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疯狂收割全球 为什么唯独割不动中国

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正式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美元换黄金的通道被关闭。以此为标志,二战后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随后,美国与沙特系海湾国家达成合作,将美元与石油这个工业之母绑定,由此,金本位被美元取代,后者成为全球通行的世界货币。

这是人类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从这天起,一个真正的金融帝国诞生了,整个人类都被纳入到美国的金融体系,一个单一国家印刷的钞票,成为全球通行的财富等价物。

而随着美元成为世界货币,一种新的财富掠夺方式应运而生。在美元成为世界货币之前,一个国家要从外获取财富的手段只有两个,要么用黄金去交换,要么发动战争掠夺。但全球金银的总量是相对有限的,不可能骤然扩大;战争这玩意成本和风险又太高,所以这种传统掠夺方式,应用起来非常困难,受很多因素制约。

但美元成为世界货币后,对美国来说,它获得了一种新的财富掠夺方式方式——它可以通过滥发货币,用自家的绿纸,轻而易举的去换取别国人民辛苦创造的财富。

这简直不要太爽!

不过,这也不是说美元就能无底线的滥发——毕竟美元本质上是一种信用货币,如果不加收敛的持续滥发,就算有超级大国的强大实力支撑,美元信用也迟早会被败光。

不能持续滥发,但美国必须不断收割全球——毕竟这种赚钱方式来容易了,搁谁都忍不住。

这就形成了矛盾。那这个矛盾怎么解决?

很简单,通过制造美元潮汐,来剪全球的羊毛。

通过下面美元指数40年周期表,我们可以看到,美元基本是十年下降周期,六年上升周期。

美元指数走势的指向,就是国际资本(全球美元)的流动方向,走低相当于开闸放水,走高相当于关闸减少流动性。这每次高低起伏的过程,就意味着剪羊毛的过程。

剪羊毛是通过资本快速流动实现的。快速流动带来的最大危害是资产价格大幅波动。土地、工业产能和基础设施代表的财富不会也不可能迁移,但是陷入债务危机的国家被要求门户大开之后,会被美元资本杀回马枪逢低收割。

具体来说,每当一个周期开始时,美联储就开始降息扩表,释放大量流动性。这些被释放出来的流动性,会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投资回报率高的地方,然后一窝蜂地冲进去。

那么,什么地方投资回报率高?肯定不是美国这些西方国家。毕竟这些国家已经高度发达,经济增长率自然很低,流动性呆在那里,赚不到太多钱。

而那些新兴国家就不一样了。这些国家正在迈入工业化,经济潜力巨大,而且由于是后发国家,所以普遍缺乏资本积累,急需外来资金注入。

这下双方就一拍即合。外来资本进入新兴国家,大家一起发展经济,过程中前者收获较高的投资收益率,后者则利用前者来发展经济。

但这个过程中也有隐忧——被投资国家的金融资产价格和外债水平,也在这个过程中被大幅抬升。

当然,如果经济能够一直持续快速发展下去,这倒也没什么——只要经济快速增长,大量新增财富被源源不断的创造出来,金融资产——比如原先看起来高昂的房价、股价就会变得合理,前期欠下的外债,也可以被出口获得的外汇增量抹平。

但问题是,美国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因为你经济增长再快,也需要一个过程,而且中间会面临各种波折;而资本的注入却可以迅速实现,二者之间一般会存在一个时间差。所以当美国释放流动性几年后,很多新兴国家就会出现这样一种状况——金融和各种资产在充裕的流动性环境下,已经进入了相对的高点。中短期内进一步向上的空间不足,向下的空间倒是挺大。

这时候美国就开始收网了。而收网的办法,就是加息缩表,收缩流动性。

随着美国加息和流动性收缩,一方面意味全球美元会受高利率诱惑回流美国;另一方面加息和流动性收缩,也会抑制全球消费——毕竟美国是全球最大消费市场,且其政策对全球,尤其是西方都有带动效应。这意味着那些靠生产出口赚钱的新兴国家,瞬间会面临市场消失的困境。如果更狠一点,美国还可以利用自己的政治和军事霸权,针对其前期流动性注入的目的国,制造点混乱和恐慌,加速资本外逃、回流。

资本一旦出逃,那些新兴国家被炒到高位的股市和房市(毕竟这两个市场的价格更多地反映的是经济增长或通货膨胀预期),其价格将无以为继,继而暴跌;那些实体行业的优质资产,也因为全球,尤其是美国消费市场的萎缩,而陷入摊子铺开后,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的困境。而最狠的,是资本的瞬间出逃,会迅速消耗掉新兴国家的外汇储备。一旦外汇枯竭,国家手里没了美元,就没法再开展国际贸易——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下,这意味着这个国家的经济基本瘫痪,各类资产就会加速暴跌,形成经济危机乃至社会危机。

这时候怎么办?只能借钱来救命。这时候,美国再次出马,通过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这些国家借款,而作为交换条件,则是要求消减政府开支,提高税收,货币贬值,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各种条件——总而言之就是打开大门。

新兴国家这时候别无选择。只能咬牙答应,而一答应,华尔街就会冲进来,用低价抄底新兴国家的各种优质资产——比如天然气,自来水,铁路,通信,电力等公共基础设施,以及各种矿产资源,或者各种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取得他们的控股权。

等这些都完毕了,新兴国家的危机也就解除。但这种解除只是表面的,他们的大量财富和优质资产,已经在此过程中转移到了美国资本手里。所以接下来他们要么就是一蹶不振;要么就是加剧内卷,努力创造出更多财富,以便在给美国股东交完利润后,还能有些剩的残羹冷炙可以留下。

等这一切都搞定。一个周期就宣告结束,美国开始新的周期——重新释放流动性,培养下一个棒槌,等待时机成熟再次收割。

拉美、日本、韩国、东南亚,过去这几十年,这些国家和地区都被美国用美元潮汐成功收割。而美国也就是凭着这个收割大法,源源不断的让全球给自己打工,稳坐全球第一大国宝座。

这个办法,美国屡试不爽。但唯一在中国身上失效。

这也是美国今天形成重大经济危机的重要原因。美国利用金融霸权收割全球,让全世界给它当打工仔,这个过程中制造业自然就逐渐空心化——你不让新兴国家发展制造业,他们怎么有钱给你收割?而你美国自己不产业外流,他们哪有机会发展制造业?

美国之所以在产业空心化的同时,依然能活得这么逍遥这么爽,很大原因是因为它每隔一段时间,就可以把新兴国家收割一通。可轮到中国头上时,这一套流程就失效了——中国虽然也给美国打工,但就是不让美国收割。

这就很麻烦了。不收割中国优质资产,光靠美资在中国老老实实投资办企业赚的那点钱,是抹不平美国滥发的流动性的——毕竟这钱来的太慢,而且收益大部分被中国自己拿了去搞自家社会主义建设。或者说,就这种正常赚钱方式,根本不足以满足美国人民己骄奢淫逸的享受需求。

那怎么办?只好滥发更多货币来苟延残喘——反正中国人虽然不让美国收割,但给美国打工换美元的买卖还是做的。

可这么老滥发,却始终搞不到优质资产来对冲,债务就会越积越高,股市泡沫也越来越大,终有一天,会形成瀑布,搞出大萧条,美元信用也会受到致命打击。

这就是过去十多年美国的困境。也是美国对中国打压越来越狠,越来越想把产业链转移出中国的重要原因——丫的中国这家伙老子收割不了!

那么,为什么偏偏中国收割不了?一个很关键的原因,是中国始终不允许资本自由流动

在金融政策方面,有个著名的“不可能三角”,既资本自由流动、固定汇率和货币政策独立性三者也不可能兼得,最多只能取其二。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可能三角,这个逻辑就太复杂,可以写浩大一篇文章,我们这里没必要详述。反正大家只要知道,中国选择了维护固定汇率和货币政策独立性,而放弃了资本自由流动。外汇进出中国,都是要受管制的(比如现在个体自然人的每年换汇额度就只有五万美元)

鉴于资本不能自由流动,资本进出自然就会受影响。首先热钱想通过快进快出来迅速收割中国,这种手法难度就非常大。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你大钱冲进来,就算成功割到了羊毛,想出去也非常困难——最后只能留下来老老实实建设社会主义。

说白了,鉴于资本不能自由流动,所以海外资本想通过投机收割这种断子绝孙的方法在中国搞钱,是很困难的。它们想在中国获利,只有一种方式,就是老老实实投资做生意——这种合理合法方式赚到的钱,中国才会允许你想带走就带走。

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很明显,中国在“不可能三角”中舍资本自由流动,保固定汇率和货币政策独立性的做法,更有利于后发国家的经济安全和稳健发展。为什么在过去几十年,其他后发国家都没有采取,而唯独中国采取。又或者说,为什么美国会允许中国在不开放金融市场的条件下,依然允许它参与到自己主导的全球化进程;而其他国家就没法得到美国的允许?

这其实是和中国的特殊性有关。

首先,中国是一个拥有独立主权的大国。独立主权,意味着中国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政策方针——像日本、韩国这帮美国小弟,它就是想,后面的美国太上皇也不允许,直接政治施压,就可以逼它妥协。

此外,中国作为一个世界级的地缘大国,受外部干扰的影响较小——有些小国,它如果不从,美国稍微制造点事端,就可以引发恐慌,进而造成它的经济陷入困境。而中国这种大国,一般的动静,对其经济发展的冲击是很小的——像八十年代中越断断续续在边境打了十年,结果越南被拖的啥也干不了,整个国家都不得不围着战争指挥棒转;中国这边除了广西和云南边境,其他地方屁事没有,该发展就发展。

当然,中国再大,大不过美国。美国如果非要制造出让中国不可安生的大动静,那依然是做得到的。但如果真这样,美国也会受较大影响,甚至会导致美国的整个国家战略都发生改变。单单只为一个资本自由流动,居然折腾出这么大动静,这对美国来说也实在有些犯不着——何况真搞到这一步,中美两国也没法再安生做生意了。

其次,中国长期坚持自力更生,有一套完整的工业体系,所以对外资的需求并没有一般后发国家那么大。

像很多后发国家,他们工业体系就是在美国资本一手催化下发展起来。而中国不同,中国有一套完整的工业体系,有大量熟练的产业工人;这种特点,决定了中国固然需要外资,但至少在依赖程度上,比那些后发小国要轻很多。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改革开放后外资的来源构成就可见一斑。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改革开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外资的头号来源居然只是香港、台湾这两个小地区而已。这么小的地区,能有多大的资本量?可就是这么点资本量,依然把中国的出口贸易给带动了起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中国其实本身就拥有良好的工业基础——落后归落后,但是底子是扎实的。所以它的建设,对外部资金的依赖程度,比一般的后发国家其实要小得多。

这一点很重要。既然依赖程度没那么大,那中国就可以对海外资本进行筛选——认真做生意的欢迎,但一些游资和投机资本,中国有底气选择拒绝。

再次,中国是中央集权制国家,政治上美国无从渗透。一般的后发国家,都是采用分权制衡的西式民主制度。这种制度下,国内政治斗争很容易被外部利用和操纵,进而迫使政治家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屈从于美国的利益诉求——哪怕这种诉求对国家有害。

而中国采取中央集权制,整个政权从上到下,对外都是铁板一块。这种体制下,用勾连外国的方式谋取私利是最大的政治禁忌,谁敢这么玩,立刻会被整个体制剿杀。这种情况下,美国对中国政治渗透非常困难,体制外找些买办汉奸当吹鼓手可以,但体制内,他根本不可能找到够分量的代理人。

最后,中国工业竞争力太强。虽然中国不允许资本自由进出,不开放金融市场;但在实业方面,中国却一向是大门敞开,欢迎外部资本投资的。

当然,所有后发国家都欢迎外资投资制造业。但问题是,他们的竞争力跟中国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中国的基础设施、政府服务、工人水平等等,都比一般国家高了N个档次。而且中国还利用发展带来的成果,将上述优势不断强化,并利用工业体量、产业集权带来的规模优势,不断压缩成本,始终维持自己的比较优势。

这意味着在中国办企业做生意,美国资本所获得的利润,要远超其他后发国家。

毕竟不是所有美国资本都是搞投机的。还有大量的产业资本是通过老老实实办企业和做生意来获利。中国制造业的超强竞争力,给它们带来了别的地方享受不到的利润,他们当然不会希望为了满足投机资本的诉求,而影响自己的利益。而且中国虽然不开放金融市场,但给美国打工还是很卖力的,真闹掰了,美国也没法再使用这个优质打工仔,通货膨胀更加无法抑制;再加上中国在此过程中也很识相,每隔一段时间,当美国人不满时,就跑去签一堆波音和农业的大单,也允许各种优质中国企业到美国上市,让华尔街不收割,也能分享到中国经济发展的红利。

或胡萝卜、或大棒,或主观优势,或客观条件,反正这种种因素汇集在一起,使得美国始终无法如愿逼中国打开金融市场,使中国同意资本自由进出。所以美国也就无法收割中国。

当然,现在这种局面,已经越来越无以为继了。美国再不收割中国,他自己就要爆了。但问题是,现在中国也已经不再是吴下阿蒙,强大的经济实力,决定了它不仅自身已经有足够的力量,来应对美国的分手威胁和战略压力,甚至还逐渐有了余力,冲出去瓜分美国抢夺收割全球的机会和份额——与美国那种制造危机趁火打劫地抢到做法不同,中国的方法更互利互惠,通常是某个国家经济危险了,中国就跑出去跟他谈合作,不过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不抄底该国优质产业,而只是让他们稳住经济后,拿自己赚到的钱或资源来源,最多再附加一点消化中国过剩差能,或者人民币结算的要求。

这种合作共赢,比美国那种强取豪夺好了不知多少倍,自然大受欢迎。而中国这种做法,也加剧了美国对中国的恨意——你自己不让我收割就够狠的了,居然我去收割别人,你还要捣乱!

只不过美国恨归恨,但也拿中国没什么办法。相反,因为债务越积越高,泡沫越来越大,美国收割世界的紧迫性越来越强——否则自己就要爆了。而中国,则在稳住根基,拒绝被美国收割的同时,拼命积攒实力。一旦美国爆掉,全球大萧条来临,中国不仅要自家幸免,还要趁着这个机会,冲出去救那些被美国拖累的国家。

这也是美国最担心的。也是美国最害怕的。但这一切,美国无力阻止,也必须经受。40多年来,美国利用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通过美元潮汐,一遍又一遍地收割全球。大家明知其恶,但却又无可奈何。而现在,世界终于迎来了反抗美元收割的希望——这就是中国。经过几十年的筚路蓝缕,中国终于积蓄出了足以抗衡美国的实力,它不仅可以保护自己不被收割,现在也逐渐开始有能力,阻止美国收割其他国家。

而一旦美国再也无法收割世界,或者收割不到足够的资产,美国金融帝国的属性就要逐渐褪色。在产业空心化无可逆转的大背景下,随着金融霸权褪色到一定程度,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也就会轰然倒下。

但这一点不值得我们惋惜,相反,我们更应该为此感到开心——因为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充当了美国收割全球的头号帮凶,过去四十年,全世界的财富都一直被这张薄薄绿纸狠狠收割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削弱它的地位——把这张绿纸抵御在国门之外不是结果,我们最终目标,是将这张绿纸赶回美国国内,让它彻底丧失全球生命力!因为,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一开始就生于不义,所以,最终它必须死于耻辱!

不过,毫无疑问,美国是不会坐视美元崩溃的。虽然它现在似乎没有办法戒掉美元滥伐的恶习,没有办法阻遏美元信用的缩水,但它却可以通过阻遏其他货币的崛起,来巩固自己的美元霸权——反正只要没有其他的世界货币出来,那么美元再烂,大家也别无选择,只能选择用它——毕竟世界总不可能回到金本位吧。

所以,阻遏人民币国际化,乃至于绞杀作为人民币支撑的中国经济,就成为美国必须要做的事。不扼杀中国,那美国现在这套全球吸血的模式,迟早会玩不下去。而美国的这种绞杀诉求,和中国的反绞杀需要,也构成了中美关系的主旋律。往大家的切身利益来说,这种搏杀,也跟我们股市乃至楼市接下来的走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那么,中美博弈如何影响到股市和楼市?接下来股市楼市的走向,与中美关系的发展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如果通过对政治的研判,捕捉到经济的密码,进而为我们个人,在金融市场的搏杀中作出最好的抉择?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下一节继续为您解读。

来源:今日头条 原作者:云石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生辉彩翼

生辉彩翼

擅长 社会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