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丽丽 07月12日 14:46
点赞 0
0
243
1987年,军委副主席出访的专机停放在巴黎机场,第二天一早发现铅封居然被打开了……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1,447

1987年,军委副主席出访的专机停放在巴黎机场,第二天一早发现铅封居然被打开了……

1987年6月,时任军委副主席的杨尚昆访问美国、法国和加拿大,在专机到达法国巴黎后,出现了一次小意外。

专机停放在巴黎国际机场,按照常规进行了铅封。铅封,是专机每到一地必须进行的例行工作,完全出于安全的需要。

可是,第二天一早,机组却发现铅封被人打开了。经询问,得知是当地两名机务工程师要做准备工作,未经中国专机组许可而自己打开的。在这种情况下,专机是无论如何不能起飞的。

接下来,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向法国高保局、外交部以及机场空中警察局提出交涉。为确保代表团飞行安全,他们三家分别写了保证书后,专机才又起飞。

为交涉这件事,专机推迟起飞两个小时。对此,法国外交部向杨副主席作了道歉。

另一次在泰国曼谷,为专机警卫一事进行了一番讨价还价。

那是1993年7月,机长尹淦庭驾驶波音767型飞机送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访问东盟五国。在泰国首都曼谷期间,按照国际惯例,专机应由泰方派人看守,但泰国军方却提出,每小时要付100美元看守费,怎么交涉都不行。这样算下来,一周要付19000多美元。

这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尹淦庭和保卫员商量,决定自己看守,每天两人一组轮流值班,这样可以为国家节省一大笔开支。

而泰方却不同意我方意见,认为人大委员长不是政治首脑,看守飞机必须支付美元。这显然有点“敲竹杠”的味道。

后经中央警卫局决定,坚持不用泰国军方看守。泰方见我方态度强硬,也就只好同意了。

于是,负责专机保卫的同志给看守飞机人员做了详细安排,提出了要求。机组同志踊跃报名参加值班。结果,尽管参加值班辛苦了些,但这样做的结果既保证了专机安全,又为国家节省了开支,大家都由衷地高兴。

1994年5月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访问北欧五国,第四站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却又遇到了和泰国类似的问题。

专机原本打算在哥本哈根停留三天,当着陆后,机组做完一切着陆后的例行工作,准备向丹麦方面交接专机看管手续时,遇到了意外的麻烦。

当时,我方要求由中国和丹麦两国有关人员共同承担看守专机任务,而丹麦方面却说他们政府有规定,只要是飞进哥本哈根机场的飞机,只能由他们机场的安全部门负责看管,不能双方看管。中方再三陈述理由,丹方坚持不变,而且态度非常强硬。

专机机组只好求助于中国驻丹麦大使馆武官处,希望通过外交手段和对方交涉。武官处交涉的结果:要么交给对方看守,要么自己看守,依旧是不能双方共同看管。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双方扯来扯去,根本达不成协议。万般无奈之下,最后只好决定由专机机组和中央警卫局的随机人员自己来看守飞机。

——摘选自《中国机长》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

作者

作者

丽丽

关注

来源:今日头条国际   原文作者: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