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生辉彩翼 05月15日 10:24
点赞 0
0
677
五角场 感谢你曾经的破旧模样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2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1,361

M君是德国人,和我相识于2004年的慕尼黑。

2016年,50岁出头的他,第一次来上海旅游。我们坐在外滩的酒吧里,畅饮啤酒,聊慕尼黑1860队。突然,M君掏出一本德语版本的“上海指南”,问我:“这个地方,有必要花半天时间吗?”

我一看条目,是“五角场”,配图是一张孙中山的照片。文字的意思是:将近100年前,孙中山曾经打算在上海建造一个全国经济中心,他选中的,就是五角场……

五角场,感谢你曾经的破旧模样

还有此事?我万分惊讶。

大学毕业后,我离开了相伴22年的五角场,到远方谋生。而在外滩的这个夜晚,在酒精的刺激下,一个德国人告诉我一个关于五角场的故事。

一切都显得混沌而清晰。

五角场是什么?

是复旦草地上写的诗,是满世界的军装、满世界的校服,是卖正版碟片的新华书店,是“朝阳百货”前的无证设摊,是“飞机跑道骑自行车”的江湾机场,是“悟空”游戏机房里的阿飞拉三,是“图门烧烤”和“马大嫂自助餐”,还是曾举行过婚礼的肯德基和麦当劳……

五角场,感谢你曾经的破旧模样

五角场,感谢你曾经的破旧模样。

我对M君说:“我陪你去。”

1

上世纪90年代,五角场开了第一家麦当劳。

这在当时的大杨浦,是一件大事。班级里有点钱的同学,喜欢星期天去麦当劳坐着,买一杯饮料,复习功课。

我也凑热闹去坐过。因为没钱买饮料,20分钟就被服务员赶出来了。

两年前,麦当劳的几名工作人员到单位来谈事。聊天时,我突然很想和对方说——当年,我被麦当劳赶了出来。其实我只是想坐坐,给同在复习的其他学校的女孩子传张纸条,纸条上会写“你让我无法专心学习”……

五角场,感谢你曾经的破旧模样

但我最终没说。因为马云年轻时去肯德基应聘被拒。马云现在净资产400亿美元,这就是故事。我现在净资产是负400万元人民币(房贷),这就是事故。

高中时,同学们的兴趣变了。那个时候,五角场附近有一家“马大嫂”,自助餐一个人38元。

这3年啊,我就像中国足球一样,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每一次去之前,都觉得能吃一头牛,结果两块炸猪排就撑了。

五角场,感谢你曾经的破旧模样

高中毕业时,正好我家搬家,来了不少朋友帮忙。父亲请朋友们吃饭,去的就是“马大嫂”。一个小青年吃了14块炸猪排外加4海碗汤,传为美谈。我很兴奋,觉得替我报仇了。

1996年,我到复旦大学读书。

入学第二天,同学发现自己少一件T恤。我带着同学,沿着邯郸路走到“朝阳百货”。门前的无证摊贩打量我们两个穷学生一眼:“10元一件。”

五角场,感谢你曾经的破旧模样

同学买了一件“耐克”,英文NIKE,没有问题。

我买了一件“阿迪达斯”,夜色之下,没看到英文居然不是“adidas”,而是“daidas”。

这件盗版T恤,我大学穿了4年。虽然商标不对,衣服质量倒还行。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特地去衣橱找了一下。20多年前的衣服了,已经找不到了。

很多东西,都找不到了吧。

2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五角场有“三多”。

军人多。学生多。流氓多。

先说军人多。

五角场在上世纪80年代,集中了“海陆空”三军。江湾机场、空军司令部、空军政治学校、海军医学研究所、二军大、长海医院……走在马路上,军人一度都穿军装。如果没有系好风纪扣,还有可能被处罚。

五角场,感谢你曾经的破旧模样

周恩来也到过五角场。

1963年5月12日,周恩来到了海军医学研究所,视察潜水加压舱实验室。隔着玻璃,周恩来取下自己的上海牌手表,贴在观察窗口上,“帮助”潜水员数脉搏。

五角场上的学生也很多。

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上海财大、体育学院、二军大、上海轻工业高等专科学校……那个时候,学生都别着白色的校徽,老师别红色的校徽。

五角场,感谢你曾经的破旧模样

大概有半年的时间,我常到邯郸路上一家小饮食店解决晚饭。每次去,总能看到一位别着上海财大红色校徽的男老师。老师40上下,每次吃的东西都一样:一碗菜汤面,三个荷包蛋。

那时候我就觉得老师很有钱。

当然了,五角场流氓也多。说是流氓,上海人常叫阿飞,女的有时候会叫“拉三”。

五角场,感谢你曾经的破旧模样

我第一次被人“拗分”,是在江湾机场里,被抢掉2角5分。钱不多,内心的屈辱永生难忘。

至今最后一次,遭人胁迫要抢钱,是在“悟空”游戏机房。我报了一个名字,配合几声冷笑,继续玩我的摩托车。

大头费里尼写过《五角场流氓往事》,回忆国定路550弄的流氓。最后的一段是——

五角场,感谢你曾经的破旧模样

国定路的流氓们,随着年岁上去养家糊口的世俗生活替代了“路灯下宝贝”的率性,一种茫然迭代为另一种茫然。1990年代中后期,550弄的物理性毁灭,也宣告了流氓的年代一去不返。

当然了,五角场阿飞多,但还算是喽啰性质的。

整个上海滩,流氓看杨浦。杨浦流氓看定海。定海流氓看449弄。

3

1921年,孙中山写了《建国方略》。在其中的实业计划部分,提出在上海建一个“世界港”。

这就是著名的“大上海计划”的起源。

六年之后,在上海的东北角,民国政府修建了5条辐射状的干道。朝北,连接吴淞港。朝东,是当时的虬江码头。朝西,是上海的铁路总站。朝南,是公共租界。朝西南,是上海的外滩。

这就是“五角场”的由来。

五角场,感谢你曾经的破旧模样

假如你去过华盛顿,或者芝加哥,你会惊讶地发现,美国也有“五角场”、“六角场”。如果不是日本人的入侵,上海的“五角场”就有可能建成现在美国的“华盛顿特区”。

在“大上海计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