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CNR赣勇 前天 11:38
点赞 0
0
143
大变局与中国的对外投资(文图)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5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383

前言:这篇发表在《东方财经》杂志上的文章是友人张国庆先生的最新力作。国庆先生系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国际投资专家委员会特聘专家,商务部驻上海原特派员。由于国庆先生从事经贸问题的研究,故经常发表颇有见地的作品抒发己见。这篇文章以其宏观的角度论述了大变局与中国的对外投资,读来令人受益匪浅......



前,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之中。这个大变局正在深刻影响着经济、政治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也影响着人们对现在和未来形势走向的思考和判断。

这个大变局有哪些主要特征?已经有许多文章从国际政治、经济、产业、科技、军事等不同角度,进行了大量、全面(包括许多大数据上)的分析,以佐证这个大变局所形成的内在变化原因和合理的理论依据。

究竟如何观察和认识这个大变局?总的来看,说复杂也很复杂,毕竟整个世界都在发生变化;说不复杂也不复杂,我们不应该钻到云里雾里,看不清庐山真面目,认不清问题之根源。

毛泽东主席曾经在《矛盾论》中有很精辟的论述,他说:“在复杂的事物的发展过程中,有许多的矛盾存在,其中必有一种是主要的矛盾,由于它的存在和发展规定或影响着其它矛盾的存在和发展。”因此,这个大变局也应该有一个影响其它事物发展的核心因素和根源。现在,我们可以毫不忌讳地指出,这个因素和根源就是:美国出了一个特朗普!正是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政府,正在颠覆、改变、挑战自二战以来国际社会(包括美国)经过长期努力制定和达成的各项规则、治理架构、条约以及国与国相处的规矩、世界的秩序。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是造成当今世界动荡和乱象的根本原因,是这个百年之未有大变局的核心震源。


试想如果没有特朗普,今天的世界会变成这个样子吗?会给国际社会带来如此多的不安和动荡吗?

也许有人会说,没有特朗普也会出现其他“朗普”,当然,这是已经产生并无法改变的事实,就像一战遇上的是威廉二世、二战遇上的是希特勒一样,百年之未有的大变局遇上了特朗普,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深不可测。历史常常是通过偶然性来变道的。既然这场大变局我们已经遇上了,彻底搞清楚问题的最核心根源才能从容应对。

这个大变局也在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的对外投资。尽管有许多专家还在常态化地做国际投资增量和减量的数量分析,但仅仅用曲线和图表来反应国际投资的量变是远远不够的,会不会在哪些方面发生质变呢?这些质变会给国际投资带来一些什么样的趋势性变化?这个世界还是平的吗?需要我们做出明确的判断和回答。有几个趋势性的特征值得我们重视:

一是国际投资合作,正在面临更多的困难。我们都还记得,十年前国际金融危机发生时,国际投资是拯救“难国”于水火的及时雨,不仅需求迫切,而且大受欢迎;而现在,除了大部分发展中国家依旧恪守规则,欢迎国际投资来发展经济、改变自身面貌外,在一些发达国家,开始煞有介事地要审查外来投资,尤其不待见来自于中国的国际投资合作,中国必须谨小慎微才能进行,一不小心还容易“趟雷”,被弄得非常被动。


二是科技产业投资,正在受到广泛的审查。科技,本来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生产力。保护创造和创新、尊重知识是鼓励发明创造的必然要求,但这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科技必须走向产业化、市场化,才能造福人类、惠及社会。它也需要更多的投资和合作,才能更好地发展,才能结出硕果,对人类作出贡献。对科技产业的投资,是合理的市场选择,而不是人为地遏制、形成垄断,藉此获得高额红利、剥削社会。某些发达国家为了保证形成绝对竞争优势,开始对中国在科技领域的投资设置壁垒,并形成围堵态势,这种保守化倾向显然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和趋势。

三是重大项目投资,正在谋划更大的限制。重大项目的投资,实际上是双方解决重大经济问题的合作,一要具备相当实力才能承担,二要高层出面才能解决问题,这是一种影响大局的发展投资,它追求的是优势互补的共赢、带动经济发展的互利,但现在也由过去的大受欢迎变为如履薄冰。受某些国家的鼓动和挑拨离间,中国现在对外投资的一些大型项目,正在被一种无形的铁幕隔开,如果这成为一种趋势,未来这种大型项目投资合作不仅困难重重,而且风险加大。

四是投资的政治因素,正在成为突出风险。在商言商,也许成为一种美好的回忆。过去那种已经被逐步淡化并被摒弃的意识形态支配经济的做法,现在可能死灰复燃,被逐步强化。投资领域或许正在出现冷战思维,既看不得别人好,还恨不得让别人变差。特别是对来自于中国的投资,总会被贴上各种标签,要么是试图“扩充势力”,要么是制造“债务陷阱”,总能找到政治上的借口、经济上的问题。那种极端利己的帝国心态,正在成为国际投资合作的最大危害,成为各种投资风险的策源地。

五是中国的投资,正在变成被遏制的对象。这种表现不仅仅出现在某些发达国家,而且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也会出现鬼影魅踪。他们煽风点火,破坏中国的投资。更有甚者,四处蛊惑人心,制造混乱。嫉妒恨,成为某些国家某些当政者很坏的心态。中国的投资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成为他们难于接受的事物,无端攻击的对象。 

对中国来说,必须清醒认识到,国际投资再也不是“山还是那座山,梁还是那道梁”了。这一切,都源自于那个大变局策源地对中国的全面遏制。不清醒认识这一点,就无法把握中国在国际投资上的所作所为,处理好各种复杂的国际投资关系,牢牢掌控国际投资的大方向,扎扎实实做好我们的各项投资工作。


■    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应该有自己的担当。

大变局,它不会像自然灾害那样,在遭到冲击之后还有恢复的余地,它改变的是全球的整个战略环境,而这种战略环境一旦形成了,就很难再改变回来。因此,是开放还是封闭,是合作还是对抗,是共赢还是冷战,对这些问题, 各有关国家都需要思考明白。大国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将牵动世界未来的发展,也攸关人类的命运前途。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应该有自己的担当:

一、坚定不移地以开放的心态来推进国际投资合作。要深刻认识到:大变局下某国对我们的遏制,已是战略性、全面性、趋势性和不可逆转性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可以随心所欲地遏制和封杀一个大国与世界各国的交往,以及争取国际投资合作的发展空间。对付遏制的最有效办法,还是要以开放的举措来进行反遏制。只要中国开放的水准足够高,推动开放型的经济足够好,我们就能够有力地推进全球化包括国际投资合作的发展。因为我们的愿望,不仅是自己要发展好,而且要进一步造福人类和世界。如果任何规则都以自己的利益优先,最终只能是愈益沉沦。那种动不动就拿枪动炮来与人交往的,相信国际社会也会“说不的”,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无论怎样抹黑、污蔑,都无法改变中国在国际上坚持全球化的事实。正如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众多参与国所反应出来的对“一带一路”的信心,实际上是源自于对中国的信心,源自于对中国的信任,也是源自于对共同发展的期盼,以及对未来的美好追求。

二、一以贯之地以互利共赢的理念来构建利益共同体。互利共赢,是在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和地区间,通过投资合作,在追求本国投资回报的同时,兼顾他国的合理利益,在合作中建立平等均衡的伙伴关系,共谋利益和福祉,共同应对挑战和威胁,进而实现互惠互利的共赢发展。观察国际社会,迄今为止,在国际投资合作中,敢于明确提出互利共赢的国家,恐怕也只有中国一家。中国的对外投资企业应不辱使命,履行社会责任,落实承诺,勇于担当。在谋划投资合作时,要充分照顾彼此间的利益,注意投资对象国的社情民意。过去,我们以诚、以义、以利,同各国进行投资合作,创造了许多经济奇迹,也赢得了许多赞许,今后,我们还要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相信我们中国的道路会越走越宽广。

三、始终不渝地在防范风险前提下做好国际投资工作。既然是百年之未有的大变局,如果我们还是按照过去的老一套来搞国际投资,以不变来应万变,恐怕是行不通了。大变局的形势告诉我们:过去行之有效的规则,现在全在变化;过去容易处理的问题,将来可能面目全非了。那种认为在商言商,可以埋头苦干、其他事不管的想法,现在恐怕不行了。大变局,一切都在变,我们的国际投资,要把防范风险放在第一位。过去我们可能只需注重投资上的经济风险,而现在要把来自于政治的风险、他国的遏制、私规盟约都了解清楚,不冒进、不轻信、不上当。在国际合作和交往中,既要以诚相待,也不可掉以轻心。无数事实已经证明,大变局下的各种境外投资风险,已大幅提升,我们必须牢牢把控制风险放在第一位,增强安全意识,提高对外投资的水准和成熟度。(作者:张国庆)

作者

作者

CNR赣勇

男,汉族,中共党员,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任记者、编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评估听评专家。中国新闻培训网内刊研究院特聘教授。先后中央电视台军事、戏曲栏目《和平树下》与《戏中有戏》担任摄像、编导;在北京电视台数届春节、国庆等文艺晚会任制片、副导演、音乐编辑;大型专题片《中国民族体育》任总撰稿、音乐编辑;在袁阔成先生演播的《金钱镖》、《薛刚反唐》等多部广播电视评书中担任导演、摄像、录音等。先后荣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节目优秀奖,两届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综艺类电视节目星光奖,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