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Ying Dai 07月10日 03:30
点赞 1
0
399
他们相识的第100年,周恩来纪念馆的并蒂莲开了……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4,903

7月6日,周恩来纪念馆内

西花厅西侧荷塘内的一株并蒂莲,

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观赏、拍摄。



(方向东/摄)



(方向东/摄)

并蒂莲是荷花中的珍品,

有着百年好合、永结同心的美好寓意,

其生成的几率仅为十万分之一。

据周恩来纪念馆的工作人员介绍,

1919年,周恩来与邓颖超在天津相识,

至今正好百年。



(方向东/摄)

如此美妙的巧合不禁让人想起

周恩来与邓颖超

在那个年代的爱情

那个年代

没有鲜花,没有钻戒,没有誓言

但牵了手就是一辈子

一不小心就白了头

“他长得真漂亮。”这是邓颖超初见周恩来时,心底的话。

彼时正值“五四”运动浪潮,周恩来留日归来,在天津学生界颇有名气。

鸭舌帽、西服、白皮鞋,器宇轩昂,是“民国四美男”之一。

邓颖超那时,在北洋直隶第一女子师范学校读书,是“女界爱国同志会”的讲演队长。

第一次见面,正是在师范学校的礼堂,邓颖超站在台上,谈青年的命运,谈家国,谈理想,经天纬地,慷慨激昂。

多年后,邓颖超回忆初次见面:“彼此都有印象,是很淡淡的。他生得那样漂亮,我又不大好看,没往那方面想。”

她不知道,她的才华、英姿飒爽,和满腔热情,也已在台下的周恩来心里,投下一圈涟漪。

后来天津成立了觉悟社,周恩来和邓颖超都是这个组织里的成员。周恩来是学生会机关的负责人,邓颖超搞学生运动,彼此开始有接触。



少年时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一年后,周恩来前往巴黎,赴法勤工俭学,邓颖超则去师大附小做了教员。

两人鸿雁往来,聊革命,聊战争,聊自由,通过250多封信。每一封信,都是一场思想的碰撞,灵魂的共鸣。



周恩来和邓颖超在延安。

直到1923年,邓颖超突然收到周恩来从法国寄来的一张明信片,印有革命家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的画像。

背面,是周恩来刚俊挺健的笔迹:“希望我们将来,也像他们两人一样,一同上断头台。”

就这样告白了,那个年代的情书,寥寥几字,却承载了生命的全部重量。

直到那刻,邓颖超才读懂周恩来的深情。



1925年8月8日,周恩来和邓颖超在广州结婚。

邓颖超说:“我与你是萍水相逢,不是一见倾心,更不是恋爱至上。”

周恩来说:“还记得当年在天津开大会吗?你第一个登台发言,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这就是爱情。

这是他们结婚期间留影,这一年,他27岁,她21岁。

结婚那一天,邓颖超刚从天津匆匆赶到广州,和周恩来在广州拍了结婚照。他们没有仪式、没有满座的高朋,有的只是久别重逢后的欣喜和温馨美好的新婚之夜……第二天一早,周恩来就走了,他正在忙于指挥省港大罢工。

正如邓颖超说:“和爱的人走到哪,哪里都是家。”



1926年8月8日广东汕头,周恩来和邓颖超结婚周年纪念。

喜今日赤绳系定,珠联璧合;卜他年白头永偕,桂馥兰馨——那个年代的爱情,就像那个年代的结婚证言。



周恩来和邓颖超送给母亲杨振德的照片。

眉间是银河,眼中有星辰。



1935年10月,周恩来和邓颖超在陕北。

彼时,他们经过艰难卓绝的跋涉,走完长征,在瓦窑堡留下憔悴的合影。

第一不可忘国忧,第二不可负卿卿。爱情里最重要的,就是相互扶持,在动荡的岁月里,彼此不离不弃。



1938年夏,周恩来和邓颖超在武汉会见美国著名进步记者和作家、《西行漫记》作者埃德加•斯诺。

诚然,世间有许多女人,而且有些非常美丽。但是哪里还能找到一副容颜,它的每一个线条,甚至每一处皱纹,能引起我的生命中的最强烈而美好的回忆?——马克思



1938年,邓颖超和周恩来在武汉。这是他们在荷兰进步友人伊文思赠送给八路军的电影机前留影。



1939年5月,邓颖超和周恩来在被日本飞机轰炸后的重庆红岩八路军办事处门前留影。

前进的道路,虽难,却幸好有你。



1939年,邓颖超陪同周恩来到苏联治疗臂伤。这是他们在莫斯科的合影。



1940年8月8日,周恩来和邓颖超结婚15周年“水晶婚”纪念,在重庆合影。



1950年,周恩来与邓颖超结婚二十五周年纪念照。

1950年2月3日,邓颖超写信致周恩来,彼时邓颖超心脏病发,在家休养,但对丈夫的关心也丝毫未减:“觉要多睡,酒要少喝,澡要常洗,这是我最关心惦记的,回来要检查哩!”



1951年7月15日,周恩来和邓颖超同侄儿女在颐和园,和侄女周秉德合影。

可惜的是,孩子,是邓颖超和周恩来这份感情里唯一的遗憾。

第一次怀孕时,邓颖超为了工作,放弃了这个孩子,周恩来知道后,曾发了很大的火,他说:“你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是我们两个人的后代。”

但更悲痛的是,第二次怀孕已至预产期时,邓颖超在产房里煎熬了三天,最后医生不得不用产钳,却导致孩子头颅受伤,生下来就夭折了。

此后,邓颖超再没有怀上过孩子。

爱情,大概是有遗憾的吧。



1955年,邓颖超和周恩来在八达岭合影。

周恩来说:“望你珍摄,吻你万千!”

邓颖超说:“情长纸短,还吻你万千!”



1959年1月,周恩来与邓颖超在广州合影。

邓颖超说:“羁客有家归未得,对花无语两含情。”



1960年8月30日,周恩来同邓颖超在密云水库招待再次来华的埃德加•斯诺。

这是斯诺第二次来华,但却是首次踏上新中国。

在密云水库的接待大厅里,斯诺仔细地端详着周恩来夫妇,用他特有的美国腔的中文发问:“让我看看,你们还像在延安时那样相亲相爱吗?”斯诺歪着头打量他们的神情和他幽默的问话,把周恩来和邓颖超逗得开怀大笑。



邓颖超同周恩来在中南海西花厅。

你的眼神是一首诗,刻在初春的暖风里。我的情愫是一封信,藏在无法投递的想念里。



1970年,周恩来与邓颖超结婚纪念照。

他们一同为革命事业奋斗过,一同对理想与信念孜孜追求,彼此有同志式的关心与叮嘱,也有夫妻间的情感交流,更有对新朋旧友的关照,还有对长者晚辈的亲情。

风风雨雨,枪林弹火,已经走过四十五载。



1971年,周恩来和邓颖超。

彼时的周总理已经年过古稀,时间不仅侵蚀了他的容颜,也慢慢地侵蚀了他的体魄。他的心脏病时常发作,后来又患了癌症,可他依然坚守在岗位上。邓颖超痛在心里,却不能打扰、不敢阻扰,她深知压在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她只能默默地陪着他,尽量给他以安慰和温存。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总理逝世。

邓颖超坚持按照他的遗愿,亲手奉上周恩来的骨灰盒,拜托飞行员将骨灰撒向他热爱并为之操劳一生的祖国大地。

12年后,中南海西花厅海棠盛开,邓颖超写下了《西花厅的海棠花又开了》一文:

春天到了,百花竞放,西花厅的海棠花又盛开了,看花的主人已经走了,走了十二年了,离开了我们,他不再回来了。

你不是喜爱海棠花吗?解放初期你偶然看到这个海棠花盛开的院落,就爱上了海棠花,也就爱上了这个院落,选定这个院落,到这个盛开着海棠花的院落来居住。你住了二十六年了,我比你住得还长,现在已经是三十八年了……

她守着他最爱的海棠花,守着他们俩的家,守着他们俩的爱情。

这一生牵了你的手

纵使历经苦难

没有丝毫的后悔

我们彼此深深看见,是灵魂伴侣

我们朝着同一个远方,是同志战友

我们的爱情是深长的

是永恒的

作者

作者

Ying Dai

关注

来源:今日头条/淮安发布   原文作者: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