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冰山来客 2018年01月16日
点赞 0
0
174
把国企交给“资本家”管,把“资本家”交给党管 2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371

把国企交给“资本家”管,把“资本家”交给党管

在十九大之后,国内对于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的讨论明显升温,推进相关改革的氛围也变得浓厚。中国的国企究竟存在什么问题让中央如此重视?作为独立智库的安邦又给中国国企的管理提出什么样的建议呢?

国企深化改革是新时期必须突破的重要领域

安邦智库在研究十九大报告的过程中发现,里面不止一次提到了对国有资产的管理。十九大报告认为,“要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加快国有经济布局优化、结构调整、战略性重组,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有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在安邦咨询的研究团队看来,国企深化改革是新时期必须突破的重要领域。如果突破了,对经济发展和其他改革都有助益;如果仍然徘徊不前,将成为中国下一阶段发展的沉重拖累。久拖不决必将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国有企业的负累也越来越大。

根据我们掌握的一组数据,清晰显示出国有企业的低效率。之前的十年,国企总资产增长300%,同期的负债却增长了400%,很明显,国企资产和负债膨胀的速度,远超过其收入和利润的增速。

对比同期中国GDP规模,国企的债务甚至比GDP规模增长还要高出一倍,几乎是铁证的数据表明,中国国企资产主要是靠负债撑起来的,而国企的投资回报率每况愈下,显而易见,国企是效率极低的国有机构。

不仅如此,中国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日前在人民网上发表的一篇文章称,长期以来,国有企业管理中“资本”和“资产”不分,徐忠认为,“资本”与“资产”概念的混淆,再加上债务软约束问题大量存在,使得股债不分、明股实债现象非常突出,很多名义上的国有资本是虚幻的。而且,由于医疗、养老、教育等领域的欠账较大,如今,实际上的国有资本远低于账面水平。

国企改革的“安邦构想”系统解决方案

如何着手推进国企深化改革?安邦咨询的智库学者在2012年就提出过国企改革的“安邦构想”系统解决方案。这一构想的核心思想,通俗地说就是从“管企业”转向“管资本”。实现这种转换的关键,就是建立国有控股的共同基金,以市场化的方式来管理国有资本,而不再具体管理国有企业。

在此方案中,共同基金是一个连接国有资本与市场机制的重要载体。财政部作为政府代表只管共同基金,而共同基金则以市场化的方式去管理企业。因为有市场化机制的加入,过去国有企业的很多体制问题将会迎刃而解。

综合考虑十九大之后的发展,安邦(ANBOUND)要指出的是,“管资本”的改革还有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建立起党管理经济的新模式。以共同基金为枢纽的新机制下,则完全可以平衡好市场化经营与党的最终管理的需求。简单的来说,这种体制相当于党把国有资本交给了“资本家”,由“资本家”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与此同时,“资本家”则由党来进行直接管理。

安邦(ANBOUND)一直坚持,长期的低效率发展不仅影响国企本身,还会带来宏观意义上的多重风险。众所周知,国企巨额债务可能形成重大的金融风险,并像史前恐龙一样长期消耗大量的经济资源,降低国民经济的效率。

从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国企深化改革的思路到现在,在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上已经徘徊了几年,耽误了不少的时间。因此,在我们看来,推进改革迫已经在眉睫,

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

作者

作者

冰山来客

唐明曦

关注

来源:   原文作者: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博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