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90秒 2017年01月31日
点赞 1
0
3,866
我记录中的京剧名票孙跃明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311

这几天是孙跃明最忙碌的日子,刚给他打电话,他在京剧院正弄演出说明书那一摊事情。他自己的个人专场,什么事都需要自己操办,确实也难为了他,我与他朋友多年,在这么重要的时刻也帮不上他的忙!

跃明与我同庚,所以这个个人的专场既是作为一个京剧票友对自我的一个挑战,也是他对自己五十岁的一个舞台小结;既是对自己艺术的一个检验,也是对自己人生的回顾,说明他很有勇气面对自己,这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到的!

要说明他的为人和他的艺术,我有当年的文章为证:我查找了一下,有2003年我写的系列文章中的一篇“孙跃明”,还有是08年他演出京剧《断桥》的一篇观后文章,应该大致可以说清楚我对他人品和艺品的认识,在他专场演出之前再发出来以为专场演出暖个场,并衷心预祝跃明兄专场演出圆满成功!

我的票友朋友散谈系列之十

——南京梅派孙跃明

前不久南京“青梅国剧票社”在南京成立,京剧界名流新艳秋、王琴生、陈正薇等都出席了成立大会,还进行了演唱表演。什么样的票房成立会有这样大的魅力,让这些名头如雷贯耳,却都已经深居简出的艺术大家出现在众多票友面前呢?这就不能不提“青梅国剧票社”的负责人孙跃明。

和孙跃明认识是通过他的学生小潘。有一次浙江大学的一位老师来我们京剧茶座说她刚去了南京,她的学生小潘提到了我,说京剧茶座的水平很高,她给了我小潘的电话,而我恰有去南京的机会,这样我们在南京见面了。原来小潘在浙江大学上学时曾经来过京剧茶座,毕业之后回到南京投在孙跃明老师门下学习京剧,因为这样的因缘,我认识了孙跃明。有意思的是我见到孙跃明时觉得他是个矜持优雅的绅士,和我不郎不秀的作风形成鲜明的对比,而我俩还是同岁呢!初次见面彼此还都比较客套,临走的时候他执意把打的的钱先付给了司机,他的做法让我大感意外,在以后的交往中我逐渐了解他是很重礼仪,往往是按照中国人传统礼貌来规范自己在朋友交际中的行为。

我们的交往是在各自不同的京剧活动中继续的。

2000年孙跃明参加天津第四届“和平杯”京剧票友比赛,以梅派名剧《生死恨》夺得“十大名票”称号,他是南京唯一的全国“十大名票”。他在天津,然后又到北京,我都和他保持联系,知道他的最新消息。

他第一次来杭州是参加杭州的一个票友节的活动,当然他不会忘记给我带来南京的特产,其实他自己的生活并不是很宽裕的,但他不会因此而“失礼”。在杭州期间和我们杭州的票友进行了交往,还到我们京剧茶座演唱。在票友节闭幕活动中表演他的拿手好戏《生死恨》的“机房”,我们杭州的几位要好的票友朋友都去捧场了。他的扮相太漂亮了,以至于许多女性票友纷纷围着他要求合影,他们说:他真的比女人还女人!

和他认识的几年中,我几乎每年去一次南京,去南京都要和孙跃明见面,我们聊的东西很广泛。他得过心脏病,动过手术九死一生,所以他对生活和人生都很宽容;他对自己很有原则,并且很遵守原则。他是很聪明的人,对京剧的理解和体现有了自己独到的方面。他在南京有很多学生,他每天都要带学生去喊嗓子,教他们练声、练气,和他们一起喊,给他们说戏。他说给学生们说戏对自己是很大的挑战,自己必须吃准、吃透才能给别人说,说戏对自己来说又是一个提高的过程,所以他的嗓音始终保持着良好的状态,唱腔的精密程度也非常好。现在“青梅京剧研究社”成立了,他是主要的负责人,这个研究社的活动中也有学习的内容,主要是孙跃明给大家上课。谈得多了,我们之间也增加了很多的信任和了解,他觉得我是他可以交的朋友,我也觉得他是我可以信赖的朋友。

去年我们京剧茶座进行了一场演出,孙跃明闻讯从南京赶来杭州捧场,叫我非常感动,虽然来去只两天的时间,他是把我们的事情当作他自己的事情在对待和看重,只有“朋友”两个字能说明问题。

孙跃明确实很绅士。他外出都是穿着很正式的,从头到脚都要自己很满意才会动身,要是有演出活动他更是认真对待。他参加南京艺术节的活动,在一个公园的露天,电视台录制一个名家名票的联欢活动,他从衬衫、领带的选择,到演唱是的表情、动作都进行精细的准备,我想即使是京剧的名家也不会再过于此。因为现场有风,对演唱有一定的影响,他下来就急迫地问我们说:啊行啊?他在平常私下朋友相聚时也是会说会笑,有时嘴也蛮“损”的,但是我从未见他在公开场合有失仪态。他虽然唱旦角,但他恪守“台下象男人,台上象女人”的行为标准,堂堂正正,大大方方,这与那些唱得不怎么的,脂粉气横行的人儿简直是霄壤之别。

现在孙跃明在京剧艺术上也可以说有点儿“功成名就”的意思,但是他并没有停止对艺术的追求和实践,我还时不时听说他又去哪里演出了什么的消息,京剧是他的精神支柱,也可以说是他的人生动力,但愿京剧也会好好地回报他的这份执着。

 

 

南京看戏

上周日,我的好友孙跃民、潘胜斌在南京实验剧场演出,我与夏迎宾从杭州赶去捧场,也是去学习!陈力因公出差正好也在南京,一同观摩了这场演出。

我与孙跃民、小潘相识已经有好几年了,但是他们的舞台演出还是第一次看。特别是孙跃民,虽然曾在杭州票友节上看过他一次《生死恨》,因为太片段了,没有领略到他艺术的全貌,今次他露演《断桥》,可以说全面展示了他的艺术造诣,使人不得不叹服,确实不负“名票”二字!

京剧舞台艺术通常讲“唱、念、做、打”四门功课,其实还不止,还有扮相、台风等等,所以一个京剧演员要让人说一个“好”字是很难的,必须要真有工夫的。专业演员如此,票友就更难了。但看过孙跃民的《断桥》我的评价是“真棒”!他不仅能掌握自己、能掌握人物,还能掌握舞台。

票友登台能掌握好自己已经不简单了。比方扮相好,不让人看了难受;不晕场不忘词,身段能完成,不出洋相丢三落四,凡此种种都是因为票友是偶尔上台,比不得专业演员。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孙跃民可以得满分。他的扮相秀丽端庄,令人莫辨雌雄。他扮好了在后台,旁边就有妇人在发话:看了你啊真叫我们无地自容,谁能想到你一个汉子能扮得那么漂亮。至于别的毛病他是一点都没有的。身上穿的、头上戴的都是他自己私房的东西,从中也可以看出,要想掌握好自己化的代价。

既然是表演,就是要通过京剧的基本艺术手段来表现人物,这一个环节可以看出这个演员是不是聪明的演员,也就是说演员究竟有多少本事!孙跃民一出场就让人有一个明显的感觉,这确实是个被杀败后困顿的女人,他做出的是一种“愁容”,起先我还以为是他脸相带愁,但是到后来夫妻团圆,同归红楼时,他展开愁容,露出喜色,我才明白他很入戏,也很会演戏。这就不是一般票友的境界了。到后面青儿要拜别白素贞“天涯走远”了,白蛇唱散板好言相劝,青儿不从,孙跃民这里的表演非常感人。只见他连连后退,双手无力下垂,接着呼出“青妹”两字,扬起两袖哀哀下跪,我被他这一声叫出来两眶热泪啊!我看过的《断桥》不知多多少,从来没有一个演员有这样的感染力,能把这样一出熟戏演绎得这么生动。

至于掌握舞台则是对演出整体性的把握,象配角之间的相互刺激、补充,台上临时出现情况的处理。《断桥》这出戏也可以说是看三个人的。这次的配角都是江苏京剧院的,他们也很卖力,三个人配合的身段基本上是合的,如果有时间多排练的话会更好,特别是下场,很有美感,在下场过程中还有一个小停顿,处理得摇曳生姿。在专业的带动下,孙跃民完成了他的创作,同时与他同台的专业演员也没有能盖住他的风头。

值得一提的是孙跃民不仅台上风头足,台下依然!在“猛回头避雨处风景依然”还没有唱完,台下左右两个上台通道已经被手捧鲜花、锦旗的人们占领。只见他们下场去,这里便一拥而上,简直把演员堵在了下场门。我数了一下大约有三、四十位观众上台献花,可见孙跃民在南京票界的声势!无数陌生男女要求合影没完没了,他已经被照的娥眉微蹙,不耐烦起来。我们几个要想留个影都挤不进去,后来是我硬把孙跃民给拽出来的。

小潘演出《起解》的片段,这是我第一次看他演出,也是他第二次彩唱登台。他的声音比以前已经大有进步,既宽又亮,是一条好嗓子的底子。闭口音稍微弱一点,表演上还要慢慢琢磨。

散了戏我们就直奔汽车站,坐6点的末班车回杭州。虽然这次来回九个小时在路上,但是能欣赏到这样高水平的演出还是不虚此行的。

作者

作者

90秒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博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