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以痛吻我 我要报之以歌———阿云嘎

小巫其实不觉得男人一定要是什么样子的,但在听《希拉草原》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应当是最让我心动的一种男人了。英俊的面庞,宽广的襟怀,笔挺的脊梁,静时沉郁,动若雷霆,连悲怆都是刚毅的,连伤痛都是雄壮的。

“草原上的风伴着篝火,我坚持着,向往着,就像父亲奔腾的骏马永不停歇。”他想,生命之河生生不息,青春终将消逝,“活着总归是要去做些什么的”。

1989年10月23日,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苏米图的大草原上,倾盆的大雨浇灭了毡子外的篝火,毡房里降生的男孩躺在雕花的马鞍里,迎接他的是轰鸣的雷声。阿云嘎的一生便在这里开始了。

说起阿云嘎的父亲:一个很有音乐天赋的音乐人,没有乐器是他不会的,拨三弦、拉二胡,甚至还会做马头琴。

“我额吉(妈妈)说他很英俊,但我不记得了。”

对于阿云嘎而言,父亲只说是出现在他人勾勒出来的影子当中,是帐外骏马的老主人,是草原最热情的汉子,却永远都不可能是陪他长大的阿布(爸爸)——三岁父亲便因为急性心脏病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父亲走后第三年,母亲愈发消瘦。

一天清晨,因为吵闹着讨要2毛零花钱,母亲狠狠地打了他。

那天课间,阿云嘎被大哥叫回家,家里人很多,却出奇的安静

懵懂的小孩子并不确定眼前的一切,只是不停地向大人询问,“我再也见不到额吉了吗?”

没有人回应他。阿云嘎恍然明白,那个他曾以为永远不会离开的母亲,真的离他而去了。

6岁,他像一颗无根孤草,在天地间飘摇……

他叫做阿云嘎,蒙语里是“电闪雷鸣”的意思,一如他动荡不安的人生。

随着芒果台声入人心的热播,一众平均身高超过180,外形靓丽,隔着屏幕也能感到扑面而来的青春朝气的小伙子,凭借对音乐的热爱和才华,每周在电视上pk,被形象的称为神仙打架

在这一群神仙中,来自内蒙古辽阔的大草原,89年出生,长相俊美却略微沧桑,名叫阿云嘎的小伙子,是最出彩的那一个。在声入人心里表现一直极佳,发挥稳定,情绪感染力极强,于是凭借着实力逐渐成为最闪耀的那一个。

声音不会说谎,阿云嘎毋庸置疑是一名优秀的音乐剧演员。

从节目第一期开始,节目组就有意无意的打造国内音乐剧双A角对战戏码,也正是因为如此。但往后看,你会发现他对音乐严肃,对自己更是严格的可怕。

每当他唱起歌,咬紧牙关,那股韧劲就由内而外地迸发出来,就像《文化苦旅Q》说的那样:“时间的力量,要靠体力慢慢去爬、去体会。“这么多年,阿云嘎一直稳扎稳打,专注于自己的音乐剧事业,每一个角色他都认真的对待着,不断磨练自己的专业技能。

才华横溢无非是众所周知的表象,但这背后的底层逻辑却是基本功的自然溢出。

说起阿云嘎只身一人考北京音乐学院,全身上下只有500人民币,白天在老乡开的民族餐馆里跳舞打工,晚上就在垃圾场对面的地下室里栖身。

有主持人曾采访过阿云嘎北京求学的那段时光:来了发现是城堡还是废墟?

阿云嘎:到北京之后确实是一片废墟,现实生活是打压着我的,挺失望,也觉得自己有点鲁莽,但是呢,要面子啊,既然是自己放弃一切拧着走的,那往后的这条路哭着、跪着、爬着也一定要走完。走着走着,我隐隐约约地在这一片废墟的背后看到了城堡

ESQ:那时候相信自己吗?

阿云嘎:那个时候其实自信挺爆棚的,那种自信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觉得我只要努力把事干好了,有一身本事,就不信没饭吃。

ESQ:当时想把哪件事干好?

阿云嘎:唱歌、跳舞这些音乐上的东西,还有作曲、编曲什么的,就想来北京把本事都学了,每天都不敢怠慢,再苦再累,有时间就去学点东西。那几年比较苦,但是非常非常充实,想要什么就冲那个方向奔。

阿云嘎每天都是最后一个下班的,因为店里的钢琴只有打烊之后他才能摸索着弹。

老同学郑云龙说:“他入学的时候,基本上在我眼里算是艺术家的水平了,没有什么不会的。”

自学唱歌、自学钢琴、自己打工四年攒够学费,直到北京舞蹈学院2009级音乐剧系的录取名单上,“第一名”后面赫然写着一个蒙古族名字——阿云嘎。

那年艺考,他用蒙语唱着《母亲》,老师们听不懂歌词,只是觉得面前这个英俊男孩的眼睛里仿佛有宽广的河流,流淌着无尽的哀伤。

阿云嘎曾参加过参加《经典咏流传》在那里这个几乎被现实生活磨得失去情绪的孩子,在三位鉴赏团的三位嘉宾轮番上阵,直截了当的拷问当中,崩溃了。

阿云嘎脸上的神采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难堪、窘迫、痛苦。此时的他,与《声入人心》中那个洒脱、飘逸、自信的“王子”判若两人。

阿云嘎面对嘉宾的问题,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阿云嘎一一作答,讲儿时父母双亡,讲打工挣学费,讲比自己大21岁的大哥,讲大哥如何帮助自己,讲大哥去世的场景,讲人生遗憾……电视屏幕外,能够感受到阿云嘎的克制,他尽力保持着风度和尊严,努力把眼泪含在眼眶。

而女嘉宾依就不依不饶,面带笑容,步步紧逼:“你哥哥为什么这样支持你”“他夸过你吗,他认可你吗?”……

三个嘉宾继续评点着阿云嘎和他的大哥,在阿云嘎说到悲伤处,三人很配合地在镜头前擦了几下眼睛。

本以为说完就over,但是,现场大屏幕突然显示一张大照片,女嘉宾让阿云嘎回头看,那是阿云嘎和大哥的合影。

阿云嘎失控了,声音哽咽,“我其实有些时候不敢看,太多的……,太多的痛苦”。

说不下去了。稍顿。他最后说:“来这个节目,我不太想分享自己(的故事)”。阿云嘎努力维护的体面,被击垮了,眼泪夺眶而出。此时煽情音乐响起,悲伤的气氛更显浓重。现场观众一片掌声。

阿云嘎参加《经典咏流传》,接受嘉宾拷问,很不情愿地披露自己隐私。对于一名演艺新秀,面对知名栏目、强大平台,貌似不管内心是否愿意,只有接受的份儿。

他真的是这个现实的社会中一点明亮的诗意,他的作品如此,做人亦是如此,“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他是我见过对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最好的表达把坚韧刻在血肉里的草原汉子,命运待他苛刻,他却仍长成了如此温柔美好的样子。

听说蒙古族人信奉苍穹,倘若世间真有神明,那么长生天在上,请护佑这个受尽人间苦楚的孩子:

愿他,未来一马平川!

下世,做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郎!


收藏
 
举报

来源:今日头条美文 原作者:巫婆本巫了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生辉彩翼

生辉彩翼

擅长 其它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