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Ying Dai 05月16日 01:42
点赞 0
0
2,153
中国经济发展不平等的根源何在?这位诺奖得主说透了!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2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1,732

作 者:吴思,李大巍

编 辑:夏昆

来 源:正和岛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有一位诺奖经济学得主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他就是被称为“中国通”的斯蒂格利茨(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坦福大学名誉教授,现任增长与发展委员会主席)。

从上世纪80年代首次访问中国以来, 斯蒂格利茨长期关注中国经济的改革与发展,其经济思想受到中国决策层的高度重视和学术界的广泛关注。

这位大师外表像金庸笔下银发白须的老顽童一样可爱,而内心则悲天悯人,如三闾大夫屈原一般可敬。他在印第安纳州的加里长大,那是美国社会阶层分化非常典型的一个地方,有大量的贫困人口。但同时那里身居财富金字塔顶端的人口不是1%,而是5%!这让斯蒂格利茨从大学时代开始就十分关心经济不平等这种病的根源和治疗方法。

斯蒂格利茨认为GDP这样的主要经济数据和指数无法描绘不平等的图景。因为GDP仅仅是经济体产出的算数加总,而不能体现出哪些钱进入了哪些人的腰包。事实上,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几年间,美国91%的产出流进了1%的人的腰包。所以底层99%的人什么都没得到,有一部分人甚至生活变得更糟了。

1.地区间的差异性增长

现在我们把目光转向中国,中国的一些经济不平等源于沿海和内陆地区的差异增长。斯蒂格利茨认为中国扶持西部地区发展的政策是极为正确的,这是一种有助于减少差距的方法。有些不平等源于城乡差距。一些政策努力确保农村地区获得免费教育和医疗,这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不应认为这就解决了问题,巨大的差距仍然存在。即使目前的政策只是一个开端,医疗保险的金额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因为目前的水平很低。同时,可以将上述两个导致经济不平等的原因视为自然的发展或挑战。

2.“垄断租金”存在的制约

另一方面,也有其他一些原因导致不平等问题加剧。比如,很多不平等现象与“垄断租金”有关。

他多次在讲话和书籍中对此进行描述。“垄断租金”具有各种各样的形式。有些人会说腐败,有些人会说出卖土地。从某种意义上说,斯蒂格利茨所谈论的美国“寻租”的种种问题,也都以某种方式在中国存在着。显而易见的是,对这种问题的解决方法就是认真思考本国“垄断租金”的实际形式。

一个有助于思考这些问题的一般原则是,在完全竞争的条件下,利润应该为零。人们的博弈只是为了达到均衡点,不应该有大的财富积累。当然,也存在一些例外。有人想到聪明的点子,得到专利,并获取回报。

但是,仔细观察当今世界上最会赚钱的人,就会发现他们赚钱不是因为聪明,也不是因为创新,而是因为垄断或者滥用的公司治理。所以,想象一下一个竞争性的市场应该是什么样子,再观察一下眼前是什么样子,这就是了解不平等的原因的一种方式。

3.信任缺失的问题值得深思

除了要应对不平等加剧这个问题以外,中国还要面临其他重大问题,比如腐败问题。其实,腐败只是信任缺失的来源之一。不只是对政府的信任缺失,也有对私营机构的信任缺失。

信任缺失来源于这样一个看法,即存在社会不公,特别是存在着极端的不平等。人们可以接受程度较小的不公平,但是当极端情况出现的时候,在社会体系内就会出现信任缺失。

通常情况下,大部分不公平都集中在公共部门。但其实很多人也在担心一些私营部门发生的问题,如食品安全。这的确是一个私人部门问题,但同时也是一个公共部门问题,因为人们期待政府保护公众。

所以,简单地说“让市场发挥作用”并不是全部答案。如果不约束私人部门,就相当于变相激励它们实施损害社会利益的不法行为。

在美国,厄普顿·辛克莱的《屠场》一书描写了二十世纪初芝加哥的肉食加工厂中的黑幕及其造成的严重健康问题,推动了美国食品安全监管的进程。法案的出台既是不再信任食品企业的公众的需求,也是不再被公众信任的食品企业的需求。这是一个思考市场的真正问题所在的案例。

4.环境污染问题亟待解决

另外一个大问题是环境问题。这是市场失灵,同时也是政府失灵,因为政府没能阻止市场行为——污染。

所以,现在中国对地方政府政绩的考核,不仅仅以GDP衡量,还会以其社会绩效衡量。这个“社会绩效”涵盖了不平等、环境与污染。衡量指标可以是一个指标,或者使用经济学家称为仪表盘的指标组合。

一个必须记住的重要方面是,不能把所有权力都交给地方。以一个社区为例,如果这个社区能够从上游得到清洁的水,那么这个社区就把资源放在上游并污染下游,他们并不担心污染下游的邻居。这样,不当激励的问题在社区层面就会出现。这是一个负外部性的典型案例。

所以,如果存在空气污染或水污染问题,那么必须交给更上一级权力部门处置。

5.经济的发展,内需大于消费

当然,中国人不仅关心食品安全和污染问题,更关心中国经济如何能更富活力、更可持续地发展下去。很多专家说需要加强国内消费。斯蒂格利茨以为不然。他认为中国需要加强的是国内需求,而不是消费。因此,问题应该是国内需求应采用何种形式。

他认为,国内需求主要是私人消费的观点是错误的。若工资增长,私人消费会随之增长。中国的工资水平在逐步提升,但是工资在GDP中的份额依然低于绝大多数国家,所以这方面增长空间依然巨大。

同时,提升国内需求最重要的是增加由政府提供的健康和教育服务,以及增加城镇化、公共交通、公园、公共住房等方面的政府投资。所以在观察社会问题时,譬如如何管理城镇化过程,斯蒂格利茨的观点是需要利用市场——竞争性招标——选择建筑公司,但是协调过程必须由政府完成。城市里面充满了各种外部性。

因此,问题在于如何最好地发挥私营部门的作用,如竞争性外包,而非造成不平等问题的非竞争性外包。所以,政府在判断哪里会出现外部性、规划城市时如何减少环境影响等方面大有可为。

地方政府把更多的责任委托给市场方,可以释放其有限的资源,集中精力解决外部性、规划、组织等关键问题。虽然计划经济遭到了很多诟病,但是每一个市场经济国家都需要城市规划。缺乏规划的城市如同灾难,例如休斯敦,中国肯定不想走这条路。

而且,在接下来的发展阶段,中国亟需通过增加服务而非物质产品消费来提高国内消费。拥有更好的健康服务不会造成污染。可以理解中国第一阶段的发展是高度资源密集型的,尤其是在需要发展建筑业的城镇化阶段。

当然建筑业也可以做得更环保一些。但在下个发展阶段,享受健康、教育服务不是资源密集型的,所以对环境的影响有望降低。人们必须远离物质主义。其实,我们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原因很简单:如果我们不改变,地球可能负担不了。

我们不能等到灾难酿成之后才改变行为,所以,还是现在就开始改变吧,让我们从现在开始远离物质主义。

作者

作者

Ying Dai

关注

来源:正和岛   原文作者:吴思,李大巍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