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画之列宾与《意外归来》

       在我之前博客有关“世界名画”的欣赏当中,主要涉及的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画家及其作品,当然,还有许多的内容,是关于法国画家和作品的介绍与分享。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博客是写近现代欧洲和亚洲(主要是指中国、日本)画家的。不过,在世界艺术的史册上,还有一个国家的艺术家及其作品,是不容忽视和遗漏的,那就是俄罗斯。

       在世界艺术发展史上,俄罗斯人的艺术及其艺术成果,是独树一帜的。相对于如欧洲、亚洲以及美洲等相对影响较大的地区或国家而言,俄罗斯的艺术,是没有可比性,俄罗斯艺术是自成一派的。

       所以,今天的博客,既是我与朋友们分享“世界名画”的内容,又是我与大家介绍之前未曾提及过的俄罗斯艺术家的时候了。在W网的博客读者中,有许多朋友很喜欢我的“世界名画”欣赏的系列博客,还有一些专业的画家朋友,给我的“画评”,提出了十分中肯的意见,这对我来说,也是受益匪浅的。说实话,我也在修撰博客的过程中,不断成长与成熟起来的。这个过程就像是那位我所钟爱的,法国著名的科幻小说家儒勒.凡尔纳先生一样,在他的系列小说当中,他所描绘的那个驾驭着当时只能是在想象中存在的,潜水艇“鹦鹉螺号”的尼摩船长的名言一样:“在运动中运动”!而我,是在博客写作中成长的。

列宾画像

       今天向朋友们介绍的这位俄罗斯画家: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Ilya Yafimovich Repin,1844-1930)先生,是在十九世纪时,俄罗斯最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的著名画家,他也是俄罗斯独特的“巡迴展览画派”的“写实主义”绘画大师。列宾的绘画作品有很多,我个人特别喜欢他的代表作《伊凡雷帝杀子》和《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等作品。

       列宾曾在他的那幅《伊凡雷帝杀子》油画作品中,将俄罗斯暴君伊凡.雷帝那血腥、残暴的形象,与伊凡雷帝做为爱子的“慈父”形象复合体,结合得“天衣无缝”,让人叹为观止!他把俄罗斯的暴君“沙皇一世”伊凡.雷帝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淋漓尽致,让人印象深刻。不仅如此,列宾还以俄罗斯苦难的底层民众的视角,将那些挣扎在温饱线上的贫苦伏尔加纤夫的形象,“饱”满地刻绘在了他的油画作品之中,留下了他那幅著名的美术作品《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列宾的这些油画作品,现在已经成为了俄罗斯人的艺术珍宝,这也是他为人类的艺术创作与欣赏,遗留下来的撼世伟作。有关列宾的其它美术作品,请容我在今后的博客中,再逐一推赏给朋友们。

       列宾的这幅油画作品《意外归来》,是他的著名美术作品,也是他的美术代表作品之一。这幅列宾油画作品的内容,是取材于在俄罗斯沙皇的统治时期里,一位被沙皇流放到西伯利亚的俄罗斯“革命者”,或者是俄罗斯被流放的“知识分子”,突然从遥远的流放地,潜逃回到家里的意外“瞬间”。

       列宾在这幅油画作品的成功之处,在于他所表现的是人们在“意外瞬间”的奇妙感受。画面中,当被流放者回到了已经久违的自己家里时,他的面部因长期的饥饿而显得十分削瘦、胡子拉碴,并且还伴有着极度的疲惫之感,那是画中人物,在被流放时所遭受的苦难和折磨的表现。这样的“归来”形象,是被画家列宾刻意表现出来的结果。

       记得大约是在前两年,中国著名的电影导演张艺谋先生,专门为“乐视影业”拍过一部电影,叫做《归来》。张导在他的这部电影中,所表现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归来”境遇,与列宾笔下的这位俄罗斯人,有着异曲同工的“巧合”!我个人更为倾向的是,张导借鉴或“抄袭”了列宾的创意。理由很简单,在列宾创作出这幅著名的“意外归来”油画作品时,我们著名的张大导演,尚未“横空”出世呢!

       不过,中国式的“归来”与俄国式的“归来”,不尽相同,至少是有区别的!在我看来,俄罗斯人的“意外归来”,是“预料”之中的“意外”,而中国式的“意外归来”,纯属“预料”之外的“意外”。这样的分析结果该怎样来解释呢?简单直接地讲,就是国情不同所致。当年,俄国的沙皇,为了感化那些造反暴动的革命党人,将军警们所拘捕的那些政囚们,流放到遥远和寒冷的西伯利亚去,进行劳动改造。据说,沙皇并没有将那些“持不同政见者”,甚至是武装暴动的造反者们统统地杀掉,而是选用了远徙流放的方式,将那些政治囚徒们放逐而已。不仅如此,沙俄政府还给那些在西伯利亚做苦工的政囚们,盖了房子、每月发放“工资”、定期输送粮食和生活必须品,甚至,还允许他们拥有猎枪,可以在西伯利亚自由狩猎等等。在现代人看来,当时的俄国沙皇,对待这些政治犯们的处置方式,不仅是真正意义上的“仁政”,还是特别不可思议的“庸政”。所以,在那些政囚当中,会有人偷偷地“潜”回了自己的老家,就不足为奇了。不过,在上世纪中国的那场“文化”大革命当中,那些被“下放”(本人以为,“下放”与“流放”并无实质上的差别,只是距离远近的差异而已)“罪囚”们,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他们在“下放”到所谓的“五七干校”或劳动“改造”地时,往往是住在简陋的“牛棚”马厩里的,过着非人的生活。还有的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悄然无声地就凭空消失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中国式的“意外”归来,应该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意外”了!

       跑题了!在列宾笔下,那个潜回到老家的逃犯,身上穿着的是,他在西伯利亚做苦力时身穿的破囚服。这样的设置,正好说明了他的“意外”回来,是因为他思家心切,好不容易才逃脱了囚禁,又经过了艰难的长途跋涉,才回到了自己“温暖温馨”的家。但是,他这样“意外”地回家,让人为他可能日后会再次发生真正“意外”而揪心不已!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回家”的短暂幸福之后,又再次受到更为严厉的惩罚,或被“流放”去到更为严酷的远方呢?如果是那样,他可能会真正远离了这看似“温暖”的家。画面中的其他人,只有“他”的母亲,在惊诧之余迅速起身,她可能已经盼望已久了这个“意外”时刻!因为,在她面前的这个“意外”出现的人,正是她自己的儿子。列宾在这里,选择了母子对视的构图效果,突出了母子情深的意境。不过,此时此刻,包括流放者的妻子、子女、女仆,甚至还有邻居们,她们所表现出的神情完全不同,颇为有些趣味儿。在她们当中,有的人显得十分惊讶,有的人惊恐不安,还有的人表示不解,有的人甚至已经完全认不出这位昔日的“男主人”了,而有的人,只是来看看热闹的。不过,在她们的眼神中,散发出恐惧之感……

       列宾在这幅油画作品的表现,重点是突出“人性”的。所以,在欣赏这幅油画作品的时候,须多以画面中每一个不同的“关系人”的角度,去观察每一个人对于“意外”发生时的感受和表情,欣赏者因此是会有“意外”的收获的。

       据说,列宾在构思创作这幅油画作品的最初,是准备刻画一个女流放者回到家中时的“意外”情景。不过,后来他还是放弃了自己这个最初的想法,转而去刻画了一位瘦骨嶙峋的中年男子。也许,是因为在列宾看来,只有中年男子所承受的苦难,才是最为深刻的,女人是根本替代不了的。而且,中年男人对亲人、对家庭的眷恋之情,是那些女流放者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当然,列宾的这一改变,是恰到好处的,使我们对他的这幅油画作品所表达的内涵,有了更为直观的感受。这样的美术作品,无愧于列宾头上的那顶“俄罗斯十九世纪写实主义大师”的称号。

       大约是在前几年的时候,中国有人根据列宾的这幅油画作品,“套制”了一幅《毛主席意外归来》的油画“作品”。在那幅中国式仿制美术作品的画面当中,与毛主席“意外”归来时所对视的人物形象,全部都换成了现代国内外的政治家们。而且,他们的“表情”显得更是出人意料的“意外”!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特别对照和比较一下。在那幅中国式的油画作品《毛主席意外归来》里面,你甚至还可以找到你自已的脸和表情,不信就试试看。

       其实,列宾笔下的“意外”,只是人生中许多的“意外”发生时的一个场面而已,不足以为奇。前面说过,有些“意外”,是“意料”之中的“意外”;有些“意外”,是“意料”之外的“意外”。

       也许,俄罗斯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的绘画大师列宾,就是这样来“诠释”所谓的“人生”的?若果真是如此,那列宾就实在是太牛了!他只用了一幅油画作品,就洞释了“人生”这个永恒的主题,简直让人膜拜!

       关于列宾的其它美术作品的博客,请大家留意一下我的博客预告。朋友们,在下一期的“世界名画”欣赏博客,我们再见!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53 +1

评论列表 写一个评论

伏尔加的鱼
01-10
博客预告:《和氏璧》。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伏尔加的鱼

伏尔加的鱼

擅长 人物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