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一首讽刺诗 流传千古的名句

         以诗歌讽刺时事自古有之,早在先秦时期,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就有很多讽刺社会及统治者的讽刺诗。如《魏风·硕鼠》:“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汝,适彼乐土”。这首诗便是以老鼠比喻统治者不劳而获剥削百姓。在我们熟悉的唐诗宋词中也有很多绝妙的讽刺诗,譬如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杜牧的“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辛弃疾的“掩鼻人间腐臭场”等等或直接或含蓄地抨击当朝者骄奢淫逸、不顾国计民生。

        讽刺诗大多都很短小凝练,以手法夸张而含蓄,对场景和人物的特点提炼非常有代表性。下面这首南宋的讽刺诗便很有代表性,整首诗所描绘的场景极美,但正是这种美衬托出了朝廷的腐败:题临安邸,南宋·林升,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这是一首“墙头诗”,也就是诗人写在某地墙面而广为人知的诗。大家都知道,南宋可以说是一个极度繁华却又极度屈辱的朝代,经济高度繁荣但统治者却极为软弱,丢了半壁江山不思收复,仍旧偏安一隅醉生梦死。这首《题临安邸》正是为讽刺这种现象而作。

           起句“山外青山楼外楼”便抓住了极为典型的场景,让人联想到临安的繁荣华丽,一派承平气象。“西湖歌舞”更是日夜不休。然而“几时休”却是蓦然一转,显然诗人不愿看到这繁华欢快的歌舞,才有一问!盖因江山分裂,外敌环伺,这歌舞实在是消磨抗敌斗志的淫靡之音,如同南陈的《玉树后庭花》,如同盛唐的《霓裳羽衣舞》!后面一句笔意再次一转:“暖风熏得游人醉”又是一派极为典型的美景,一个“熏”字传神至极,将醉生梦死之态表现地含蓄委婉却又淋漓尽致!“熏醉”之后如何:“直把杭州作汴州”,昔日北宋都城汴州同样歌舞升平,然而已被金人抢掠占领,而今日赵家皇帝却忘乎所以,,怕是今日杭州又要重蹈昔日汴州覆辙了。

         林升其人,史书没有任何记载,生平不详,所传诗作也仅此一首。但这首诗却是绝妙无比,短短四句,写尽了杭州繁华升平的美景,骂尽了享受这繁华的一城权贵和腐败朝廷,愤慨极深!一句“山外青山楼外楼”更是成为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而一句“直把杭州作汴州”也是一语成谶,杭州果然重蹈了汴州的覆辙,所不同的是,汴州被金人抢掠占领,杭州却是被蒙古铁骑攻破!

来源:网络 原作者:网络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山与海

山与海

擅长 历史 文章的撰写

男,汉族,中共党员,大学程度,法院人民陪审员。上海电视台长宁中心记者,编辑,责任编辑,社区万花筒栏目导演,上海电视台、解放日报社会新闻一等奖,三等奖。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