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走天涯 06月06日 09:17
点赞 0
0
557
千古绝唱“人面桃花”诗背后的爱情故事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3,453


   大唐贞元十二年,阳春三月里的京城长安,春闱放榜之后,正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时候——榜上有名者“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观尽长安花”,名落孙山者则长歌当哭,借酒浇愁,“暂且不还乡,还乡更断肠”。

   来自河北博陵的帅哥崔护有幸凭借自己的才华蟾宫折桂,进士及第。

   在人们的印象中,崔护是个高傲的人,一者他出身名门望族,血统高贵。二者他“资质甚美”,又高又帅;三者他“孤洁寡合”,喜欢独来独往。

   但事实并非如此,崔护的确有傲的一面,那是他的傲骨,可是傲骨并没有让他生出傲气,相反,他骨子里是个温文尔雅,温润如玉的男子。

   金榜题名后,崔护并没有象别的举子一样呼朋引伴,歌楼买醉,而是独自到城南山野游春踏青,感受大自然的无限生机和无穷魅力。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之处,忽然出现了一个世外桃源般的竹篱院落,“花木丛草,寂若无人”,宛如刚刚从天上降临人间一样。

   崔护此时恰好有些渴意,便上前敲门求水。柴门开时,一个粉面桃腮,清水芙蓉般的“仙女”款款而出,翩翩而至,崔护一见之下,不觉如痴如醉,那女子见崔护器宇轩昂,如临风玉树,亦惊讶不已,不知所措,二人竟都一时间看呆了。

   忽然,吹面不寒的杨柳风拂动了两个年轻人的青青鬓丝,他们如梦初醒,赧然而笑。崔护这才想起自己叩门相扰的本意,连忙深施一礼,求水解渴,“仙女”像不胜凉风娇羞的水莲花一样温柔地低头,轻轻地回一声“稍待”,随之袅袅婷婷,凌波微步一般走回小屋取水,进屋前她情不自禁地回眸笑了一下,这一笑让崔护那颗年轻的心又一次似傻如狂。


   “仙女”用绘着青色缠枝莲的白瓷碗捧来了山泉水,那泉水滋味果然非同一般,清冽甘甜,暗香浮动,崔护慢品细酌,用心感受,一来怕唐突了这玉液琼汁;二来恐痛饮有失斯文;三来则是想与“仙女”多待上一会儿。“仙女”斜倚在院中柴门边那株正在灿然怒放的桃树上,静静地看着崔护,眉目间有盈盈笑意,好像在挽留崔护暂时停下游春踏青的脚步。

   此时此刻,崔护多么渴望老天会降下沾衣欲湿的桃花雨呀,那样,他就可以与“仙女”一同去小屋内暂避,听窗外点点滴滴,感心内幸福满溢了。

   然而,天公并没有如人所愿,依旧晴空万里,无意甘霖,崔护不得不拱手相辞,孤独离去。

   崔护转过山路再回头时,那竹篱院落已不见了,他着急地回走几步再看,不由长长舒一口气——它还在那儿,虽然已经有些模糊。崔护情难自抑地向远方轻轻挥手,恍惚间他好像看见一片粉红中有一个洁白的窈窕身影在回应他的一往深情。

   此后的一段日子,崔护为那“仙女”日思夜想,废寝忘食,不时情不自禁地吟咏起“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然而,理智告诉他“仙女”其实只是一个山野女孩,美则美矣,却并非他的“好逑”,况且他与她互不相识,陌路相逢,即使他摒弃门户之见前去求婚,也肯定是竹篮汲水一场空。

   随着时光的流逝,崔护对那女子的感觉渐渐淡了下来,他把那份美好深深藏在了心底。

   转眼又是一年花红柳绿,燕舞莺啼,崔护的思春心钟情意在严冬之后如荒原的野草一样“春风吹又生”了,而且很快“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绿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他要故地重游,他要重温馨梦。

   然而,当崔护再次来到曾经魂牵梦萦,忧思难忘的竹篱院落时,却是柴门紧闭,佳人无踪,惟桃花无情,犹发去年红。崔护一时悲从中来,情难自抑,他从邻家借来笔墨,在左边门上将满怀幽情一挥而就,写下了那首穿越千年流传至今的《题都城南庄》: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那么后来怎样了呢?

   据《本事诗》载:后数日,(崔护)偶至都城南,复往寻之。闻其中有哭声,扣门问之。有老父出曰:"君非崔护耶?"曰:"是也。"又哭曰:"君杀吾女!"崔惊怛,莫知所答。父曰:"吾女笄年知书,未适人。自去年已来,常恍惚若有所失。比日与之出,及归,见在左扉有字。读之,入门而病,遂绝食数日而死。吾老矣,惟此一女,所以不嫁者,将求君子,以托吾身。今不幸而殒,得非君杀之耶?"又持崔大哭。崔亦感恸,请入哭之,尚俨然在床。崔举其首枕其股,哭而祝曰:"某在斯!"须臾开目。半日复活,老父大喜,遂以女归之。

   但是,这“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大团圆结局大抵只是后人一厢情愿的美好祝福,在真实的世界上,更可能发生的是崔护和那个面如桃花的女子遗憾地错过了,无情地错过了,永远地错过了......

   崔护后来官拜岭南节度使,做了封疆大吏,但无数和他一样的节度使早已经被淹没在浩瀚的时光的海洋中,他之所以能青史留名,不是因了节度使这个省部级的显职高位,而是因了那首优美的人面桃花诗,因了那次不朽的邂逅。

  《夜狼文史工作室》特约撰稿人:忆江南

作者

作者

走天涯

关注

来源:米尔网   原文作者: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