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最香艳的一首诗,描写女子最美的部位,最后两句尤其肉麻

“国家不幸诗家幸,话到沧桑句始工”,这是后人对南唐后主后主的依据中肯评价,本该在尘世中潇洒自在的李煜,却不幸生在了帝王之家。心中装满了春花秋月的李煜,再也容不下朝堂复杂的政治斗争,世事于他仿若一场天外云卷云舒,他志在山水,无意争位。

偌大的皇宫,是无数人心中向往的金銮玉殿,可是对于李煜来说,不过是一个巨大的囚笼。有的人想要进来,有的人却想要出去。李煜便是那个想要出去的人,可是这座巨大的囚笼本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他又如何能脱逃呢?

李煜只能在宫里去神游山川大地,去俯视人间。正如他在《采桑子·辘轳金井梧桐晚》中写到的:“琼窗春断双蛾皱,回首边头。欲寄鳞游,九曲寒波不泝流。”

作为皇帝,李煜本应该拥有着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可是身处乱世的李煜却有着太多难以言说的身不由己。好在还有一个心爱的女子陪伴着他,告诉他所有的苦难都能分给她一半,这样就不会那么累了。

这个女子便是李煜的发妻周娥皇,她19岁的时候被作为南唐司徒的父亲周宗送入皇宫,成为了李煜妃子。在刚入宫的时候娥皇的心中也充满了恐惧与彷徨,这里在她看来是一个无比冰冷的地方。可是入了宫之后才发现,她的丈夫是一个非常浪漫的人。

娥皇精通音律,喜爱歌舞,有《邀醉舞破》、《恨来迟破》等作品传世。两个人都是文艺青年,在这冰冷的皇宫中,怎能不互相欣赏?

李煜曾为娥皇写过很多首诗词,但要说到最“肉麻”的还要数这首《一斛珠·晓妆初过》:“晓妆初过,沈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李煜为娥皇写这首词的时候,两人刚刚大婚不久,新婚燕尔正是最甜蜜的一段时期。个中的情调也只有他们才能体会了。但在字里行间我们依旧能感到其中的香艳:“黎明破晓,窗外的照阳暖暖地洒进一片光辉。歌女端坐在梳妆台前,晓妆只粗粗理过,唇边可还得点一抹沉檀色的红膏。三杯两盏淡酒下肚后,不胜酒力的她半倚在秀床上,放进嘴里不断地咀嚼,并吐向她心上的人儿。”

能把握“艳而不俗”的词人很少,但李熠绝对是一个。这首诗描写的是女子身上最美的部位,也就是嘴唇,一个小小的红唇,却在李熠的笔下有了万种风情。尤其是最后两句最为肉麻:“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可谓是尽显少女娇魅神态。如此千娇百媚的女子,李煜又如何能不动心?

当然,也有学者认为词中的女主人公只是一名普通的歌女,是李煜兵败降宋,被俘至东京后的作品。不过从整体风格上来看,李煜后期的作品写忧愁居多。如此香艳而欢快的词,应该是李煜前期在宫闱里生活时所写。

来源:腾讯 原作者:漫谈南明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Was

Was

擅长 区块链 文章的撰写

因为相信,所以看见……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