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浦江客 04月29日
点赞 0
1
2,819
品“书卷气”散文若饮醇醪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662

读好书如饮醇醪,不觉自醉  (图源网络)

 

 

品“书卷气”散文若饮醇醪

——读金性尧《散文的境界》笔记

 

  
       已故的金性尧先生有一篇文章《散文的境界》,读后如饮醇醪,意味无穷。

       金性尧先生,当代古典文学家,一代文史大家、资深出版人。2007年以享年91岁仙逝。金性尧先生在这篇不到五百字的短文中,言简意赅地阐述了他对散文写作风格的观点。

       他说:“散文的天地原可无所不容,所谓宇宙之大,苍蝇之微,万象毕来,皆可于无意中得之,但总觉得有点儿书卷气,即使是小品,也自有一种‘叔度汪汪,如千顷之陂’的丰采,前辈如周氏兄弟、胡适、郁达夫、林语堂、朱自清、俞平伯诸位的作品,就是现成的例子。”

       这里讲到的散文中的“书卷气”涉及了散文创作中的风格问题。

       关于散文创作的风格之说由来已久。譬如,刘勰在《文心雕龙》中将风格归结为“八体”:(一)典雅者,熔式经诰,方轨儒门者也;(二)远奥者,馥采典文,经理玄宗者也;(三)精约者,核字省句,剖析毫厘者也;(四)显附者,辞直义畅,切理厌心者也;(五)繁缛者,情喻酿采,烨烨枝派者也;(六)壮丽者,高论宏裁,卓烁异彩者也;(七)新奇者,擯古竞今,危侧趣诡者也;(八)轻靡者,浮文弱植,缥缈附俗者也。刘勰此说,无非是指风格的多样性。

       现在,有学者根据创作风格将散文分为六大“群落”。有所谓的“新生代散文”、“知青代散文”、“老生代散文”、“学者散文”、“后新生代散文”和“小男小女散文”等。其中,所谓的“学者散文”当属性尧先生所言的具有“书卷气”风格的散文。按研究者讲,学者散文至少含有两层意思:一是学者写的散文;二是强调才学、理趣的学者型散文。前者表示作者的职业身份,后者则强调作品的学术文化内涵。

       上个世纪90年代学者散文异军突起,独领风骚。学者散文的作者大多为学界的学术泰斗,他们有着丰富的学识修养和生活经历以及诸多的艺术体验。因其天然的学术积累和丰厚的人生感悟,担负起良好的社会教化作用。但其作品与一般读者阅读兴趣和接受能力有一定的差距,很难有一般畅销书的销售量和读者欢迎度。所以,学者散文做得精美,却仍是阳春白雪,从广义上说,学者散文还属于小众的阅读范畴。然而,必须指出的是,学者散文和学者型散文应该是散文创作的领军和核心力量。

       金性尧先生在《散文的境界》中讲:“对于书卷气的含义,本来用不着解释,也很难说得具体,我的意思是说,散文作家还得和旧学结点缘,使人感到空灵中自有一种酽然之味,而不流于空疏:‘与公瑾交,若饮醇醪’,这也是我所向往的一种文境。只是不要生吞活剥,没头没脑地抄上几句。”

       很赞同先生的主张:“散文作家还得和旧学结点缘。”我想,专业散文作家如此,业余散文作者或散文爱好者亦应如此。

       中国的“国学”源远流长,洋洋大观、博大精深。从学科分,有哲学、史学、宗教学、文学、社俗学、考据学、伦理学、版本学等;从《四库全书》分,有经、史、子、集四部;从章太炎《国学讲演录》分,有小学、经学、史学、诸子和文学。其中,中国古代散文名家的名家名篇灿烂如星河,品尝若醇醪。对每一个散文爱好者来说,浸淫其间,读书鉴赏,写作临摹,是一种何等的乐趣,何等的受益。

       当然,散文创作中的“书卷气”并不尽是“旧学”。相对于“国学”而言,还有“西学”。近来在读林语堂的《美国的智慧》,其间散发出的是西方哲学、伦理、文学、风俗的“书卷气”,同样令人在享受中思考、品味。如所谓的“小女人散文”,虽然写的是日常生活身边琐碎的小事,但文章用敏锐细腻的笔触展示的都市人丰富复杂的情感,不也透露出浓郁的时尚气息的“书卷气”吗?实际上,当年梁实秋的《雅舍小品》也是这种风格。再如当下流行的行走散文,字里行间也是散发着本土或异域文明的“书卷气”的。

       对此,性尧先生说得很明白,因为自己爱好研究的是古典文学,所以对“旧学”特别有感情,感到空灵中自有一种酽然之味。我也爱好古典文学,故赞成性尧先生之说,但并不排斥其他风格的散文创作。然而,对当下一些所谓“新锐”作家的散文随笔,吾实在打不起阅读的兴趣,辛辣有余,韵味不足,也就是无“书卷气”之作。本人断言,这类作品乃“速朽”之作,将来在散文史上必一文不值。谓予不信,拭目以待。

       《三国志》里东吴老将程普曾这样赞叹周瑜:“与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我读金性尧先生文章亦如此,读古今中外散文大家更如此。大师们的经典散文以其洞察入微的观察力,超脱尘世的秉性、细腻激扬的情愫,妙笔生花的词语所散发的“书卷气”,熏陶着一代又一代读者与学人,使人若饮醇醪,如醉如痴,心甘情愿终身徜徉在文学的广袤园地上。

作者

作者

浦江客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感谢编辑在网站首页“文学”栏目推荐,感谢大家的评论指点!!!
浦江客 - 04月30日
点赞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