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团大战冲破日军“囚笼”围困

作者:胡志中



百团大战纪念馆大厅中的浮雕 百团大战纪念馆供图

1937年8月召开的洛川会议产生了新的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军委主席毛泽东,军委副主席朱德、周恩来。百团大战纪念馆供图

范蔚的爷爷范子侠曾在山西阳泉率部作战。站在阳泉草帽山抗战遗址,当年的战斗遗迹依稀可见,范蔚眼泪止不住地流:“爷爷一生都在炮火和硝烟中度过,他为了自己的信念,放下了亲情,舍下了生死。”

那场令爷爷“舍下了生死”的战争就是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

彭德怀一拍大腿,“干脆就叫百团大战好了”

走进位于山西省阳泉市的百团大战纪念馆,一组气势磅礴、恢弘壮观的雕像展现在眼前,“百团大战 光耀千秋”八个大字格外醒目,这组群雕以娘子关战斗、狮脑山战斗、正太铁路破袭等为依托,生动再现了八路军指战员和人民群众同仇敌忾、英勇抗敌的激烈战斗场景。

1937年,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华北日军攻占了北平、天津后,投入30万兵力向华北腹地展开进攻,扬言“一个月拿下山西,三个月灭亡全中国”。

在此民族危亡之际,中国共产党提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八路军115师、120师、129师东渡黄河,开赴山西抗日前线。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115师主力在平型关伏击日军,歼敌1000余人,击毁汽车100余辆。

平型关大捷是全国抗战爆发后中国军队主动对日作战取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打破了侵华日军所谓“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地振奋了全国军民的抗战信心。

1938年9月29日至11月6日,中国共产党第六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在延安桥儿沟召开,全面分析抗日战争形势,提出党在相持阶段的任务,制定“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战略决策,为实现中国共产党对抗日战争的领导进行全面战略规划。

敌后战场上,随着人民武装和抗日根据地迅速发展,八路军总部决定以破袭正太铁路为重点,对华北日军的主要交通线进行总破袭。自此,八路军总部作战室,多了一幅军事地图——正太铁路地形图。

1940年,日军在华北推行“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企图把华北各抗日根据地分开来,使八路军“游”不了,“击”不成。

时任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副参谋长左权等决定,打一场大仗——直接参加正太路破袭战的兵力不少于22个团。

1940年7月22日和8月8日,八路军总部先后下达《战役预备命令》和《战役行动命令》,并上报中央军委。参战部队晋察冀军区、129师、120师随即投入大战前各项准备工作。

1940年8月20日至翌年1月24日,八路军总部在华北发动大规模的对日军进攻。在战斗部署前,彭德怀并没有对出动兵力的数量作出具体要求。战役打响后,听到作战科长王政柱汇报这次战役有相当于105个团兵力参战,彭德怀一拍大腿,“干脆就叫百团大战好了”。

百团大战是全国抗战以来八路军在华北发动的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带有战略性进攻的战役。1937年始,3万八路军初入山西。短短3年,到1940年,共产党部队已经有了大发展,其中参战兵力达20余万,另有民众不计其数。

聂荣臻元帅在回忆录中这样记述百团大战:“我清楚地记得那一时刻的情景,真是壮观得很啊!一颗颗攻击的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划破了夜空,各路突击部队如同猛虎下山,扑向敌人的车站和据点,雷鸣般的爆炸声,一处接着一处,响彻正太路全线……”

百团大战背后是百万民众

“当时范子侠作为八路军129师新编10旅旅长率部参战,第一阶段的主战场就在山西阳泉。”阳泉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苏小平介绍,1940年8月20日百团大战打响后,范子侠身先士卒,率部开展正太铁路阳泉至寿阳段的破袭任务。在攻克桑掌桥、坡头火车站、智取狼峪火车站(测石站)等战斗中,拔掉了日军多个据点,屡立战功。此后率部队转战太行根据地任太行军区第六军分区司令员。

八路军总部发动这次进攻战,主要是由于当时中国出现了空前的投降危险与抗战困难。一方面日本加紧诱迫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投降;另一方面,日军对敌后抗日根据地加紧推行“囚笼政策”,利用重要交通线对各抗日根据地进行分割和“扫荡”。在这样的情况下,八路军总部认为,为坚决反对投降,振奋抗战军民,锻炼自身的力量,应当组织一次大规模的以破袭敌人交通线为主要目的的战斗。

阳泉市是百团大战第一阶段的主战场,其地理位置正处于正太铁路中点,日军第四混成旅团司令部设立在此,是其重要的军事战略基地。

“抗战初期日军在华北部署了很多混成旅团,但是整个华北有两个(日军)中将,一个在张家口,一个就在阳泉。”苏小平说,阳泉煤、铁矿产资源丰富,无论地理位置、交通、资源都具有其独特的战略重要性。

八路军对以正太铁路为重点的华北交通线发起破袭战,各参战部队、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英勇奋战。沉寂了3年的中国华北战场,战局出人意料:在长达2500余公里的华北主要交通线上,出现了数十万大军,他们炸铁路、毁桥梁、攻厂矿、拔据点。顷刻间,日本在华北的交通网、通信网全面瘫痪。在接下来的5个多月里,八路军共作战2174次,歼灭日、伪军50967人。

百团大战给日军的“囚笼政策”以沉重打击,钳制了日军大量兵力,打击了日军侵略气焰。百团大战既锻炼了人民军队,提高了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威望,又在抗日局面比较低沉时振奋了全国民心。

“百团大战背后,是百万民众。仅吃一项,100多个团20多万人,一天就需口粮30万斤。再加上各种支前工作、破路工作及后方保障,在当时肩挑手提为主,辅以骡马、手推车的条件下,不组织动员100万以上的民众,根本无法打一场百团大战!”《1940:大破袭》作者刘强伦如此感叹。

“愿将热血卫吾华”

太行山脚下有个村庄叫谭村。

1940年春,这个原本荒凉的村落突然热闹起来。

《湘潮》杂志中《陈赓在太行抗日的经典传奇》一文记载,1940年4月11日,中共中央北方局在山西黎城召开太行、太岳、冀南地区的高干会议。陈赓骑马赶到,一时间,太行山里名将云集。他们之中有刘伯承、邓小平、聂荣臻、吕正操、陈锡联等人。会上,大家纷纷就破袭任务出谋划策。

抗战中,更有一批年轻的将帅抛头颅、洒热血。

1940年4月末的一天,时年35岁的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受彭德怀委托,来到黎城县谭村129师师部与大家共商破袭方案。

无疑,“百团大战”是左权短暂一生中的大手笔,作为八路军副参谋长、前方总部参谋长,左权协助指挥作战,粉碎日伪军“扫荡”,取得战役胜利。

百团大战的胜利让华北日军恼怒,百团大战中受重创的日军败将多田骏被调回国内后,“中国通”冈村宁次被派到华北前线。1942年春,为了报复“百团大战”,侵华日军3万多人加剧了对太行、太岳山区根据地的“蚕食”。

1942年5月25日,为掩护八路军总部机关和主力部队转移,左权率部在山西辽县十字岭遭到1万余名敌人的两翼包抄,头上还有敌机轰炸。艰难突围中,一颗炮弹在左权身旁爆炸,弹片打在他的头上,左权壮烈牺牲,年仅37岁。

左权是抗日战争中八路军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周恩来扼腕:“左权壮烈牺牲,对于抗战事业,真是一个无可补偿的损失”。朱德赋诗悼念:“名将以身殉国家,愿将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1942年9月8日,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为纪念左权,将辽县改名为左权县。八路军总部在河北涉县莲花山下为左权修墓,彭德怀撰写墓志铭。1942年10月10日,5000军民为左权下葬。1946年,河北邯郸一解放,毛泽东批准建立以左权墓和左权纪念馆为中心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

1982年,左权将军牺牲40周年之际,42岁的左太北收到母亲刘志兰寄来的信和一个包裹,里面保存着左权从太行山抗日前线写给她的11封家书。“第一次读到父亲的信,哭了好几天。”左太北说,“直到这时我才知道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父亲。”

来源:学习强国平台 原作者:中国青年报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三妹

三妹

擅长 文化•教育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