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城有个李延明

同李延明先生聊天是件劳神的事情。跳跃式的思维,穿越时空的引用类比,闻所未闻的古怪名词,不同凡响的一家之言,着实让我这个自认为“胸有点墨”的文化人感到招架不住。尽管如此,我还是愿意同延明聊天,而且聊过一次还想再聊一次。

延明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他的公司主要制作餐厅家具,厂区宽阔,环境幽美,一座地标式水塔傲立于蓝天白云之下。员工人数不多,个个敬业爱岗,精神状态极佳。我参观了一下生产线,流程有条不紊,用料货真价实,难怪公司产品长销不衰,享誉全美。更令我惊讶的是:偌大公司,延明夫妻管理起来从容不迫,举重若轻,四手联弹而无懈可击。问延明:“秘诀何在?”曰:“借力于《易经》也。”

似乎,延明的主业是“办公司”。但我发现,他更大的兴趣投放在一个谁也想象不到的领域:研究“生命学”。几次长谈(或曰“辩经”),我们两个都围绕着这条主线。

延明认为:人的生命是由两套生命体系组成,一是形体,一是灵体。单一的形体或单一的灵体均不能构成完整的生命系统,必须“形灵合一”。自悟加上实践,延明创立了独一无二的“生命自救法门”,强调人体与生俱来的“自我修复”功能,倡导通过练功采集宇宙天然能量(即“先天真炁”),从而调理五脏六腑,达到强身健体之目的。2000年6月,延明在亚特兰大建立了非盈利的“生命自救学院”。

关于延明设计的功法,本文不做介绍,有兴趣者可阅读延明的《生命自救法门》一书。此功法易于操作,成效明显,很受学员欢迎。生命的维修和能量的补充在于食补。然而,食补不如药补,药补不如气补,气补不如神补,最高层次则是神气同补。

几十年如一日,延明沉浸在“生命学”的学问之中。钱钟书先生说:“所谓学问,大抵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延明就是一位淡泊名利、豁达***的“素心人”。

本着“道不可私用”之信条,延明正在酝酿他的下一部专著,暂定名《李延明生命学讲义》,内容涉及生命哲学、生命科学和生命美学。为了将“生命学”的理论付诸实践,他在公司内搞了一个“养生书苑”。书苑面积很大,设施齐全,可举办各种类型的学术讲座和文化活动。美丽的亚特兰大,又增加一处“滋养生命”的美好空间。

得知我来亚城看望女儿,延明热情地邀我到公司参观。神交已久,相见恨晚,我俩交谈十分投机。延明的妻子邢颖在一旁,又是倒茶,又是茶道,忙个不停。夫妻俩既是生活中的伴侣,又是事业上的同道,令人羡慕。想当年,邢颖深受病痛困扰。是延明的“生命自救功法”祛除了她的风湿和其它病症,并且恢复了她轻盈健美的身材。顺理成章,“学员”邢颖成了“师父”延明的贤妻和得力助手。

对于延明的“生命学”,我了解的不多。在“生命美学”上,我倒是有一些看法,毕竟在报社从事文化报道多年嘛。我赞成延明的观点:检验一个人是否健康,不但要观其“形体”,还要察其“灵体”。有些人“形体”尚可,“灵体”甚糟。表现在:知识面狭窄,价值观错乱;美丑不分,雅俗不辨;不讲礼仪,忽略细节;缺少文化底蕴和艺术品味;等等。

我们总在讨论如何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而延明的养生书苑则把“坐而言”变成“起而行”。亚特兰大有数以百计的文化社团,涉及华文写作、书法绘画、音乐舞蹈、美食旅游、网球武术、钓鱼养花等诸多领域,极大丰富了华裔群体的文化生活,充实了红男绿女的“灵体”。有志者还要拓展,把亚城的文化生活搞得更加活色生香。

那天,我同延明谈得正酣,门口闪进一位靓女,正是一凡烹饪艺术学校的王凡女士。王凡对亚城公益事业与文化活动所作的贡献,有目共睹。这次应延明和邢颖邀请,前来为养生书苑的学员讲课,题目是“插花基本知识与技巧”。我同延明交谈半日,稍事休息,索性去听王凡讲“插花”,这也是“生命美学”应有之义。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于文涛

于文涛

擅长 文学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