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抗战胜利警惕日本右翼势力复活军国主义

纪念抗战胜利警惕日本

右翼势力复活军国主义

刘惠恕

201093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纪念日,在从事这一纪念活动时,我们的重要任务之一是时刻警惕日本右翼势力复活军国主义,维护来之不易的中日友好邦交关系。近年来,日本国内右翼势力试图复活军国主义的活动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否认南京大屠杀惨案曾经发生的基本的史实

日本《2006年版中学历史教科书》(日本文部省200545审定公布)中,完全回避南京大屠杀历史问题,仅在一张名为 “因巷战而遭到破坏的上海市区”照片上,用小字注了一段话:“在东京审判认定日本军队在1937年的日中战争中占领南京时杀害了很多中国民众,但是关于事件的实际情况,资料上被发现有很多疑点,现在仍在争论。”[1]南京大屠杀历史事件真的未曾发生过吗?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陷当时国民政府首都南京后,曾大量屠杀城内平民和被俘士兵,这就是史料所记载的南京大屠杀惨案。后来,根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1948年11月4日在东京审判时所认定的事实:“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20万人以上”。[2]而根据中国学者的研究意见,实际死难人数共达30余万人。而日本右翼分子完全否认这一基本事实,其代表者田中正明说:日军占领南京前夕,南京仅有“20万”人,日军怎么能二三十万地杀人?因此,他断言南京大屠杀为“虚构”。[3]但事实是:在日军占城前夕,根据南京市政府1937年11月23日所发的 《关于难民遣送致军事委员会后方勤务部公函》:“查本市现有人口约50余万。”[4] 而日军占城之后,根据当时南京难民区国际委员会所提供的数据:“到这个城市被占领时,人口只有20万到25万。”[5]实际死亡人数在30至25万人之间。此外,根据笔者考证,南京之战中国参战军人人数为11万人,城陷后,突围人数约24600人,阵亡约42400人,被俘约5万人,后悉数被日军屠杀。[6]这项人数与上项人数相加,中国在南京大屠杀中的实际死难人数约30至35万人之间。此外,在上海“八·一三”淞沪抗战打响之后,江浙难民大量拥入南京城,人数难以统计,[7]仅以死难人数数万人计,中国学者所提出的南京大屠杀死难人数为30至35万人之间的数据只多不少。

以上是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存在的客观依据,不容日本右翼人士否认。在此还需要指出的是:南京大屠杀事件仅是侵华日军在整个长江三角洲地区发动的大屠杀事件的一环,当时的日本军国主义者试图用这种特殊的恐怖手段来征服中国,因此,当时在宝山罗泾、金山、松江、昆山、苏州、无锡、镇江、句容、江宁、芜湖、扬州等地都曾发生过侵华日军的屠杀惨案,这些地区的死难人数尚待研究,而仅苏州一市,根据李根源 《险难吟》 组诗和 《密勒氏评论周报》 1938年3月19日期所记数字的推论,死难人数即在7至8万人之间。[8] 由此足见侵华日军所从事的大屠杀的罪恶之大。日本右翼势力否认南京大屠杀基本史实的真实目的,是试图否认日本军国主义历史上的侵华罪行,为其重新称霸亚洲,制造理论依据。

二、通过不断修改历史教科书来掩盖历史上日本军国主义者所发动的侵华战争罪行

根据日本的教科书制度,由民间团体自由编写,由日本政府(具体通过文部省) 每隔4年进行一次审定颁发,由日本中学自主选用。而日本右翼势力利用这一制度,每隔4年总要制造一次教科书事端,而由日本文部省2005年4月5日审定通过的日本右翼团体“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写的2006年版《新历史教科书》(2006年使用,免费发放,当时同时送审的8 部教科书均获通过),更是在掩盖历史上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罪行方面做足了文章。除上举否认南京大屠杀罪行之外,其他谬误尚有:将日本历次发动侵华战争的责任均推咎于中国,如讲甲午战争的原因是清朝不想失去朝鲜,“九·一八”事变是由于中国人反日运动激化,卢沟桥事变是由于有人向日本军队开枪等等;反对把慰安妇问题记入教科书; 大书原子弹袭击给广岛长崎造成的损失;宣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的非法性;鼓吹日本殖民统治“造福”于亚洲,如在台湾兴修水利等,而完全否认中国在历史上对台湾的一贯主权。

需要指出的是:日本右翼势力所编的掩盖侵华罪责的教科书 (包括以前所编的其他反历史教科书) 严重毒害了日本的国民精神,以至一次在日本中学的历史教学中,有老师公然问学生:下一次中日战争会在何时发生,学生的回答则是在2050年之前,且大多数学生都认为应做好提前开战的准备。[9] 2005年4月5日,外交部领导成员乔宗准奉命召见日本驻华大使阿南惟茂严正交涉新版教科书问题,指出 :“教科书问题的实质是日本能否正确认识和对待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历史,能否以正确的历史观教育年青一代。”[10]

三、日本政界要员年年参拜靖国神社,为死在战场上的军国主义分子招魂

始建于1861年的靖国神社,共陈列了约250万日本军人亡灵,其中包括东条英机、松井石根等14名日本甲级战犯亡灵。日本每年4月22日和10月18日在此举行春秋大祭,8月15日在此举行终战纪念日祭祀。

自小泉纯一郎当选为日本首相后,年年率领议员参拜靖国神社,2004年间,日本有94位民间反战人士曾通过日本冲绳岛那霸地区法院起诉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违反了宪法规定的政教分离原则”,2005年1月28日起诉书被驳回。2010年6月4日当选的日本民主党新任菅直人首相尽管未带议参拜靖国神社,但值得重视的是:在日本右翼势力的极力鼓噪之下,对于靖国神社的参拜近年有了国际化趋势。如应日本右翼团体“一水会”邀请,以法国国民阵线党首勒庞为首的欧洲极右政党代表于2010年8月12日起在东京出席极右政党论坛,上演了一场东西方极右势力牵手“闹剧”,8月14日在法国国民阵线副主席布鲁诺·戈尔尼施等人簇拥下,勒庞参拜位于东京九段的靖国神社,并参观社内美化日本侵略历史的“游就馆”,不少日本和国外媒体全程追踪记录。勒庞称:他参拜的目的在于向那些“以身殉国者”表达敬意,“无论他们是日本人,还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军人,我们抱有同样敬意”。靖国神社方面则表示,勒庞之前,罕有外国政党党首前来参拜。而“一水会”成立于1972年,由日本作家、右翼政治狂热分子三岛由纪夫的党羽组成,2000年,木村三浩出任“一水会”会长,打出“新右翼”旗号。其否认日本侵略历史,否认南京大屠杀,一心替日本军国主义翻案。由“一水会”会长木村三浩发起的会议名为“带来世界和平的爱国者集会”,欧洲极右政党共派出大约20名代表与会。[11]

日本政界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已成为严重影响当前中日友好邦交的主要问题之一,恰如日本前首相、日中友好协会名誉会长村山富市所指出的那样 :“以日本首脑参拜靖国神社为主的历史问题以及台湾问题等”,是日中之间存在的“主要问题”。[12]

四、强占中国领土钓鱼岛

钓鱼岛 (日本称尖阁群岛),位于台湾东北约120海里,距琉球本岛西南约230海里,共包括北小岛、南小岛、黄尾屿、赤尾屿、冲南岩、冲北岩、飞濑小屿等8个小岛,总面积7平方公里,自古以来属中国领土。甲午战争后,日本明治天皇第13号敕令将其划入冲绳县, 1945年美军接管冲绳,包括钓鱼岛,1971年6月17日,美日在签署 《归还冲绳协定》 时,美单方面将钓鱼岛连同归还日本,但这一作法从未得到中方政府承认。1990年日本右翼组织“日本青年社”在钓鱼建岛灯塔,2005年2月9日(中国春节) 日本政府宣布接管日本右翼在钓鱼所建的灯塔为“国家财产”;2005年3月24日,日本冲绳县石垣市议员又拟向市议会提议制定“尖阁列岛日”条例。[13]

必须指出的是,日本右翼势力试图强占钓鱼岛的图谋,违背了中日老一辈政治家有关协商解决钓鱼岛争端的提议,再现了其企图称霸亚洲的野心,也决不会得逞。这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答记者问时所指出的 :“日本就钓鱼岛采取的任何单方面行动都是非法和无效的。”[14]

五、染指中国东海油气田资源,制造所谓的“冲之鸟岛”问题

中国政府主张东海底地形和地貌结构决定中日之间经济区界限,此即“大陆架自然延伸”原则,而日本政府则要求以两国海岩基准线的“中间线”来确定专属经济区界限,而即从日本方面的说法,目前中国正在勘察开发的平湖油气田距“日中中间线”100多公里,“春晓”油气田距中间线5公里以上。 日方却强词夺理,认为中方开发这两个油田,会吸走“中间线”一侧日本的油脉。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日本又制造所谓的“冲之鸟岛” (又译冲鸟岛) 问题。所谓“冲之鸟岛”距东京东南1740公里,涨潮时只露出2块岩石(不到10平方米),退潮时也只有5平方公里。  而根据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岛屿应是高潮时高于水面的自然形成的能维持人类居住的陆地区域, 而日本所谓的“冲之鸟岛”只是海上岩礁,完全称不上什么岛屿。日本政府制造“冲之鸟岛”的真实目的,是欲以此岛为界,设立200海里经济专属区,与中国争夺东海油气田资源。此外,日本政府2005年4月13日开始受理日本民间企业对东海“中间线”以东“油气试采权”的手续,就此,中国外交发言人秦刚指出:日本政府的这种做法“是对中方权益和国际关系准则的严重挑衅”,“日方的这种挑衅行为中方是不能接受的,是坚决反对的。”[15]

 

以上所述,是日本右翼势力试图复活军国主义的具体表现。2005年4月23日,参加完亚非峰会的胡锦涛主席在下榻的雅加达饭店中会见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时,就维护中日关系发展提出了5点主张 :第一,要严格遵守 《中日联合声明》、《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和《中日联合宣言》3个政治文件,以实际行动致力于发展面向21世纪的中日友好合作关系。第二,要切实坚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也使日本人民深受其害。正确认识和对待历史,就是要把对那场侵略战争表示的反省落实到行动上,绝不再做伤害中国和亚洲有关国家人民感情的事。希望日方能以严肃慎重的态度处理好历史问题。第三,要正确处理好台湾问题。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涉及 13 亿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日本政府多次表示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独”,希望日方以实际行动体现上述承诺。第四,要坚持通过对话,平等协商,妥善处理中日之间的分歧,积极探讨解决分歧的办法,避免中日友好大局受到新的干扰和冲击。第五,要进一步加强双方在广泛领域的交流和合作,进一步加强民间友好往来,以增进相互了解,扩大共同利益,使中日关系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16]胡锦涛主席就中日关系问题讲话,也是我们反对试图复活军国主义的日本右翼势力的强大思想武器。我们必须时刻警惕正在复活中的日本军国主义,加强自身经济力量发展,团结日本民间反战力量,维护来之不易的中日友好关系。

2010年8月17日

 



[1]《日“凶化书”在讲述怎样的历史?》,见 《新民晚报》, 2005年4月25日。

[2]见《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关于日本在南京进行大屠杀罪行的判决》,《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档案》 ,第579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3]田中正明:《“南京大屠杀”之虚构》,世界知识出版社,1985年版(译本),第 40 页。

[4]见《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关于日本在南京进行大屠杀罪行的判决》,《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档案》,第702页。

[5] 《南京战祸写真市·区调查·人口》,见《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料》,第272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

[6]见拙著《南京大屠杀新考》 ,上海三联书店,1998年版,下编第2章,第124页考证。

[7]见李根源 《险难吟》 组诗所记,载 《抗日风云录》 (下册),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87—192页。

[8]见拙著 《南京大屠杀新考》,第100—101页考证。

[9]见《新民晚报》 2005年4月17日文:《历史教育带给我的思考》。

[10] 《就日本政府审定通过否认、美化侵略的右翼教科书,中国表示愤慨,向日方严正交涉》,载《新民晚报》 ,2005年4月6日。

[11] 材料出处见《新民晚报》2010815日报道。

[12]见新华社长野 (日本) 2005年4月14日电:《在日中友协第十次中日友好交流会上的发言》,转载 《新民晚报》,2005年4月15日。

[13] 见《参考消息》2005323日报道。

[14]见《新民晚报》 2005年2月10日文:《孔泉就钓鱼岛问题强调中方立场》。

[15]见新华社北京2005年4月13日电:《日本政府授予日企东海“中间线”以东油气田试采权》,转载《新民晚报》,2005年4月14日。

[16]新华社雅加达2005年4月23日电。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刘惠恕博克

刘惠恕博克

擅长 社会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