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考成法”利弊谈


电视剧《万历首辅张居正》剧照  (图源网络)  



 张居正“考成法”利弊谈 



       上篇讲到,明朝万历年张居正的“考成法”, 搅动了大明王朝官场一缸浑水,一扫腐败慵懒之风,呈现了政治清明的景象。

       最明显的变化表现在:一是整顿驿站,节省开支。明朝中期,政府对驿站管理条例日渐废弛,几乎所有官吏及亲属随便搞一张“勘合”(凭证),就可享用驿站的所有服务。“考成法”实施后,张居正重申官员非逢公差,不允许发乘转的“勘合”,更不允许转借。此举极大节省了民力,很大程度上杜绝了官员无偿使用驿站的现象。万历八年,神宗皇帝派皇亲去武当山祈福赐子,因非公差,也不敢使用驿站乘转服务。

       二是清丈田亩、追缴欠税。针对明初以来国家实际征收的税赋日益减少的状况,“考成法”以追缴以前所欠税赋和核查丈量土地为标的考核官员业绩,把全国公务员赶到地头田间认真核查。万历六年,以福建为试点清丈田地。万历八年,全国范围陆续展开清丈土地,重绘鱼鳞图作为征税依据。据统计,万历八年(1580)全国土地比弘治十五年(1502)增幅达50%以上。这种长期以来无人敢于触动的转移或隐瞒的税负弊端,就是在考成法硬碰硬的考绩簿册上解决了。

       通过考成法,那些滥竽充数、敷衍塞责的官员得到稽查和处罚,而那些廉能臣吏则得到褒奖并提拔重用。如抗倭名将谭纶、戚继光,稳定北境安全的总督王崇古、李成梁、方逢时等,都是由考成法的实施才未被颓废的官场吞没而得以脱颖而出。

       还有一批具有真才实学的基层官员由此被发现得以发挥才能。万历三年,山东郯城、费县两地知县出缺,考绩优秀的同知杨果和判官赵蛟由代理改为实授知县。吏员出身的黄靖政绩卓著,为官清廉,被破格提拔为两淮盐运司同知,主持高宝内堤的修筑工程,黄靖不负众望只用两年就完成这一艰巨任务。

       考成法月有考,岁有稽,内阁综其成。考成法的实行使责任制度得以建成,改变了因循守旧、姑息苟安的官场风气,大大提高了行政效率,有利于防止贪污腐化现象的发生。史书评价:“自考成之法一立,数十年废弛丛积之政,渐次修举。”“自是,一切不敢饰非,政体为肃”,“虽万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当然,和历史上任何一次改革一样,张居正的“考成法”在执行过程中也出现了失误和弊病。

       首先,考成法在执行中有运用不当的方面。如考核结果“惩罚过度,奖励不足”。考核后对不及格的官员“停阁稽迟,即开列具题候旨,下各衙门法问,责令对状”。这样的考核结果过于严厉,挫伤了部分底层官员的从政积极性。

       其次,考成法注重上下级之间的相互监督,但缺乏外部监督,尤其是基层官员以及老百姓的监督。这一缺陷的存在容易导致集权的产生,滋生体制内腐败。

       第三,考成法体系形成了内阁的高度集权,但没有建立逐级隶属的人事行政组织机构,大大降低了它的执行力。

       更应该看到,考成法作为统治阶级的自救措施,犹如一柄双刃剑,在打击封建官僚和地主的同时,也砍向了农民。考成法以“赋役完欠”为核心的考核标准,引发了“追比”倾向。一些地区强迫农民在规定期限内完纳赋役,直至垫赔,州县变成了“敛财官府”。考成法以土地清丈为主要内容,只抓住了增加税賦,而没有解决土地兼并问题,给广大农民造成很大伤害。

       万历十年张居正病逝后,人亡政息,张居正的改革措施包括考成法废止殆尽。于是,各种旧有弊端死灰复燃,贪贿萎靡之风又日甚一日起来。当然,张居正领导的改革尚有许多局限性,但历史证明,考成法的推行是成功的,它的实践和经验是有着历史和现实价值的。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0 +1

评论列表 写一个评论

浦江客
12-23
感谢编辑在网站首页“历史”栏目并头条推荐,欢迎大家评论指点!!!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浦江客

浦江客

擅长 历史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