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洼中飞起一群白天鹅

接到刘玉山发来的几条手机短信,立刻被“刘氏文体”所吸引。回电希望多写,以便汇集成冊。话音刚落,这位“拼命三郎”已经把书印出来了。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手机画语》,现已摆放大小书店,购者踊跃,口碑甚佳。此书精选了画家近年来创作的几十幅“手机画”和几百篇“手机短文”,为读者呈上一道爽口开胃的“时尚菜”。据悉,刘已拥有了自己的“粉丝”,而且是“精粉”。

年过六旬,刘依然保持着年轻的心态,挑战自我,与时俱进。四年前,女儿送他一款手机,可以用笔在屏面上书写。他试着向朋友发了第一封短信:“荣幸地报告阁下,我可以发短信给您了!”朋友回复:“荣幸地祝贺阁下成为新新人类家族中的一员!”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并派生出“手机画”和“手机短文”两个门类。

    我喜欢刘玉山的手机画:色彩明快,构思奇巧,个性张扬,随心所欲。这些即兴之作、神来之笔,出自一位曾任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辑、出版了《中国美术全集》和《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等精美图书并创作了诸多版画、油画、水墨画和雕塑的艺术家之手。方寸之间,尽显大家之气。

    刘还是那么风风火火,激情四射。当总编辑时忙,退休之后更忙。天涯海角寻梦,深山老林看花。将灵感的电光石火,捕捉到手机,发送给友人。《手机画语》里的短文大多是在旅途中、会议间、睡觉前、如厕时匆匆写下的“急就章”,犹如从海边拾来的贝壳,闪烁着灵动,流溢着华彩,内涵着深沉。

书中对自然景色的描写微妙传神。譬如:“于最后一抹彩霞就要消失的一瞬间,从很远很远的一片水洼中,突然飞起一群白天鹅。”又如:“玛纳斯湖真如一片澄澈温润的翡翠,镶嵌在不断起伏的山林中间。在太阳的照耀下,湖面上折射出熠熠的波光。”再如:“坚硬的山被风化,变成沙粒、沙尘,成为一望无际的沙漠。尔后,它又像狂暴的海涛冲向礁石一样地越过山坡,席卷到山的那一面,扑向另一座大山。”

在艺术的天空,刘画家无拘无束,自由翱翔,物我两忘。回到现实,立刻清醒。这边是颐指气使的基层官员和嗲声嗲气的女秘书,那边是佝偻着腰往山上宾馆里背茅台酒的脚夫。暴富与弱势,繁华与空虚,粉饰与灾难,让刘愤慨,焦虑,尴尬,无奈。丹青水墨不够犀利,他开始写短文,对社会的丑恶现象揭露之,鞭挞之。刘爱艺术,更讲政治,既出世,又入世,以出世的心态做入世的事业。《手机画语》中有几篇讽刺文学小品,包括《龙得水做报告》和《三颗伟大的小黑豆》,辛辣诙谐,可同王蒙的《说客盈门》和《坚硬的稀粥》媲美。

以文会友。刘的许多手机短文都发给了北京四中的校友,号称“白屋同窗”。他在《手机画语》的扉页上题词:谨以此书献给亲爱的母校北京四中。百年名校,北京四中,汇集了多少才华横溢的学子,培育了多少经天纬地的栋梁!是母校的老师和学友把他送上艺术之路,他对母校的感恩发自内心。

刘,高而瘦,体重不足一百,属“节能环保”型。作为出版社总编辑(正局级)和国家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从来不摆架子,外出写生时多次被人误为“擦皮鞋的”或“油漆匠”。他勤奋好学,兴趣广泛。文史哲、天地生、数理化、农工商、音体美、足篮排,均有涉猎。他健谈,善侃,豪爽,幽默,喜交朋友,广结善缘,有强烈的“平民意识”。某些“官人”,一旦退休,六神无主。刘正相反,著书作画,左右逢源。这本短文集不过是个开始,相信刘作家会不断带给我们新的震撼与惊喜。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8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于文涛

于文涛

擅长 文学 文章的撰写

这个用户还没有留下个性签名

TA最受欢迎的文章