元青花的技艺继续发展,成为当时中国瓷器生产的主流,而在永乐时达到了其高潮。永乐青花的特点是:图饰清秀圆润、青色浓艳,釉面白润肥腴,而彰显出其时代特色,成为明、清两代青花的典型。其器底有“永乐年制”的暗款,这是明代官窑的重要标志。永乐青花用料继续使用郑和“七下西洋”所带回的“苏麻漓青”料,也使用传统的国产青料。此处陈列展品为器底有“永乐年制”暗款的一对青花茶叶罐,高32.5公分,口径12公分,绘有明初流行的磁器纹饰:扁椭圆形菊花纹。2012年上海虹桥古玩城举行鉴宝活动时,上海古瓷器专家徐国熹先生曾对这一对青花茶叶罐进行鉴定,认为属明代官窑真品。

本对茶叶罐市场估价约人民币500万元至1000万元之间。

 


 

 


 

 


 

 

    二、明“永乐年制”款青花扁壶

扁壶为永乐青花的代表性磁器,又称抱月瓶。其原型仿自中东民族出行、狩猎、或征战时携带的盛水、酒、奶的容器,壶的两侧有两系或四系耳圈,以便于结绳穿带。扁壶在明代之制,已成为饰器,洁白的釉面上常绘有花卉、山水或人物等图饰。明代“永乐年制”款青花扁壶的特点是:釉色洁白,壶的表面看似光滑,用手触摸,却有棱角感。若壶面色泽青白,用手触摸光滑,则为清代仿品。明代扁壶价格高昂,2007116日,英国伦敦克里斯蒂拍卖行在所举行的中国艺术品专场拍卖会上,曾以100万英镑的高价,拍出一件明永乐年间烧制的青花扁壶。此处陈列展品高29公分,口径3公分,壶面绘有青花饰纹,壶口标有“永乐年制”款识。央视鉴宝组专家邵本鑫先生20129月间在上海匡颐公司进行鉴宝活动时,曾对此扁壶加以鉴定,认为属永乐官窑无疑。本瓷器市场估价不会低于人民币500万元。

 


 

 


 

 


 

 

 

    三、“大明宣德年制”款青花瓜瓞纹蟋蟀罐

中国自唐代天宝以降,宫廷中斗蟋蟀成风,此见于五代王仁裕所著《开元天宝遗事》“金笼蟋蟀”条:“每至秋时,宫中妇妾辈,皆以小金笼捉蟋蟀,闭于笼中,置之枕函畔,夜听其声。庶民之家皆效之也。”至南宋,出了一个著名的“蟋蟀宰相”贾似道。此人治国无方,却留下了世界上第一部有关研究蟋蟀的专著《促织经》,堪称是中国昆虫学研究的开山之作。明清两朝,中国宫中斗蟋蟀之风尤盛,其中以明宣德皇帝最为出名,岁岁向天下征蟋蟀,民不堪扰,为此倾家荡产者有之,此见于蒲松龄小说名篇《促织》之所记。宣德皇帝甚至为苏州一个善捉蟋蟀的农民授了官。宫中好蟋蟀,自然也影响到制瓷业的发展,明宣德年制的青花磁蟋蟀罐十分有名。2011年,一个明宣德年间制的青花蟋蟀罐在香港春拍时,竟拍出了339万港元的高价,此见于2013727日《新民晚报》的报道。此处陈展的“大明宣德年制”款青花瓜瓞纹蟋蟀罐,高10公分,口径13.5公分,罐底、盖内均有“大明宣德年制”题款,就罐周青花纹饰判断,与2013727日《新民晚报》登载的香港2011年春拍青花蟋蟀罐完全一致,可断定属同炉产品,因此其属明宣德官窑瓷器无疑。[1]

本瓷器市场估价约人民币100万元。

 


 

 


 

 

 


 

 

       附:夏天到、蝈蝈叫 把玩虫具乐在其中

时间:2013-7-28 14:57:02  信息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宇佳

夏天到、蝈蝈叫。随着申城步入盛夏,街头巷尾清脆响亮的蝈蝈声也日渐起伏。今年,蝈蝈的身价普涨三成,黄蛉、紫竹蛉等鸣虫类也随之热卖。俗语说天上斗鸟、地上斗虫,即将上市的夏季斗虫蟋蟀身价也悄然升温。玩虫是时令之乐,而把玩虫具则是乐在其中的情趣收藏。除了大家所熟悉的蟋蟀盆之外,葫芦虫具以及鸣虫虫盒等,都是受到市场追捧的品种。
  在近年来的市场上,瓷质蟋蟀罐身价暴涨,在前两年香港春拍中,一件明宣德时期的青花瓜瓞纹蟋蟀罐,拍出了339万港元的高价,无疑使收藏者更加趋之若鹜。
  在诸多的虫具中,葫芦虫具以其典雅别致,最受鸣虫爱好者和收藏者的珍惜。在清代就已经有专做蝈蝈葫芦的太监。除京城外,各地也均有制作葫芦虫具的艺人,尤其是京津地区,是畜养鸣虫的集中地。这里不但玩好者众多,且品位较高,自清代及至解放以后,葫芦虫具一直没有断绝。
  除了大家熟知的蟋蟀之外,小黄铃、大黄铃、墨铃、金铃等也有着众多的拥趸。相比蟋蟀使用罐,这些体态娇小的鸣虫一般用虫盒饲养。目前市场上的虫盒材料大致有:牙雕、红木、竹子以及有机玻璃。从目前的拍卖市场上来看,一些高档材质的虫盒往往受到藏家的追捧,像2008年的拍卖市场上,有一只檀木嵌象牙花卉鸣虫盒,成交价为784元。但事实上,饲养秋虫最好是为全竹制成的盒子,因为竹子性凉,透气好,虫子在里面舒坦。外观美观的红木料所制作的虫盒,因为木质材料易干、易吸水分,会使得秋虫不适应,反而使虫子寿命得不到保障。

 

四、明代临王羲之《乐毅论》行书青花笔筒

此处陈列展品,高23.5公分,口径16公分,从釉色判断,属明代民窑产品。因为明代自成化朝开始,已基本用完了从西亚进口的“苏麻离青”料,开始改用国产的“平等青”(又称“坡塘青”)料。此瓷器青花色偏蓝,当属平等青料。如若是清代制品,青花色当偏绿(青代制瓷多用“明珠料”),以此推断为明代产品。陈列此笔筒为展品,并非是因为其制作精良,而是因为它承载了中国古代书圣王羲之的书法艺术。此笔筒所书,为王羲之行书《乐毅论》的摹本。书法从磁器顶边“乐毅不时”开始,至筒底“燕虽无生,岂其主?何顾业乖与同”句结束,与今传世的《乐毅论》摹本有着明显的字句差异。《乐毅论》原为三国时期学者魏夏侯玄撰写的一篇文章,文中分析战国名将乐毅不遇的原因。王羲之后抄录传世。据说唐太宗最喜欢的书迹是《兰亭序》与《乐毅论》。而根据唐书法家徐浩在《古迹记》中的说法:《乐毅论》後归武则天女太平公主,又被一咸阳老妪窃去,县吏追寻,老妪投之灶下,真迹遂永绝於世,后世所传皆为摹本。

本瓷器市场估价约人民币500万元。

 


 

 


 

 


 



[1] 见后附图文。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1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刘惠恕博克

刘惠恕博克

擅长 历史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