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叹可悲:“情报处长”陈述的遗产争抢为哪般

陈述,上虞章镇镇人,生于上海,是中国最有名的反派演员之一,曾扮演《渡江侦察记》中阴险狡诈的“情报处长”而蜚名影坛。


陈述在电影《渡江侦察记》中扮演的“敌情报处长”

“情报处长”陈述的病重加经济窘迫,牵动了亲朋好友的心,牵动了影迷们的心,也牵动着家乡人民的心。上虞乡贤研究会会长陈秋强曾带着企业家的捐款两次赴沪探望,虞籍港商金清扬闻讯立马捐寄一万港币,原空军政治部副主任,虞籍乡亲罗祖琦专门给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写信,请上海市政府重视陈述……

陈述和他妻子李波

据我所了解,虞籍乡亲去陈述家或医院探望时,看到的只是他妻子李波陪伴在侧。其实在此前我顺道前去采写他的传略时,亦见李波一人在家忙里忙外。当时我曾问及陈述老子女的情况,李波欲言又止,见此情我亦不敢多问。陈述老中风后很少去医院治疗,更多的家在家“休养”,我曾猜想,这或许是他家经济出现的窘况所致吧!

在此不表李波与陈述“老少恋”的一情一节,只说说陈述老离世后的那场遗产官司。

关于陈述老的遗产处置,其实早有预兆,李波也诉说过此事。李波说,那天看到老爷子(李波是这样称呼陈述的)眼睛睁开了,并含含糊糊地说要喝水,她心中透出多日不常有过的轻松。这此天,当她每晚按规定时间去瑞金医院重症病房看护陈述时,同室的病友说:你不在,陈老师就一天不发出任何声音,你一来,他就会嘴里嘟嘟哝哝地就一种声音,好像要对人说话。李波每天去就先帮陈述全身擦汗,也是刺激一下他的神经,只要一动他,老爷子就会唉声叹气的,而李波就陪他说话,问他是不是想吃东西?躺着是不是很累?而老爷子只是有细微的声音,那神情总是想表达什么而说不出话来。陈述住在四个病床的房间里,每天只允许家属一人进去看护一小时,但因为医院对陈述很重视,加上李波去了也能帮助护士做一些护理工作,故能多呆一会儿陪陪陈述。


陪伴在侧的李波

陈述老病情稳定的那时间,上海及全国的媒体总天天有记者在医院和去家里希望采访李波的。大家的关心,使李波非常感动,但令李波反感的是,有些媒体的记者似乎“不怀好意”,老想挖出什么猛料,常常提一些诸如陈述的四个子女咋不来陪伴?你们一家子有没有什么矛盾?会不会有遗产纠纷?我说,老爷子还在医院躺着,随时在死亡线边缘挣扎,干吗老问这些!甚至还有媒体在不顾事实地胡乱猜测报道。有的媒体这样“鼓励”我:你不起诉,难道就放弃了?太可惜了。我说我现在活着的人都来不及照顾,自己每天也是疲惫不堪,怎么有精力去起诉什么?其实“家和万事兴”,我很珍惜与老爷子一家的这几年光景……


2004年2月,陈述和夫人李波在家中

为了生活,李波一边在外面做点小生意贴补家用,一边四处向亲朋好友借钱为陈述治病。家人的不和、经济的困顿、丈夫的病痛使得李波心力交瘁。


孙道临在搀扶下和老友陈述做最后诀别

2006年10月17日,陈述老因病医治无效在上海瑞金医院去世,享年86岁。

李波与陈述结婚后,陈述搬出了属于他的淮海路的老房子,原来陈述住在那里已经有几十年历史。但为了不影响子女们的生活,陈述和李波在杨浦区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虽然原来的老房子也只有60多平方米,是那种老式的三室一厅,地方不算大,但是地段好。住惯了淮海路的陈述,搬到杨浦后,非常的不习惯。快80岁的人,还经常开着助动车从杨浦到徐家汇。在市中心住了几十年,现在一下子搬到那么远的地方觉得很不方便。不得已,半年后,陈述决定买下现在的那套房子,地段虽比不上淮海路,但是离徐家汇的上影厂近,办事也方便。


陈述妻子李波频频落泪痛不欲生

就是为了这套不算大的房,虽有预兆,但人们不愿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由于在陈述老去世前直处于昏迷状态,故没有订立过任何遗嘱。在陈述去世后,李波和陈述的子女因为遗产继承走上了法庭。

2008年10月15日,陈述的四个子女将李波告上了法庭,要求对父亲遗留下来的这套房子进行析产,并要求继承析产后的房子。

陈家四兄妹说,李波来上海与陈述结婚时无业,也没有固定住所,与陈述结婚后,也没有出去找工作,全靠陈述一人的收入与存款生活。1999年,父亲陈述购买了一套房子,也就是李波和她的女儿现在居住的房子。他们认为,父亲去世后,这套房子应该由他们来继承。而现在却是李波和她的女儿居住,他们要求对房子进行继承。

上海市徐汇区法院接到此案后,对案件进行了调查,并将李波的女儿莎莎追加为第三人。对此,陈家四兄妹认为,李波的女儿莎莎和父亲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无权分割父亲的遗产。

对于莎莎有没有继承权的问题,法院经审理认为,莎莎虽不是陈述的子女,但陈述和李波结婚后,莎莎便成了和陈述有抚养关系的继子女,并且在陈述患病期间,莎莎也对继父进行照顾,所以,在遗产继承上,作为继子女的莎莎也享有和亲生子女同样的权利。

经过法官耐心的调解,2008年11月中旬,李波和陈家四兄妹达成了调解协议。由于房产是婚后所买,所以,应属陈述和李波夫妻的共同财产,李波拥有房子一半的份额,剩下的一半属于陈述,可以作为陈述的遗产来继承。双方约定:属于陈述的那一半房产归李波所有,李波支付给陈家四兄妹每人10万元;如果李波无力支付上述钱款,可将该房屋变卖,属于陈述的房产份额由陈家四兄妹、李波和莎莎各继承六分之一。

陈述和李波夫妻的那套房,2008年估价180万左右,这个数目对于当下一些电影明星而言,只相当于一部电视连续剧的片酬吧。但由于陈述患病多年,经济入不敷出,李波无力支付给陈家四兄妹每人10万元的款项,只得决定将现在的住房出售,以履行她对陈家子女和法院的承诺。

陈述的自传——《陈述的陈述》

看着自己曾经耗费了极大心血整理出版的陈述的自传——《陈述的陈述》,李波说,她完成了老爷子的遗愿,这辈子已无怨无悔。

“根据我的情报:‘这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这是陈述在饰演电影《渡江侦察记》中“敌情报处处长”中最经典两句台词。陈述的遗产案虽尘埃落定,但关注这一案件的局外人似乎还有许多话要诉说,还有许多疑问要澄清,还有不少伦理道德要解析。依我之见,此案也只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了,“清官难断家务事”嘛。

但是,对于陈述老主演的那一部接着一部经典之作曾经伴随我们成长,带来许多儿时美好记忆的人来说,我们是不会忘却的!

在此,我只想弱弱的问一句:陈述老的少妻李波和继女莎莎今流落何方……

来源:今日头条娱乐 原作者:好看的人啊啊啊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生辉彩翼

生辉彩翼

擅长 其它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