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行走进奥地利维也纳纪行(图)

奥地利是记者“走欧洲”五国之旅的最后一站。提起位于欧洲中部的奥地利,人们无不满怀敬意地称赞她是“音乐王国”。这是源于世界著名的音乐大师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施特劳斯等人都曾在这里生活过,并在此地谱写了无数优美动人的经典乐章,流传于后世。

田园风光(摄影:冯赣勇)

2017.06.21下午,欧洲行团队结束了意大利水城威尼斯的观光后乘车前往奥地利。经过两个多小时车程于傍晚18:30进入奥地利,入境后抵达克拉根福,下榻于DRAUHOF乡村酒店。酒店处于一派田园风光之中。站在客房阳台眺望不远处就是连绵起伏的阿尔卑斯山山脉,隐隐约约还能看到雪山的风采。

乡村酒店晨曦(摄影:冯赣勇)

6月22日奥地利时间07:25,清晨被窗外叽叽喳喳的小鸟鸣叫声叫醒。记者走出酒店门外,晨曦中的空气异常清新,好像还有一股淡淡的芳香。在朦胧的雾色中,乡村酒店周边洋溢着一派勃勃生机,预示着新的一天的开始。早餐后,太阳出来了,随着云开雾散,还没有来得及欣赏酒店周边的又一种景致,团队启程出发开始了奥地利之旅。

开启奥地利之旅(摄影:冯赣勇)

上午10:00,团队途径克拉根福(Klagenfurt)的第一个景点威尔特湖(worthersee)小憩。金光哲介绍说,威尔特湖水主要来自阿尔卑斯山消融的雪水,整个湖的面积长约16公里,宽1.5公里左右,最深处有84米。团友们漫步来到湖畔,只见周围是一座鲜花盛开的开放式花园,绚丽多彩的花卉点缀着湖畔景致。

湖光山色(摄影:冯赣勇)

来到湖边放眼望去,只见烟波浩淼的湖水一望无际,湖水清澈见底,有天鹅在湖水中游弋,也有野鸭和各种水鸟在游泳和飞翔。蓝天、白云、绿树、飞鸟、游艇、房舍等景物交相辉映,如诗如画,如梦如幻,美丽的湖光山色令人心旷神怡。

湖畔景色(摄影:冯赣勇)

离开威尔特湖驱车不远就是克拉根福城了。这里是奥地利凯尔滕州(kirnten亦作carinthia)的首府,坐落于克拉根福谷地的威尔特湖畔。克拉根福是奥地利南部的大城,无论是航空、铁路或公路交通都十分的便利。漫步克拉根福城的街上,只见行人不多,十分洁净,街心花园也是枝繁叶茂,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奥地利到底是音乐王国,小城之中还有一座克拉根福歌剧院。

湖畔花卉(摄影:冯赣勇)

金光哲导游告诉团友,由于时间有限,只安排大家参观这里市中心的一座特别著名的怪龙雕像。于是团友们结伴而行,顺着金光哲导游的指引,来到克拉根福的这个景点。这座怪龙雕像位于一座不大的广场上。

与金光哲导游留影

据说,这座雕像是乌尔里希•福格尔桑(Ulrich Vogelsang)1590年在一块完整的岩石上雕刻出来的。相传,克拉根福早先是一块沼泽地,人们在打死了沼泽地里的这条怪龙才创建了这座城市。1636年,人们又在怪龙的前面树立起一座大力神海尔库勒斯的雕像。如今,怪龙喷泉已经成了克拉根福市的标帜。

怪龙雕像(摄影:冯赣勇)

中午时分,欧洲行团队奥地利之旅的第二站来到格拉兹(Graz)。这里位于奥地利施泰尔马克州(Steiermark)境内,也是该州首府,是奥地利境内仅次于维也纳的第二大城市。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和2003年欧洲文化之都的格拉兹,以其南部得天独厚的资源和宜人的气候而成为一个理想的休闲城市。

克拉根福街景(摄影:王珏)

漫步在中世纪和巴洛克式的建筑中心大街上,人们能深切感受到现代生活的气息,给这座城市赋予着迷人别样的风采。而位于市中心大街上的军械库(Landeszeughaus),就是该州兵器库因其收藏独一无二的中世纪武器和盔甲称为格拉兹观光的首选。

军械库门首(摄影:冯赣勇)

格拉兹还是一座意大利文艺复兴城。州政厅是文艺复兴城中的皇冠。州政厅的建筑出自意大利建筑师之手,完工于1565年,从前是施泰尔马克各社会阶层聚会之处,如今是施泰尔马克州议会所在地。现今,这里常举行音乐会和露天演出。而作为奥地利歌剧院第二大的格拉兹歌剧院(Graz Opera),更是这座城市重要的演出场地之一。

格拉兹歌剧院(摄影:冯赣勇)

格拉兹歌剧院也是格拉兹的标志建筑之一,1899年由欧洲著名设计师福尔奈和海尔默设计建成,采用巴洛克式建筑风格。歌剧院坐落于城堡街尽头,旁边就是城市公园。格拉兹歌剧院不仅在建造外观上吸引人,其所富有的文化内涵也是更引人注目的,这里的艺术文化气息非常的浓厚,这里也是格拉兹整个城市的一种代表,代表着格拉兹开放、宽容的城市特征。

克拉根福教堂(摄影:冯赣勇)

中午在市中心的绅士大街上漫游,大街中间有轨电车道,不时,身披五颜六色车厢的有轨电车缓缓往返驶来驶去。大街两边的各种名牌商店、咖啡店、餐馆等鳞次栉比。记者选择了街上的一家快餐店,两份一大一小的鱼排加土豆、面包、可乐套餐总共才14.9欧元。虽然是异国他乡的西餐,但感觉味道还不错,很是实惠。

途中景色(摄影:冯赣勇)

当日傍晚时分,团队终于驱车两百多公里从格拉兹抵达音乐之都维也纳。维也纳(Vienna)是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帝国、奥匈帝国、奥地利共和国的首都,同时也是奥地利共和国9个联邦州之一,是奥地利最大的城市和政治中心。

格拉兹广场(摄影:冯赣勇)

作为“世界音乐之都”的维也纳,被中国音乐爱好者们所熟知的莫过于始于1939年12月31日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当时,作为奥地利传统的节日的新年音乐会在每年元旦上午举行。著名指挥家克莱门斯.克劳斯为了保护和发扬施特劳斯音乐艺术,在“金色大厅”即维也纳卡尔广场上的“音乐之友协会”大楼内里指挥了首场“施特劳斯专场音乐会”,1946年正式称为“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金色大厅(摄影:冯赣勇)

1986年,中国中央电视台获得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电视播出权,并在1987年春天播出了当年由指挥大师卡拉扬执棒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随即引起巨大反响。接着于1988年开始正式转播至今。三十年来除了1990年因故没有转播外,每年的元旦都如期而至,美妙的音乐、轻松的氛围、新年的喜悦,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已经成为了很多人最重要的新年礼物之一。

演出海报(摄影:冯赣勇)

其实奥地利每年都要举行盛大的国际性音乐节,奥地利萨尔斯堡音乐节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水平最高、规模最大的古典音乐节之一。而一年一度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可谓是世界上听众最多的音乐会。奥地利建于1869年的皇家歌剧院(现名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是世界最有名的歌剧院之一,而维也纳爱乐乐团则是举世公认的世界上首屈一指的交响乐团。

手印签字(摄影:冯赣勇)

欧洲行团队抵达维也纳首先就来到被称为金色大厅,其实正式称谓应该是维也纳音乐厅(Music Hall Vienna)。这里也是奥地利维也纳最古老也最现代化的音乐厅,是每年举行“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法定场所。始建于1867年,1869年竣工。是意大利文艺复兴式建筑。音乐厅外墙黄红两色相间,屋顶上竖立着许多音乐女神雕像,古雅别致。1870年1月6日,音乐厅的金色大演奏厅举行首场演出。1939年开始,每年1月1日在此举行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后因战争一度中断,1959年又重新恢复。

音乐厅宣传画(摄影:冯赣勇)

音乐厅内有收藏馆,馆分两室。一间是展览室,定期举行收藏品展览,供人参观;一间是档案室,一边的书架上放满大量历代手写的、木刻的、铅印的音乐书籍和乐谱,另一边是一排铁柜,藏有音乐大师的乐稿、书信和其他手迹。屋子中间是一长排桌子,供研究者查阅资料之用。档案室原为勃拉姆斯的办公室,他临终前一再嘱咐,要把他珍藏的几千册音乐书籍和乐谱全部捐献给档案室。

仰视金色大厅(摄影:冯赣勇)

离开维也纳金色大厅,团队驱车来到维也纳博物馆区。这里是艺术与历史爱好者游览维也纳的必经之地,在以奥地利著名女大公玛利亚•特雷西亚命名的广场Maria-Theresien-Platz,两侧是雄伟的皇家自然历史博物馆(Naturhistorisches Meseum)和艺术历史博物馆(Kunsthistorisches Museum)。再往西走还有建筑博物馆(Architektur Zentrum)、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ModernerKunst)、维也纳艺术馆(Kunsthalle Wien)、利奥波德美术馆 (Leopold Museum)等等。

博物馆建筑(摄影:冯赣勇)

从十八世纪初的皇家马厩到商品交易会和展览会的场所,再到2001年MQ正式开幕,有近300年的时间跨度。现如今这里巴洛克式的建筑,当代建筑及代表不同领域的文化设施融合凝聚成一个反差鲜明的整体,这些建筑物围出了一个巨大的庭院,每年夏天这里都成为独一无二的文化绿洲。观赏过博物馆广场的景观,穿过一条马路就到了霍夫堡宫殿。

皇宫外的门洞(摄影:冯赣勇)

霍夫堡皇宫(Hofburg)是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冬季宫苑,又称美景富或百乐宫,宫殿群坐落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市中心,皇宫依地势而建,分上、下两部分,各有一个花园,上苑新宫是帝王办公、迎宾和举行盛大活动的地方,下苑作为起居接借宿用,全宫占地面积达二十四万平方米,其中共有十八栋楼房、五十四个出口、十九座庭院和二千九百间房间,形成一个四字形庞大的建筑群,素有城中之城的美名。

宫殿一角(摄影:冯赣勇)

霍夫堡皇宫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279年,每一代皇帝几乎都对自己的宫殿做了改建或扩建,整座宫殿因此成为欧洲各种建筑风格的见证人,无论是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巴洛克式、洛可可式,还是上纪末的仿古典式风格,都可以在霍夫堡皇宫建筑群中找到痕迹。

观光马车(摄影:冯赣勇)

哈布斯堡(Hapsburg)王朝在霍夫堡皇宫内先后统治过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和奥匈帝国宫,今日奥地利的总统官邸依然在此。在霍夫堡长达七百年的历史中,记载着玛丽亚.特蕾西亚女皇开明统治的帝国盛世,记载着约瑟夫二世继承母业大刀阔斧实行改革的辉煌业绩,当然也记载了弗兰茨一世皇帝为了平息和拿破仑的纷争而下嫁女儿的耻辱,记载了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皇帝时代多民族国家由盛而衰的景象。

玛利亚座像(摄影:冯赣勇)

玛利亚•特雷西亚(Maria Theresa 1717-1780)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卡尔六世的长女。1740年,卡尔六世逝世,并无遗下男性后嗣,于是他开创了哈布斯堡王朝的先例,将其女儿确定为哈布斯堡王朝继承人,根据卡尔六世于1713年所颁布的《1713国事遗诏》,其长女玛丽娅•特蕾西娅有权承袭其奥地利大公之位,而玛丽娅•特蕾西娅的夫婿则可承袭其神圣罗马帝国帝位。

坐像下的雕像(摄影:冯赣勇)

1740年年仅23岁的玛丽亚•特蕾西亚成了哈布斯堡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的女皇,同时也当上了匈牙利的女王和奥地利大公,当时她加冕后曾遭受除匈牙利和奥地利以外欧洲许多国家的反对。而德意志三大诸侯国--普鲁士,巴伐利亚和萨克森更极力协玛丽娅•特蕾西娅的表姐夫登上神圣罗马帝国皇位。1740年12月16日三大诸侯国正式向奥地利宣战,以两次西里西亚战争为骨干,并且长达8年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正式爆发。

皇宫内门洞(摄影:冯赣勇)

玛丽亚•特蕾西亚这位“国母”,以坚韧不拔的勇气和通情达理的政策,挽救了这一危机四伏的帝国。她虽然在西里西亚战争中未能击败夙敌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但是也从未违背过她的格言:“宁要中庸的和平,不要辉煌的战争!”。特蕾西娅陛下一生生育众多,时常挺着隆起的腹部,指挥自己的将军们对抗敌人。当然,这也为她造就囊括欧洲的哈布斯堡联姻体系创造了条件。这位养育了16个子女的女君主从未因此中辍她的治国大业。

皇宫外景观(摄影:冯赣勇)

1745年她的丈夫佛兰兹取得神圣罗马帝国皇位。但她仍大权独揽,纵横捭阖,博得欧洲外交家的名声,在国内,她推行了一系列促进商贸、改良机构、普及教育的政策,同时大力宣扬文化艺术,开创了奥地利的文艺黄金时期。玛丽亚.特蕾西亚于1780年殁于维也纳霍夫堡宫。她的四十年执政,开创了开明统治的帝国盛世,为奥地利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美泉宫前留影(摄影:冯赣勇)

2017.06.23上午,欧洲行团队开始在维也纳的最后行程。奥地利时间09:00,团队驱车从下榻的维也纳Ving Card酒店抵达维也纳著名的美泉宫,美泉宫又被译作申布伦宫(Schoenblunn Kastle in Vienna),是一所坐落于维也纳西南部的巴洛克艺术建筑,曾是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帝国、奥匈帝国和哈布斯堡王朝家族的皇宫,如今是维也纳最负盛名的旅游景点,维也纳美泉宫及其花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美泉宫(摄影:冯赣勇)

金光哲导游再次安排了一位名叫李建的资深讲解员担任团队瞻仰美泉宫的解说。李建先生以其渊博的知识,生动的讲解为团友们在美泉宫的参观过程中,让大家在获取很多的知识的同时,也享受了一次难忘美好的维也纳文化之旅。只是这里不让拍照,留下了几许的遗憾。

美泉宫花园(摄影:冯赣勇)

走进美泉宫,团友们从耳机里听到李建先生将美泉宫的情况娓娓道来:美泉宫1694年由玛利亚.特蕾莎女王下令修建。整座宫殿占地2.6万平方米,稍逊于法国的凡尔赛宫。宫内共有1400个房间,其中44间是以18世纪欧洲流行的洛可可式建筑风格修装的,纤巧华美、优雅别致。房间内部的饰品和陈设也与建筑风格相一致,在琳琅满目的陶瓷摆设中,尤以明朝万历年间的彩瓷大盘和描花古瓶最为珍贵。宫内有哈布斯堡王朝历代帝王设宴的餐厅和华丽的舞厅,至今,奥地利政府仍在这里举行舞会或款待各国外交使节。

花园中雕像(摄影:冯赣勇)

听着李建的介绍,团友们移步而行来到一个大厅,只见这里众多的茜茜公主从小到大的画像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毕竟因很多观众都曾经看过由上海电影译制厂于1988年配音的电影《茜茜公主》,所以不少团友都对茜茜公主很熟悉。为此,李建也介绍了茜茜公主的经历。

盛开的荷花(摄影:冯赣勇)

实际上,历史上真实的茜茜公主并非完全像影片中表现的那样。特别是她与奥匈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的爱情,更是没有影片中描述的那么完美。1848年弗兰茨•约瑟夫皇帝加冕时只有18岁。在他68年的统治生涯中,经历的实际上是一个强大帝国漫长而痛苦的衰落及崩溃过程。

俯瞰花园美景(摄影:冯赣勇)

茜茜公主是德哥巴伐利亚洲的一位公主。她有一姐姐叫内奈。茜茜表兄叫弗兰茨,其英俊不凡是奥匈帝国王储。弗兰茨原与内奈订婚,但在弗兰茨生日庆典上,王储碰见表妹茜茜两人搭出爱火花走到一块。这场婚礼内奈伤透心。婚后弗兰茨与茜茜感情淡泊。弗兰茨暴力镇压国内反对派,反对派迁怒茜茜暗杀了她。童话般的茜茜公主恐怕只属于电影。真正的茜茜公主堪称传奇人物,而她的一生绝不是一部童话。

喷泉前留影(摄影:冯赣勇)

美泉宫也被称为是夏宫,在这里修建宫殿其实是处于一个偶然,其名字来源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蒂亚斯(1612年至1619年在位),传说1612年他狩猎至位于Meidling和Hietzing之间的凯特堡,饮用此处的泉水,感到清爽甘冽,遂命名此泉为“美泉”,这就是美泉宫称谓最开始的由来。

花园一角(摄影:冯赣勇)

关于美泉宫的修建也是充满了波折,最开始是在1696年的时候皇帝想修建美泉宫,就连设计师也已经找好了,但是因为国库空虚,这个事情就放在了一边,等到了1730年的时候,这座宫殿终于修建好了,里面总共包含了1741间房屋以及占地两平方公里的大花园。现在的美泉宫共有1441间房间,其中45间对外开放供参观。

花廊门洞(摄影:冯赣勇)

美泉宫内尽显哈布斯堡王朝家族的气派。宫殿长廊墙壁上是哈布斯堡皇族历代皇帝的肖像画以及玛丽亚•特蕾西亚女皇16个儿女的肖像。后来随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同上断头台的法国皇后玛丽•安托瓦奈特少女时代的画像也在其中。李建介绍说,在美泉宫这座宫殿里面大家可以看到很多中国文化的痕迹,是因为在1744年的时候,在欧洲兴起一场中国热,所以当时的女王就购买了大量珍奇的中国艺术品收藏在此。

海神喷泉(摄影:冯赣勇)

泉宫里面包含了很多美丽的景观。比如于1780年在宫殿后面修建的大花园中的海神喷泉,它位于美泉宫里面的花园尽头,这座海神喷泉里面有一组海神的雕塑,非常的精美,充满了复古风情。现在的美泉宫已经不是皇帝的住所了,这里成为了举办夏季音乐会的场所,就在这座皇家公园里面,趁着美景,聆听音乐。这就是奥地利维也纳美泉宫的魅力所在。

演出海报(摄影:冯赣勇)

每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必演奏的一曲《蓝色的多瑙河》,让全世界数不胜数的人在聆听欣赏其美妙旋律的如醉如痴中,也对这条河充满了无尽美妙的遐想。2017.06.23奥地利时间16:15,欧洲行已进入尾声,在结束了一天半的维也纳之旅后,团队途径多瑙河之畔作短暂的停留,观赏流经奥地利的一段多瑙河美景。

街头马车(摄影:冯赣勇)

多瑙河在欧洲长度仅次于伏尔加河,是欧洲第二长河。它发源于德国西南部,自西向东流,流经奥地利、斯洛伐克、匈牙利、克罗地亚、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乌克兰,最后注入黑海。多瑙河流经10个国家,是世界上干流流经国家最多的河流。支流延伸至瑞士、波兰、意大利、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捷克以及斯洛文尼亚等六国。

多瑙河风光(摄影:冯赣勇)

多瑙河干流从河源至维也纳为上游,从维也纳至铁门为中游,铁门以下为下游。多瑙河航运发达,沿岸有100多个码头,是沿岸各国的运输大动脉。为了连接其他航道,先后开凿了多条运河,德国修建了莱茵-美因-多瑙运河,把多瑙河和莱茵河两大水系联为一体。

河畔的教堂(摄影:冯赣勇)

听金光哲导游说,多瑙河最美丽的河段风光当属匈牙利。在维也纳看多瑙河,在记者看来好像并没有特别的令人神往,有的只是一条很普通的河流,停泊在岸畔挂着彩旗一些游艇与河中行驶的船舶,平添了几许多瑙河的风光美景。不过岸畔的一些小景致还不错。所以相对来说,从风景的层面看,记者到觉得看来听音乐来维也纳,看多瑙河风光还是到匈牙利去吧。

莫扎特头像巧克力(摄影:冯赣勇)

“走欧洲”团队结束了多瑙河的浏览,最后驱车来到了维也纳国际机场,将乘当天傍晚奥地利航空公司OS063航班返京。奥地利维也纳真是不愧为音乐之都,在机场免税店内,记者看到,连巧克力的包装都有用莫扎特头像设计,图像清晰且色彩鲜艳,一看就能引起音乐爱好者的关注。至此,德国、法国、瑞士、意大利及奥地利的欧洲五国之旅也圆满地画上了句号。再见维也纳!再见欧洲!(图文:冯赣勇)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CNR赣勇

CNR赣勇

擅长 旅游 文章的撰写

男,汉族,中共党员,原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任编辑、记者。先后荣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节目优秀奖,两届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综艺类电视节目星光奖,2006中央电视台少儿艺术大赛电视节目类金奖;2007首届中央电视台校园文化周电视类节目金奖。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