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京语嫣 2018年01月16日
点赞 6
1
157
原创:野菊花开 友情自来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76

    一般说来,从小学到初中、高中都是同班的人几乎不多,而我的同学野菊便是其中之一。

    对于她,上小学时的印象不是很深,也许是上学时座位离得远而交往少,反正只知道模样和名字,其他没什么印象。中学才开始有了一些交往。

    那时已是少女的野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炯炯有神,显得非常精神;一头乌黑的头发编成两条粗粗的辫子;一说话就脸红,话语总是慢悠悠的一字一句,嗓音属比较低沉的那种,但是笑起来却是哈哈大笑,显得很真诚、很开心,毫无做作。记忆中她总是穿着洗得发白的蓝色男士中山装或者绿色男士中山装,有时也穿一件红黑格子的罩衣。

    中学时去过野菊家几次。她家是北京老房子那种三开间但打通的那种,虽然房间不大,但感觉是个很安静、有家规、有修养和文化氛围的家庭。记得第一次去野菊家见到她父亲,瘦高而直挺板板的身材,似乎是我长那么大见过最高的男人。

    野菊向她父亲介绍了我之后,我叫了一声“叔叔”,就再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和野菊在这边聊天,她父亲在写字台前写字。我好奇就走过去看,野菊父亲的字写得非常漂亮,特别是他用的钢笔笔尖是劈开的,而且是斜着写字,引起我的好奇。     我问:“为什么笔尖是劈开的?”

    她父亲回答:“是故意闹开的,这样写出的字有笔锋。”

    我这才注意到,真是的啊,写出来的字有些像毛笔字,笔锋有力且转笔明显,一般钢笔字真没这种感觉。这件事给我印象极深。

    与她之间还一个事儿记得较深,一次我问她:“你为什么叫野菊?”因为我觉得女孩叫菊、叫花的可以理解,但是用“野”这个字的真很少,她回答说:“这是我爸起的,以后告诉你”。这个问题我一直带了40年没有答案。

          

    高中我俩又在同一个班,因座位距离远往并不多,但临毕业时又去了她家一次,野菊送我一张她的童年照作为留念,这张照片一直保存至今。期间多少次搬家,多少次清理照片相册,每次看到这张照片都端详一会儿,看着俊秀可爱的模样,想起一些往事……

    毕业多年后再见到野菊,约是十七、八年前,在东直门的路上。她的工作单位在那附近。当时只是站在街上聊了一会儿,因为有事就着急分手了,而这一别就近二十年。

    再次联系上还要归于信息时代的飞跃,微信使得久别的同学们开始有了重新交往和更紧密的联系。2014年底的班聚会,野菊因家事未得一见,有些遗憾。但不久后我的生病,却是得来我们相见的机会。

    当时皮肤上长个小东西,得知我需要手术时,野菊在班群里第一个提出要陪我一起去医院。当时觉得她身体不久前出了状况需要恢复,就没答应她相陪。到了要拆线的那天,早上七点半睁开眼拿起手机,看到第一条信息就是野菊早上五点多发来的:“智洁:今天是去拆线吗?有人陪你去吗”“我今天没事,可以陪你去”……真的很温馨的感觉。(后来又有两位同学问到我拆线陪同的事,此处暂不表)。

    由于也是想见她,就答应一起去。约好了下午两点在医院门口见,她让我到医院附近打电话,说她家走十分钟就到医院……

    在109路北海站下车后,立即电话联系她,心想从车站走到医院也是十分钟,正好两人一起到医院门口。但是刚走过北海大桥,远远的就看见一个身着浅色羽绒服的身影往我这边张望着,由于前一天看到微信里她照片头像就是穿浅色羽绒服的新照,所以断定那一定是野菊了。我先招了招手,见她也向我挥着手,同时向我走来,随着逐渐走近,我们互相看清了对方,大喊着打招呼,野菊一脸灿烂的笑容迎接着我,我们相扶在一起,心里都是无比的激动。

    我问:“你怎么这么快啊?”

    她说:“我早就到了”看出她是这么上心这个事儿。近二十年没见,一眼就能认出对方,一点儿都没变,还是那么热情开朗,还是那一对儿有神儿的大眼睛和爽朗的笑声、灿烂的笑脸。

    进了医院大厅我边走边说:“还得找找具体哪里,第一次来手术时稀里糊涂的跟着别人走,心里不踏实也没用心记路”,没想到野菊说:“我知道,我都提前来趟完路了,跟我走吧”,真是让我又一个感动!只有心里真有你的人才能做到如此细致!我们上二楼找到皮肤病理科,看到诊室门紧闭,说明里面正在手术,只好坐下等候。我们这才有空开始聊天,说起几十年没见到话题……

    一会儿诊室门开了,我赶紧过去报到,又等了一会轮到我进去,野菊帮我拿着帽子手套包包等东西也跟了进来。医生让我坐下准备,让她外面等候。但野菊似乎不放心,一直抱着东西站在门口外看着,我几次催她楼道坐着去才离开。   

    我拆线完成走出诊室,野菊过来边帮我穿衣服边关切地问疼不疼?还需要什么时候过来看看?我说,还得找我的手术大夫问问是否需要验血,但那个大夫今天不在,不知道哪天在门诊楼那边,还得去门诊楼找他(门诊楼在两站地之外的平安大道)。野菊说,告诉我医生的名字,我明天过去看看他哪天上班,然后打电话告诉你再过来。

    出了医院,野菊邀请到家里坐坐,说不远,于是跟着她走到她家。进了院子感觉很亲切,并没有来过,只是这种老北京的居民院很久未入了,感觉很亲切。 

    野菊打开门,野菊的先生已在门口等候。他非常热情地招呼我快进屋,一看就是个北京爷们儿。落座后,野菊先生开始忙活招待,沏茶倒水切水果,零食拿来一堆让我吃,

    我们聊天甚欢,期间我问起拖了40年的问题。

   “现在你回答我当年的问题吧,告诉我为什么叫野菊?”

    她说:“这已经没有答案了,因为我父亲最后也没告诉我,当时他说以后告诉我,但是直到他走也没告诉我,所以我也不知道”。

    这个结果让我有些遗憾。我现在的感悟,应该是野菊的父亲,为了让女儿像野菊花一样有坚韧、顽强,有茂盛的生命力吧!

    我们又说起那张童年照时,

    野菊说:“那是绝版,我家里都没有了。”

    我提出:“那我还给你吧!”

    她说:“不用了,还是你留着吧,是个纪念”……

    老同学见面感觉时间很快,要说的话好像很多。野菊先生说:“你们接着说话啊,我去做饭,今天立春,就是立春饭了”。

    不一会,一盘炝炒黄豆芽,一盘肉食拼盘,一盘清水绿豆芽,一盘烙饼和玉米面粥端上来,野菊先生提议喝酒,找出了一瓶红酒。

    野菊说,她从来不动酒的,这次陪我喝。野菊先生喝的小二,我们举杯共饮,三人开始边吃边聊甚是愉悦,丝毫没有陌生感,没有拘束,没有客套,没有虚情应付。聊上学的事,聊后来工作的事,聊我们的经历,野菊先生聊他参军的事,等等……好久没有这样无拘无束、不用动脑只动嘴、随心所欲、侃侃而谈的情景了,是一种久违的感觉,真是很愉快、很舒服,这一聊就到晚上九点。我起身告辞,先生送到门口不忘说句“常来坐坐”。

    野菊送我到车站,候车时稍有寒意,野菊要回家给我拿一件大衣,我说适应一下就行了。    

    想想从下午两点见面,到九点多离开野菊家,七个小时竟然不知不觉就那么过去了,一点儿没感觉到时间的飞逝,似乎还有许多话没有说完……坐上车,野菊隔着车窗叮嘱我,到家发个信息啊。

    到家后,没脱大衣没放包包,急忙给野菊发信息报平安。

    我心里说,野菊,我们很快还会再见!


作者

作者

京语嫣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淡淡生活寫照,濃濃同學情。
德恩 - 2018年01月23日
点赞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