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德恩 06月09日 12:53
点赞 0
0
2,318
畫筆留住圍村點滴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388


【明報專訊】鄧錦群,來自新界圍村吉慶圍,1970年代開始做天橋模特兒,23歲從圍村出嫁旺角,還惹來BBC記者拍攝婚禮。10多年前,她回到圍村生活,有天熱鬧的打醮人潮散去,飯桌只餘下自酌的父親,她拿起水彩一點一滴記錄下來,自此便停不了繪畫圍村生活。

鄧錦群,英文名Polly,村裏另有外號「三雞」,不期然叫人想起「山雞哥」,但她的外號真的和吃的切雞有關。原來阿媽生5女3男,大女長得又白又滑,村民就叫她龍崗雞;二女三女……就叫二雞三雞。

我們的城市,有很多看得見的記憶,盛載在生活裏,也盛載在器物和建築裏。圍村長大的鄧錦群,由學校開始憶起,「我們早上是一大班細路一起上學,都讀同一間鄉村小學蒙養公校(錦田公立蒙養學校,1926年建校),小朋友放學都唔讀書,成班去玩。過節熱鬧到不得了,在圍村長大,是上天的恩賜,真是福氣」!

Polly這天帶我們入吉慶圍,在圍村走走,就見村民和她打招呼;「早晨,三雞,今日有人影你相(指記者)!」吉慶圍今天仍保留完整的圍牆,圍牆已有500年歷史,但圍內已不復三雞小時候的模樣,沒幾家傳統老房。Polly帶我們穿過整齊的圍村小巷,到她家看畫作,她的房子也不是典型圍村老房,但小巧可愛,木桌木椅。以前她母親就在圍村門外擺檔,賣香港明信片、仿古藝術品、中國郵票及洋人至愛的卜帽。

吉慶圍人事物 日夜畫不停

這些紀念品都不曾是Polly畫筆下的事物,她喜歡用水彩,每天埋頭埋腦畫家裏的人和圍村小巷的事物,如今她每天畫的是圍村傳統生活用品。

雖已是「50後」,Polly仍保持模特兒的高䠷身材,有型有格。當天一身牛仔褲和襯衣,她不開口說話,哪有圍村味呢?但跟她交談久了,會聽出一點口音。她愛笑而爽朗,說:「我的是圍頭口音啊!平時我梗係講圍頭話,我由細講到大。」她直腸直肚,有乜講乜,猜不到她還自爆:「圍村人男男女女都會講粗口!」講成點?舊時圍村人講話,周不時夾一兩個字粗口。專訪寫這些沒問題嗎?「無問題,係啊嘛!」

「我小時候好鍾意畫畫,係日畫夜畫嗰種,我好好彩有一位很好的母親,很疼仔女,好勤力,只要仔女喜歡,她就支持。」她說典型的圍村婦女就是勤勞慳家,Polly也很勤勞,10多年前回到圍村生活後,開始天天畫畫,一天畫上10多小時,「我畫畫就開心,一畫停不了。最近要湊孫,我要下午接孫仔放學陪他玩,才從九龍回到圍村畫畫;但到了星期六日不用湊孫,我會由早畫到晚」。Polly在23歲結婚,婚後搬到旺角居住,有兩個兒子,她心裏始終覺得圍村是最好。

高妹有「煩惱」 難忘女仔屋

現在她正在為「看得見的記憶」藝術教育計劃繪畫圍村器物,包括一椅一桌、一磚一瓦、木飯桶與木水桶:「我知道時代在變,好多東西都在變,但我真的很鍾意圍村,細個在圍村長大,到處都是人情味;星期六日,村裏的女仔又話,三雞我過你屋企的女仔屋玩……」我們或許聽過姑婆屋,一班女孩子梳起不嫁住在一起,但沒聽過女仔屋吧?Polly提起女仔屋就特別精神:「不是一間特別不同的屋,都像圍村的屋一樣,我們圍村的習俗會建一間『女仔屋』給女兒居住,有些人是屋企的閣仔(閣樓),放假時相熟的女生都會留在『女仔屋』玩耍過夜,阿媽開飯就加多幾雙筷,十分熱鬧!」聽落都開心,不用等暑假才有得去宿營。

女仔屋快樂時光,在中學後逐漸添上惆悵,原因?只因她太高,升中時已5呎9吋,高人一等,她到哪裏都感到被同學笑,於是跑去跟母親說,「我不想讀書了!」母親雖然目不識丁,卻鼓勵她繼續讀書,還說女孩子要獨立、能幹。以至中學畢業後她看雜誌認識到什麼是模特兒,跟姊姊和母親商量,母親還支持她上模特兒訓練班。

Polly的水彩作品中,有一幅繪畫了一群婦女站在圍村牆邊,人人都穿黑衣黑褲,頭戴黑紗穿頂的草帽,其中一人就是她「阿奶」,即是圍頭話的阿媽;另一幅是一個婆婆獨個蹲在牆邊,這也是三雞筆下的母親,可以看出,阿奶是Polly記錄的重要人物。「我阿媽80多歲走,其實她無乜大病,我想她太疼子女,想念子女至身體好弱。」Polly的多個兄弟姊妹都在外國。

三雞的阿奶,相信1960、70年代到過吉慶圍玩的人都可能見過,是一個在圍牆外擺檔賣紀念品的圍村婦女,黑衣黑褲戴紗帽,是吉慶圍有名的美人,也是外國遊客的獵影對象。「雖然有幾檔賣紀念品,但我們檔生意最好,很多遊客都會和我們拍照。我姊姊也是這樣帶了一個好奇了解圍村的外國人回家吃飯,後來一見鍾情,還嫁了給他。」母親有多疼愛子女?看看Polly如何偷檔口錢……「爸爸少在檔口,主要是兄弟姊妹幫媽媽開檔。生意實在太好,兄弟姊妹都習慣在檔口偷私己錢,小時請同學吃東西,長大後買靚衫。其實父母都知道,但因為惜我們,所以都任我們花。」

踏入1980年代中國市場開放,檔口結束,圍村人大量前往英國荷蘭等地餐館打工,當時Polly也當上了天橋模特兒,美好的圍村生活逐漸消逝。「我結婚後住在旺角的唐八樓,也沒有什麼不慣,但只要一去新界和離島,人家話山長水遠,我不知幾開心。」

無師自通 只知「畫畫很開心」

小時候的三雞未受過畫畫訓練,進入時裝界後也沒有,但在公司無事幹時,她就會拿起筆見乜畫乜,同事圍來看,都大叫,「嘩,畫得好靚啊!」於是,她的啟蒙老師來了,一個拍檔見她畫畫頗有天分,就送上一本教畫畫冊,Polly跟着全書每幅畫畫一次。你若問她畫過塞尚嗎?喜歡莫奈的印象派嗎?她會答:「不要問我,我沒畫過,我也不知道什麼派。我只是喜歡畫畫,畫畫時我很開心。」記得電影《跳出我天地》(Billy Elliot)的小男生Billy也這樣說,我喜歡跳舞,跳舞時就像飛翔。

回圍村生活是她的夢想。10多年前她離婚,選擇回到出生地吉慶圍。1950年代,她是真的在這裏出世,由羅三姑(莫文蔚的祖母)接生。

圍村可能在不同的人心裏,有不同的記憶,口直心快的Polly也並非只說圍村的好話,不說壞話:「最憎狗屎,圍村有人放狗不執狗屎,踩到好核突。」她又說:「圍村的男人,有些爛賭和打老婆,所以很多圍村婦女到了晚年,都會和丈夫分開生活。」但無論有多好,又或有一些壞,圍村永遠是獨特的、難忘的、豐盛的。過去的圍村有農耕的忙碌,在節慶中村民鑼鼓喧天,但熱鬧中存在着一份休閒舒泰,村民隨時隨地與人閒話家常甚或胡扯,巷子裏則有人理髮、線面,婆婆在門前板凳抽煙斗裹五月糉,每逢過年過節就家家戶戶合力洗圍牆清理小巷,家事巷事都有鄰居幫忙和補足,不會一個人在屋裏發愁,這是現今城市生活沒法比擬的。


■後記

鄉里力邀 蒐舊器物繪生活痕迹

Polly原先繪畫的圍村,主要環繞人物和小巷風光。2015年她以「My Family」為主題,在文化中心展出20多幅圍村作品,去年起則努力繪畫圍村昔日的生活用品。這始於一個偶遇,卻源自她那顆勇往直前的心,少女時代衝出圍村當上模特兒。

去年她遇見兒時鄉里「榮記太子爺」,原來今天已是「看得見的記憶」的總監趙廣超,Polly活潑盞鬼的說:「趙廣超,乜好出名嘅咩?我們叫他『榮記太子爺』,一起在錦田長大,他都是讀蒙養公校㗎!他家開米舖,成日幫手送貨。」三雞和榮記太子爺用圍頭話聊開了頭,趙廣超邀請Polly蒐集錦田器物,畫下它們,就這樣她成為「看得見的記憶」的畫家之一。

「看得見的記憶」是入校和民間的藝術教育計劃,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資助,設計及文化研究工作室主辦,去年正式展開,為期3年,以器物、建築空間和繪畫為主題,從現今生活中尋找與傳統中國藝術文化相關的種種「痕迹」,從「看得見」的器物、建築空間、繪畫藝術中,發掘「看不見」但饒富現代意義的記憶,讓大家學習多角度欣賞、尊重這些盛載珍貴記憶的事物,培養學生面對物質世界的正確態度。除了在學校開展,「看得見的記憶」也籌劃在錦田展出圍村的畫和器物。

■Profile

鄧錦群(Polly)

1970至90年代香港模特兒,身高5呎9吋,現為圍村畫家。家族是錦田吉慶圍圍村人,在圍村出生及長大,自小貪靚和熱愛畫畫,每天幫母親打理紀念品檔口,收納整齊可愛。70年代中學畢業後獲母親和姊姊支持,參加模特兒訓練班成為模特兒,及後從事服裝設計及貿易生意,閒時在公司執筆畫畫,退休後自學繪畫。尤愛水彩,初以人物為題,近年繪畫圍村風貌人物,透過畫作保留她熟悉的圍村事物和文化。近年舉行兩次個展。去年獲邀參加「看得見的記憶」藝術教育計劃,以水彩繪畫一系列圍村昔日器物,包括漆籃、飯桶、油芯燈等。

■給香港的話

「做人最緊要勤力,機會就是給勤力的人。 」

文:朱一心

作者

作者

德恩

关注

来源:   原文作者:朱一心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