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里程 06月09日 07:28
点赞 0
0
432
鲍里斯岂是特朗普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6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574

6月3日,特朗普访英,国宴致辞也许是他有生以来最难的阅读材料。对于特朗普来说,big一个词就足以替代“大的”,“好吃的”,“美好的”,“伟大的”,“了不起的”,以及一切看起来和大有关的感觉。把特朗普的公开讲话都过一遍,这位美国总统的词汇量可能不超过2000个单词,常用词可能不超过80个。

相反,如果你有机会阅读或者聆听一下鲍里斯的文字作品或者演讲,就会发现他对自己的才华很自信,思维角度新颖,比如他写过这样的文字:

“有人弹钢琴,有人玩数独,还有人会看电视,会出去吃饭。我会写书。”

“我们和其他国家人不一样。法国人看着饭桌,想到的是吃饭。我们看着饭桌,发明了乒乓球。”

2018年,英国保守党年会,鲍里斯的演讲可谓振聋发聩。他精通法语,当年担任英国《每日电讯报》驻欧记者,就是靠这个吃饭,两年前出任外交大臣,跑到法国驻英使馆介绍英国脱欧,开场白就是法语。他还通晓拉丁文和希腊文,已经出版过不下十本著作。

鲍里斯读书时候最大成就是成为牛津大学辩论社(Oxford Union)主席,牛津大学辩论社不是靠“我想提醒对方辩友”这样的套路吃饭。它在英国学生政界地位,应该是完全高过中国的全国学联和全国青联,能出任主席的学生就基本上算是半只脚在英国西敏寺议会,未来内阁里已经预留了一个大臣的位置,距离唐宁街10号,已经不是能力问题,而是靠命和风水来左右了。

如果这样,你还是认为鲍里斯和特朗普是一路人,那么,需要检查一下自己对两个人的了解来自哪里。

鲍里斯岂是特朗普

左:鲍里斯;右;特朗普

鲍里斯和英国政坛生态

坊间媒体最爱把鲍里斯和特朗普等同起来,这也许是媒体作为智力浅水湾的典型例子。仅仅从外形和块头上类比,把人归为一类,这是“赤裸裸的歧视”。

鲍里斯的金发是遗传的,他的父亲、弟弟和妹妹都是金发,特朗普的金发可能是来自他的苏格兰血统。与特朗普不同,鲍里斯的父亲是一名金融家,年轻时候为了工作,在欧洲各地出差居住。据BBC纪录片《鲍里斯·约翰逊:势不可挡》(Boris Johnson: The Irresistible Rise)介绍,鲍里斯小时候曾经住过三十多个地方。这样的阅历很难将鲍里斯等同于一个思想狭隘的排外分子,事实上在英国政论界,基本上把鲍里斯定位成一个自由主义者。

在英国,很多人讨厌鲍里斯,但千万不要忘记喜欢的人可能一样多。大概在十年前,鲍里斯还是英国大学生中最受欢迎的议员。二十年前,鲍里斯还在执掌保守党党刊《旁观者》杂志,如果重新阅读当时杂志,今天在英国保守党内浮出水面的政治人物,都是那时候的读者和作者。当年鲍里斯常常出现在《新闻问答》(Have I Got News for You),类似台湾全民大焖锅这样的政治脱口秀,带来极高的收视率。


鲍里斯岂是特朗普

今年6月这场党魁之争,对于鲍里斯的爱恨情仇,即将出现爆发的时刻。这一刻之后也许是核弹爆炸的新世界,给鲍里斯开创一个在白纸上书写新世界的机会。如果说法国给世界贡献了葡萄酒,意大利贡献了美食,德国贡献了工程师,那么,不列颠贡献的是政治。鲍里斯的身上闪露着英国性(Britishness)的政治特质,过于明显。

这种英国性的政治,如同英国的酵母酱(Marmite),爱之者奉为人间至味,恨之者不能忍受片刻,哪怕是气味。如果说特朗普主演的美国政治,是赤裸裸的真实,英国政治特质就是诚实的虚伪,配合媒体和言论的放大和八卦,使得政治成为一场让圣徒当小丑,让小偷演警察的闹剧,作为观众你还不能轻易地笑,要克制和低调,注意礼貌。

鲍里斯在其才情之外,是难以自抑的优越感和不羁。这点在很多政治访谈类节目中常常可以从他的肢体语言中观察到。比如,当他对主持人的提问有抵触时候,他的不屑一顾,基本上已经从眼神和身体移动上表露出来。可以说,在很多访谈中,鲍里斯对于手指头的运用,是不受社交礼仪约束的。但是,鲍里斯并非是一个粗俗没有教养的人。

今天,中国一些自媒体对英伦范、贵族气质等词汇充满了“膜拜”。除了提醒你这是一场营销,为了拓展暑假中小学英国游学的销路之外,论者可能忽略了一点:所谓的自由和个性,是一种属于特权阶级的跑马场,马场的土壤是由无数规规矩矩的中产阶级来铺垫的。英国整体的氛围,还是鼓吹温文尔雅的教育以制造大量中产阶级。只有鲍里斯这样出身有背景的人物,才可以肆意挥洒性情。这点,对于理解英国的自由很有帮助。

在英国中产阶级日益萎缩,或者负担加重的时代里,鲍里斯的“阶级背景”突然被放大了,他的任性和自由遭到嫉妒,超过了他曾经的可爱之处。对于鲍里斯态度的转变,可能在于英国左派势力和更加年轻的政治力量在高涨。这高涨的背后却是英国左派和温和派无奈的抗争。

鲍里斯岂是特朗普

保守党,中间偏右至右翼(传统上为右翼);工党,中间偏左(传统上为中间偏左至极左翼);自由民主党,中间偏左(传统上为中间派);苏格兰民族党,中间偏左,主要致力于苏格兰独立运动


这点从工党的处境就可以看得出来。在2010年,工党布朗在选举中落败,一个走中间路线的“新工党”已经彻底总结,连前首相布莱尔都首先自己富裕起来,升级成了银行家。这个新工党,新在哪里呢?是赚钱的手法很新颖吗?

继任的米利班德,是小米利班德(埃德·米利班德),不是那位能言善辩、被希拉里女士称为“喜欢得不得了”的哥哥大卫·米利班德。

鲍里斯岂是特朗普

左:埃德·米利班德;右:大卫·米利班德

据《每日电讯报》披露,假如2017年希拉里入主白宫,当时在纽约的大米利班德甚至会拿到美国政府一个高官的位置。小米利班德能够挤掉哥哥上位,也是有点政治道行。他最大的问题,是有点口吃。

在他当选工党党魁的那个晚上,首相卡梅伦打电话祝贺他当选,然后特地说,“我发誓,我知道你这个位置有多难做”。之后在议会辩论中,米利班德几乎是惨遭羞辱,以至后来,保守党挑起任何政策辩论,几乎听不到工党党魁的声音。2015年大选,卡梅伦再下一城,领导保守党意外大胜,工党的米利班德辞去了党魁,迎来了科尔宾时代。

对于工党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转型。科尔宾是英国政坛老枪,从年轻时候从政就是信奉马克思主义左派思想,诸多政治理念基本上没有放弃过。

鲍里斯岂是特朗普

左:科尔宾

科尔宾的政坛手腕,也是极端老油条,油盐不进。在科尔宾时代,工党并没有在政策制定上有什么推成出新的地方,但是当辩才无碍的科尔宾与满口情怀的特雷莎·梅同台辩论,工党的卖相也突然提高了几成。其实,在出任党魁早期,科尔宾在工党内部遭受到的压力是巨大的,与特雷莎·梅的晚期几乎是一模一样。

当时反对科尔宾的主要是新工党余脉。科尔宾的过人之处,就是不管底下人怎么反对他,他就是不服软,不走人,关键因素是他得到了英国工会支持,但是个人的定力也是至关重要。

科尔宾的理想主义情怀,让很多英国年轻人激动,对于没见识过崛起、不曾做梦的英国当代年轻人来说,一个坚持理想的老头就足以让他们激动不已。这个激动的心情和支持帮助工党在2017年的选举中取得了巨大胜利。

与科尔宾对理想主义执着一样,鲍里斯对于自由主义的坚持,也是不应该被人忘记。需要在这里重新强调一下。

与中文“保守”略有不同,英国的保守主义(conservatism)是古典自由主义的发源地。上个世纪80年代,里根和撒切尔夫人掀起了新自由主义浪潮。其在经济上主张自由贸易和国际分工,对中国也产生了较大影响。

鲍里斯是英国经典的保守主义者,也一个充满政治讽刺色彩的专栏作家。有一件事情令人印象深刻。莎士比亚在中国被推崇备至,不管你读过,没读过他的作品。时任伦敦市长的鲍里斯写了一篇很好玩的评论。在他的评论里,莎士比亚所生活的时代,大英帝国正浮出历史的地平线,女王却日渐昏聩,秘密警察横行,文字狱严酷,而莎士比亚却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自如,衣食无忧,是一个既得利益者的典型代表。

狮子与狼群的战斗

到目前为止,鲍里斯选择了保守的防守反击策略。即使他在上周被民间反脱欧分子提告诉讼的时候,鲍里斯选择了沉默,这与往日的鲍里斯完全不一样。


鲍里斯岂是特朗普

上周三,鲍里斯被控在英国脱欧公投前,明显误导及欺骗国民。若罪名成立,鲍里斯或入狱6个月以上。


历数鲍里斯目所能及的竞争者,不过两三人足以挑战他。同样是脱欧阵营的多米尼克·拉比,与鲍里斯竞争党魁。他四十出头,也是牛津师弟,曾经出任过脱欧大臣,最后因反对梅的脱欧方案而辞职。以笔者观察,拉比更像是鲍里斯的陪跑者,而不是竞争者。假如鲍里斯能够出任首相,拉比很有希望出任重要职位。如果以性别来看,保守党内最具领袖气质的女性是劳德女士,已经放出口风自己支持鲍里斯,看起来是把自己的未来放在了后鲍里斯时代的角逐。


鲍里斯岂是特朗普

多米尼克·拉比

鲍里斯的主要竞争者是“政坛小吕布”戈夫和中国女婿亨特。其中戈夫是对鲍里斯威胁最大的对手。所谓“小吕布”,是因为戈夫有两点令人瞩目。


鲍里斯岂是特朗普

迈克尔·戈夫

第一是戈夫善战,在他出任的教育大臣和环境大臣两个时期,他都以精彩的成绩显示了自己的施政能力。他可能是最近十年唯一能够触动和推动英国教育改革的人物。在出任环境大臣至今,在诸多议题上也掀起了风潮,比如取消塑料吸管。英国能够脱欧公投成功,戈夫功不可没,因此戈夫和鲍里斯,外加国际大臣莱恩姆曾一度被媒体称作“脱欧三人组”。

其二,戈夫善变,不同立场起承转合基本不受道德感的约束,也就是他做人做事没什么纠结。脱欧公投成功,鲍里斯有望出任党魁,执掌首相大权,戈夫突然从后台杀出,挑战鲍里斯,使得鲍里斯临阵脱逃。2018年底,鲍里斯辞去外交大臣之后,梅内阁濒临倒台,戈夫加入了梅的阵营,成为梅内阁的台柱子之一。

戈夫的战斗力在保守党候选人中,应该是仅次于鲍里斯。在本周一,戈夫在接受BBC采访时候,吐露了自己参选的目的。戈夫经历传奇,聪明绝顶,和鲍里斯一样,都是牛津大学毕业,出任过牛津大学辩论社主席。据说,他也是媒体高手,深谙媒体运作,与默多克关系很好,据说他靠写东西挣到百万英镑。很多人知道他是一个孤儿,养父母是苏格兰的渔民,但是他对于这个背景极少触及。这次他在电台里说,自己这么做的动力之一,就是告诉我自己的养父母,“他们所作的选择是对的”。这是笔者印象当中他第一次如此深情谈自己的家庭背景。

相比之下,目前留欧派大将,也是著名的中国女婿外交大臣亨特,与卡梅伦一样,也是世家子弟,生活优渥,政坛一帆风顺,是员福将。目前,在留欧阵营当中人气很高,但是如果遭遇诡谲的贴身割喉战的话,很难抵挡戈夫这样的刺客型政客。


鲍里斯岂是特朗普

亨特夫妇

对于鲍里斯来说,能够把战斗安全地延伸到最后的投票时刻,这是他目前关键的任务。在现在和投票那天之间,戈夫是最危险的对手,他有时候灵光一闪的出手,或者鲍里斯一个漫不经心的失误,完全可以扭转选战局面。

和很多政治人物一样,鲍里斯也被特朗普称作“自己的朋友”。此次特朗普访英,鲍里斯却选择了避开。这无疑是非常明智的决定。鲍里斯大概明白作为特朗普的推特好友是有风险的。特朗普此次访英,对于英国大加赞赏,无外乎,第一,美国是英国最大贸易伙伴;第二,在欧盟与英国之间,特朗普更喜欢英国;第三,英国的某些行业,比如医疗是美国资本的兴趣所在。


鲍里斯岂是特朗普

左:鲍里斯;右;特朗普

和鲍里斯心目中的英雄丘吉尔一样,鲍里斯很大程度上接近了一个“群雄混战”的时代,这个时代可能会最大限度地激发他的潜能。不同的是,丘吉尔遇到的是斯大林和罗斯福两个人,而鲍里斯碰到了一个别样的特朗普。如何处理美英关系,或者说,区分自己和特朗普,这可能将成为鲍里斯有幸当选后的棘手问题。

作者

作者

里程

一切皆是缘

关注

来源:   原文作者: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