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宏伟远大 2017年06月29日
点赞 1
0
152
冒辟疆特定的几个思念场景现于《红楼梦》中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13

  2017-6-29  《冒辟疆著<红楼梦>探源》

如皋红楼梦研究会

冒辟疆一生,有一妻五妾。这里解释一下,在我国几千年来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里,男人一夫多妻是平常事。冒辟疆19岁结婚,娶妻苏氏。29岁的冒辟疆于这年秋天省考落榜,之前曾经其友方密之、侯朝宗等推荐,故浪游到苏州的半塘与比他小13岁的秦淮名姬董小宛第一次相见。董对冒一见倾心,连称“异人!异人!”……1642年冒辟疆32岁时,其密友钱谦益慷慨地拿出白银三千两,把董小宛赎出身来,且代雇了一只船,把董小宛由半塘送到如皋冒家。此后,冒与董相亲相爱9年,直至1651年(顺治八年)正月初二离冒而去,正如冒辟疆在《影梅庵忆语》的“记谶”中记述:“今岁恰以是日长逝也。”(《冒辟疆全集》下简称《全集》P597)。

冒辟疆对董小宛,自朋友介绍以后从几次推延阻滞到认可,再到极其恩爱,卿卿我我、缠绵缱绻之情,是经过时间和举止的考验。《影梅庵忆语》中冒写道:董小宛“在风尘虽有艳名,非其本色;倾盖矢从余,入吾门,智慧才识,种种始露”。道出了亲身体验到的金石之言。在董冒相爱的9年中,使冒从小宛表面姿色的美,逐步渗透,体会到小宛对男人坚贞不二、誓死相从的灵魂的美。冒辟疆故将这种情怀以“潇湘”之名冠于董小宛,并显现在冒辟疆及其好友的诗文中。冒辟疆在“南岳省亲日记”(《冒辟疆全集》第323338页)记述,时年31岁的冒辟疆和他的两位叔叔,于1641年春正月初六日乘船从如皋出发,去探望在湖南衡阳任职的父亲冒起宗和母亲马恭人。经过83天的惊险艰难的水路跋涉,终于三月二十九日到达濒临湘江的衡州(今衡阳市)。

湘江有一解是“潇湘”,是湘江的别称。“潇”其本义就是水清深貌。“潇湘”就是因湘江水清而深得名。唐有《潇湘曲》之词牌名,南宋有《潇湘水云》之琴曲,元有《潇湘夜雨》之杂剧剧本,其意在抒发故国之痛或身世之感。

冒辟疆对“潇湘”情有独钟。在冒辟疆及其好友的诗文中多处出现潇湘之语,以潇湘暗喻其爱姬如夫人的董小宛。比如:《全集》第37页《题指树园新竹》其三:“青山舒淡石,静夜画潇湘。”《全集》第75页《戏作艳诗》中:“潇湘一幅小庭收,菡萏香余莫色幽。”《全集》第138页《湘中阁同阮亭先生望雨歌》诗第一句:“我昔游潇湘,最爱潇湘雨。潇湘一别三十年,暮烟欲见青难补。”《全集》第1597页冒的好友佘仪曾,在冒辟疆七十大寿时写的一首诗中更能看出:“……濯沧溟、身侧飞岑、咏潇湘、吾生可了。……”等等。而《红楼梦》全本一百二十回,就有5个回目中嵌进“潇湘”一语。展述如下:第二十六回目“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第三十八回目“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第四十二回目“蘅芜君兰言解疑癖   潇湘子雅谑补余音”、第八十二回目“老学究讲义警顽儿   病潇湘痴魂惊恶梦”、第一百零八回目“强欢笑蘅芜庆生辰   死缠绵潇湘闻鬼哭”。“潇湘”便是《红楼梦》中女主角之一林黛玉的代名词。难怪第二十三回中,写贾宝玉和众姊妹在入住大观园选房时,林黛玉便顺着宝玉的问话,笑答道:“我心里想着潇湘馆好。”这难道不是作者有意识的安排吗?是作者对董小宛深深地爱,通过潇湘一语移植到林黛玉的人物形象上,寄托其深厚的情意、永远的思念。这就是隐现在《红楼梦》文本中的证据,并不是什么巧合。

冒辟疆一生中还有几处特别思念的场所是其终生难忘、永不消失的,故在《红楼梦》中,他冒着被识破的风险,也要把相关寄思场所写进去。

首先说一说《红楼梦》第五十一回中,“众人闻得宝琴将素昔所经过各省内的古迹为题,作了十首怀古绝句,内隐十物,皆说这自然新巧。”其中第六首是《桃叶渡怀古》:“衰草闲花映浅池,桃枝桃叶总分离。六朝梁栋多如许,小照空悬壁上题。”且薛宝钗为打马虎眼而“先说道:‘前八首都是史鉴上有据的,后二首却无考……’”言外之意是:我说的这首诗是古人王献之与其妾桃叶的事,不是现今的事,不能瞎猜想在哪里哪个人作的诗。在这里且不分析薛宝琴是何人之原型,作为一个大家之闺秀,在那个年代里能不能“素昔所经过各省内古迹”令人狐疑,除非她是个侠女。

冒辟疆从明朝天启四年甲子(162414岁,到崇祯十七年甲申(164434岁,共20年的时间,一直求功名赶考不息。他16岁即上扬州去考秀才。以后每三年就要上南京去应乡试,也就是考举人。他六次上南京赶考,一次不落,结果是举人一次未中,只上了两次副榜,叫做副举。副举不算功名,不能参加首都的会试,不过比完全落第要好看一点。这里不再分析和谈论冒辟疆的感想和评判,反正冒心中感到老大的憋气。

冒辟疆去南京赴考必经扬州,因此在扬州、在南京他结识了许多文友。冒先是参加了1632年在苏州虎丘成立的带有反清复明性质的团体“复社”,1639年参加了反对阉党阮大铖的复社公揭事件,三年后继而又发生了桃叶渡骂座的反阮活动,后来清兵南下,南明弘光小朝廷散伙,复社也随之结束。

在明末,冒辟疆和宜兴的陈贞慧、桐城的方以智、商丘的侯朝宗,被时人合称为“四公子”。也就在那个时期,冒辟疆在秦淮河桃叶渡结识了秦淮八艳,留下一段风流艳史,并增添了一层绮丽的光彩,也就是与董小宛相识和结合。正如其友人吕兆龙写:“冒子岳立挺高标,风流桃叶共听箫;恂恂貌若子房子,更期司马早题桥。”晚年的冒辟疆遥想当年,30多位社友和众多名姬在桃叶水阁,为董小宛洗尘等等。由此来看冒对桃叶渡必是难以忘怀。

在《全集》中亦多处有桃叶渡或桃叶的字眼,这里不再一一列举。因此,冒辟疆在《红楼梦》中以薛宝琴的吟诗“桃叶渡怀古”,以抒发自己的怀念和寄托之情:暗喻当年相好的男男女女朋友们,终究要天各一方,各奔前程呀。这也许是冒辟疆在著写《红楼梦》时留下的又一个暗号吧。

再说《红楼梦》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中说道,元妃认为建好的大观园“何不命他们进去居住,也不使佳人落魄,花柳无颜。”等。当贾宝玉问林黛玉住哪一处好时,黛玉正心里盘算这事,忽见宝玉问他,便笑道:“我心里想着潇湘馆好,爱那几竿竹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处更觉幽静。”这个“曲栏”是什么地方呢?用其他词不好吗。其实这也是作者特意在此处使人不介意的地方,留下一个特定思念情境的特殊记号。

冒辟疆在《影梅庵忆语》“纪遇”中写道:1639年初夏,“浪游吴门,屡访之半塘,时逗留洞庭不返。……将归棹,重往冀一见。姬母秀且贤,劳余曰:‘君来数矣,予女幸在舍,薄醉未醒,然稍停复他出’。从兔径扶姬于曲栏与余晤。……时姬年十六。”“余告以昔年曲栏醉晤人。”冒辟疆友人张明弼在《冒姬董小宛传》中也照此写:“一日,姬方卧醉唾,闻冒子在门,其母亦慧,倩亟扶出,相见于曲栏花下。”其他冒及友人的诗文也多处出观“曲栏”一词。这里不再列举。这半塘之曲栏是冒董首次相会的地方,相见相爱自“曲栏”开始,这怎么不是一个特定的思念景物。冒辟疆让林黛玉与董小宛“心心相印”何等有趣,何等巧妙地表达了冒辟疆对董小宛永久的思念。还有一个更为特定思念的地方“毗陵。”冒辟疆在《影梅庵忆语》“纪遇”中记述:“至壬午仲春,都门政府言路诸公,恤劳臣之劳,怜独子之苦,驰量移之耗,先报。余时正在毗陵,闻音如石去心,因便过吴门慰陈姬。”此段是说冒辟疆的父亲冒起宗,受冤枉被迫害,被调往正在战乱中的湖北襄阳任职,命在旦夕,冒辟疆心急如焚,去京都四处活动,营救其父避去襄阳。后来,他正在毗陵的时候,听到父亲不去襄阳的消息,方去掉心中一块石头。

在《祭方坦庵年伯文》文中也记述:“残腊撄险,两家各以百口冒死抵毗陵,履虎不咥,各庆生还。”

“毗陵”在什么地方?毗陵实际上就是地处现常州市北郊原武进县区域的一个驿站,是古时交通要道,是冒辟疆多次经过的地方,记忆尤其深刻。

《红楼梦》最后一回有一段记述:贾宝玉的父亲贾政扶贾母灵柩,贾蓉送了秦氏、凤姐、鸳鸯的棺木到了金陵,先安了葬。贾蓉自送黛玉的灵,也去安葬。贾政料理坟墓的事。一天贾政接到家信,得知宝玉贾兰得中,心里很欢喜,后来看到宝玉走失,复又烦恼,只得赶忙回去。从家书中得知他果然赦罪复职,更是欢喜,便日夜趱行。“一日行到毗陵驿地方,那天乍寒下雪,泊在一个清净去处。……自己在船中写家书……写到宝玉的事,便停笔。抬头忽见船头上微微的雪影里面一个人,光着头,赤着脚,身上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的斗篷,向贾政倒身下拜。贾政尚未认清,急忙出船,欲待扶住问他是谁。那人已拜了四拜,站起来打了个问讯。贾政才要还揖,迎面一看,不是别人,却是宝玉。贾政大吃一惊,忙问道……”那人只不言语,也未及回言,只见船头上来了一僧一道,夹住宝玉道:“俗缘已毕,还不快走。”说着,三个人飘然登岸而去。

《红楼梦》作者在写这大结局时,让贾宝玉与其父最后一次会面,独独选择毗陵之驿站,这与冒辟疆得知其父不去襄阳任职的消息,也是在这毗陵。这难道不令人联想和耐人寻味吗!这恰恰表明是冒辟疆在著写《红楼梦》时,给后人留下的又一个重要的信息,而不是偶然的巧合。

作者

作者

宏伟远大

上海冒氏家族文化研究会会长 如皋红楼梦研究会名誉会长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