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盖子倒牛奶、脱衣服去贷款,中国选秀产业“贫富论”

  原标题:买盖子倒牛奶、脱衣服去贷款,中国选秀产业“贫富论”

  来源:纵相新闻

  撰稿|记者 陈丽娜

  中国娱乐产业滋生出的毒瘤绝不仅仅是偷税漏税。在铺天盖地的造星选秀综艺节目的背后,粉丝的极端宗教化,“饭圈”的传销化……中国娱乐产业的毒瘤正在不断滋生。

  4月29日,在国家大力打击下已销声匿迹的“裸贷”以女粉丝为打榜筹钱的形式重回大众视野;4月29日,《反食品浪费法》正式实施,一段粉丝雇佣工人,为打榜投票所购买的大量牛奶被工人拧下瓶盖后,直接倒入水沟的视频在网上流传。

  这两件事儿均指向同一个选秀节目。

  近日,偶像选秀节目《青春有你3》某位参赛选手的父母被爆“涉嫌经营涉毒涉黄KTV”,随后其母发微博表示KTV在2008年后已不归她管理,2019年进行了工商变更。

  这一风波引起了网络上要求该选手退赛的舆论,而这些舆论却激发了粉丝“护子心切”的斗志——“预算已经提高了,打投量也提高了”,甚至有女粉丝在网络公开宣称“姐妹们我去裸贷了10000,一定要出道啊!”

  “打投”,是“打榜投票”的简写,也是偶像选秀节目的日常用语。

  更是这些参赛选手,从路人变成偶像的进阶之路。

  花自己的钱,为别人铺路

  随着国内偶像选秀节目的兴起,粉丝们为还没有作品的偶像花费大量钱财、“集资”出道已并不鲜见。

  而“集资”的理由也是多种多样,购买周边、应援、控评、做数据、证明偶像的粉丝购买力等等。当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让自己喜欢的偶像实现梦想——出道,成为明星,更上一层楼成为“星中星”。

  2018年,《创造101》出道11位选手的粉丝公开集资金额已超过4000万元。2020年播出的《青春有你2》集资总额超过8900万元,其中一位选手的粉丝集资总额就超1498万元。

  与此同时,“集资”平台应运而生。今年3月,一款名为“桃叭”,专注打榜投票的交易平台因粉丝的“热情”而“崩溃”。

  3月14日,《创造营2021》和《青春有你3》的多位选手开启“限时集资”比赛。数据显示,在当晚18时-23时的5个小时里,粉丝累计支付了超600余万元现金。粉丝的疯狂直接导致平台崩掉。

  从桃叭所显示的经费投入和打投票数来看,多名选手的经费投入均超过百万,而粉丝实际的花费远不止统计的数字。

  4月29日,微博上一个热传的视频显示大量牛奶被一一拆开,随后被直接倒入沟渠中。这一浪费食物的现象引起网友怒斥。

  据了解,视频显示的是《青春有你》这一选秀节目的打投方式。当时,由于该节目的品牌商将投票二维码印在瓶盖内,所以粉丝必须打开瓶盖才能扫描二维码,为偶像投票。而这些喝不完的牛奶,只能倒掉,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一场多方合谋对粉丝的围猎

  如今,每个偶像选秀节目都会在赛前从经纪公司招募几十位、甚至上百位渴望出道、进入娱乐圈的选手。每个选手都有塑造好的“人设”,同时带着各自的“追梦”剧本,等着粉丝们来“认领”。

  这场资本的逐猎中,赢家的名单上并没有“打投”粉丝的一席之地,尽管他们被节目组亲切地称为“成团制作人”,拥有决定偶像出路的权力。其实,他们只是赢家眼里的“韭菜”而已。

  从节目平台而言,偶像选秀节目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和资源。数据显示,2018年《创造101》总决赛当天,粉丝应援费用就超过了4000万元。总决赛当期视频总播放量47.75亿,微博话题阅读数147亿。

  粉丝可以通过腾讯视频、腾讯微视、QQ音乐等平台为参赛选手投票,而这些腾讯系的平台也同时提升了日活跃用户数量、月活跃用户数量等、新增用户数量等运营数据,成为了平台另一种数据资本。

  成为平台会员还拥有更多为选手投票的机会,这在一定程度上再次刺激了粉丝们的消费行为。

  第二,节目赞助商不仅靠着偶像选秀节目进行了市场推广,也从粉丝的打投行为中切实获利。

  前蒙牛数字化营销中心总监戴晓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赞助选秀节目是蒙牛的一个传统,中间有一段时间其实是比较谨慎的。到了2018年赞助世界杯,又看到了大型文体类节目营销带来的流量红利,此后,也参与了几档(选秀节目)。”

  此外,偶像经济公司的估值也在水涨船高。对经纪公司而言,偶像类艺人出道变现之前存在关键的曝光引流期。

  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粉丝“集资”

  按一定规则渐次淘汰的偶像选秀节目,按得到底是什么规则?才艺,综合素质,还是颜值?

  此前,人民网就“追星不力惩罚粉丝”发表评论称,靠粉丝刷数据才能出头的偶像,是偶像吗?“所谓的选秀跟打投,说白了是一场多方合谋对粉丝的围猎。这次事件真真切切地提醒我们:是时候整治了。”

  粉丝“集资”由谁管理、如何存放、产生的利息如何计算?发起方公示的支出明细是否可信?这一系列需要面对的现实问题又该由谁来负责?

  2020年2月,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广电总局网络司的指导下,发布了《网络综艺节目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当中提出:“节目中不得出现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刻意引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助力”。

  不过,这两档节目中并不叫“投票”,而是分别叫做“撑腰”“助粒”,倒是与节目冠名产品相呼应。

  2019年,《创造营》某选手的一位粉丝投入大量生活费给偶像“打投”,平时只吃馒头榨菜,而“饭圈”却一直“逼”她集资,甚至进行了言语攻击。

  一些偶像后援会、粉丝组织者会用言语鼓动、诱导,甚至称粉丝不应援就是不爱自家的偶像,直言偶像无法出道都是粉丝的错。而粉丝群体中绝大多数都是未成年人,攀比、好胜心极重,很容易被误导。的确也有许多新闻报道,家长在事后才发现孩子将大量的资金用于明星“打投”出道。

  尽管有公开的集资平台,但集资平台有风险提示,这些集资后的钱款又缺乏第三方的监督,资金去向难以控制,“集资跑路事件”不胜枚举。例如,桃叭服务协议第六条“责任免除及不承诺担保”显示,“桃叭仅为第三方平台,既不是项目的发起人、也不是项目资金的使用方。项目支持者应自主、独立对项目进行评估并承担可能发生的风险。”

  北京腾宇律师事务所王莹律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集资”活动的发起人需将获得的钱财用于指定的行为,否则可能涉及到诈骗罪,参与“集资”的人可以通过刑事程序追回其捐赠的钱财。“我认为监管的源头应该在活动的发起人,目前很多应援活动的发起人都是个人或后援会,如果能将应援活动的发起人限定在公司企业或者社会团体等范围内,监管或许会更容易一些。”

来源:新浪新闻 原作者:新浪新闻综合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玉珑璁

玉珑璁

擅长 社会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