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辛戈的微笑 2017年01月27日
点赞 11
0
5,166
父亲除夕夜的祈祷 我的心灵之旅(5)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17

我们家每年除夕团圆的重头戏不在吃年夜饭或领红包,而是合家围绕在餐桌前低头、闭目地静心聆听父亲在这两个节目前的祈祷。这个行之数十年的传统从我有记忆时就开始,父亲总是扮演牧者,而我们这群羊,则由最初的四个子女衍生到与父母的四代同堂。上帝的见证下,父亲的祷告词通常是先对家族每位成员的一年生活做总结,再带领着我们这些后辈子孙从反省到感恩再到对来年的期许,最后,为我们祈求上帝的恩典赐福。

对于父亲这么多年来的祈祷,我印象最深刻也最震撼我心的是二零一一年的那次。那年除夕前几天的晚上,我陪着母亲观看电视连续剧,母亲看得很专注,我虽坐其旁,却无多所言语,直到第一段广告的空档,母亲突然转头问我:「你看我有没有瘦一点?」,我回说:「有啊!当然有!」,「是哪里瘦?脸还是身材?」母亲续问,我笑笑地答道:「妈,您整个人都瘦了!」。长年以来,母亲一直嫌自己身材显胖,以往每当母亲如此问我时,我都以这是「福相」答之,但那次母亲听闻我的答案改为「瘦了」这两个字后却是满意的轻笑出声;第二段广告时,母亲再问我:「你看我和刚才电视里面演妈妈的那个女人比,哪个年轻?」,我曾看过那位电视明星的相关报导,那年母亲年岁七十九,印象中那位女明星的实际年龄该略小母亲约十五岁左右,可我却不假思索地回答:「妈,您看起来比她年轻多了!」,母亲又笑了;第三段,母亲没再问我,却对我说道:「这一年多亏了爸爸,我的身体越来越差,都是爸在照顾我。」母亲说这话时的表情很平静,语毕,随即再将眼光转回到电视屏幕。我没答腔,将身体后靠椅背,默默地注视着母亲的侧后身影,思绪不自觉的飞向在卧室休息的父亲。

应该说那是个征兆,可我在当时并未察觉母亲说这句话的背后所隐藏的含意,这个答案直到几天后的除夕夜经由父亲的祈祷才揭晓。那晚父亲祈祷的重点几乎都环绕在母亲身上,祈祷文的许多内容我们也从未曾听闻过,然而,也不知是否父子连心,从父亲开口的第一句:「让我们一起低头祷告。」的声音响起,我竟有了股仿似已感知会有异样的感觉。父亲在祈祷文中说,母亲前段时间一直有意、无意地向他表露非常思念外婆,想去找她和陪伴她的念头,而父亲每次只要听到母亲如此诉说,就坚定、郑重的告诉母亲:「有一天我们都会去,但绝不是现在。」。我的外婆在二零一零年以九十九岁高龄往生,母亲身为长女,自然伤痛逾恒,我们这些晚辈虽也难过,却更不忍见母亲连日悲哀,都以「这是外婆的福气,她是蒙主宠召,现在正快乐的在主跟前眷顾着我们呢!」这类话语来安慰母亲。不料时隔不到一年,母亲虽不再在我们面前表露她对外婆的思念,却私下向父亲传递了这个讯息。随着父亲的这段话,我的心头开始激动,却压抑着不敢发作,父亲在接着的祈祷中还告诉我们,母亲前几天曾为了她的这个念头问他会不会怨叹有这样想离开人世的想法?父亲回答母亲说:「我们两个人,如果我先离开,我只会怨叹为什么我在生前努力不够,没多为你留下可以让你安享余年的财产;如果你先我走,我就会怨叹自己为什么没在你生前多照顾到你!」。这些话,原本都是父母间的夫妻交谈,父亲却在他的祈祷中当着所有儿孙面前说了出来,而在这同时,我听到了来自周旁此起彼落的鼻头抽搐声,我紧闭双目,没敢睁眼瞧望是谁发出,直到父亲祷告结束,我才发觉每位家人都湿红了鼻眼。我事后回想,父亲那一夜的祈祷除了是提醒我们他和母亲都已经老了外,更是父亲要在他的所有后代子孙面前再度坚定母亲不能存有想先离开他的念头,并在上帝见证下,信守他们当年在教堂宣誓的婚姻诺言。

时至今日,我脑海仍常不自觉地忆起父亲那年除夕的祈祷。我必须说,那一夜,是我此生第一次真真切切地体悟到存在于父母间,相互以彼此生命共同孕育长达即将六十年,如坚稳盘石般无人能撼动的爱情,尤其是当我瞧见父亲在结束祈祷后以双手将最后一个写着「我的爱妻」这四个字的红包交给母亲的那一瞬间,更是令我激动的难忍落泪。

两年前,母亲身染重疾,家中虽请了特别看护,父亲对母亲的照顾却未因此而有减少,为了配合父母亲的作息,我们虽从那年起将家族的除夕团圆饭改移至中午,但庆幸的是,我们仍有这福份能领受父亲的祈祷。可今年,父亲从一早见我面时就说他头晕无法起身,母亲当时仍熟睡着,我与父亲轻声交流,得知是母亲整晚睡不着觉,每隔一段时间就叫醒父亲和她说话。我推测父亲的头晕是因此而失眠导致,恳请他先躺在床上多休息,没料,父亲却在午前将大哥和我叫至床前,并说他无法久站而把今年的祈祷使命托付给大哥代行。这餐饭,父亲在未待结束就先发放红包,然后留了句要先休息就径自慢步回房,母亲见状,因坐在轮椅上不易转身,只得扭头朝向父亲行走方向,开口呼叫着父亲,我和大哥几乎在那剎间异口同声说道:「爸头晕,先回房休息。」

之后,母亲默默进食,眼珠泛着些许泪光。约莫半小时后,我独自溜进父亲房间。父亲已闭目躺床,我却没听到他的鼾声。我怕惊扰父亲安眠,不敢多所停留,临掩门前,我在心中默祷,希望父亲这觉能睡得饱饱,明年除夕再能听到您的祈祷。

 

 

 

 

 

 


 

作者

作者

辛戈的微笑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