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老城 01月18日 08:55
点赞 0
0
1.4万
工人盼着过大年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34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576

   

   快过年了,和工厂的老同事聊天说起过年的话题,无不怀念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工厂里过年的日子。
    那个年代春节很有年味儿,工厂里很有人情味儿,大家都很重视,也很盼着过年。
    工厂里欢庆过年的活动是在企业放假的前一天,这时候工厂机器的轰鸣声全部停止了,这时候工人的一手油污洗干净了,这时候车间主任严肃的脸也开始有笑模样了。
    工厂大门口的红灯笼,厂区道路两旁的彩旗,车间门口的大红纸对联,广播喇叭里欢快的音乐,职工脸上的喜笑颜开……这一切告诉人们,快过年了!
    

    快过年了,要擦设备,搞卫生。
    就像在家里一样过年前要大扫除,工厂里有关科室都提前对厂区,车间,科室提出明确的要求,平时在不影响生产进度的前提下都对车间科室的卫生死角进行了清理,在放假前一天的上午停产做最后的清理,这时候玻璃擦干净了,机床都保养好了,地面上没有了废料和油污,连工具箱里都清理整洁了。
    我印象最深的这时候车间工人都开始收拾自行车了,工厂里工具齐全,棉丝,煤油,机油应有尽有,擦个自行车是太方便了。尤其那些机修工人大展身手,把自行车三套轴拆开清洗干净上了黄油,我手笨也就是把车冲洗干净,上点机油而已。擦车一般都是男师傅干的活儿,女师傅这时候就该洗工作服了,也有嘴乖的女徒弟让男师傅帮助修一下车,热心的师傅会帮她把车保养的跟新车一样骑着轻省儿。
    过年前的车间,科室窗户玻璃明亮,各种物件码放整齐划一,地面上干干净净,工人们也脱去了工作服,穿上了自己的服装,只不过七八十年代服装颜色款式还是比较单一,但青年女工的花毛衣,不戴工作帽露出的大辫子也给过年增加了美的气氛。
    

    快过年了,处处是义务服务小组。
    工厂里有各种能工巧匠,每到过年的时候厂工会都组织他们为职工解决一些问题,理发的,修表的,修收音机的,修车的,配钥匙的都摆出摊来,义务为大家服务。
    这里就数理发的最忙,谁都想过节的时候精神点儿,所以理发的人排的最多。
    这时候工厂里就像个集市,人们聊着,打着招呼,串来串去,各取所需,到处是欢声笑语。
    

    快过年了,不能忘记困难职工。
    每到过年前,厂工会都会对困难职工进行摸底了解,区别情况给于帮助,有的去家里慰问带去大米,食油,有的送去补助金,尤其是退休的职工当领导节前到家里看望时,有的感动的热泪盈眶。
    

    快过年了,各种文体活动是高潮。
    多年保留的项目有象棋比赛,自行车慢骑比赛,乒乓球比赛,猜谜语,套圈,钓鱼等活动,八十年代末期又时兴了一阵舞会,当然最隆重的就是文艺演出了。
    当时在工厂里有不少文艺骨干,唱歌,唱京剧的,说快板的,跳舞的,朗诵的,职工自编自演,很有感染力。我记得有一位青年还拜马玉涛为老师学习过唱歌,他的乌苏里船歌唱的很有味道,在区里的文艺汇演里还获了奖。有一位女干部唱的四世同堂主题曲“重整山河待后生”音调高的很有功底!
    文艺演出还密切了干群关系,演出者有领导有工人好不热闹,有一位平时总是很严肃的车间书记,唱起智取威虎山选段情绪高昂,职工的热烈掌声也让他笑容满面。
    各种比赛的得胜者,猜谜猜对的,参加义务服务的能工巧匠都可以领到小纪念品,工会每年都准备了有实用价值的小纪念品,香皂,塑料盆,扑克牌,毛巾,牙膏等,其实大家领了奖就图个热闹,这一天,职工可以带小孩儿来参加活动,这些小奖品师傅们都去哄了孩子。
    

    快过年了,职工最盼望的就是中午的大会餐了。
    七八十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平还不太高,吃个食堂里的甲菜(两毛五一个)就是挺向往的好日子。工厂里每次过年前最后一天上班中午都举行会餐,但并不是现在的大吃大喝,每人发一张餐券,到食堂免费领取一份甲菜,有红烧肉,狮子头,红烧带鱼,木须肉,溜肉片,米粉肉……一般能够提前准备好的菜比较多,那时候肚子里油水少,都奔着大鱼大肉去了。

    有些关系好的小青年就凑在一起聚餐,不过早期工厂里不准喝酒,一起吃饭就是凑个热闹。有些离家近的职工就打了菜回家吃了。
     到八十年代末,生活水平高了,有的车间搞感情投资,还举办涮羊肉大餐,还上几瓶啤酒,工人们吃着喝着享受着过年的喜悦,车间主任和工人一起热闹着还得提着心,怕有人喝多了闹事。
     我们厂的食堂一直是局里的先进集体,主食花样也很多,过年前准备了大馒头,花卷,豆包,糖三角供职工购买回家过年吃。
    每当这个时候科室都会派人去食堂帮厨,为了大会餐一千多人的饭也是够累的。

    工人师傅们今天见面熟悉的都会说,给您提前拜年了!新春快乐!等吉祥话。
    也有的带来了过年的礼物送给关系好的师傅,还得说,“提前给您拜年了,过年我就不去您家拜年了。“这样的客气话。
    

    到了九十年代,工人的奖金收入多了,各科室车间也有了奖励基金,春节前发年终奖成了职工的奢望,按现在的话说就是等着领导发大红包。红包不管多少都是工厂对职工的一种激励,工人们吃饱喝足了,玩儿够了,又拿到了一个大红包,您说,我们能不乐吗?
    

    中午吃过饭,职工就放假回家了,工人们骑着锃光瓦亮的自行车,脸上透着吃美了的神气,车筐里装着大馒头,算计着这年终奖怎么花呢?飞奔在回家过年的路上。
    各部门领导要等厂安全卫生检查组检查合格后封门才能离厂。

     多少年过去了,曾经在工厂里享受过年欢乐的人大多退休了,但回忆起这段美好时光,还是让我们激动不已 ,浓浓的过年气氛,和谐的同事关系,解馋的中午会餐,开心的各种活动……
    

    还有春节后第一天上班,厂领导们都到大门口迎接职工,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震撼……这感人的场景,今天想起来心里也是暖暖的,甜甜的。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原厂工会耿主席,老同事纪梅,开河,兰田提供了大量资料,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

    本文在2020.1.18北京人文地理公众号上刊载。


  • 点赞
    0
  • 0
  • 1.4万
举报

作者

作者

老城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博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