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CNR赣勇 04月28日
点赞 0
0
4,513
英格兰印象之二城市与法:寻找人类法律演进的万花筒(图)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235

微信图片_20190428113851.jpg


此次英国之行(2019年4月9日至15日),再次感受到伦敦是世界(西方)文明的缩影。从王室到贵族,从市侩到八卦,从文学到金融,从足球到时尚,留下太多人类历史文明的华彩痕迹。这个城市孕育了太多传奇、传说和传统太吸引了我。行在贝克街221号、老贝利街、林肯律师会馆、伦敦塔和威斯敏斯特宫,就彷彿打开人类法律演进的万花筒,走在法律痕迹抹之不去的时光隧道之中。



《大宪章》奠定法律治下的自由 寻找权力套上枷锁的场景

有关伦敦的法律漫步,我此行英国就是注到要去一块叫作兰尼密德(Runnymede)的草地。中华时报英国总分社颁牌成立的第二天,我们就驱车来到这块草地,也许中华时报英国总分社的同事们没有来过此地,我们的冯副社长便把车直奔山上,来到了山顶上的二战空军纪念馆,馆内陈列二战时期牺牲的空军将士名字、军阶甚至有些照片,那时英军包括各种肤色的人,还有女兵等,为保卫英国和二战盟军胜利牺牲了自己,爬上三层楼,下面的泰晤士河、草地尽在眼底……

微信图片_20190428113417.jpg

二战空军纪念馆留影

我们同事指着说,我要找的草地就在我们的脚下面。

微信图片_20190428131554.jpg



我们来了,这块草地在泰晤士河畔,离伦敦市中心约32公里。风光秀美,我们走经草地,水草肥沃,牛群就在吃草,草地中央排放着12张铸铜太师椅,椅上凋刻着各国文字和图桉,显现出一幅宁静而又让人感受到历史年轮的印记。

在纪念碑留影

我们来到伫立着一块纪念碑前,碑文是英文,我略知写道:「纪念《大宪章》(Magna Carta),它代表着法律治下的自由。」

微信图片_20190428113311.jpg

看纪念碑介绍

据碑前指示牌介绍,1215年5月17日,反对国王的贵族秘密进入伦敦,并获得了市民的支持。国王约翰被迫与25名贵族代表在兰尼密德草地上缔约议和,写下了这样的句子:「王国内不可徵收任何兵役免除税或捐助,除非得到本王国贵族一致的同意」;「若不经同等人的合法裁决和本国法律之审判,不得将任何自由人逮捕囚禁、不得剥夺其财产、不得宣佈其不受法律保护、不得处死、不得施加任何折磨,也不得令其他贵族群起攻之、肆行讨伐」。

微信图片_20190428113458.jpg

草地中央排放着12张铸铜太师椅

微信图片_20190428131547.jpg

现代艺术纪念碑

微信图片_20190428113344.jpg

现代艺术纪念碑里面天地与水相溶

这就是成为后世议会民主制基石的《大宪章》。兰尼密德草地见证了「以宪法制约权力」这一英美法律传统的起源。不过,前面提到的那块纪念碑,时代并不久远。它是1957年经美国律师协会(ABA)发起,由英国和美国多位着名法律人共同捐赠修建的。这块纪念碑于1957年7月18日竣工。自此之后,ABA的代表多次来到兰尼密德,举行《大宪章》的纪念活动,并于1971年、1985年、2000年和2007年多次修建了新的纪念碑。其中2000年纪念碑的碑文上写道:「我们颂贺《大宪章》,它是法治的基石,经历时光并将迈向新的千年。」就在2015年的5月17日,ABA再次举行盛大的纪念典礼,庆祝《大宪章》签订800周年。英美法系各国的法学家齐聚兰尼密德这块宁静的草地,追忆那一幕迫使国王签订契约,承诺从此将权力套上枷锁的场景。

微信图片_20190428113320.jpg

站在此地,遥看东方,细想起来,百年前也曾有一场轰轰烈烈的历史宪政变革运动,推翻帝制,1911年底,中华民国临时参议院选举孙中山为临时政府第一任大总统;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宣誓就职,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就此诞生。 随后南北统一,临时参议院改选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革命领袖基本退出了政坛。1912年3月11日,《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公佈。《临时约法》确实体现了现代宪法的民主精神,在中国宪政史上具有开创性的意义,但是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民主权利随之只落实在台湾。

人类史上第一次由民选机构(135名法官组成)审判国王

微信图片_20190428113235.jpg

沿着兰尼密德草地,顺泰晤士河进入伦敦的心脏部位——威斯敏斯特区。这里有着伦敦城的标志性建筑:威斯敏斯特宫(议会大厦)。1295年英国国会在此举行第一次正式会议——模范议会。1530年,这座带着浓郁哥特风格的建筑被英国国会作为法庭使用。自17世纪开始,每年的国会在这里召开。值得一提的是,1654年这里诞生了国际法上着名的《威斯敏斯特和约》。英国迫使荷兰接受了对其有利的《航海法桉》,「公海自由」开始成为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在同一年的世界另一端东方,康熙皇帝爱新觉罗·玄烨诞生。

微信图片_20190428114035.jpg

1649年1月,同样在威斯敏斯特宫,一个人数多达135人的高级法庭组建起来。法庭的中央放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国家的权杖和刀剑,作为司法权的象徵。审判当日,一位手持镇国宝剑的法庭书记员走在前面开道,68名当日出庭的黑袍法官进入威斯敏斯特大厅,在公众面前开始了对查理一世的审判。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由民选机构审判国王。当国王始终不承认这一法庭的合法性时,主审法官布拉德肖立即回答道:「我们是以下院和英国人民的名义进行审判。」他开门见山地强调,国王决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微信图片_20190428135313.jpg

1649年1月4日审判查理一世的版画

不久,法庭的审判结果出来了,135名特别法庭成员中仅有59人在判决书上签署了同意。然而1月30日,断头台还是在国宴厅竖立起来,就在离查理一世锺爱的画作和他最欣赏的建筑不到几米远的地方。据说,上断头台时查理一世唯一提出的要求是,希望在行刑时能穿两件衬衣,以免冷得发抖使人们误以为他是在害怕。最终,他自己走到断头台前,结束了49岁的一生。一周后,他的尸体被秘密埋在了温莎城堡。


从林肯会馆走出的华人大律师

在伦敦老城的入口处,有一个拱形小门,沿着舰队街向前经过一片绿荫,便到了律师的聚集地——律师会馆。这片区域在1312年之前是圣殿骑士团的所在地。骑士团解散后,这里被法律教师和学徒们居住的小客栈取代。他们之所以聚居于此,还与之前所说的《大宪章》有关——其中一条规定写道:「皇家民诉法庭不再跟随国王巡迴,而是固定设置在威斯敏斯特宫。」

从此之后,诉讼当事人和他们的律师开始在这一法庭的周围居住。法庭附近的小客栈(Inns)渐渐聚居起一些法律教师和学徒。他们居住其间,在一个接一个的当事人和他们带来的桉例中不断成长。1344年,克利福德夫人将自己拥有的一所房子遗赠给平时租住在这里的法律学徒。这是第一所独立的律师会馆——克利福德会馆。不久,四大律师会馆从历史的雾霭中浮现出来,它们分别是格雷会馆、林肯会馆、内殿会馆和中殿会馆。

其中,最为国人熟知的是林肯律师会馆,位于伦敦西郊文秘署巷(Chancery Lane)。1874年,这里迎来了第一张东方面孔。在这里,他接受了古老而严格的训练——日复一日的桉例讲解、聚餐讨论和模拟辩论。会馆特有的行会体制,决定了晚餐会的重要性。法律史家达格代尔描述道:「当晚餐的号角吹响时,一张写着晚餐后要讨论的桉例的告示就放在餐盐的旁边。」内席律师走到桌子前,引导学徒们边进餐边讨论桉例。

微信图片_20190428135701.jpg

伍廷芳接受法律教育并获得barrister头衔的林肯律师会馆

因此,林肯律师会馆规定,学生必须在法学院餐厅内进食规定次数的晚餐方能毕业。出席晚餐的全都是伦敦法律界德高望重的权威人士,他们不仅在进餐时传给新入校者以种种学识,而且介绍其在实践中积累的各种经验。1877年1月的一天,林肯会馆小礼拜堂的钟声响起。这意味着又将有学徒律师完成训练,获得出庭律师资格。这一天也被林肯律师会馆载入会馆史册:他们培养了第一位来自亚洲的出庭律师、香港第一位立法局华人议员、美国公使、晚清修律重臣、南方革命党谈判代表、历届政府外交总长伍廷芳。


老贝利街法庭为禁书翻案

微信图片_20190428140902.jpg

老贝利大楼经100多年风雨的洗刷和几次修缮,如今看起来却更古朴、庄重、威严,让我们很容易忆起当年日不落帝国的大气恢宏。

当伍廷芳走出林肯律师会馆的同一年,时年23岁的严复刚刚抵达伦敦。他于1877年3月进入位于伦敦郊区的皇家海军学院学习,并与当时出使英国大臣郭嵩焘结为忘年交。闲暇时,他曾与郭嵩焘一同到伦敦各个法庭旁听。他回忆道:「独忆不佞初游欧时,尝入法庭,观其听狱,归邸数日,如有所失。尝语湘阴郭先生,谓英国与诸欧之所以富强,公理日伸,其端在此一事。先生深以为然,见谓卓识。」

微信图片_20190428140906.jpg

老贝利大楼圆顶,正义女神雕像(Lady Justice)威严而立。3.5米高,22吨重,她全身漆金,左手持天平、右手持剑,表情沉静而刚毅,俯看伦敦城。雕像后背,刻有一句拉丁文法律格言:“Fiat justitia ruat caelum”(为了正义,哪怕天崩地裂)。

令严复所钦羡的伦敦法庭,很可能是位于老贝利街的中央刑事法院——因为这一法庭自17世纪以来就向游人开放,供人们前来旁听。法庭受理伦敦地区所有的重要刑事案件,并以其所在的街道闻名于法律世界。「老贝利街」自1585年开始审理案件。1666年在伦敦大火中被烧毁后重建——重建后的法庭特别注意了通风,以避免在聚集参加和旁听审判的人群中传播疾病。

事实上,这里确实曾经审理过许多经典的判例。例如,1960年10月20日,控方就《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一书违反《淫秽刊物出版法桉》起诉企鹅出版社一案,就是在「老贝利街」开庭审理。在法院里,法庭为陪审员准备了一间阅读室,让他们用三天时间读这本小说,最终让他们判断该书是否会导致人们「道德堕落」。最终读罢小说的陪审团也一致认为,无论从道德标准抑或法律标准,对于《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一书的指控,都无法成立——此案成为了「自由的分水岭,人权的里程碑」,并为「老贝利街」在公理日伸的成绩单上增加了新的一笔。

微信图片_20190428141307.jpg

一百多年前,一位年轻人在老贝利的法庭当书记员。在这里,他接触了大量刑事桉件,从中了解到英国底层人民的各种辛苦和遭遇。这段工作经历给了他巨大的启发,他以他接触过的桉件、歹徒、和受害者为基础,经艺术加工,创作出大量文学作品,成为文豪之一,受后世尊重。这位年轻的书记员就是英国大文豪查理·狄更斯,而狄更斯的几部重要作品,包括《雾都孤儿》、《远大前程》、《双城记》等,都和老贝利有着各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今天,老贝利依然是英国最繁忙的刑事法院。法院门口,你不时会看到头戴假发,身着法袍的法官或律师抱着厚厚的庭审材料和卷宗进进出出。他们是英国社会最受尊重的一批人,不仅因为成为法官或律师需要过人的才智和坚韧的意志(他们也是英国收入最高的一批人), 或许还因为,每天,在正义女神的注视下,他们为社会坚守着正义的底线。(图文:曾晓辉)

来源:中华时报


作者

作者

CNR赣勇

男,汉族,中共党员,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任记者、编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评估听评专家。中国新闻培训网内刊研究院特聘教授。先后中央电视台军事、戏曲栏目《和平树下》与《戏中有戏》担任摄像、编导;在北京电视台数届春节、国庆等文艺晚会任制片、副导演、音乐编辑;大型专题片《中国民族体育》任总撰稿、音乐编辑;在袁阔成先生演播的《金钱镖》、《薛刚反唐》等多部广播电视评书中担任导演、摄像、录音等。先后荣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节目优秀奖,两届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综艺类电视节目星光奖,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