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大哥》之“身世谜雾”上集(连载三)

       今天的博客,仍然是为了纪念我那已经逝去的大哥而作。在那件令我伤心欲绝的往事发生之后,虽然现在已经时隔了两载之久,可我到如今的心情,仍旧还是无法平复下来,思亲的泪水一次次地浸面而泻,趁着没有人在身旁的时候,还会独自仰面垂首地放肆嚎啕!我曾苦苦地哀求着上天,把我的大哥还给我吧,还给爱他人和他爱的人!然而在那一刻,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完全是无奈与无解。

       在当初大哥突然辞世西归之后的好几天里,几乎所有大哥的亲人和他生前友好,都专门给我打来了电话,哭别这位“可恨”的大卡先生,让我十分的感动。然而,大卡先生却再也不能与我们同休共戚了!

        今天的博客回忆文章,我将继续从大哥的童年时代开始写起。我将要在我的博客当中,回忆我记忆中大哥点点滴滴的往事,也许会连载许多天,请关注我博客的朋友们体谅。其实,我也不愿意用自己的家哀往事,来影响大家本来快乐的情绪,仅仅借用维基奥秘W网的博客空间来“寄托”我的哀思!在此,“伏尔加河的鱼”给大家道歉了!

       在昨天的博客当中,我已经向大家介绍过,我的家里是兄弟三个,我的父母亲曾经特别想要生一个“贴心小棉袄”的女儿,可是我们却无一例外的都是持“枪”带“把”的男丁。为此,我父母生前曾经多次认下过所谓的“干女儿”,甚至还多次与至爱亲朋们商量,想把我和弟弟当中的某一个人,与亲友家的女娃儿调包换养(这是我在长大之后才知道的往事)。然而,我父母所有的“努力”,最终还是无法成功,这也许是上天早已注定的结果,无法更改。或者说,这就是我父母的“宿命”。好像是老天爷早就已经安排好了的事情,“凡力”是无法与之抗衡的。因为,在这个“宿命”里面,曾经有着一团非常灵异的“谜雾”!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就请听我在本篇博客中的详解。

       我在很小时候,就听父亲对我讲过,在他的孩提童年时代,曾经有过一个东北的算命瞎子老先生告诉他,他的命中是将会迎娶一个南方女人当老婆,还会生下三个儿子,而且,他将来还会到离家数千里外的南方生活。而当时我的父亲,正值人烦狗嫌的孩提时代,自然谁也没有把这个算命瞎子先生的“预言”当回事儿。甚至,因为我的爷爷认为这个算命瞎子的“瞎”编乱造,纯粹是为了骗钱,他还因此着人把那个瞎子算命老先生给赶了出去。少年时代的我父亲,是生长与生活在遥远的关外东北黑土地上,受到当时交通与交流的限制,以及旧封建思想与传统观念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和约束,当时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对于独自远走他乡去谋生,是没有什么概念性的。而那个瞎子算命先生言之凿凿的“数千里之外”的远方,毫无疑问是在那遥远的南国。虽然,那时的北国人民,也知道那个南方国度是四季如春的好地方,可谁也不曾去过那里,更不知道谁能够去。自然,那个瞎子算命先生的“预言”,也就被大人们当成了耳旁风,只是嘻嘻哈哈几下,权当他是骗人骗钱的伎俩,谁也不会当真,还认为那只是职业术士们的骗钱招术而已。然而,谁也不曾想到的是,仅仅只是在数年以后,我的父亲真是就到了当时谁也不敢想,也是家里人谁也没有去过的南方工作和生活了,而我父亲的这一走,就是他的一辈子。据那些还健在的老家上辈子亲戚们向我透露,当年年轻气盛的我父亲,是因为要逃脱一场包办的封建婚姻,才独自逃婚离家出走的。在他远离家乡和亲人的期间,竟然有长达二三十年的时间,不曾与家里人联系过。而在我父亲当年离家出走的年代,又恰逢兵荒马乱、战火纷飞、动荡不安的战争时期。所以,父亲的家人们一直都误以为,我的父亲早已经埋骨于他乡,尸骨无存了。直到我的父亲在上世纪七零年代“良心发现”,首次主动回到了他的故乡东北,亲属们曾经这样的猜疑,才被打消了。不过,我父亲当年的经历,与那位瞎子算命先生的“预言”如出一辙,竟无二致!我父亲的人生,好像是早就已经被“预设”好了一样,一切都是按照“命相”安排“精准”地度过的。

       从我父亲在文革时期的“交待材料”中得知,他是在解放军(林帅的四野某部)部队军医的位置转业到了地方上的武汉工作,后来他成为了“武汉钢铁集团”的一名职工医生。我的父亲就是在那里,与我的母亲相识、相恋而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我的母亲也是一位医生,她是毕业于中国名校“同济医科大学”的一位高材生,还是一个秀外慧中的湖南长沙湘妹子。在我的印象中,我的母亲是贤良淑德中国妇女的典范(在我旧日博客<我的母亲>当中,有十分详细的介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回看一下)。在许多人的眼里,当初我父母的联姻结合,绝对是郎才女貌的“天作之合”,他们俩这一对“天造地设”的婚姻佳偶,曾经引得过许多羡艳的目光。

       非常巧合的是,我母亲的故事也很有意思,甚至是与我父亲的“预言”,有一些令人倍感狐疑的蹊跷,或者说是“不谋而合”。当年,我的彭姓娭毑(湖南话“祖母”),曾经是湖南长沙城边望城地区的一位大家闺秀,她家那里的地名,到现在还被叫做“彭家湾”,而我的外婆正是当地彭姓大地主家里的千金大小姐。所以,我外婆曾经最爱听我大哥给她唱那首台湾校园歌曲《外婆的澎湖湾》。我外婆的家里究竟有多大、曾经有多么的富有,我并不十分清楚。但我知道,我外婆的一辈子只会打麻将,其他的家务活什么都不会干(当然,后来她因为生活所迫,还是学会了做饭等家务活,这是后话),是一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家闺秀。据她老人家亲口告诉我说,当年的“雷锋同志”,就曾经是她家里面的一个短雇工。她还对我说过,那个锋伢子(雷锋的乳名),满身都长着恶疮,脏兮兮的。据说,我外婆还曾经塞了一些私房钱给“锋伢子”看病呢!我娭毑的这个说法,曾经颠覆过我对英雄偶像“雷锋同志”的印象和形象。不过,我娭毑的说法,很可能是“雷锋同志”童年最为真实的描述,这些关于“雷锋同志”童年往事的口述,应该是从来无人知晓的,完全可以被收录在“雷锋历史”之中。而且,我那并不识字的娭毑是不会骗人的,尤其是不会骗我这样的孙辈儿。所以,这段“雷锋历史”,是真实可信的。我这个曾经是大地主家千金小姐的外婆,还与湖南的革命烈士杨开慧女士家里是亲戚,应该还算得上是半个“皇亲国戚”。所以,像我“娭毑”这样的显贵身份,自然也是不能屈嫁的。不知道当初是因为媒妁之言,还是父母之命,总之,我的外婆最终是“下嫁”到了湖南长沙城,成为了一位烟厂的老板娘(现今长沙“白沙烟厂”的前身,当年的名字叫做“长沙华昌兄弟烟厂”,是我那位爱国民族资本家外公的产业),这才成为了我们三兄弟的“娭毑”。如此说来,我父母之间的联姻结合,完全可以算是“无巧不成书”式的偶然事件。然而,他们当年的“偶然”相识、相恋和互结连理,仅仅只能算是我们几兄弟“身世谜雾”中的“序曲”而已!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那些奇异往事,会让人更为惊愕和不解……

       于是,当我在脑海里“整理”那些令人费解往事的时候,许多早已经被尘封的历史和往事,又被我犁翻出来了……

       今天的博客就暂写于此了!更多的独家“猛料”,会在明天的博客中,继续为大家“揭晓”。

    (本集的博文未完待续,敬请朋友们继续关注明天博客<怀念大哥>之“身世谜雾”的下集内容)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62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伏尔加的鱼

伏尔加的鱼

擅长 人物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