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团子 07月08日 15:19
点赞 0
0
5.1万
无法提供比特币地址,澳本聪在法庭遭质疑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446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9,044
无法提供比特币地址,澳本聪在法庭遭质疑

6月28日,自称是比特币创造者的澳大利亚计算机科学家CSW(Craig Wright)在佛罗里达西棕榈滩的美国地方法院听证会上面临了严厉的盘问,因为他说自己无法提供一串早期比特币的地址列表,其中存有数百亿美元的财富。

CSW被传唤到佛罗里达州参与这场民事诉讼,解释他为什么没有提供中本聪丢失的比特币地址,他说他可能永远无法访问这些地址。听证会于6月28日举行,但今天公布了庭审记录。

CSW已故合作伙伴Dave Kleiman的遗产代理人声称,这些地址拥有100亿美元的财富,据称是CSW偷走的。尽管双方都认为CSW是比特币的发明者——事实上,他们的论点也取决于此——但CSW的证词引入了一些令人不安的细节。

CSW:我不知道(文件是否伪造)

CSW的主要论点是,他无法获取这些比特币,因为它们被置于一个由复杂加密机制保护的保密信托基金中,受到一些律师起草的复杂法律协议的束缚。他还说,他不想拿到这些比特币,因为这就暗指他是中本聪了——这么说真的很奇怪,因为CSW为了证明自己是中本聪投入了大量资金,甚至还以诽谤罪起诉了质疑者。

在听证会上,原告律师对CSW提出了质疑,认为这位计算机科学家伪造了许多文件,并将其提交给法庭作为证据。例如,有几封据称可以追溯到2011年和2012年的邮件的元数据是“最近才放上去的”。另一封据称是在2011年发出的邮件中出现了版权来自2015年的字体。

但CSW否认做出了任何干预,并表示文件来源的服务器“被盗用”。他作证说,提交的文件都是“pdf文件”,而不是相关信件的合法副本——他说原告和其他指证他为“中本聪”的人试图诬陷他,(他们的指控)“可证明是假的”。

后来,原告律师就CSW声称自己购买的一家公司提出质疑,称该公司是这家保密信托基金的受益人。“好吧,我就直说吧,”原告律师说。“一家直到2014年才被你收购的公司被列为2012年创建的信托文件的受益人?”

CSW回答:“不是的,你把我不知道的文件放进去了。”

原告律师:“你在discovery中生成的文档?”

CSW:“是的,从我们公司的其他设备上。”

在此之前,CSW曾被问及他所提供的所有文件是否一开始就是真实的,对此他反复声明这些文件确实在他的“掌握之中”,但这些文件本身并不一定是真实的。

律师在这些问题上则更为直接。”Wright博士,这些文件是伪造的吗?”他问道。“我不知道,”CSW回答。

CSW VS Kleiman:漫长的法庭路

CSW声称他发明了比特币,并表示2013年去世的Dave Kleiman帮助了他。但去年,Kleiman的遗产代理人指控CSW以欺诈手段将他和Kleiman共同挖出的大约100万比特币(目前价值超100亿美元)转移给了自己。

赖特说,他不欠Kleiman任何东西,他无法取得这些硬币,因为它们在一个他不知情的第三方控制的保密信托中,而这些资金的秘钥是未知的。

然而,在6月底,法院传唤他到佛罗里达州,以确定他并未提交这些比特币相关地址信息的行为是否构成藐视法庭罪。

在法庭上,CSW对他“自己的发明”表示遗憾。他说,这项发明受到了犯罪活动的摧残。他说,他最初是想毁掉这笔巨额财富,经过一番劝说才把秘钥交给了Kleiman。“Dave劝我不要把它们彻底毁掉,”他说。“如果按照我的方式,我就会用锤子砸穿装这些比特币的硬盘。”

他说,他后悔发明比特币,因为其与毒品交易和洗钱等犯罪活动有关。他称自己的比特币“分叉”BSV符合执法部门的要求。

CSW在几个方面对比特币协议做出了冲突且不寻常的描述。他把这项技术称为“曼德拉网络”,并声称“公共地址”(public address)这个词使用不当,尽管此案取决于他提供了多少这样的“公共地址”。

他说,在比特币网络中,根本没有公共地址。

他说,他无法拿到这些比特币的主要原因是,他缺少Kleiman持有的某些“关键部分”,这些“关键部分”(即另一部分私钥)将于明年移交给CSW。但他说,如果不能得到剩下的私钥,他可能永远也无法获得这些比特币。

好几次当律师质疑为什么他提出的这段私钥数量经常在变,CSW说,律师是混淆了信托基金与另一组比特币——即现已倒闭的数字货币交易所“Liberty reserve”中的比特币。

CSW在法庭上扔了一份文件,受到了法官的斥责。CSW后来道歉。“非常抱歉,法官大人。我有时会失控,”他说。“我妻子是一名心理学家,她和我一起工作。”

CSW还卷入了其他几起诉讼,其中包括播客主持人Peter McCormack,因为他们说他不是比特币的发明者。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如果佛罗里达州的听证会对这些指控提出足够的质疑,那么这些案件可能会被驳回。

作者

作者

团子

关注

来源:   原文作者: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