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不明原因发热,以为是艾滋病,岂料结果更恐怖……

*本文所涉及专业部分,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异常凶险!

41岁男子,来急诊科就诊。

来的时候人很正常,就是有点发烧(发热)、乏力,觉得浑身没劲,头痛。

“发烧多长时间?”,我问他。

“好几天了,断断续续,自己量了体温,也就38.5°C左右那样,不是太高。”他说。

发热太常见了,成千上万的疾病都会导致发热,急诊科医生最怕的就是发热。简单询问病史后,我认为是上呼吸道感染,小意思。头痛可能和发热有关。我给他听了心肺,没发现什么异常。

为了保险,我还做了胸片,以防是肺炎,结果没事。后来他自己要求做个心电图,也是正常的。化验的血常规也出来了,白细胞是正常的。其他指标也没有太大异常。

“我给你开了点感冒药,回家好好休息,多喝水就行了。”我边开医嘱,边跟他说。

他迟疑了一下,说:“李医生,有件事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他把声音稍微压低了。

“说吧,什么事?”我还在开医嘱。

“我前段时间出去玩了,”他突然变得扭捏起来,“不知道有没有影响。”

我的思绪一下子被他吸引住了。

“什么意思?说清楚点。”我望着他说。

“就是那个,我前段时间跟几个朋友住宾馆时,叫了特殊服务,后来就开始发烧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传染病之类的。”

“但是我肯定,我是做了安全措施的,我们都有戴保险套。”他望着我,似笑非笑。

我笑了笑,说:“你担心什么?”

“就是担心会不会传染到性病,艾滋什么之类的。所以我今天来看看急诊。”

我有点想笑,但是肯定不能笑。因为看得出他还是有点担心的。

我说:“你先不用害怕,首先你戴了安全套,那几乎是很安全的了,而且即便是艾滋病,也不会那么快就开始发作的了。如果你不放心,你明天去门诊皮肤性病科咨询艾滋病检查相关的问题,急诊这里做不了这些项目,好不好?”

化验艾滋病相关的检查,我能做的就是查免疫四项,查的是艾滋病的抗体,但这些抗体是需要时间才能产生的,不能早期诊断艾滋病。早期可以查病毒核酸来确认。所以,我让他去门诊看。另外有一点,我从来没有见过艾滋病,没有经验。早期艾滋病可能就只有发热、乏力,看起来跟普通感冒没什么区别。

他的担心,其实是有道理的。我跟他解释了几句,他理解了,就回去了。

让我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他又回来了,穿的衣服比昨天多。

“很冷么?”我问他。

他微微笑了笑,说:“还好,昨天回去之后,吃了药效果不好,昨晚还是发热,而且睡不好,总感觉全身都不舒服。”

这句话让我警惕了!不会真的是艾滋病吧,我的天!

艾滋病的所有症状都是不特异的,必须借助辅助检查才能排除。事实上,支持他是艾滋病的证据不多,仅仅是一个“不洁性行为史”,而且他自己言之凿凿有做好安全措施,那么被传染到艾滋病的可能性是不高的。想到这么一层,我的思绪就开阔了些,想想有没有其他可能性。

昨天的胸片、心电图、血常规都是正常的,患者现在有发热、乏力、浑身不舒服等等非特异症状,要想进一步鉴别,必须找到新的突破点。

于是,我给他仔细检查了一遍,没发现特殊异常。为了排除性病可能,我还看了他的生殖器,没发现软下疳、皮疹、溃疡等等异常。

“有没有呕吐过?”检查完后我问他。

“没有。但是胃口不怎么好,昨天没怎么吃东西。”他眼睛有点疲惫,嘴唇很干,看来昨晚真的没休息好。

“做什么工作的?”我问他。这个问题本来昨天就应该问清楚的了,但昨天太忙,加上我先入为主认为他是普通感冒,所以没问。患者的工作性质,有时候是诊断的关键。

“我是做销售的。”他说。

“销售什么?”

“代理XX啤酒的。”

我“哦”了一声,没再问什么。我平时不喝酒,也没听过这个名字。这时候,护士推门而入,却把他吓了一跳。这么一个壮汉,这么容易被吓到。我心里觉得奇怪。

他把领口拉高了些,似乎有点冷,他让护士把门关上,外边风大。

护士没说什么,跟我要了点东西后顺手关了门出去了。

“你很冷么?”我问他。

“有点。”

糟糕,该不会有畏寒吧,我想。

患者有发热、畏寒,浑身不舒服,看样子不像是普通感冒,该不会是其他脏器的感染吧?但昨天血常规看到白细胞不高啊,我有点疑惑。

“小便有没有问题?有没有尿频、尿急、尿痛?”我问他。

“没有。”

我基本上可以排除是泌尿道感染方面问题。而且刚刚检查了,腹部也是正常的,不像腹腔脏器炎症表现。患者像是感染性疾病,但目前我没找到能够很好解释病情的感染灶。还需要进一步检查,我告诉自己。

我大脑快速思索着,动作却很慢,今天忙了一天,没怎么喝水,我顺手拿过桌面的保温瓶,打开盖子,咕噜噜喝了两口。

让我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我喝水的瞬间,他“倏”的一声站了起来,后退了两步。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莫名其妙,我瞪着他。想问他怎么了。但当我看到他脸上惊恐的神情时,我顿时感到背后一阵凉意。

他死死盯着我手中的保温瓶。没说话,喉头上下抽动着,脸色开始变得铁青。

这一切发生的太迅速,我来不及思考。

“你怎么了?”我很惊愕。

“没....没什么,水....水.....”他开始有点语无伦次,连说了几个水字。想看我手中的保温瓶,又不大敢看。那样子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躲在墙角里,紧缩着身子。

突然,我的思绪像被雷电击中一样。

他该不会是害怕我手中的保温瓶吧?他该不会是害怕我喝水吧?

他怕水!

如果有经验的医生,看到我这个描述,应该能猜到这个患者的疾病了。他今天从一开始就表现的很反常,大热天的穿了两件衣服,衣领还拉的那么高,说明他怕风,我开始还以为他是畏寒。

他胃口不好,我开始以为是发热所致。但是为什么口唇那么干燥呢,我明明有叮嘱他回家多喝水了,为什么他不喝,现在看起来是因为他不敢喝啊。

但这一切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在疾病谱里面,我认识的,会导致害怕水的,只有一个疾病,那就是:

狂犬病!

为了证实我的猜想,我面对着他,又喝了两口水。吞水的时候故意发出比较大的声音,我瞪着他,看他什么反应。

但我看到他反应的时候,我后悔了。因为他显得很不自在,脸上表情扭曲。我停止喝水,他也逐渐缓了过来,但始终不敢再靠近我。我突然觉得很悲伤,很悲凉,一种无力感向我袭来。我多么希望他不是狂犬病。

“最近有被狗咬过么?”我小心翼翼问他。

他稍微想了想,然后缓缓点头,说:“有的,正月底在乡下被小狗抓咬过......”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嘴唇开始颤抖,支支吾吾,没再说下去。

我赶紧安抚他坐好,然后出去找了主任。那天主任刚好又不在,我只好电话告诉他,说诊室来了一个怀疑是狂犬病的患者,让他回来看看。主任在开会,回不来。刚好老马在,我跟老马说了这个病例。

老马沉吟了一下,说:“先联系感染科吧,请他们来看看。”

等我回到诊室时,患者不见了。

问了急诊台的护士,说患者刚刚匆匆离开了。

老马说,如果真的是狂犬病,那他应该就活不久了。

我们都知道这个事实,如果真的是狂犬病,一旦发病,死亡率就是100%。事后我联系了感染科,他们也认为诊断为狂犬病的可能性大,但不能确定,如果有病毒抗原、抗体检查就好了。

但患者已经走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走。

这是我从医以来见到过的第二例狂犬病,当然,这个只是高度怀疑而已,没有确诊。

艾滋病可怕么?可怕。但是艾滋病潜伏期平均有9年那么长,从初始感染到终末期,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可能持续10年甚至更长时间。

而狂犬病不一样,一旦发病,不超过6天,就会死亡。

写于文末:狂犬病主要由病兽咬伤、抓伤人体皮肤黏膜或舔及人体破损的皮肤黏膜后感染狂犬病毒导致。犬类是主要的传染源,此外猫、蝙蝠等也能传播此病。人一旦被咬伤,及时注射狂犬疫苗至关重要,严重者还需注射狂犬病血清。

来源:听李医生说

作者:李鸿政

校对:臧恒佳

责编:潘颖

来源:腾讯 原作者:医学界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Was

Was

擅长 财经 文章的撰写

因为相信,所以看见……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