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南海闲人 06月12日 01:58
点赞 0
0
653
日本前高官亲手杀死44岁儿子,日本社会病了吗?-1-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1,399

                                                                                                                             .

                    528日,特朗普访日最后一天,史上最大规模的两万五日本警力不敢稍有松懈,更何况那一天还得警察来保护军事区域的外围。

                                                                                                    

              但令人愤怒甚至恐怖的是,迄今为止史上最大规模的警力保护带来安倍特朗普蜜月的同时,也带来了另一个时代象征”——川崎持刀杀人事件。

          距离川崎持刀杀人事件不过几天后,一名日本政府前高官亲手杀死儿子的案件,再次令更多媒体聚焦日本社会病。

          川崎持刀伤人案,无缘人的报复?

                                                                                              

.

             528日早上的川崎登户站,瞬间成了人间地狱

            许多中国游客对川崎登户站一点也不陌生,因为登户站是距哆啦A博物馆最近的一个主题车站,当然也有主题巴士运行于车站和博物馆之间。与主题巴士站数米之隔的就是登户站入口校巴站点,其中一趟校车的终点是1.3公里外的私立小学明爱小学

                                                                                                  

          它是川崎市内唯一一所以天主教教义为教育理念的天主教学校,是由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天主教明爱会在1961年开设女子高中后创办的附属小学。

           一个徒步而来的凶手,只用了20秒不到的时间,将校巴站点变成了他自己的地狱入口。

             745分,警车及急救车抵达了现场。紧接着,神奈川县各地16支急救队陆续抵达,在现场搭起遮盖棚,判断伤者的受伤情况后,按照不同受伤程度将伤者分别送进了4家医院。

                                                                   

               据警方事后通报,在校巴站点之前,杀戮已经在一家便利店的附近开始了。警方调取的监控录像显示,凶手当天乘坐电车从读卖乐园前站前往登户站,期间手上并没有戴手套。但在案发现场附近的便利店,摄像头拍下了他行凶前戴上手套的动作。此举被警方认为是凶手为防止凶器打滑而做的准备。

           第一个被凶手袭击的是39岁的日本外务省翻译官小山智史。当时,他刚走到便利店和校巴站间的十字路口。

                                                                                                       

                 其后,安倍和特朗普共同登上了自卫队的准航母,我相信在登船之前杀人案的消息肯定也必须传到了安倍的耳朵里。

                                                                                                       

          有点像布鲁斯·威利斯的《虎胆龙威》里的一幕了:纽约的警察都被恐怖分子骗去找炸弹,整个城市成为了无法地带,孩子们肆意妄为。不过那是电影,而在日本成为了现实。

          这起持刀袭击事件最终造成17人受伤,包括行凶者在内的3人死亡。

                                                                                                     

               警方赶到现场时,凶手倒在登户站入口的巴士车站旁。他自己刎颈自尽的,据报道称当时意识模糊,在被送到圣玛丽安娜医科大学附属病院没多久,因失血过多而身亡。目击者的证词表示,凶手是光头、穿着黑色的衣服、背着黑色的登山包。

           当天中午,在特朗普安倍的报道告一段落后,海内外媒体才开始关注该事件,但是消息断断续续,伤者逝者和凶手的信息都支离破碎。

          在我拼命赶着特朗普访日的稿子时,记者顾文俊紧急采访我,问这是不是一个时代的征兆。我毫不犹豫地说,并有一种风起青萍之末的恐惧。

                                                                                                   

                                                                                                  

.

.

                                                                                                                                .

            无独有偶,当天下午215分前后,在与神奈川县相邻的埼玉县见沼区大和田町的路上,警察向一名持刀而来的男子开枪并击中腹部。据共同社报道,该县警方以涉嫌妨碍执行公务为由,将男子当场逮捕。男子在收治医院确认死亡。

字数少,事情大。

          据当天共同社后续报道,琦玉县警大宫东警署事后通报,该男子是居住在附近、职业不明的镰田幸作(68岁),今后将调查死因。下午2时许,119接到附近女性报警称有人倒在路上    

                                                                                                                              

               2名警察抵达现场后,有血从左臂附近流下的镰田手持刃长约16厘米的菜刀,走向警察。由于警察向空中开枪警告后,该人仍挥刀而来,2人各向镰田开了1枪,其中1枪命中。

           数十年未曾听说过此类警察开枪的事件。不仅我,文俊和部分中文媒体都将这两个事件联系到了一起。

           恶之花开两朵,再回来看川崎。

                                                                                                   

              经过了警方12小时的侦查,当晚8点左右,警方确认了凶手的身份。他叫岩崎隆一,现年51岁,居住在离事发现场4公里的川崎市麻生区。在凶手倒下的地方,遗留下两把沾满鲜血的细长料理刀。在凶手随身背着的登山包里,警方还发现两把崭新的刀。

           据媒体的后续报道,凶手岩崎从小就是容易发怒的性格,也正因如此,经常在学校里发飙而被老师批评,被周围其他的学生嘲笑戏弄,属于被欺负的一族。据悉,岩崎在小学时还曾被小同学用铅笔刺伤过。同住在麻生区的一名初中同学谈起岩崎,用了温顺老实这个看起来反差性过强的形容词,他挺温顺老实,没有粗鲁的样子,在课堂上不起眼。

             在另一位40岁上下的女邻居眼里,岩崎向来不是一个态度温和的人。她说起一年前的某天早晨,岩崎从她家门口经过,被一根树枝绊倒,岩崎上门抱怨,一直冲着她丈夫大吵大闹。通过邻居和同学的描述,日本网友开始揣测岩崎的作案动机,很多评论都认为这是无缘人对社会的报复。

                                                                                                         

                  2010年,一部名为《无缘社会——无缘死的冲击》的纪录片让日本人第一次接触到无缘人这一概念无血缘、无地缘、无社缘。失去这三种的人,最终将走向无缘死。在日本,每年无缘死的人数高达32千人。

                                                                                                                    


            在日本网友看来,岩崎正是掉进了孤独的泥沼,在快要被吞噬的时候,他选择用一种畸形的方式结束这一切。

            那么,镰田呢?等待后续报道的我,正在尝试为这个令和时代第一个月定义,企图用风起青萍窥一孔而视全豹,可又怕被称作瞎子摸象

                                                                                                   

                                                                                                                               (未完待续)

 

作者

作者

南海闲人

关注

来源:百度网.   原文作者:直播港澚台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